听了斯塔德迈尔的话,苏锐简直满脸黑线。

    “我睡了丹妮尔夏普这可能吗这种女人给我我也不可能要”

    斯塔德迈尔也不说话,一副“我信你才怪”的神情。

    “你就是个混蛋?!?br />
    苏锐气的骂了斯塔德迈尔一句,然后转而对林傲雪说道:“你最了解我了,对不对我怎么可能干出那种事情来”

    林傲雪干脆转向一边,苏锐的个人生活确实挺乱的,说心里话,她也不太相信苏锐与丹妮尔之间真的没有任何问题,毕竟那女人实在是太漂亮了。

    只是,从斯塔德迈尔的话语中,林傲雪又听到了一个颇为熟悉的名字宙斯。

    从那本西方黑暗世界编年史中,林傲雪对那个神秘而黑暗的世界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宙斯的名字更是如雷贯耳。

    在丹妮尔夏普大闹必康会议室的时候,林傲雪就知道了她的身份,此时黑暗世界两大天神就在自己的身边,再加上“宙斯”等字眼,林傲雪忽然觉得自己距离那个世界已经无比的接近了

    “太阳神殿的女主人吗”

    林傲雪在心中默念着这句话,眼睛深处里露出一丝向往的目光来

    只是,由于苏锐和斯塔德迈尔正在小声的聊着什么,因此并没有发现林傲雪的异常

    欧阳冰原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酒店的监控室中,把刚才在宴会厅中发生的所有情形都尽收眼底。

    他万万没有想到,苏锐竟然能够与欧洲阿尔卑斯投行的大老板相熟到了这种程度

    这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想着这些,欧阳冰原露出了凝重的表情,他掏出了手机,对着电话说道:“你们和林傲雪接触的怎么样”

    “应该是有意向合作的,但是需要进一步的洽谈才行,大少请放心,我们会努力说服她的?!?br />
    “好,只要你们完成这件事情,把必康的资金牢牢的套在国外,让林傲雪哭着喊着来求我,那么我们的未来将会无限宽广”

    “谨遵大少吩咐我们是欧阳家族永远的附庸”

    “不是欧阳家族永远的附庸,而是我的附庸,你们最好明白这一点?!?br />
    欧阳冰原冷冷说道。

    电话那端的人听了这话,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然后连连道歉:“大少,是我的口误,是我的口误,我们一直都是唯您而马首是瞻的”

    “明白就好?!?br />
    欧阳冰原说罢,冷冷挂了电话。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竟莫名想起苏锐之前对自己做出的那个割喉的动作,浑身上下渐渐泛起了寒意。

    他不知道为什么苏锐会这样做,自己和他并没有公开的交锋,仇恨也完全谈不上,顶多是派人杀他被反杀而已,那一次刺杀事件,自己已经把执行者给灭口了,应该不会露出马脚才对,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其中的原因,或许只有苏锐才知道

    越想越头疼,越想越不解,欧阳冰原干脆什么都不想了,抬起头望向监控屏幕,却发现已经找不到苏锐的身影了

    “就这样走了”欧阳冰原喃喃自语,眉头紧皱。

    “不,我没走?!?br />
    就在这个时候,监控室的门忽然被打开,苏锐一脸冷笑的出现在了门口

    “你来做什么”欧阳冰原说道,他努力做出平静的神色,来掩饰心中的意外之情

    “你很紧张?!彼杖褚徊揭徊降淖吖?,脸上带着玩味的笑意。

    “紧张我为什么要紧张”欧阳冰原冷冷说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你当然很紧张,不要狡辩,这一点还是很容易分辨出来的?!?br />
    苏锐的眼睛之中带着玩味的笑容:“你心里有鬼,才会紧张?!?br />
    “我心里有鬼真是天大的笑话”欧阳冰原冷冷说道:“苏锐,不要栽赃陷害,血口喷人”

    “人在做,天在看?!彼杖竦牧成贤悸?,再往前踏了一步

    仅仅是简单的一步而已,就让欧阳冰原浑身发紧

    他的心中紧张到了极点

    为什么苏锐要针对自己为什么他要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这个家伙会对自己做出割喉的动作

    难道说,是自己什么地方做的不够周密,以至于露出了马脚

    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欧阳冰原心念电转,思索着自己的疏漏之处

    “应该不会露出马脚绝对不会”

    迅速的把各个环节都思考了一遍,欧阳冰原还是没弄清楚苏锐针对自己的原因

    “你看,你紧张的汗都出来了?!彼杖窬谷坏莞费舯惶趺?。

    “是吗可能是天太热了?!?br />
    欧阳冰原顺手就接了过来,似乎是无意识的擦了擦脸。

    苏锐笑眯眯的说道:“事实上,我都是开玩笑的?!?br />
    “是吗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迸费舯淙蛔焐险庋?,但心中还是松了一口气

    他虽然在暗中做了很多不利于苏锐和林傲雪的事情,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暴露否则可就危险了

    “还不承认”

    苏锐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

    “我为什么要承认我要承认什么”

    望着苏锐的表情,欧阳冰原的心中猛一咯噔

    “死鸭子嘴硬”

    “这毛巾是我从门口厕所洗手台上随手拿来的,看起来像是个抹布,而你看都不看,却将其用来擦脸?!彼杖袼档?。

    “什么”

    欧阳冰原这才注意到手中抹布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污渍

    看到此景,一种难言的恶心瞬间从他的心中冒了出来几乎是本能的把毛巾丢到了一边后背上已经布满了鸡皮疙瘩

    他现在只想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洗脸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洁癖,对不对”

    “我没有洁癖?!?br />
    “你现在很想去洗脸,对不对洗不成里脸,就抓心挠肝的难受,对不对”

    欧阳冰原不说话,紧紧攥着拳头

    他现在确实是这种感觉,脸上好像有无数只小虫子在爬一样绝对是严重的洁癖

    苏锐冷笑着说道:“从衬衫到皮鞋,你浑身上下都一尘不染,但是却疏忽到随手用一个擦厕所的抹布来擦脸,这不是心慌,是什么”

    欧阳冰原铁青着脸,冷冷说道:“你想的太多了,比那些编剧还能扯淡?!?br />
    “你到底在掩饰什么呢”

    “这都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

    “你的狡辩真是没有一点说服力?!?br />
    苏锐双手叉腰,道:“解释解释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没什么好解释的,你这样疑神疑鬼,真的很没有意思?!?br />
    欧阳冰原解释不清,也不会再解释,他冷冷的看着苏锐,道:“我希望你能明白一点,你抢走了我大哥的未婚妻,你我之间也不可能成为朋友”

    “看起来你对你大哥的事情还挺上心的啊可是我怎么觉得你们之前的兄弟感情并不是多么的融洽?!?br />
    苏锐呵呵一笑,这句话却让欧阳冰原的脚步停了下来,面色之上已经是阴云密布

    “难道我说的不对欧阳星海被我搞的失魂落魄,你成功上位,成为欧阳家族第一顺位继承人,不应该好好的感谢感谢我吗”苏锐玩味的说道。

    “苏锐,我警告你,饭可以乱吃,但是话不能乱说”欧阳冰原涨红了脸。

    他本来邪魅雪白的脸上出现这种略带狰狞的表情,让人觉得很不习惯。

    “是吗你那么激动,看来更证明我说的没错了?!?br />
    苏锐往侧方移了两步,站在欧阳冰原的面前,说道:“要不,今天晚上你就别走了,咱们好好聊聊”

    欧阳冰原冷冷说道:“我还有事,和你没什么好聊的你给我让开”

    “我让不让开,你说了不算?!?br />
    苏锐淡淡一笑,反手把监控室厚重的防盗门锁上了

    听着这关门的空旷声音,欧阳冰原仿佛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都是一颤

    “你想干什么”欧阳冰原后退了一步,他想要努力保持着镇定

    不过,饶是如此,他的心中仍旧冒起一种极为不妙的感觉

    望着苏锐那猎人看待猎物般的目光,欧阳冰原这才忽然想起来,正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以一己之力,造成了五年前的首都流血夜

    一个人击败五大世家所有高手,突破重重防御,废掉了五个继承人一夜之间便造就了杀神之名

    “我想和你好好的加深一下感情?!?br />
    苏锐说罢,反手一巴掌抽在了欧阳冰原的脸上

    啪

    这耳光的声音清脆响亮

    欧阳冰原被打的一个踉跄,脸上迅速的出现了五个血红血红的指印嘴角也流出了鲜血

    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苏锐就已经跨前一步,揪住了他的领子,右手高高举起,然后重重落下

    啪啪啪啪啪

    耳光声回荡在空旷的监控室内,听起来有些毛骨悚然

    正手,反手,噼里啪啦

    十几巴掌扇过之后,苏锐的心中都有一种稀里哗啦的畅快感

    反观欧阳冰原,则是已经肿成了猪头

    脸颊之上全部是一层摞着一层的血手印,满脸都是鲜血,哪里还能分辨出那个翩翩公子哥的模样

    他头昏脑涨,一个头两个大,无数蜜蜂在脑海里嗡嗡乱飞,意识已经不清了

    “你很想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打你,对不对”

    苏锐冷笑着,往欧阳冰原的鼻子上又砸了一拳,在这一拳的威力下,后者脆弱的鼻梁骨毫无疑问的破碎了

    “答案很简单,因为我就喜欢狠揍你这种喜欢装逼又自以为是的家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