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李永恒并没有苏锐所说的那么阴险和不堪,他只是出发点不同而已,但是却起到了一样的效果。言情首发

    他为这些老板求情,只是因为这些老板本来就和他处于同一阵线上,他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对苏锐冷嘲热讽却无动于衷,也同样是由于他和苏锐是情敌。

    当然,或许这个时候的李永恒确实有着自己的小算盘,但别人可就不得而知了。

    听了苏锐的分析,林傲雪的表情更冷,她已经于不知不觉中下了决心,这辈子都不会再和李永恒这种人有任何的接触。

    李永恒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犹豫了几下,还是对苏锐说道:“能不能让他把脚从我哥哥的身上挪开”

    苏锐摊了摊手,意思是你随便,李永恒望了望斯塔德迈尔,不禁有些无奈。

    “现在才想起你的哥哥怎么在他刚才挨打的时候,你不替他说话”苏锐笑眯眯的指着在场众人:“难道说这些老板比你哥哥还要重要”

    听了这话,李永恒满脸涨红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

    不是说他不想救李永兴,可刚才斯塔德迈尔浑身的气场实在是太过骇人,让他内心深处生出了退缩之意

    而苏锐这么讲,无疑是给他带了顶沉重的帽子不管他心里有没有趁机拉拢众多老板的心思,这次事情结束之后,大哥李永兴肯定会对其心生芥蒂

    纯粹的挑拨离间

    李永兴肯定会想,老子都被人打成了这个样子,你特么一句话都不敢放,苏锐要整其他老板的时候,你怎么就勇敢的站出来了

    果然不出李永恒所料,李永兴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眼中更加阴沉。

    苏锐低下头,戏谑地笑着:“李老板,看看吧,这就是你精心培养的弟弟,这和养不熟的白眼狼有什么区别”

    李永兴不吭声。

    苏锐看似在挑拨离间,事实上却揭开了一个血淋淋的“事实”。

    “我不是你说的那种人你血口喷人”李永恒双手握拳,激动的说道。

    “我有没有冤枉你,你自己清楚?!彼杖褚×艘⊥罚骸八凳祷?,我对你的第一印象还是可以的,即便你站在我的对立面,对你的反感也没有对你的大哥多??墒?,在这种关头你所耍的这点小心思着实太小儿科,我一眼就看透了,很没意思?!?br />
    苏锐的眼中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李永恒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经苏锐这么一说,他和他大哥的关系已经出现了裂痕,将永远也不可能再修复

    苏锐懒得再多看他一眼,而是转向那些诚惶诚恐的老板们,道:“风水轮流转,都表个态吧,如果你们的表态能让我满意,我就让你们安全离开,否则的话,我可以让你们的公司明天就关门停业,而且永远不会再开门?!?br />
    在场的都是身家十亿以上的大富豪,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可是却从来不曾想到,一个他们之前完全看不起的小白脸,竟然敢这样指着鼻子来威胁他们

    而且,他们还没有任何敢反驳的勇气和能力

    堂堂宁海首富李永兴都被干翻在地了,他们还不是撂着的小菜

    已经有人把手伸进口袋里,准备偷偷摸摸的报警了。

    “我只是想要一个简单的道歉而已,你不至于这样吧”

    苏锐走到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身边,把对方的手机一把夺过来,然后远远的丢在地上

    看到这个举动,众人皆是打消了报警求助的想法,否则激怒了这个年轻人,指不定他能做出什么事情呢

    “我道歉,我一时没有看清形势,才做出了和必康为敌的糊涂决定请你们原谅我”这个时候,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微微躬着身子,高声喊道。

    能够三言两语就让一个富豪道歉,苏锐的功力也算是可以了。

    “真是一个不错的墙头草?!彼杖裎⑽⑿ψ潘档溃骸翱蠢匆郧罢庵至奖叩沟氖虑槟阋欢ňW??!?br />
    那人闻言,身体弯的更低,冷汗从头上滴落:“请苏少原谅我会让你们看到我的诚意的”

    “你的诚意在哪里仅仅是恢复合作那么简单吗”苏锐咄咄逼人:“如果这样的话,那么犯错的成本也太低了些?!?br />
    “我愿意免除必康接下来三个月的进货费用,以体现我的诚意”

    “就三个月的进货费用吗”

    苏锐没好气的拍了拍这家伙的脑袋,说道:“像你这种傻逼,在电视剧里最多活两集?!?br />
    听着这话,林傲雪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半年”

    “嗯”

    “不,一年一年的费用”这人满头大汗,一年的费用何止千万,他可算是彻底割了肉了

    想到那么一大笔钱即将进入必康的腰包,他就心疼的直哆嗦

    “非常好,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一早就签合同,不,在原有合同的基础上签补充协议,签完字后即刻生效?!?br />
    苏锐笑眯眯的拍了拍这位富豪的肩膀:“你很识相,我看好你?!?br />
    这位富豪欲哭无泪。

    “诸位,你们也都看到了,我和这位老板是在完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才达成的协议,如果他不同意的话,我想我们也是无法完成这样的合作,你们看呢”

    苏锐的话让在场的老板们纷纷无语

    平等自愿

    你哪只眼睛看到平等了哪只眼睛看到自愿了

    不过,他们心中虽然这样想,但是却没有一人敢说出来

    “阿波罗可比我还不要脸?!彼顾侣醵徽笪抻?。

    说完这句话,他揪起躺在地上满脸是血的李永兴,道:“现在,你是不是该和尊敬的阿玛雷先生来继续探讨一下合作的事情”

    听了这话,李永兴差点没咬到舌头

    你把我打个半死,脸都丢尽了,现在却还要与我谈合作,这要怎么谈怎么合作

    难道说在谈合同的过程中,自己只要稍微发表一点不同意见,立刻就会招来拳打脚踢吗

    这签的哪里是合同,简直就是不平等条约

    “怎么你不愿意”

    一只脚踩在李永兴的胸口,斯塔德迈尔弯腰问道。

    “咳咳”

    对方半个身子的重量压在自己的身上,李永兴差点没被压死,他憋的涨红了脸,连续咳嗽了好几声,露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能够和阿玛雷先生合作,是我李永兴的荣幸我咳咳”

    “这样就对了,省的我那么费事?!彼顾侣醵媸娣某榱艘豢谘┣?。

    苏锐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景,无奈的说道:“其实你比我无耻多了?!?br />
    一场酒会,就这样以闹剧般的结果收场,最大的赢家自然是必康。

    和这些土豪们签署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林傲雪可谓是无心插柳柳成荫,赚的盆满钵满。

    当然,这一切都还要归功于斯塔德迈尔,如果不是这货从天而降一般的出现,苏锐想要翻盘似乎还没那么容易。

    而李永兴似乎成了最大的输家,他被逼着当场和斯塔德迈尔签订了入股协议,对方以极小量的资金入股李氏集团,换取数倍的份额,并且在这份入股协议中,还包含着一个对赌协议,如果李氏集团明年的业绩无法保持百分之三十以上的增长,那么阿尔卑斯投行将成为该集团的最大股东,控股百分之五十一

    作为本土企业,千万不要想着与国外的公司合作能给自己带来多少好处,这些家伙都是玩资本的高手,一不小心就会把自己给玩进去,渣都不剩

    譬如某个以川菜闻名的高档酒店,女老板妄图进一步发展,引入外资帮助上市,结果却被人家整个儿吃掉,连娶了女明星的儿子都没了零花钱。

    李永兴自然不会束手待毙,如果就这样投降,那么他也没资格走到如今的地步,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所有的老板都悻悻然的离去,他们从此以后肯定会学乖了,绝对不会轻易站队轻易表态,否则损失的可就是一大笔钱了。

    走到李辰的身边,苏锐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怎么样,我没食言吧李永兴对李永恒失去信任,最大的赢家可就是你了?!?br />
    的确如此,如果不是苏锐那一番“挑拨离间”的话语,或许李永恒也不会失去李永兴的信任。

    “我还要谢谢你吗”李辰没有一点喜悦的心情,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他已经开始意识到,和魔鬼进行合作,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随便你,不管你谢还是不谢,你都要选择和我进行合作的?!彼杖裎⑽⒁恍Γ骸翱彀涯愕睦系鸵皆喝グ?,这是你在他面前表现的大好机会,我看他的情绪可不怎么好,估计得有一段时间没脸出来了?!?br />
    李辰终于认识到这个男人的恐怖一面,完全打消了报复对方的心思,默然点了点头,便告辞离开。

    等到所有人都走了之后,苏锐看着斯塔德迈尔,冷冷说道:“死胖子,说吧,你为什么要来华夏怎么这次不怕暴露你和我的关系了”

    “我来华夏也不是为了找你,这不是偶遇吗,碰巧见到了而已?!彼顾侣醵涣程谷坏乃档?。

    “这一点我相信?!彼杖褚×艘⊥?,冷笑道:“不过,能让常年不露面的财神爷亲自出现,华夏一定是有着极为吸引你的东西了?!?br />
    “其实也没什么,你真的别想多了?!?br />
    斯塔德迈尔看了一旁默不作声的林傲雪一眼,偷偷摸摸的说道:“喂,听说你把宙斯的女儿给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