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只是个医药代表吗

    都是快奔三的人了,居然还只是从事着最底层的销售,这让李永兴的心底不禁涌现出暗暗的鄙夷神情。

    想当年,他二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成为宁海证券最顶尖的操盘手了,三十岁就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投资公司,李永恒也同样如此,在美国读大学的时候就拉来了千万美金的风险投资,成为所有留洋学子中的翘楚人物。

    和自己兄弟二人相比,这苏锐真的连个渣都不算。

    那不知道苏先生今年的销售成绩怎么样”李永兴问道。

    马马虎虎,还算过得去?!?br />
    苏锐并没有说他一单就签了两千万,在李永兴面前,这笔钱真的算不了什么。对方既然已经开启了嘲讽模式,自己随意应对就是。

    听了苏锐的答案,李永兴呵呵一笑,很显然,他是把这答案当成了苏锐的托词了,对于一个能够傍上林家大小姐的男人来说,销售业绩无论多少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他这是嫁进了豪门。

    “那不知道苏先生未来有什么打算我看你年纪轻轻一表人才,是否愿意到我李氏集团来就职”

    “这还是算了吧,我在必康集团呆的很舒服,先谢过李总的好意了?!彼杖裥ψ潘档?,一脸诚恳。

    李永兴可没打算真的拉苏锐过去,见到对方就坡下驴还算识相,哼了一声,也不再多做纠缠,他拍了拍李永恒的胳膊,道:“永恒,你在这里陪傲雪聊聊天,我去和老钱他们几个说几句话?!?br />
    李永恒有些为难的看了苏锐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看来,他这个当弟弟的还真是比较谦虚,远不如哥哥嚣张跋扈。

    李永兴走了两步,却停下了脚步:“对了,欧洲阿尔卑斯投行的大老板会过来,我们要洽谈进一步的合作,到时候你和他也要认识一下?!?br />
    提起这位阿尔卑斯投行的老板,就连李永兴这种区域首富也肃然起敬,似乎认识对方就跟多大的荣幸一般。

    “阿尔卑斯投行的大老板阿玛雷”

    李永恒闻言,忍不住的重复了一句,然后眼中露出了震惊之色

    阿尔卑斯投行,可是纵横全球金融市场的顶级投行虽然说前两年的地位比不上势头凶猛的高旗银行,但也绝对差不了多少

    这投行成立已久,但是大老板阿玛雷却很少在公众面前露面,每次现身也都是宣布公司重大战略方针的,这次李永兴能够把这尊神请动,真的是天大的面子了

    由于李永兴的声音并不算小,因此周围已经有人发出了低低的惊呼声

    如今金融市场行情太好,大盘一路走高,李氏集团的股票连续涨停,资产已经膨胀到了让人恐怖的地步了,在场的绝大多数富豪都已经在资产总额上被李氏拉开了距离。

    而如今李永兴竟然要联手阿尔卑斯投行,这让在场的许多人忽然有了心慌的感觉。

    两个资本大鳄联手,将会创造出怎样的惊人结果来

    “阿玛雷先生能够亲自来到华夏,说明对这块市场非常的重视,永恒,你待会儿可要好好表现,争取给阿玛雷先生留下个好印象?!?br />
    “傲雪,你也可以和永恒一起,多和阿玛雷先生交流交流,学习一点经验,这样的话对必康日后的进一步发展也是有着极大的好处?!?br />
    很显然,李永兴说出这话,已经是以前辈自居了。

    “多谢李总提点?!绷职裂┎幌滩坏乃档?。

    说实话,在融资方面,她还真的不是太感兴趣,否则她也不会在如今股票那么赚钱的时候稳如泰山,有时间偶尔会看看必康的股票,其余的股票根本懒得买。

    李永兴说罢,转而看向苏锐,道:“苏先生,据说阿尔卑斯投行在华夏也投资了两家制药公司,如果你想要扩大业绩的话,可以向阿玛雷先生的助手打听一下,说不定他会透露点重要信息给你,如果你能靠上这条线,那么想必能够轻轻松松的成为必康销售冠军?!?br />
    李永兴看似好意,但话里话外实则充满了鄙视与嘲讽。

    他让李永恒在阿玛雷面前好好表现,让林傲雪多跟阿玛雷学习点经验,却让苏锐找阿玛雷的助手推销医药产品,这不是鄙视,是什么

    他就是想要通过打击苏锐,让林傲雪对其生出鄙视,然后自行放弃

    林傲雪的眉头一皱,在她的眼中,苏锐是顶天立地的汉子,是无惧任何危险的大英雄,是在任何时候都能化险为夷的大救星,是自己倾心的人

    自己眼中的英雄,怎么能够被人这样鄙视

    跨前一步,林傲雪刚想反击,却被苏锐拉住了手臂。

    她转过脸来,却听到苏锐说道:“我要多谢李总的好意,希望接下来和阿玛雷先生的助手能够顺利接触上,这样对我在必康的日后发展也是极有好处的?!?br />
    李永兴点了点头:“苏先生年轻有为,一定可以成为必康的销售冠军?!?br />
    如果不是为了弟弟李永恒能找一个好媳妇儿,李永兴才懒得搭理苏锐这种人。

    很可惜的是,由于金融峰会召开的时候,他正在国外张罗分公司单体上市的事宜,因此并没有参加那场轰动之极的金融晚宴,在那次晚宴上,高旗银行的ceo史密斯不远万里从美国匆匆赶来,狼狈不堪形象全无,只是为了向一个年轻男人道歉。

    而那个年轻男人,就是苏锐。

    等到李永兴走了之后,林傲雪转过脸,对着窗外。

    这个动作和整个酒会显得格格不入,更是让一旁的李永恒感觉到不知所措这可是彻底的不给面子了。

    “我也告辞?!?br />
    李永恒说了一句,转身便走,以他的眼力,何尝看不出来林傲雪对苏锐的维护之心

    老哥只不过说了几句嘲讽的话而已,她就已经气成了这个样子,这让李永恒心酸无比。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不是苏锐为什么自己不是她在乎的那个人

    苏锐站在林傲雪的身后,暗自好笑。

    “你生气了”

    “嗯?!?br />
    “不用和他一般见识?!?br />
    “他很过分?!?br />
    “他是为了维护他弟弟?!彼杖裢耆辉谝饫钣佬硕宰约旱牡竽?,笑着说道:“能看得出来,那个李永恒很喜欢你?!?br />
    林傲雪不为所动:“那又怎样”

    “他可是整个宁海炙手可热的黄金单身汉,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要倒追他呢?!彼杖裰噶酥改且蝗狠狠貉嘌?。

    “不关我事?!绷职裂┧档?。

    “可是我感觉他看起来要比我优秀很多?!彼杖裥γ忻械乃档?,这货是在欲擒故纵吗

    林傲雪转过脸,盯着他的眼睛,道:“没有人比你优秀?!?br />
    这话说的让苏锐感觉到浑身舒爽

    冰山妹子就是给力,虽然这语气仍旧很冰冷,但是听起来却很暖心。

    那些外表冷漠的姑娘是不是都这样

    “比我优秀的人还有很多?!?br />
    苏锐很是谦虚的废话了一句,一抬头,又看到了那道怨毒的眼神。

    这眼神的主人自然是李辰,他正站在角落里喝闷酒呢,往日风光无限的首富之子,此时被小叔完全抢去风头,心中自然是极为不爽。

    他把这一切都归咎于苏锐,如果不是这个始作俑者导致田西西的演唱会成为笑柄,那么辰华娱乐完全可以更进一步,成为娱乐圈中靠前的存在,可是因为他,不仅演唱会没开成,辰华娱乐的公信力也跌到了最低点

    如果不是他,自己今天晚上必然会成为主角又怎么会在角落里喝闷酒每个人看到自己,都会流露出嘲讽的眼神

    其实这样的道理非常简单,如果不是李辰主动招惹丹妮尔夏普,苏锐又怎么可能报复到他的头上来原因归根结底还在他的身上。

    “你等我一下,看到一个熟人,我去聊一聊?!?br />
    苏锐对林傲雪轻轻说了一句,然后便走向李辰。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男人朝自己走来,李辰的心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慌乱。

    他连忙把那怨毒的眼神收起,转而若无其事的看向了别处。

    “真是个怂货?!彼杖窭湫ψ潘档?。

    李辰听着脚步声,知道再也躲不过去,装傻也没有用,只能鼓起勇气转过身子。

    “没想到那么巧,酒店一别,竟然在这里再次遇上?!彼杖裥γ忻械乃档?,就像是两个老朋友见了面一样,显得非常的热情与熟络。

    不知道内情的人,绝对想不到这二人是仇人。

    “是很巧?!崩畛接沧磐菲に档?。

    最近这些天,你过的怎么样”苏锐拍了拍李辰的肩膀。

    “我过的很好?!崩畛轿叛?,差点没摔倒。

    “哦,这样啊,我还以为你过的不太好呢,看来是我多虑了?!彼杖竦幕坝锛蛑庇倘缫话寻鸭?,不,是一把把剑,把李辰身上已经愈合的伤口再次挑开鲜血淋漓

    他这些天来,怎么可能过得好苦心经营的辰华娱乐已经变成了笑柄,连续两天都登上了娱乐头条,田西西到现在都没脸见人,即便发了微博来解释,可仍旧招来数不清的谩骂。至于他这位公司老板,电话都快被记者打爆,索性直接关机了事。

    而公司旗下的许多艺人,更是宁愿支付违约金,也要从公司跳槽他们已经看出来,跟着这样的老板一点前途都没有

    李辰终于控制不住自己那怨毒的眼神了,他狠狠的看了苏锐一眼,说道:“如你所愿,我过的非常不好非常非常不好”

    “可是,我现在有一个办法,能够让你过的好一点,你想不想听”

    苏锐的脸上露出了戏谑的笑容,压低了声音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