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林傲雪有一场宴会要参加,苏锐消失了那么久,这次自然是要一块儿陪同前往的,不然这个保镖当的也太不称职了些。

    “这不是宁海土豪宴会么”

    苏锐翻看着宴会名单,不禁有些无语。

    那些名字无一不是耳熟能详的大老板大企业家,还有一些创业新锐,简直是宁海成功商人大集合。

    明明是富豪的聚会,到苏锐的眼里就成了土豪。

    “啧啧,如果要是有恐怖分子拿着枪把这些土豪们全部都绑架了,估计能赚一大笔钱?!彼杖翊蛄孔耪夥菝?,甚至假想了一下这种行为的可行性。

    这弄的林傲雪一阵无语。

    “看来最近一段时间必康可是通过三矬氨仑赚了不少钱,否则你和你老爸的名字也不会那么靠前了?!?br />
    苏锐赫然看到,林家父女的名字排在前十左右。

    宁海是华夏的经济中心,超大型企业不可胜数,还好这宴会选择的大部分都是宁海土生土长的企业,如果真的严格按照财富等级来排名的话,那么并不太擅长股权资金运作的林家父女或许还要排的更靠后一些。

    “首都的新项目一直在建设中,在秦冉龙的帮助下进度很快,部分提前建成的车间甚至已经通过了gp认证,必康现在需要考虑的就是该怎么扩大产能,因为目前的订单已经排到了三年以后?!?br />
    “三年以后”

    苏锐都被这消息给震惊住了,按照这个样子,必康的三矬氨仑岂不是都和印钞机没什么区别

    “有利有弊?!?br />
    林傲雪转过脸来,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似有所指的说道:“而且现在看来,是弊大于利的?!?br />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彼杖袂崆崤牧伺牧职裂┑氖?,他不禁想起来一个小时之前林傲雪轻握自己手心的样子。

    回想着当时林傲雪的坚定眼神,苏锐不禁觉得心中微暖。

    两人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他们的车子刚刚开出不久,一个娇俏的身影从必康车库的拐角闪出来。

    有些复杂的看着苏锐离去的方向,丹妮尔夏普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迷茫。

    她满脑子都是苏锐临走之前对自己的厌恶眼神,这样的眼神让丹妮尔夏普心里很难受。

    “我到底该怎么办”

    仅仅是因为一个眼神而已,丹妮尔夏普忽然觉得,自己过去的二十多年好像过的并没有多少价值。

    仗着身份高和颜值好,自己在黑暗世界里无所禁忌,不知道有多少人像阿波罗这样厌烦自己。

    这可能是一种幡然醒悟,也可能是过犹不及。

    默然站立了许久,丹妮尔夏普才自言自语的说道:“或许,我也该做一些改变了?!?br />
    她不想,也不愿再承受苏锐那样的眼神。

    考虑了几分钟之后,她像是下定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心,掏出手机来,拨了一个早就记在心中却从来不曾拨打过的号码。

    欧洲,阿尔卑斯山。

    普通人很少有会知道,在这片庞大的山脉之中,有着一片面积极广的山中盆地,而在这片盆地中,则是存在着一个城市。

    没错,就是城市,而不是市集或者乡镇。

    高楼鳞次栉比,和参天的树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城市依山而建,依水而布,和自然景观交叉在一起,虽然初看有些凌乱,但是整体规划上确实无比的科学,很显然整个城市在建设之前进行了庞大的设计和规划。

    天知道当初在茫茫阿尔卑斯山中建造这个城市花费了多少的人力物力财力

    虽然盆地占地极广,但是周围的山崖如同刀砍斧削一般,想要进出这座城市,除了攀登悬崖和坐飞机之外,只能选择唯一通往外界的一条隧道。

    这条隧道易守难攻,如果直接把隧道炸塌的话,那么这座城市可就彻底的与外界隔绝了

    这座城市,就是西方黑暗世界成员们心中的圣地黑暗之城

    地面上的宏大规模仅仅是冰山一角而已,在这盆地的地下,同样有着一座城。

    金属结构四通八达,整片盆地的地下都被改造过,甚至有些山体都被掏空。

    地下城中城。

    这地上地下两座城市加在一起,足以容纳几十万人口

    黑暗世界在西方的中世纪就开始存在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座城市存在了好几百年,每一代人都会对城市进行翻修改造,这才有了如今的规模,并且充满了现代与古典相结合的气息。

    在这座城市最西方的悬崖旁边,屹立着一片充满着古希腊味道的宫殿,白色的石柱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雨,透露出浓浓的沧桑气息,宫殿表面到处都是巨大的浮雕,每一个浮雕都是故事,都在阐述着历史。

    一个足有两米高的中年男人正站在悬崖边上,俯瞰着这座壮观的城市,他的半只脚掌几乎已经探出了悬崖,却没有丝毫的害怕。

    屹立风中,稳若雕塑。

    他留着短短的胡须,金黄色的头发披散在肩上,穿着金黄色的袍子,整个人就像是金光闪闪的狮子王,强壮有力,眉宇间偷着威严,充满了统治的意味。

    没错,在这片土地上,他就是王,因为,他有一个名字,叫宙斯。

    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到衣服口袋中手机在震动。

    很难得,为了能让这座山中城有手机信号,他不知道在阿尔卑斯山中建了多少基站。

    “谁”

    宙斯接了电话,他并不认识这个号码。

    不过,在下一秒,他的身体就已经僵硬起来

    因为他清晰的听到了听筒里传来的声音

    “宙斯,是我,阿波罗让我回去看看你,我想,我应该听从他的意见?!?br />
    远在多少万里之外的华夏,丹妮尔夏普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便挂断了电话,她像是放下了上百斤的重担一般,整个人都充满了轻松感。

    宁海的土豪、不,富豪聚会选择在宁海的一家高档会所“华宁会”举办。

    光是听名字就能感觉出这个华宁会有多么的霸气,前两个字就是华夏宁海的意思,对于这种会所,不管你有再多的钱,也不是想要成为会员就能得偿所愿的,想要成为这里的会员,资产过十亿只是其中一个条件而已,必须要有两名会员以上的联合推荐、三分之二以上的会员同意之后,才能加入“华宁会”。

    一旦进入这里,就代表着你从此拥有了无穷无尽的商业资源,可以认识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企业大佬,大家互通有无,共同帮助,甚至每一位会员都有一次无条件调集其余会员帮助的权力。

    对于这个华宁会,苏锐也早有耳闻,他站在门口,望着那壮观的骑士雕像,说道:“你也是这里的会员”

    “没兴趣?!绷职裂┮痪浠熬拖拭鞯谋泶锪怂奶?。

    她曾经是个学霸,一心扑在科研上,后来由于公司需要转型,她才渐渐的走上管理之路。金融和交际方面,确实不是林傲雪所擅长的东西。

    倘若她之前就加入了华宁会,那么必康在首都的新项目在初期的筹措资金方面根本不会遇到什么问题。

    现在,处于她的位置,有些聚会已经是不得不来了。

    甚至本身就是会员的林福章已经着手开始准备推荐林傲雪入会的事情了。

    两人走到华宁会的大门前,两名高大英俊的服务生便彬彬有礼的说道:“您好,请出示邀请函?!?br />
    林傲雪把邀请函递过去,服务生检查了一下,便恭恭敬敬的递还。

    “这位先生,请出示您的邀请函?!狈裆氏蛩杖?。

    “我没有邀请函?!彼杖袷祷笆邓?。

    “他是陪我一起来参加宴会的,是我邀请的?!绷职裂┣謇涞乃档?,她事先并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规定。

    可是,此时这个规定让林傲雪感觉到有些难堪,她不想让苏锐被拒了面子。

    “原来是个傍着林傲雪的小白脸?!绷矫裆男闹猩凉蛋当梢牡男那槔?。

    “林小姐,很抱歉,我们有严格的规定,没有邀请函的人员一律不准入内?!本」芰饺擞行┍梢乃杖?,但由于受过严格的培训,并不会把这种心情表现出来。

    “算了傲雪,既然这是规定,那我就在门口等你好了?!?br />
    苏锐倒是不以为然,毕竟这也是此地的规矩,就像许多高档别墅区,都是严格拒绝外人参观的,这样的话才能形成对房主的安全保障。

    如果没有邀请函就随便进,想必那些华宁会的大牌会员也不同意吧。

    而且以苏锐的性格,来出席这种象征着身份地位的宴会,还不如蹲门口和保安吹吹牛聊聊天来的痛快。

    听到苏锐这样说,两名服务生松了一口气,如果对方不开眼硬要往里钻的话,自己还真不好办。

    林傲雪则是清冷的看着两名服务生,问道:“我想让他和我一起进去?!?br />
    “抱歉,林小姐,这位先生真的不能进,这是规定?!?br />
    “好,那我也不参加了?!?br />
    说罢,林傲雪挽着苏锐的胳膊,扭头就走。

    实在是酷到了极点。

    两名服务生简直快要哭出来了

    因为他们事先受过某人的“特殊提点”,要多关照一下林傲雪。

    如果这个时候林傲雪离开的话,他们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林小姐,请您留步,我们愿意为了您更改规定,这位先生可以陪同您一起进去?!?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