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掐住脖子的林傲雪并不知道苏锐手中的那张纸代表着什么意思,虽然已经略微有些窒息,但是有苏锐在这里,她并不是那么慌张。.v.om

    丹妮尔夏普仍旧死死扣住林傲雪,但是当她看到那纸张上面十个鲜红的指印时,眉毛不禁狠狠的颤了颤

    她知道,这是苏锐强行拿着自己的手指按的手印居然还连按了十下当时自己十根手指全部都沾满了红色的印泥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洗掉

    “这是你我之间的和解协议?!彼杖衩辛嗣醒劬?,说道:“签协议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既然你已经答应了我不再报复,那么现在挟持林傲雪又是怎么回事你闯到必康总部来又是为了什么”

    “签协议的时候我并不知情,我也从来不曾答应过与你和解?!钡つ荻钠绽淅浠氐?。

    “可上面有你的指纹,如果你不同意合同条款,为什么要按指纹而且还连续按了十个”苏锐甩了甩手中的协议,那十个红色指纹是如此的惹眼。

    丹妮尔夏普气的差点吐血,掐住林傲雪脖子的手也松了一松。

    林傲雪已经清楚的感觉到呼吸重新变得顺畅,可是她并没有趁着这个机会轻举妄动,自己远远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

    在林傲雪看来,除了苏锐和太阳神殿,其他来自于西方黑暗世界的就没几个好人

    “在签订合同的时候,我是没有任何意识的?!钡つ荻钠涨咳套磐卵某宥?,她现在真想拿着刀子把苏锐的舌头给削成十八段

    真亏阿波罗还被称为太阳神,他颠倒黑白的手段简直是超一流

    “谁能证明”

    苏锐的眼中充满威胁的光芒

    丹妮尔夏普一愣,是啊,谁能证明当时自己哭的昏昏沉沉,要说完全没意识也不对,这该怎么办

    难道非要自己承认了那个和解协议她可是连上面有什么条款都不知道

    好像苏锐当时说什么说自己是碧池

    丹妮尔夏普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

    “如果你不承认这和解协议的有效性,那么我就拿着这份协议去找你父亲,我想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他能够管的了你了?!彼杖竦?。

    “你去找我父亲”丹妮尔夏普冷笑:“你那是自寻死路他会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再者说了,这么多年你从来不敢踏进神王宫殿一步,还不是因为惧怕我父亲”

    苏锐扬了扬手机:“抱歉,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你对我还有点误会,我必须告诉你的是,就在昨天,我和你的父亲刚刚通了电话?!?br />
    “你和他通了电话他说什么”丹妮尔夏普一怔,注意力再次被转移。

    很久没有和父亲联系过了,很久没有听说过他的消息了,却没想到他一直关心着自己。

    “你有时间可以回去看一看,他是你的父亲,也是这个世界上对你最好的人?!彼杖窨雌鹄从行┛嗫谄判牡乃档?。

    “让我回去看他不可能?!?br />
    丹妮尔夏普冷笑道:“别想着给我打深情牌,他还说什么了”

    这也是苏锐的“深情路线”,却没想到被丹妮尔夏普一眼看穿,看来这父女两的间隙还真的挺深的。

    摇了摇头,苏锐说道:“他还说他对我这个女婿非常满意?!?br />
    听了这话,林傲雪直接愣住了,而丹妮尔夏普似乎也需要时间来好好地消化一下这句话

    “对你这个女婿非常满意”

    丹妮尔夏普好几秒钟之后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她指着苏锐,说道:“你胡说宙斯绝对不会这样讲”

    听到“宙斯”这两个字,林傲雪的眉头再次一皱

    似乎西方黑暗世界已经开始渐渐的在她眼前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他真的会这么讲?!?br />
    苏锐说完这句话,身形骤然暴起

    丹妮尔夏普正在指着苏锐,见到对方陡然动了起来,连忙想要制住身前的林傲雪

    可是她和苏锐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近了在苏锐的全力发动之下,丹妮尔夏普还是晚了一步

    苏锐双臂张开,抱住了林傲雪的身体,带着她往旁边一扑

    丹妮尔的反应也的确是够快的,她制不住林傲雪,手掌就顺势拍上了苏锐的后背

    砰

    一声闷响

    林傲雪本来见到苏锐在如此的情况下还能想着救自己,心中柔波流淌,可是忽然见到苏锐的神情一僵,然后一口鲜血喷在了她的脖颈处

    被丹妮尔夏普的一掌拍的失去了平衡,苏锐抱着林傲雪重重的摔落在地

    不过,即便在落地的时候,苏锐仍旧尽量让自己的身体先着地,减轻摔倒的震动否则被这么摔一下,林傲雪的身板儿可受不了。

    感受到脖颈处传来鲜血的温度,林傲雪的眼睛深处满是担心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苏锐就已经弹身而起,猛然转身,和丹妮尔夏普掌掌相对

    二人对掌,一声闷响,让林傲雪似乎感觉到会议室都隐隐的颤了一颤

    丹妮尔夏普后退一大步,苏锐退了一小步,差点踩到了地上的林傲雪。

    “你可真下的去手”苏锐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被这女人一掌拍的脏腑受伤,他的心情自然不怎么爽。

    “这种惩罚对你来说太轻了,我恨不得立刻杀了你?!钡つ荻钠找簿椭荒芊欧藕莼傲?,紫色软剑不在手中,她并不是苏锐的对手。

    “丹妮尔,你最好搞清楚形势,这里不是西方,而是华夏,我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你的生死”苏锐拉起林傲雪,冷着脸说道:“我告诉你,让你离开就是给宙斯面子,如果你还想没事找事,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罢,苏锐拉着林傲雪,从丹妮尔夏普的身旁走过。

    在走到会议室门口的时候,苏锐转过脸来,对着丹妮尔夏普冷冷说道:“刚才你拍我的那一掌,算咱们两清了?!?br />
    说着,他掏出那张按满了十个手印的“和解协议”,顺手横竖撕了两下,把碎片扔在了后者的身上然后转身就走

    看来,丹妮尔夏普劫持林傲雪并打伤自己的举动,让阿波罗同志真的不怎么爽,早知道这位大小姐那么任性,就不把她留在身边了。

    丹妮尔夏普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散落的纸片,然后又看了看苏锐离去的背影,眸光有些复杂。

    陈大武早就带着保安队在会议室门口严阵以待,刚才里面打的天昏地暗,他也没法冲进去。

    当他看到林傲雪的脖颈和肩膀已经染血的时候,差点没紧张死,连忙上前问道:“总经理,您没事吧”

    要是林傲雪在必康总部受了伤,他们所有人都别想干了

    林傲雪淡淡说道:“我没事,这是苏锐的血?!?br />
    苏锐对陈大武翻了翻白眼,这兄弟实在是不给力,一点都不关心自己。

    “立刻叫宁海最好的内科医生来?!绷职裂┓愿赖?。

    “不用,我没事,被拍了一掌,气血震荡而已,休息一下就没事了?!?br />
    苏锐对林傲雪的表现很满意,毕竟对方刚才眼眸深处的担忧绝对不是假的。

    回到办公室之后,林傲雪把苏锐扶到了里间的休息室,这是林傲雪的私密房间,平日从来没有别人进来过。

    休息室并不算大,但是各种设施一应俱全。

    事实上,苏锐并没有要求林傲雪扶着自己,后者却不顾公司众人的眼光,手一直扶着苏锐的胳膊。

    在她看来,被打的吐血,得是多么严重的伤势

    曾经在电影里见到过被人拍一掌就吐血的场面,林傲雪并不认为这种情况真实存在,可是,当苏锐吐出的热血喷在她身上的时候,林傲雪才真切的感觉到,原来血液可以这么烫。

    “躺下?!?br />
    林傲雪指着房间内唯一的一张床,对苏锐说道。

    很显然,这张床平时也只有她才睡过。

    “这是命令吗”

    “是的?!绷职裂┑纳羲淙徽б惶鹄春芮謇?,但仔细分辨,已经带着一丝柔和的味道。

    “我真的没什么事,这种吐血简直是家常便饭?!彼杖袼柿怂始纾骸澳慊故强烊グ涯闵砩系难匆幌掳??!?br />
    林傲雪根本没听见苏锐的后半句话,她的脑海里只是不断回想着前面的一句,这种程度的受伤对于自己而言已经是非??植懒?,但是苏锐却说是家常便饭

    看着这个男人若无其事的眼神,林傲雪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针扎的一样,刺刺的生疼。

    “以后不要再过这种生活了?!绷职裂┥陨郧妨艘幌律碜?,避开苏锐的眼神。

    “这又是命令吗”苏锐笑着再一次问道,此时此刻,他觉得林傲雪前所未有的明艳动人。

    “是?!绷旨掖笮〗愕懔说阃?,清冷的眼神之中流露出坚定。

    “我又不是你什么人,你凭什么命令我啊”苏锐的眼中闪过一丝戏谑的神情。

    林傲雪根本不上苏锐的套儿:“因为我不想让你再过这种生活?!?br />
    “这个真的很难?!?br />
    苏锐叹了口气:“除非把我所有的敌人全部杀光,或者让太阳神殿强大到无人敢惹的地步,这样才能消停?!?br />
    “我和你一起努力?!?br />
    林傲雪主动伸出手,捏住了苏锐的手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