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难道就不关心我这几天去了哪里吗”

    苏锐用纸巾擦了擦鼻子,对林傲雪说道,话语之中似有一丝不满。

    林傲雪低头看着新一期的自然科学杂志,连头都没抬一下。

    “我在问你话呢,你就这么不关心我吗”苏锐不爽的说道。

    “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为什么要关心你?!绷职裂┮谰墒且桓笨峥岬哪Q?。

    她随手扔给苏锐一个文件夹,道:“这是我最近的行程安排,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可以一起参加?!?br />
    说完,她又补充了一句:“当然,没时间就算了?!?br />
    从头到尾都是一个语调,让人根本无法听出来她话语中是否有情绪波动。

    “我应该有时间?!彼杖竦挠锲卸伎即挪蝗范ㄐ?,毕竟自己手头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只能调两名神卫来?;ち职裂?。

    “我昨天和秦悦然吃了顿饭?!绷职裂┖鋈凰档?。

    这一下差点没把苏锐惊的一个趔趄,他在战场上可以纵横四方,无惧任何敌人,狂傲之极,但是在与自己有亲密关系的女人面前,立刻就怂到了不行。

    听到林傲雪居然会和秦悦然在一起吃饭,苏锐简直感觉头皮都发麻了

    “你那么紧张干什么”看着苏锐的紧张样子,林傲雪嘴角微微翘起。

    “你们你们都说了些什么”苏锐喝了一大口花茶压压惊,然后很是艰难的说道。

    “我们什么都没讲?!?br />
    林傲雪站起身来,不再和他废话:“我有几个会,你自便吧?!?br />
    “你开会,我也去,好歹我也是必康的核心人物?!彼杖窈懿灰车恼驹诹肆职裂┑纳聿?,抬头挺胸一本正经:“我有责任也有义务?;つ愕陌踩??!?br />
    可是,到了会议室之后,苏锐就有点后悔了。

    今天是必康的议题讨论会,一个议题接着一个议题的过,绝大部分都是和学术科研有关系,如果说是讨论企业发展经营的,苏锐还能略微听懂一点,可是一聊到这些方面,他就完全和听天书没什么两样。

    眼看着几个小时的长会就要结束了,忽然保安队队长陈大武鼻青脸肿的冲进了会议室

    “怎么回事”林傲雪正在讲话,转过脸冷冷问道。

    按理说,平日里陈大武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今天如此莽撞,一定是别有原因。

    苏锐的表情已经冷了下来,他眯了眯眼睛,陈大武也算是专业保镖里的一把好手了,被人在必康门口修理成这个样子,这是打脸,还是上门踢馆

    “不好了,总经理,有一个外国女人硬要闯进来,我们几个人想要阻拦,却被她打伤她的身手实在是太厉害了,还有”

    陈大武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还有什么”

    林傲雪临危不乱,冷冷问道。

    “还有,她非常漂亮,特别漂亮”

    鼻青脸肿的陈大武一个立正,说出来最关键的信息。

    听了这话,苏锐本来已经冷下来的一张脸根本就憋不住笑了,会议室里的所有高管在短暂的发愣之后,也都笑成了一团

    陈大武真不愧是男人啊,居然能把这种消息当成重要情报来汇报而且还如此严肃的立正,就差没敬礼了

    陈大队长有些尴尬,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说了一句实话,会议室里就笑成了这个样子

    苏锐一拍桌子,忍俊不禁:“陈大队长,你开什么玩笑,那女人再漂亮,还能比总裁漂亮宁海的第一大美女就在你眼前,说话过过脑子?!?br />
    陈大武本来已经鼻青脸肿,这一下脸更是涨成了猪肝色。

    “真的很漂亮?!?br />
    其实,陈大武还想说的是,那女人漂亮的让人发指,即便生气揍人的时候都很美。

    林傲雪的脸上仍旧没有任何的表情:“还有要汇报的吗”

    “有”

    陈大武又是一个立正。

    “说?!绷职裂┭约蛞怅?。

    “她说,她是来找苏锐的”

    陈大武的声音洪亮,此言一出,会议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其余的高管面面相觑

    苏锐,不是总裁林傲雪的男朋友吗

    怎么这个时候突然冒出一个漂亮的外国女人来找苏锐

    听到这句话,众位高管的心中开始燃烧起熊熊的八卦之火

    他们的眼睛在苏锐和林傲雪的脸上偷偷摸摸的来回瞄着,想要看看这两人作何反应。

    林傲雪仍旧维持着那副冰山一般的表情,但是面部线条却微微的有几分僵硬。

    苏锐尴尬的笑了起来,心中快要把陈大武给埋怨死了。

    这个笨蛋,难道就不知道偷偷摸摸的说吗非得喊的这么响亮,这是想要把人逼死的节奏

    苏锐看着陈大武鼻青脸肿的面部,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阿波罗,你藏在哪里,给我滚出来”

    这个时候,会议室外面传来了英文的喊声。

    丹妮尔夏普杀来了

    会议室里的许多人都不明所以,而当林傲雪听到“阿波罗”三个字的时候,她的眉头微微一拧,露出一抹沉思之色。

    苏锐一听,连忙站起身来,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穿着黑色的吊带衫和短短的牛仔热裤,丹妮尔夏普就这样出现在了必康众位高管的眼前。

    当然,这身衣服还是苏锐安排兔妖专门给丹妮尔夏普准备的,正值盛夏,华夏天气那么炎热,还是穿的少一点暴露一点为妙,你看,阿波罗同志多么的贴心。

    见到这样的女人忽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些刚才还对陈大武嗤之以鼻的高管们,同时感觉自己的眼睛被照亮了。

    林傲雪的光彩无限,本来就像是一轮太阳,而这个金发的外国女人一出现,会议室里竟像是被两轮太阳照射着一般,让人直接睁不开眼睛

    看着这些人的反应,陈大武不禁有种大仇得报的感觉:“你看,我没说错吧她真的很漂亮,和总经理都是同一个级别的美女?!?br />
    丹妮尔夏普一闯进来,正好看到了苏锐,根本二话不说,双拳紧握,直接就冲了上来

    “阿波罗,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丹妮尔夏普用的明显是杀招,一脚没踢中苏锐,会议室的实木椅子瞬间就变成了碎片溅射开来

    她的右腿高高抬起,继续一个大幅度的下劈,苏锐闪身躲开,丹妮尔劈在会议桌上,这可是重达几百斤的桌子啊,就这么给一脚劈成了两截

    这个暴力的女人

    在场的众位管理人员终于意识到,这美女实在是太辣太辣,继续在这里呆着说不定会有生命危险,于是纷纷起身离开

    林傲雪冷冷哼了一声:“苏锐,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来解决,还有,今天必康的所有损失,从你的薪水里面扣?!?br />
    林家大小姐还真是冷的可以,苏锐那边还在和丹妮尔夏普打架呢,她就已经开始考虑赔偿的事情了。

    “傲雪,这中间有误会”苏锐一边抵抗着发了疯的丹妮尔夏普,一边欲哭无泪的喊道。

    “我不管?!?br />
    林傲雪看了缠斗在一起的两人,然后朝会议室门口走去。

    “傲雪林傲雪”

    丹妮尔夏普光想着报仇了,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必康的总裁、三矬氨仑专利的实际拥有者就在自己的眼前

    只要控制住她,是不是就可以威胁阿波罗,甚至掌控三矬氨仑的合成方法了呢

    “站住”

    丹妮尔夏普一脚蹬在墙上,整个身体像是鹞子翻身一般,在会议室中倒飞而回,正好落在了林傲雪的面前

    两大美女终于完成了真正意义上的面对面

    “林傲雪”丹妮尔夏普冷笑着问道。

    “嗯”

    林傲雪答了一声,下一秒,她便感觉到对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控制脖子被人死死的扼在手中

    “丹妮尔夏普我警告你,不许胡来”

    见此情景,苏锐一声大吼。

    “你来啊,有本事你就来打我,看看是你的拳头能先到达我的身上,还是我能先把这个女人给掐死”

    丹妮尔夏普说着,手上的动作再重一分,林傲雪已经感觉到喘不上来气了

    “好,我们都冷静一下,前些天利用了你,是我的错,但是我们不是已经两清了吗”苏锐以为丹妮尔夏普是冲着之前逃亡十几天的事情来找自己寻仇的,哪曾想到对方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

    “两清吃干抹净你就说要两清”丹妮尔夏普冷冷说道:“现在林傲雪的性命掌握在你的手里,如果你当场自杀,我就可以保证林傲雪的人身安全?!?br />
    听了这话,林傲雪的眉头一皱。

    “你会保证她的安全”苏锐摇了摇头:“如果我死了,你肯定会带着她回到西方黑暗世界,为你们的毒品生意提供三矬氨仑的配方,对不对”

    “你不用想那么多,现在林傲雪是死是活,你说了算?!?br />
    丹妮尔夏普看到苏锐吃瘪的模样,心里无比畅快,在西方黑暗世界里厮混那么多年的她可不是什么纯情少女,那么多天的所积累的怨气足以上升到一个十分恐怖的程度

    作为宙斯的女儿,被冥王殿放弃救援,被太阳神殿疯狂追杀,又狼狈又疲惫,还被人吃了豆腐,丹妮尔夏普自然是十分不爽的,她已经下定了决心,等回到西方之后,立刻召集人手杀上冥王殿,这件事情必须要找回场子才行

    林傲雪的表情上依旧是波澜不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只是胸脯的起伏频率比起之前略微加快了一些。

    “我想,你似乎忘了一件事?!?br />
    苏锐沉思了一下,从怀中掏出一张叠的整整齐齐的纸,抖开之后,上面十个鲜红的指印瞬间映入眼帘

    ps:感谢儿帅哥、书友334360、龙轩听雨、云武兮飞翔、笑看红尘8612、残夜孤烟、太仆少卿的月票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