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清澈的池水,苏锐清晰的看到了丹妮尔夏普身体“状况”。

    名动西方黑暗世界的大美女就这样展现在自己的眼前,这场景让苏锐几乎控制不住了。

    “冷静,冷静,冷静”苏锐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想让自己保持清醒。

    丹妮尔夏普依旧处于沉睡之中,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完全不知道有一个男人正坐在自己旁边。

    这连续那么多天的奔逃,真的把她累惨了。

    “喂,醒醒,你再这样呆下去,这洗澡水就要结冰了?!?br />
    苏锐轻轻的拍了拍丹妮尔夏普的脸颊,无奈的说道。

    可是,人家仍旧睡的很香甜,根本就不带有任何反应的。

    “醒醒,快醒醒?!彼杖窀纱嗨直ё〉つ荻钠盏耐?,晃来晃去。

    “怎么人长的这么漂亮,一睡起觉来就跟死猪一样”

    苏锐使劲晃着丹妮尔夏普,眼睛一不小心瞥到了水面以下,差点又流鼻血出来。

    这不是他的定力不够,而是丹妮尔夏普的吸引力实在太强太强。

    能够在西方黑暗世界排进前三的大美女,自然是有着极佳的本钱。

    苏锐连人中都掐了一分钟,丹妮尔夏普还不带醒的,实在没辙,只能拨了兔小妖的电话。

    貌似附近也只有她一个女手下了。

    不过苏锐连打三个,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挂了电话,苏锐对着丹妮尔夏普无奈的耸了耸肩,说道:“这是天意?!?br />
    苏锐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这种趁人之危的行为却绝对不会做,他继续用公主抱的姿势,把丹妮尔夏普从水池中捞出来。

    当手掌接触到那柔滑细腻的肌肤时,苏锐的两条腿差点失去了力量。

    哪怕他控制力再强,在这种时候也是很难不去遐想一些旖旎的事情。

    这种风景,真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小心翼翼的把对方放在浴池边上,苏锐一只手扶着她,一只手拽过一条浴巾,胡乱的给擦了几下。

    这种情况下,千万不要责备苏锐为什么不给丹妮尔夏普擦的更仔细一点,因为那样的话,他是会死的。

    大致擦干之后,苏锐已经是满脸通红,他把丹妮尔夏普抱起来,走到床前,就像是抱着烫手山芋一般,赶忙丢下

    是的,就是丢下,而不是小心翼翼的放下

    还好床垫比较柔软,丹妮尔夏普落在其中,晃了几晃,愣是没醒过来

    苏锐还嫌弃金泰铢不懂得怜香惜玉,貌似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呼?!彼杖癯こ鲆豢谄?,把空调打开,然后给丹妮尔夏普盖上了被子。

    作为一个正常男人,并不能说他对眼前的大美人儿没有任何的想法,只是想法归想法,有些事情有些人并不是自己能够安然享受的。

    “这种母老虎,还真不是我的菜?!?br />
    大饱眼福的苏锐简直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他对着熟睡的丹妮尔夏普说道:“如果不是我,你都有可能淹死在浴池里,醒来之后可得好好的谢谢我?!?br />
    第二天一早,苏锐继续刷卡进房,丹妮尔夏普依然蜷缩在床上,像一只小猫。

    把早饭放下,他便关门离开,这里交给两名下属负责,他还有很多事情,并不能在丹妮尔夏普的身边耽搁太久。

    当然,这只是苏锐的一面之词,其实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心虚了,生怕丹妮尔夏普醒过来之后看见自己光着身子,虽然他什么都没干,但是到那个时候,他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了。

    苏锐走了没两个小时,丹妮尔夏普便已经悠悠醒来。

    一觉睡了二十个小时,醒来之后觉得浑身劳累尽去,神清气爽。

    得有多久没有睡过这种安稳觉了

    丹妮尔夏普掀开被子,坐起身来,眯着眼睛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

    这一个伸懒腰的动作,把她胸前的饱满山峰毫无保留的展现了出来,让人看起来不禁有种如痴如醉之感。

    “睡觉真舒服?!?br />
    感慨了一句,丹妮尔夏普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心中满满的都是幸福感。

    这种满足的幸福感觉之前很少在她的身上出现过,而此时却如此轻易的从心中涌了出来只不过是因为一场舒服的睡眠而已。

    不过在下一秒,她就发出了一声轻咦。

    “咦怎么回事”

    丹妮尔夏普清楚的看到,自己身上不着寸缕

    这是怎么搞的自己可是从来没有裸睡的习惯啊衣服去哪儿了

    抱着头回想了一下,丹妮尔夏普却无路如何都想不起来,她的记忆只是停留在自己洗完澡泡在浴池中,再往后发生了什么,她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的天啊”

    丹妮尔夏普简直快要崩溃了,自己怎么就如此大意,如果被别人趁机占了便宜可怎么办

    努力的去感受了一下,某个部位有没有异样的痛感,难道说是自己体会的不仔细可是丹妮尔夏普足足感受了好几分钟,也没有体会到那种感觉。

    据说第一次都是很疼的,自己那里不疼,应该是安然无恙了。

    怀着忐忑的心情穿好衣服,丹妮尔夏普看到了桌子上的面包牛奶,腹中的饥饿感开始充满了整个身体

    已经多少天没吃过一顿饱饭的丹妮尔夏普顿时开始不顾形象的狼吞虎咽起来,觉得这普通之极的面包是人生中所尝到的前所未有的美味

    很快便把桌子上的食物扫荡一空,丹妮尔夏普这才心满意足的擦了擦嘴。

    滴的一声响,一个抱着兔子的漂亮女人走了进来。

    一见到此人,丹妮尔夏普腾的一下站起身来,拳头紧握,凝神戒备

    在过往的那么多天里,她不知道和这个抱着兔子的奇怪女人交手过多少次

    “不用紧张,大人已经说了,我们从现在开始就不是敌人了?!蓖醚胺淼目戳说つ荻钠找谎?,同时又打量了一下桌子上被横扫一空的食物,说道:“大人在临走之前,让我好好照顾你,于是我给你送饭来了,看来你的胃口也是很惊人啊?!?br />
    没有一个女人喜欢听别人“夸奖”自己食量大,哪怕她本身就是个胖子。

    听到这满是嘲讽的话语,丹妮尔的表情顿时冷了下来。

    “你不用这样看着我,反正大人也说了,现在不会限制你的自由,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蓖醚档?。

    “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这可能吗”丹妮尔夏普自然不相信苏锐会如此的大发善心,事实上经过这几天的逃亡,她已经完完全全的认识到了,在斗智方面,自己远远不是苏锐的对手,这个混蛋只要动动手指,就能够把自己折腾的死去活来。

    因此,当听到兔妖这样说的时候,丹妮尔夏普的第一反应就是苏锐这个家伙又出了什么阴谋诡计来坑自己。

    “还说放我自由,阿波罗把你留在这里,就是为了监视我吧”丹妮尔夏普冷冷道。

    兔妖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我又不是十二神卫之一,我也打不过你,你还有什么好不信的”

    丹妮尔夏普一想也确实是这个道理,在过往的那些交手中,如果不是周围有其他太阳神卫的帮助,这个代号“兔妖”的诡异女人不知道被自己干掉多少次了。

    接着,兔妖指了指角落里的医疗箱,说道:“大人让我给你治疗伤势,他说他从这里走的时候太匆忙,没来得及给你涂药?!?br />
    说到这儿,她撇了撇嘴:“大人对你真好,你别不知足了?!?br />
    丹妮尔夏普却有些呆愣,眼底顿时掠过一抹慌乱,她抓住兔妖的胳膊,连忙问道:“你说什么”

    “你轻点儿抓”

    兔妖不满的挣脱开来:“我说大人对你真好,你别不知足了身在福中不知?!?br />
    “不是这句前面一句”

    丹妮尔夏普的眼睛微微眯着,这个眼神像极了苏锐遇到危险时候的样子:“你说他从我这里离开的很匆忙”

    “我也不知道,反正当时只有你和大人呆在房间里?!蓖醚档秸饫?,不禁想起苏锐那天晚上没过几分钟便从丹妮尔夏普的房间中走出的情景,立刻笑眯眯的换上了一副八卦的表情,说道:“或许大人是觉得他时间太短了,不好意思再呆下去了,怕你鄙视他吧?!?br />
    如果苏锐听到兔妖这么评价自己,估计会立刻把她开除出太阳神殿

    “他时间太短”丹妮尔夏普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俊俏的脸顿时绿了起来

    “你们两个的事情只有你们自己知道,我又没和大人发生过关系?!?br />
    兔妖说话也是够彪悍的,她的意思很明白你和大人发生过关系,你一定知道他的情况。

    此时,丹妮尔夏普不禁回想起自己一睁开眼发现浑身上下不着寸缕的情景,一声尖叫:“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干的”

    兔妖撇了撇嘴,继续补刀:“当然是大人干的你,你怎么如此后知后觉真是胸大无脑?!?br />
    “啊阿波罗,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丹妮尔夏普彻底失控了。

    “阿嚏阿嚏”

    苏锐正坐在林傲雪的对面喝着花茶,却接连打了两个喷嚏。

    “怎么回事谁想我了”

    苏锐揉了揉鼻子,满脸不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