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这一句,没有再管坐在浴缸中发愣的丹妮尔夏普,苏锐便站起身来,扬长而去。

    一个抱着兔子的漂亮女人正等在门口,见到苏锐出来,顿时有些错愕的说道:“大人,您这么快就结束了”

    苏锐没明白兔妖的意思,随口说道:“这种事情对于我来说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br />
    “我明白了?!蓖醚钌畹目戳艘谎鬯杖?,有些悲哀的心想要不要把自己认识的一个不错的男科医生介绍给他。

    大人在很多时候都是威武霸气的,为什么偏偏在这种时刻那么的不持久呢

    并没有读懂兔小妖的眼神,苏锐摇了摇头:“你也不用守在这里了,连续这么多天,大伙都辛苦了,今晚好好放松一下吧?!?br />
    丹妮尔夏普过了很久才从那种啜泣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当她看到沾满了红色的十根手指时,不禁有些纳闷。

    很快,她便回想起来苏锐在自己耳边所说的话再想着杀我,你就是小碧池了。

    想着这些,丹妮尔夏普眼中的怒气再一次爆发了出来,她愤怒的拍了拍水面,水花溅的到处都是。

    “这个混蛋,真是太可恶了难道你说我是个碧池,我就是个碧池吗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骂着骂着,丹妮尔夏普便再次看到了自己的手指,貌似,自己被苏锐捏着十根手指在那份“和解协议”上全部都按了手印

    “该死的家伙该死的家伙”

    骂了两句,她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好像想起了一个更加惊恐的事实。

    因为,自己好像已经被苏锐夺走了初吻

    那个混蛋,难道居然趁着自己注意力不集中的时候做出这种事情来

    想着自己最想杀掉的混蛋竟然这样做,自己还抱着他哭了个天昏地暗,丹妮尔夏普简直想一头撞死。

    天底下还有比这件事情更憋屈的吗

    自己被他追了个天昏地暗凄惨无比,回头还要被他夺走初吻崩溃

    丹妮尔夏普发了一阵子火,知道现实已经不能改变,于是便也不再多想,她脱掉已经完全湿透的脏衣服,一边站在淋浴下极为仔细的清洗着身体,一边重新放了一池干净的水。

    等到确认自己已经把身体的每个角落都清洗了三遍以上之后,丹妮尔夏普又把嘴唇使劲的清洗了十几遍,这才放下心来,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整个人沉入温暖的池水中,身心也开始放松了起来。

    连日来的神经一直紧绷着,一共都没睡过几个小时,猛然一放松下来,疲惫的感觉顿时汹涌而上,瞬间将她侵袭。

    靠在柔软的按摩浴缸中,丹妮尔夏普头一歪,便沉沉睡去了。

    而此时,苏锐正拎着面包和热粥,靠在走廊墙壁上打着电话。

    “那么晚还打电话给我,难道不知道我已经睡了吗”苏锐打了个哈欠,声音听起来困意连天。

    “我这里是白天?!币坏莱渎弦渤渎纳粼诘缁澳嵌讼炝似鹄?。

    单纯的从声音之中就能够听出来,这个打电话的人一定是久居上位,否则不可能养成这种气质来

    “那你也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好不好”苏锐不爽的说道:“你不睡觉,我们还要睡呢”

    “我女儿是不是在你那里”对方的语气充满了质问。

    “你女儿你那个叛逆的宝贝女儿可不是还呆在冥王殿吗你要找她,难道不应该联系哈帝斯那个混蛋吗”

    “阿波罗,别跟我装傻,我女儿已经去华夏很久了,你把她给我交出来?!钡缁澳嵌说哪腥嗽谘杂锛湟丫狭伺?,因为他不禁想起视频上苏锐和丹妮尔夏普一起吃烧烤的亲密样子,每一个当爹的看到女儿找了男朋友都会有种极为不爽的感觉,更何况是阿波罗这种从头到尾都和自己不对付的家伙

    “老宙,你这话说的就没什么意思了,我又不是故意扣着你女儿,她能够万里迢迢跑到华夏找我,自然是你情我愿你侬我侬的事情,何必强求呢”

    “我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叫我老宙,我叫宙斯”

    竟然是宙斯

    这是整个西方黑暗世界唯一能够凌驾于十二天神之上的人物

    他的势力实在是太过强大,因此被世人尊称为“神王”

    丹妮尔夏普,竟然是“神王”宙斯的女儿

    她的身份一直很神秘,对许多人来说都是个谜,但却没想到,她竟然拥有一个这么牛逼闪闪的老爹

    这也是苏锐不想和丹妮尔夏普成为真正敌人的原因利用归利用,但是完全没有必要生死相见

    苏锐笑得很贱:“好的,老宙?!敝嫠估淅涞某隽艘豢谄?,没有再在这件事情上多做纠结,而是说道:“我警告你,不要对我女儿有任何非分的想法,否则我会亲自出手,毁了你的太阳神殿”

    “别动不动就这样威胁我,老宙,咱们好歹也算半个朋友不是”苏锐笑眯眯的说道:“有一点我必须要澄清,我对你的女儿从来都没有什么非分之想,这样又叛逆又暴力还自我感觉良好的女人我才不稀罕,可是架不住她对我有想法啊,你也知道,在西方黑暗世界,我玉树临风那是出了名的”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谁能够让宙斯感觉到头疼的话,那么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丹妮尔夏普,另外一个就是苏锐

    丹妮尔夏普从小受到溺爱,主观意愿太强,叛逆的不行,然而宙斯又偏偏极其疼爱这个女儿,从来不愿逆着她的意思来,因此也只能任由这宝贝闺女在黑暗世界里“胡作非为”,直到丹妮尔夏普选择暂时加入冥王殿,这才让宙斯微微放下心来因为哈帝斯是个极为稳重的人,丹妮尔夏普在他身边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而苏锐则是让宙斯更加头疼的人物,给他造成的麻烦甚至已经远远超过了丹妮尔夏普

    他刚才说女儿什么又暴力又叛逆还说她自我感觉良好

    听到这些话,宙斯简直气的七窍生烟了平日里波澜不惊的心境根本就无法保持住

    “你放心,丹妮尔在华夏很好,我没有让她受半点委屈?!彼杖裎⑿ψ潘档?。

    这个家伙实在是言不由衷了,丹妮尔夏普差点没被他给整死,居然还说她没有受委屈

    如果宙斯看到了丹妮尔夏普这些天来所受的苦,恐怕会立刻怒火冲天的带着所有人马杀到华夏,把苏锐给千刀万剐了

    “没有受委屈就好,如果你敢让她不快乐,你自己知道后果”宙斯听到苏锐这样说,也放下心来,毕竟在那份流传西方的视频中,丹妮尔夏普和苏锐在烧烤摊上表现的还是很亲密的。

    苏锐嘿嘿一乐,知道再继续讨论这个话题绝对没什么好事,立刻转了话题:“你准备什么时候来把你女儿接回去”

    “你照顾好她,一切尊重她的意愿,但是我警告你,千万不要和丹妮尔发生超友谊的关系,记住我的话?!?br />
    宙斯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在这通电话里,他完全不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掌控者,而变成了一个看到女儿恋爱就着急上火的父亲。

    “真是太没礼貌了,当爹的这样,当女儿的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br />
    苏锐撇了撇嘴,幸好宙斯不知道丹妮尔夏普已经被自己鬼使神差之下夺走了初吻,否则还不知道会暴跳如雷成什么样子呢

    和她发生超友谊关系自己脑子进水了不成

    苏锐没打算和丹妮尔夏普加深关系,但是彼此之间的裂痕还是需要修复一下的。

    否则他也不会大半夜的跑到便利店买来热粥和面包了。

    反正有那份“和解协议”在手,苏锐再也不用担心丹妮尔夏普会对自己喊打喊杀。

    不过,这个时候的苏锐忽然自言自语了一句:“看起来全无敌的宙斯大帝,也是有很多弱点的?!?br />
    刷卡打开房门,苏锐轻手轻脚的走进来,在房间中环视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丹妮尔夏普的身影。

    看到卫生间里还亮着灯,苏锐摇了摇头,心中暗道:看来这个女人还真的是有洁癖,自己都离开了快两个小时了,这澡还没洗完

    走到卫生间门口,苏锐咳嗽了两声,敲了敲门,说道:“知道你那么多天都没能好好吃饭,等洗完澡快出来吧趁热吃吧?!?br />
    浴室中完全没有任何动静。

    苏锐把耳朵贴在门上,连淋浴的水声都听不到。

    “不会出了什么意外吧”

    想到这一点,苏锐的眉头一皱,暗道不妙。

    自己本来就不想和丹妮尔夏普闹翻,两者之间也没什么深仇大恨,这次之所以让金泰铢带着神卫们在后面把她追的个稀里哗啦,也只不过是为了借机除掉冥王殿在华夏的潜伏人员而已

    如果真的把丹妮尔夏普给弄死了,恐怕宙斯的怒火会让整个太阳神殿覆灭吧

    根本来不及多做考虑,苏锐就试着推开门门根本没锁,还是他离开时候顺手带上的。

    丹妮尔夏普正靠在按摩浴缸的池壁上,睡的正香甜,头发湿漉漉的垂下,精致的面容上还带着水花,长长的睫毛轻轻摆动。

    伸手试了试她的鼻息,苏锐长出了一口气:“还好,没死?!?br />
    接下来,当他视线下移,看到浴池中的情景时,一个没控制住,差点滑倒在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