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真不要脸,刚才还把人追的死去活来,现在就能把人抱在怀里。更新最快去眼快”

    “这可是丹妮尔夏普啊,名震西方黑暗世界的大美女,我要是能抱一下就好了,虽然脏兮兮的,但是我也不嫌弃?!?br />
    “和大人的泡妞技术相比,我们根本就是渣渣,连人家万分之一都赶不上”

    “大人真的好帅啊,刚才的那个举动好有男人味,为什么被他抱在怀里的不是我”

    这时候,黑暗中一群男男女女的心中开始冒出乱七八糟的想法来。

    如果苏锐知道他们的心声,肯定要罚这些不安份的家伙做一千个俯卧撑了。

    丹妮尔夏普趴在苏锐的怀中,哭的是那样伤心,那样的委屈,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没长大的小女孩。

    看着怀中美女痛哭流涕的样子,苏锐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把人家整的这么惨,回过头来还要安慰她,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苏锐想过,如果他是丹妮尔夏普的话,被人整的怎么惨怎么来,估计也没有脸面继续活在这个世上了。

    这简直就是一场猫捉耗子并且极尽羞辱的游戏

    两个人现在看起来极为亲密的抱在了一起,就像是失散许久重又相见的一对情侣。

    “都过去了,都过去了,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br />
    苏锐并没有心情去感受丹妮尔夏普胸前传来的惊人弹性,他只是抱着对方,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看起来很像哥哥在安慰受了委屈的妹妹。

    一贯极其在意自己形象的丹妮尔夏普此时哭的撕心裂肺,上气不接下气,一抽一抽的,眼泪已经把苏锐的肩头衣衫彻底打湿了。

    “阿波罗,我和你有什么仇什么怨,你为什么要这样欺负我为什么”

    丹妮尔夏普一边哭着,一边用手捶打着苏锐的后背,后者自然不能反抗,只能硬生生的承受着。

    听着她的话,苏锐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如果不是自己当初的恶作剧心理使然,现在两个人的关系也不至于闹到这样的地步。

    看着丹妮尔夏普凄惨兮兮的模样,苏锐不禁有点于心不忍一个大老爷们把一个漂亮姑娘利用到这个份上,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阿波罗,你回答我,我和你到底有什么仇,你要把我逼到这个地步,我不仅不能再回冥王殿,甚至身上脏的都快要招虫子了呜呜”丹妮尔夏普的话语中已经全是哭腔,倘若不知原因的人见到她哭的如此梨花带雨,恐怕会立刻恨上苏锐

    “我”苏锐真的很想说明明是你先追杀我的好不好你如果不杀我,我又何必要打烂你的衣服你要是不来华夏没事找事,我何必全国境的陪你玩捉迷藏的游戏

    “你什么你,你什么你我恨你,我讨厌你”丹妮尔夏普继续捶打苏锐的后背,捶累了就抱着他的肩膀呜呜的哭。

    “明明就是个玻璃心的小姑娘,非得伪装成一副女强人的样子,这样累不累”

    苏锐轻轻叹了一句,很显然,他已经看到了对方的内心世界。

    没想到这句话更加的刺激了丹妮尔夏普,她抱着苏锐,哭的那叫一个不能自已。

    “这次是我不对,只要你不再想着杀我,我以后不会再对你做类似的事情了,好不好”

    美人在怀,苏锐硬着头皮道了歉,但是在允诺之前还是很没有风度的先设置了一个条件。

    “我不杀你,你就不会这样对我了吗阿波罗,你是不是个男人”

    丹妮尔夏普真的是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委屈到了极点。

    苏锐也委屈啊,你都要杀我了,我还得好好对你,我冤不冤

    “咱们有话好好说,不哭,咱们不哭,可不可以”苏锐无奈劝解,他还真没有多少这方面的经验。

    “我就哭我就哭我就哭”

    丹妮尔此时像极了一个坏脾气的小姑娘,拼命捶打着苏锐的胸口哪里还有半分平日里的高贵模样

    “我让你不哭你不听,我让你别打我了你听不听”

    “我不听我不听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呜呜”

    感觉丹妮尔夏普已经哭得失去了理智,完完全全的不顾形象了。

    “不许哭”

    苏锐知道,此时轻声安慰是没有用的,非得展现男人的霸气一面不可。

    不过,他这么一吼,丹妮尔夏普哭得更惨了

    “非得给你点厉害尝尝不可”

    苏锐也被这哭声搞的失去了理智,他伸出两只手,抱住丹妮尔夏普的头,竟然就这么恶狠狠的吻了下去

    这表情哪里像是接吻啊,简直就是在干架

    “卧槽,太牛逼了,这样也行”

    看着苏锐的动作,黑暗里一干神卫简直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这才是终极泡妞手段啊今天苏锐让他们大开眼界

    阿波罗同志的行为清晰的诠释了一句话无论是敌人还是仇人,都可以把她变成自己的女人

    只不过是一瞬间而已,丹妮尔夏普的身体立刻变得僵硬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

    足足三秒钟之后,头脑发热的苏锐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他的嘴巴还和丹妮尔夏普的嘴唇接触在一起,但是双眼却瞪大如铜铃

    在接吻一事上,这种眼神着实没有什么美感。

    “我在做什么”苏锐直接就愣住了连嘴唇都忘了挪开

    “你还欺负我”

    哭的晕头转向的丹妮尔夏普同样忘记挪开嘴唇,囫囵的哭喊着。

    不过,如果她意识到自己珍藏那多年的初吻就这么被夺走了,不知道现在还会不会这样做。

    “我并没有欺负你我只是看你不听我的话,我才”

    要是按照这个节奏解释下去,苏锐今天晚上是别想睡觉了。

    “阿波罗,你把我弄成了这个样子,我该怎么活下去”敢情苏锐的“肢体语言”劝说根本就没有起到半点效果,丹妮尔夏普仍旧没有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

    看来,这妹子这些天来真是受了极大的刺激了精神几乎都处于崩溃的边缘

    苏锐知道再劝说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干脆一把将丹妮尔夏普横着抱起来大步的朝前走去

    标准的公主抱此时的苏锐看起来就像是个极有风度的骑士

    而丹妮尔夏普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本能的用手抱住苏锐的脖子,在他的胸口委屈的哭着,这哭声无休无止,好似要把这些天所有压抑在心底的委屈全部释放出来一样

    “大人,您去哪里”黑暗中传来人猿泰山的喊声。

    苏锐抱着丹妮尔夏普,头也不回的说道:“废话,当然是去酒店问问金泰铢,他订的房间是多少号”

    “这也太快了吧”

    听到苏锐这霸气之极的喊声,众人不禁感觉到一阵无语刚刚还喊打喊杀的,现在转过头来就要开房上床了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大人,前面酒店302房间,直接进去就行了?!苯鹛╊暗?,一群男人已经眼放绿光。

    在金泰铢旁边,有一个小个子男人,正拿着手机录着像,把两人从拥抱到公主抱再到一起进入酒店的场景,全部都拍了下来。

    苏锐抱着丹妮尔夏普,径直来到酒店的房间中,把她放在沙发上。

    看着仍旧不断啜泣的大美女,苏锐轻轻一叹:“你还是抓紧时间去洗澡,等你洗完澡,我来帮你处理伤口?!?br />
    连日来的奔波,丹妮尔夏普的身上出现了许多伤痕,对于一个爱美的漂亮女人来说,这额几乎是不可忍受的事情。

    可是,丹妮尔夏普根本就像是没听到苏锐的话,仍旧抱着肩头,在沙发上哭个不停。

    苏锐从来不曾见到过这样的丹妮尔夏普,以往的她给人的印象始终是强势的,骄傲的,甚至目中无人的,如今变成了这个样子,可以说是大大出乎了苏锐的预料。

    “我让你去洗澡,现在就去?!彼杖癫挥煞炙?,一把将丹妮尔夏普从沙发上拽起来,然后拖到了卫生间,直接将其按在了满是泡沫的浴池中

    看来金泰铢这个混蛋还挺贴心,连洗澡水都提前放好了,估计这个家伙对自己这几天来的辣手摧花的行为也有点汗颜吧。

    “现在立刻洗澡”

    苏锐双手捧着丹妮尔夏普那早就分不出原来容貌的脸,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们不是敌人,我们是朋友好不好”

    丹妮尔夏普仍旧啜泣着点点头。

    “我们之间不要再喊打喊杀,好不好”

    丹妮尔继续点头。

    苏锐一乐,他没想到如此顺利,因此得寸进尺的说道:“这样吧,我们形成个约定,我要是再玩弄你,我就是乌龟王八蛋,你要是再追杀我,你就是碧池,好不好”

    碧池,当然就是tch的意思。

    丹妮尔夏普早就哭的麻木了,根本听不清苏锐在说什么。

    “沉默就是默认咯?!?br />
    苏锐嘿嘿一笑:“不过口说无凭,咱们必须得达成和解协议才可以?!?br />
    说罢,他竟然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纸来,标题就是四个大字和解协议

    原来他是早有准备

    如果丹妮尔夏普事后知道,苏锐从一开始放她离开的时候就已经把这份协议准备好了的话,不知道她的心中会作何感想。

    苏锐竟变戏法的掏出一盒印泥,抓住丹妮尔夏普的大拇指按在印泥上,然后又按在和解协议上,仔细看了看,觉得有点不保险,干脆把丹妮尔夏普的十个手指全部按了指纹,这才心满意足的把这一切都小心翼翼的收起来

    轻轻拍了拍丹妮尔夏普的脸,苏锐笑眯眯的说道:“我的大美女,你可要记住,再想着杀我,你就是小碧池了?!?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