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莫柏芬来说,想要弄清楚苏锐的名字,并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现在苏锐却来不及想那么多了,因为他已经被莫柏芬完完全全的压倒在地

    莫柏芬趴在苏锐的身上,她的脸距离后者的面孔只有几公分之遥。苏锐甚至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从她口中喷吐出来的酒气与馨香的混合气味

    “我说大姐,你要干什么”

    苏锐起来也不是,不起来也不是,尴尬无比。

    在某些时候,他真的就是个小受。

    莫柏芬媚眼如丝的看着苏锐,似乎并没有被苏锐的一声“大姐”所惹恼,声音之中充满了一种无比的诱惑力:“我这是在感谢你,怎么,你认为我不够吸引你吗”

    “你”

    苏锐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被一个浑身上下只穿着短款睡裙的丰满成熟御姐这样压着,他不可能没有感觉,就算心里有意克制,从本能方面出发,也没法保持冷静啊

    紧紧贴着苏锐的胸膛,莫柏芬的两座山峰几乎都要被挤爆了,苏锐稍稍垂下眼睛,便有满眼的雪白映入眼帘

    莫柏芬伸出一只手,再度挑起苏锐的下巴,语带幽怨的说道:“你是看不上姐姐,还是觉得我是个二手货,根本不屑上我”

    看起来,十几年前年少无知的时候于张荣源,还是让莫柏芬的心中存了很多的怨念。

    以莫柏芬的姿容,别说她曾经有过一个男人,哪怕是十个甚至更多,想要将其推倒的男人同样会轻轻松松的排成一个加强连。

    “要不要这样诱惑人”

    苏锐心中简直郁闷无比,他已经清晰地听到了小兄弟的抗议为什么都到了嘴边的肉肉就不让俺吃下呢

    吃,还是不吃,这对于苏锐来说,真的从来都不是个问题。

    “莫柏芬,你利用我当挡箭牌的事情还没算账呢,现在就想着和我上床”

    苏锐的手虽然覆盖在莫柏芬的腰下臀上,但是此时看起来双眼清明,丝毫没有被对方的挑弄所蛊惑。

    只是一秒钟而已,他就变成了这样,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小弟弟,你还真的不简单呢,就这样还能抵抗的了”莫柏芬吐气如兰,手指在苏锐的脸庞上划来划去,“忍的很辛苦,就不要忍了吧?!?br />
    事实上,苏锐忍的确实很辛苦,他那一瞬间的清明也只不过是强撑着做到而已,如果莫柏芬继续这样的话,他真的有可能坚持不下来了。

    苏锐抓住了莫柏芬那极为不安分的手指,道:“不就是个男人吗你至于为了这种人这样作践自己”

    莫柏芬的神情一滞,然后立刻笑道:“我怎么作践我自己了”

    “你穿成这样来诱惑我,那就是作践你自己?!?br />
    苏锐伸出手,在莫柏芬的臀后狠狠的拍了一巴掌

    绝对的清脆响亮使得那片山峰一颤一颤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义正言辞,但是苏锐出于本能,还是忍不住回味了一下这一巴掌所带来的手感

    貌似还挺爽的。

    “哎呦?!?br />
    被这一巴掌打的一声轻叫,莫柏芬仍旧趴在苏锐的胸口,道:“打的爽吗”

    苏锐自然不可能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他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这位大姐,咱们之间的账还没算清呢,能不能先别着急做那种事情”

    事实上,在苏锐看来,他基本已经确信,莫柏芬想在今天晚上彻底的放纵一次了,只要他稍微用点力气,就能把这个女人压倒在床上,许多男人做梦都想得到的艳福也就会落到他的头上。

    这种一夜情想想就让人觉得血脉贲张,但是苏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竟然忽的冷静了下来。

    “莫柏芬,我不是牛郎,更不是想上就上的混蛋,且不说我们刚刚认识几个小时,在这种时候和你发生关系,我会觉得有点趁人之危?!?br />
    苏锐冷冷一笑,抱着莫柏芬的身体往床上一扔,然后整个人便扑了上去。

    这一下,苏小受变成了苏小攻。

    莫柏芬没有任何的反抗,反而是直接张开她的双腿,夹住了苏锐的腰

    如此暧昧的姿势,让苏锐都忍不住头脑再度发热

    “你不是说不愿意趁人之危的吗为什么现在要压住我”莫柏芬眉眼如此,双腿一使劲,把苏锐的身体又拽的离自己更近一分

    “我并没有任何想要和你发生关系的意思,尽管你很诱人?!彼杖窭淅湟恍?,伸出手来,在莫柏芬胸前的高耸上抓了一把。

    真的很壮观,一只手都包裹不住一半。

    后者一声嘤咛,双颊血红:“你想干什么我今天晚上就是你的人了?!?br />
    “我想说的是,如果日后欧阳家和张家要来找我的麻烦,八面玲珑的莫大老板是不是得和我站在同一阵线上”

    苏锐的话语让莫柏芬神情再度僵硬在了脸上。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你应该很明白?!?br />
    苏锐微微一笑,说道:“希望再相见的时候,我们仍旧是朋友,当然,下一次,或许我会考虑一下,会不会把你当场推倒了?!?br />
    说罢,他的右手松开那座被无数人觊觎过的柔软山峰,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离开。

    而莫柏芬的脸上似乎也没有多少醉意了,她风情万种的侧躺在床上,看着已经紧闭的房门,怔怔出神,就连一座山峰从吊带的下方滑落而出都没有注意到。

    良久,她的脸上才绽放出笑容来,自言自语的说道:“真是个有趣的年轻人,你还真的激起我对你的期待感了?!?br />
    一天之后,辰华娱乐公司主办的田西西演唱会将要拉开帷幕。

    由于之前唐妮兰朵儿的演唱会获得了超出想象的巨大成功,因此不管是媒体还是观众,对于田西西这位“华夏兰朵儿”也是报以了极高的期待。

    事实上,两场演唱会紧紧安排在了一起,说明后者本来就存了打擂台的意思

    “华夏兰朵儿”,要借此机会挑战真正的唐妮兰朵儿

    虽然二者的国际影响力根本不可能相提并论,但是自从激战门之后,田西西的事业便处于一个上升期了,再加上辰华娱乐的炒作手段,也让田西西积攒了不少的粉丝,当然,这大多数都是男性粉丝。

    演唱会之前,门票同样售空,但是和兰朵儿的演唱会黄牛都难求一票的成绩相比,此时体育场附近有不少票贩子在兜售演唱会门票,很显然,大量的票都被这些黄牛收去了,如果不能成功销售出去,他们将会亏的很惨。

    此时,体育场之中已经坐了一半的观众,天气很热,那么多人坐在一起更是热到崩溃,他们浑身湿透,全都摇着扇子。

    事实上,由于田西西一直以来都走性感路线,众人也都十分期待,在她的第一场演唱会上,会穿什么样的暴露服装,给粉丝们一些别样的“福利”

    从这个观点来看,这些粉丝并不是来听歌的,而是来看美女的火辣表演的。

    等到距离演唱会开始只剩十分钟的时候,整个体育场的上座率也仅仅达到六成,从这一点上来看,田西西和兰朵儿的差距就仿若天堑鸿沟了。

    而此时,在观众看不到的舞台后方,整个演唱会团队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怎么回事为什么都到现在了,田西西还不现身”

    “我也不知道啊,我虽然是她的助理,但是她有很多事情都被把我支开的”

    “经纪人呢经纪人难道不知道她的去向”

    “我同样不清楚,这几天都联系不上她”

    “联系不上,难道就没有报案吗”

    “谁会想到要报案啊之前田西西也经常这样,手机关机,一失踪就是好几天,我们都习以为常了”

    “可是这次不一样演唱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如果她不出现的话,我们该怎么向观众交代”

    此时此刻,这位留着大胡子的演唱会导演简直觉得自己快要疯了演唱会即将开场,明星却不知所踪,这种千年不遇的事情怎么就被自己碰上了真是他妈的晦气

    “继续打电话”

    “没用的,电话无法接通,不能够判定是关机了还是摔坏了?!本腿宋弈蔚乃档?,事实上在她内心深处,并不认为田西西会被动失踪,这个女明星在有了点名气之后,行事越发的无所顾忌起来。

    可是,这可是你的演唱会啊,到现在都还不出现,是不是闹的太大了

    其实这真的不怪助理和经纪人,当初田西西私会李辰,肯定是偷偷摸摸避开所有人的视线,在她的有心躲避之下,谁还能找得到

    继续焦急的等待,继续没有任何的结果。

    “李总呢他怎么说”导演继续问道,短短的一个小时,他一根接着一根抽烟,根本就没停下来过

    “辰华娱乐是大公司,演唱会这种小事没有必要惊动李总?!?br />
    “可现在已经是大事了田西西到现在还不出现,会直接砸了辰华娱乐的牌子事后他们很难再挽回声誉了”导演感觉到两个鼻孔都开始往外冒火了

    二十分钟之后。

    “不是说好演唱会七点钟开始的吗现在都已经过去了小半个小时,为什么还不开始”

    “不开始就算了,为什么不给我们一个说法”

    “田西西也太会耍大牌了吧搞什么飞机,难道就这么对待她的粉丝”

    几万人的议论声嗡嗡嗡的响起,就像是无数只苍蝇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