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何时,苏锐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这个房间的客厅之中,他坐在沙发上,端着一杯刚刚冲泡好的咖啡,一边轻轻吹着热气,一边看着浴室中的朦胧景象。

    很快,苏锐就觉得自己冲泡热咖啡的选择是错误的了。

    苏锐是个正常男人,他现在几乎把莫柏芬身体的所有景象都尽收眼底,内心深处怎么可能不燥热大夏天的端着一杯热咖啡,热上加热,这简直傻叉的行为。

    莫柏芬洗着澡,脑海之中回想着一直是今天演唱会时的情形,在进入浴室之前,她就已经制定好了初步的报复计划,如果按照她的计划进行下去,那么博瑞将和辰华娱乐全面开战,华夏娱乐圈里将会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而在进入浴室之后,莫柏芬的眼前就全是苏锐的影子了。

    当然,作为一个“见多识广”的女强人,她这绝对不是喜欢苏锐的节奏,只是这个之前从未谋面的年轻男人给了她一种非常神秘的感觉,自己的所有计策都被他看穿,甚至,此时的莫柏芬甚至有一种自己挖坑给自己跳的感觉

    想着他今天揽住自己的腰同时还手抓臀部的情形,莫柏芬的脸上闪过一丝羞恼之色,她看起来有些气愤,重重的一巴掌拍在了墙壁上

    竟敢如此轻薄自己,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然而,此时这位女强人并不知道,一层玻璃之隔的客厅中,苏锐正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同时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他太热了。

    仔细清洗完毕,简单的擦了擦身上,莫柏芬便打开浴室门走了出来。

    这是她的房间,又没有外人,因此也没有把换洗的内衣带进浴室。

    可是,苏锐没想到的是,莫柏芬竟然一直都没去穿衣服,而是站在那面落地镜子前面,铺开了瑜伽垫,开始练习瑜伽了

    或许,在她这个年纪,能够把身材保持到这个份上,必须是要依靠瑜伽了吧

    我去

    一个美女在你的侧前方一丝不挂的做着瑜伽,其中还有种种劈腿下腰的动作,苏锐都血脉贲张了

    “单单从身材上面来讲,确实是个极品?!?br />
    苏锐在心中念叨着,他忽然觉得自己此时出现在在这里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再呆下去的话,真的会有流鼻血的冲动

    于是乎,苏锐一个翻身,轻手轻脚的离开,完全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

    而莫柏芬还在认真的做着瑜伽,她一点也没有觉察到,自己已经被某人给看个一干二净了。

    做完几个动作,莫柏芬便站起身来,端起一杯凉开水便喝,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眼角余光看到了茶几上那一杯喝了几口的咖啡,顿时露出了惊容

    她并不记得自己有冲过咖啡,这只能说明这个房间中有人来过

    莫柏芬迅速的环视了一周,并没有发现有人藏匿,这是个套间,房间里就算想要藏人也几乎不可能

    她连内衣都顾不得穿了,连忙找了一件长袖睡裙直接套上,一脸警惕的从包中掏出防狼手电,小心翼翼的来到那杯咖啡前

    当她摸到那杯咖啡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无限的惊慌从她的心底涌出

    因为,这咖啡杯还是温热的

    说明神秘来者还没有走远

    莫柏芬回想了一下,在她洗澡之前,茶几上应该还没有这一杯咖啡,也就是说,那来者是在她洗澡的时候才进入房间的

    或许他还一边优哉游哉的喝着咖啡,一边欣赏自己洗澡的景象

    想到这儿,莫柏芬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她的后背紧紧贴着墙,似乎这样才能找得到一丝安全感,偌大的套房不再带给她虚荣感,反而让她感觉到很恐怖

    这也直接导致了莫柏芬在日后出差之时,只会选择最普通的单人间,当然,这已经是后话了。

    由于这里是莫柏芬在宁海的常驻房间,即便她人不在这里,酒店也会一直为她将这房间保留着,因此她根本没有把助理留在身边,此时附近连个能帮忙的人都没有

    思考了一下,莫柏芬贴着墙侧移两步,摸到了床上的手机。

    正当她准备拨打电话求助的时候,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咚咚咚

    连敲三下,节奏很快,似乎敲门者有着很急切的心情

    莫柏芬再次警惕起来,浑身紧绷着,僵硬无比

    就算她是个在娱乐圈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女强人,但也终归是个女人,在面对未知危险的时候,没有理由不感觉到惶恐。

    攥紧了防狼手电,她轻轻的走到门后,想要通过猫眼来一窥究竟。

    敲门者又连敲了几声,似乎是有些不耐烦了,很快便改成了砰砰拍门,看起来极为烦躁。

    当看清楚来者的样子时,莫柏芬不禁一愣,然后眼睛微微一眯,露出了一丝极为危险的气息。

    危险的气息一放即收,莫柏芬的脸上很快便换上了冷笑

    把门拉开,莫柏芬双手环胸,冷冷说道:“你来做什么”

    “柏芬,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来者是一个看起来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身上穿着价值不菲的夏装,看起来倒也是剑眉星目,只是眉眼之间的怒气非常浓郁。

    莫柏芬冷冷一笑:“张荣源,我劝你最好搞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在外面有没有人,和你有什么关系你管的着我吗”

    “我为什么不能管你我们是什么关系我是你唯一的男人”这个叫张荣源的中年男人似乎是受了刺激,声音很大,甚至有些歇斯底里了

    “你是我唯一的男人,我却不是你唯一的女人张荣源,你趁早不要这样说,我一分钟都不想再看到你给我走开”莫柏芬开始推搡着对方,眼眉之间全是愤怒的神情

    “柏芬,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那么多年你都是单身一人,为什么现在偏偏找一个小年轻来刺激我他哪里比我强”张荣源吼道:“他有我有钱吗他有我有地位吗他有我爱你吗”

    “你爱我你说你爱我”莫柏芬愣了一下,脸上的冷笑更加浓烈

    “是啊,我爱你,我爱你爱了那么多年”张荣源低吼道:“到现在你都不明白我的心吗”

    “好,你爱我,你既然那么爱我,为什么不愿意娶我”莫柏芬一脸嘲讽的看着他

    “我你知道的,我不可能和家里的那位离婚,无论是双方的家庭,还是我现在的身份,都注定我不可能”

    啪

    张荣源还没说完,莫柏芬就已经伸出了手,在他的脸上重重的打了一巴掌

    “你既然给不了我名分,还口口声声的说你爱我你有什么脸面这样说”

    张荣源直接被打的愣住了

    莫柏芬的眼圈已经变得通红:“张荣源,你比我大十多岁,你仔细回想一下,十几年前,当我还是一个大学生的时候,你就对我说,你爱我,要娶我,可是呢我等你等了几年,你却告诉我你不可能和你老婆离婚只要和她离婚,你将失去所有的一切,你的金钱,你的地位,这些都将化为乌有你所有的一切都是靠你老婆得来的你就是欧阳家的上门女婿”

    上门女婿

    这四个字似乎有些刺激了张荣源,或者说,这些年间,他不知道听这四个字听到过多少次他这辈子最恨别人这样说他

    张荣源的眼睛已经开始渐渐变得血红。

    “我是张家的人我是首都张家的人和欧阳家的上门女婿没有半点关系”

    “首都张家的人”莫柏芬冷笑:“你顶多能算是首都张家的一个偏门子弟全首都都知道,你是你父亲的私生子,在张家里根本没有名分可言,从小受尽欺负,如果不是后来走狗屎运娶了欧阳娟,恐怕这辈子都还在张家受人白眼呢”

    被这么犀利的言语刺激了一下,张荣源的身体不断颤抖,嘴唇哆嗦了几下,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知道,莫柏芬所说的都是事实

    “你表面上口口声声说爱我,却不愿意给我一个名分,晚上回家反而各种讨好那个母老虎我早就看透你了,所以这十几年来,我根本不和你有任何的联系而你呢却依旧以爱我的名义对我纠缠不休你怎么有脸这样做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你既然不要我,为什么不放我离开”

    “当初我还以为找了个年龄大的会疼人,结果却没想到自己变成了小三这小三的帽子我戴了十几年没有摘下来张荣源,我恨你”

    说到这儿,莫柏芬又伸出手来,在对方的脸上重重的抽了一巴掌

    很显然,张荣源就是那种贱极了的男人,既然不能给人名分,那么就此放手便是,可他偏偏还觊觎莫柏芬的美色,对其一直纠缠不休

    莫柏芬倒也硬气,这十几年来,愣是没被对方碰过一下

    “不,你不恨我,你还爱着我否则你绝对不会找一个小年轻在演唱会现场搂搂抱抱的刺激我”张荣源吼道

    莫柏芬再次听到这样的话,几乎已经确认,她和苏锐的亲昵场面就是被李鹏程传出去的

    虽然她依偎在苏锐怀中的时候,本来盘算着就是通过李鹏程的手将消息传递出去,但是此时还是不禁在心中把吃里扒外的李鹏程骂了个狗血喷头

    “我故意刺激你你未免也把自己看的太重要吧你有什么资格让我这样做自恋到这个份上,你也是没救了”

    莫柏芬继续刺激着张荣源的神经:“人家比你年轻,身材比你好,比你会疼人,还能给我名分,最重要的,你难道就没听说过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吗我现在是虎狼之间,只有他才能满足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