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果把你当成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那么我过一会儿怎么死的都不知道?!?br />
    苏锐冷笑着看着莫柏芬,眼睛之中绽放出不知名的意味来。

    对方的身材非常丰满柔软,就这样靠着自己的身上,那种挤压的感觉极为清晰。

    在公共场合能够做出这种事情来,说不定莫柏芬明天也同样可以登上头版头条。

    听了这话,风韵犹存的莫大老板依旧没有任何起身的意思:“我说过,我喜欢自信的男人,我完全没有必要来骗你?!?br />
    “你确实没有必要来骗我,但完全可以把我当成挡箭牌?!彼杖窭湫Φ溃骸澳憔醯?,我会是那种被人欺负上门了,都不敢还一下手的人么”

    听到这话,莫柏芬的神情微微一顿,她之所以忽然这样做,自然不是真的喜欢上了苏锐,至于其真实目的,已经被后者点破。

    两个人自从见面之后,就是你来我往明枪暗箭有攻有守,但现在看起来,莫柏芬的进攻性则是要更猛一点。

    “我有你说的那么阴险吗”莫柏芬仍旧靠在苏锐的肩头,看起来亲密无间,这样的情景让后面的李鹏程恨的牙痒痒。

    “借刀杀人,这一招你说不定玩不过我呢?!?br />
    苏锐嗅着身旁女人传来的淡淡馨香,冷笑着说道:“既然想要拿我当枪使,那我也得好好的配合你一下?!?br />
    说罢,苏锐伸出右臂,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大大的圆弧,然后落在了莫柏芬柔软丰腴的腰间

    这个动作极为夸张,自然不可能逃得过李鹏程的眼睛后者的双眼已经快要开始喷火了

    莫柏芬浑身一僵,许久不曾被异性触碰过的身体简直生硬到了不听使唤,她本能的想要推开苏锐坐起来

    可是,苏锐是什么人既然有小绵羊主动送上门来,哪有就此放其离开的道理

    莫柏芬的力量怎么能和苏锐相比尽管她用力推着苏锐的身体,可是腰间的那一只手就像是铁铸的一般,简直是纹丝不动

    实在挣脱不开了,莫柏芬神情冷峻,并且深深隐藏了一丝慌乱:“你到底要干什么”

    “这个问题应该我来问你吧你想要演戏,我就配合着你演一出戏,这样不更符合你的意愿吗”

    苏锐这是就坡下驴,顺势而为,将计就计

    你既然想要那我当挡箭牌,那我也不能白白吃这个亏,至少得从你的身上占回一点便宜来

    而且,这事情到了最后,指不定是谁最吃亏呢

    看着苏锐那带着淡淡微笑的眼睛,莫柏芬忽然有了一种掉进狼窝的感觉

    千万别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可是现在我不想演戏了?!蹦胤疑隽送怂踔?br />
    “没用的,已经晚了,既然选择了,那么我们就需要一起承担这样的后果?!?br />
    苏锐的左手拉着她的胳膊,放在腰间的右手则是缓缓下移,直到覆盖在了莫大老板丰美的臀部之上

    不知道被多少中年男人觊觎过而不得的极品部位,就这样被苏锐突如其来的放在了手掌之下

    苏锐不是傻子,他知道,当莫柏芬的头靠在自己肩膀上的时候,接下来的故事就已经要开始发生了。无论此时结束与否,都不可能改变接下来的事情走向那么,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来的更猛烈点呢

    苏锐不惹事,但也不怕事,如果别人把自己当枪使,那么自己就要形成碾压之势。

    当然,如果能把这风韵正盛的女人“碾压”在身子底下,一贯很有“原则”的苏锐想必也不会拒绝。

    想着想着,苏锐的五指一用力,几乎已经陷进了那片柔软之中

    莫柏芬一声轻叫,脸色骤变她想要拼命拍打苏锐,可是两只手都被苏锐的左手握住,无论如何都挣扎不开

    这样的动作在后面的李鹏程看来,更像是一对狗男女之间的互相和忸忸怩怩

    “他妈的我会要你们好看”

    李鹏程拿着花铃的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就在这个时候,演唱会已经到了尾声,按照惯例,唐妮兰朵儿依旧会演唱她流传最广的成名曲让我感谢你。

    即便不是唐妮兰朵儿的粉丝,这首歌也依旧被大众所熟知,因为众多选秀节目的成员都会很高频次的选择这首歌,用来感谢那些支持自己的人。

    当这首毫不动感只有轻缓抒情的音乐一响起的时候,现场已经没有一个人出声,许多人的眼眶中已经是含着热泪。

    看着舞台上的兰朵儿,苏锐也松开了莫柏芬,后者如获大赦,连忙整理衣服,如果她不是主办方的老板,肯定会立刻逃离座位了

    对方如此轻松的就看穿了她的手段,甚至即便意识到了事情即将产生怎样的走向,也仍旧无所畏惧

    让我感谢你,在此刻已经变成了合唱,所有人皆是站起身来,全身心的投入其中。

    苏锐也站起来,他似乎觉得唐妮兰朵儿在唱歌的时候,目光一直盯着自己所在的方向。

    “让我感谢你,伴我经过无数的风雨,让我感谢你,让我无惧现实的洗礼,让我感谢你,给我空空一场的欢喜?!?br />
    当初谁也不会想到,在银屏上走性感路线的唐妮兰朵儿竟然会拥有如此空灵的声音,因此才在歌坛上一曲而红。

    听着这些满怀深情的歌词,往日在西方黑暗世界所经历的风霜雪雨在苏锐的眼前一幕幕浮现出来。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活在当下,今日之日却不可再烦忧。

    从那些刀光剑影想到了和唐妮兰朵儿第一次相遇的场面,想着那个看起来有些惊慌失措的漂亮女孩,苏锐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一旁的莫柏芬看到了苏锐怔怔出神的笑容,不知为什么,她的心脏竟然被触动了一下。

    见多识广,久经风霜,莫柏芬自认为已经很难有事情会让自己感觉到触动,可是,刚才还恨得牙痒痒的男人露出不经意的微笑,竟然会触动自己

    这是什么原因

    莫柏芬实在是想不明白。

    演唱会完美结束,唐妮兰朵儿站在升降台上,缓缓的沉到了舞台之下。

    而现场的观众却久久不愿散去,依旧肩并肩站在一起,高喊着唐妮兰朵儿的名字,他们要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对兰朵儿的敬意。

    “兰朵儿,祝贺你,这次演唱会很成功?!蔽杼ê蠓降暮I绷ι锨?,递给兰朵儿一杯水,大夏天的,后者唱了几个小时,也跳了几个小时,虽然中途换了几件衣服,但此时身上的那件白色短款纱裙已然完全湿透,紧紧贴在身上,几乎已经变成了半透明。

    海瑟薇苦笑了一下,兰朵儿的一举一动都会流露出浓浓的魅惑力,这一点即便是身为女人的海瑟薇都有些受不了,更何况是那些躁动的男生

    这个时候,主办方博瑞娱乐的老板莫柏芬已经走了过来,她款款的对唐妮兰朵儿伸出手,说道:“兰朵儿,这是你在华夏的第一场演唱会,也是一个美好的开始?!?br />
    兰朵儿伸出手,和莫柏芬轻轻一握,面带微笑的说道:“谢谢你?!?br />
    在美国的时候,二人曾经见过面,兰朵儿之所以能够来到华夏开演唱会,也是莫柏芬放下身段三顾茅庐的结果。

    “兰朵儿,现在是不是觉得我们华夏人民很热情,很好客”想到博瑞娱乐和兰朵儿的合作在未来将会创造巨大的影响力和收益,莫柏芬似乎已经忘掉了之前和苏锐一起发生的不愉快,脸上的笑容变得愈发浓郁。

    可是,海瑟薇却出言打断:“莫总,事实上,我们这次对华夏的环境非常失望,在演唱会的前期发生了一系列不愉快的事情,差点导致演唱会不能如期进行,如果以后还这样的话,我们需要慎重考虑一下双方的合作了?!?br />
    在这位金牌经纪人的眼中,如果不是苏锐连续出手相助,那么这次兰朵儿的演唱会真的会彻底被砸了场子,到那时候,她们再想进入华夏娱乐圈可就难上加难了

    听到这话,莫柏芬脸上的笑容也瞬间收敛了起来:“我已经得知了这些事情,等现场会结束之后,我会立即着手处理?!?br />
    海瑟薇点了点头,说道:“当然,我相信莫总会秉公处理,因为这些人,唐妮兰朵儿小姐差点贞洁不保?!?br />
    海瑟薇的话语很直接,甚至有些不留情面,简单的话语之中也透露出这件事情的后果有多么的严重。

    贞洁不保

    莫柏芬的表情已经是充满了阴沉:“敢破坏博瑞和兰朵儿小姐的合作,那就是我的仇人,请兰朵儿和海瑟薇放心,我会在三天之内,给出一个让你们满意的答复?!?br />
    莫大老板的气魄可不是盖的,她这些年一路走来,不知道有多少小娱乐公司死在了她的手中。

    很少见的,这次重量级的演唱会结束,双方并没有举办庆功宴,而是各自回到下榻的酒店。

    回到酒店顶层的套房中,莫柏芬的脸色仍旧阴沉,她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出现在身边并给她带来诸多不快的年轻男人,而是全神贯注的思考着该怎么对辰华娱乐进行报复。

    她是个美人,但绝对不善良,能够走到这种高度,自然在某些不为人知的手段上也是信手拈来。

    思考了良久,她才脱下衣服,摘下身上的饰品,走进了浴室。

    这间是顶级套房,这浴室占地不小。但是四周都是由透明玻璃组成,看起来颇有情调。

    由于只有自己一个人,因此莫柏芬并没有把玻璃外面的落地帘拉起来。打开淋浴,热气渐渐升腾,给透明玻璃罩上了一层薄薄雾气,更显得有些朦胧美。

    ps:感谢zjjxwewe、颖丽奕、dslq、ysfwez、小李李李李李、神剑、huaibuhuai、儿帅哥、qq870742643、龙轩听雨、紅龜仔、紅龜仔兄弟的月票支持,我要尽快振作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