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有人敢当面说自己胸大无脑

    在这一刻,莫柏芬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可以这样说”

    她知道自己的某些部位有多么的给力,但是一般男人偷偷看两眼也就算了,谁敢公然这样说

    况且,自己自从出道以来,能够被自己看入眼的男人拢共也没几个,谁要是敢这样说,一定是活得不耐烦了

    以莫柏芬翻云覆雨的手段,一定让说此话者尝到嘴贱的代价

    “嘴巴长在我的身上,我想怎么说都是我自己的事情?!彼杖窨醋偶唇┳叩哪胤?,继续摇了摇头。

    见到此景,莫大老板反而不怒了,她忽然觉得,苏锐似乎是在有意的试探自己

    “看来你真的是个幽默风趣的人,只是这幽默有点不高级?!蹦胤依湫ψ潘档?。

    “你错了,我一点都不幽默?!彼杖裥绷怂谎?,嘴唇靠近莫柏芬的耳朵,说道:“还有,和你的对话真的很没营养,这和胸大无脑或许有点关系?!?br />
    莫柏芬极为罕见的捂嘴轻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被苏锐一凳子砸的晕头转向的李鹏程抬起头来,看到了正在“贴面热聊”的一男一女,表情之中顿时露出一股浓浓的阴沉之色来

    他被苏锐砸的七荤八素,身为“姐姐”的莫柏芬不仅没有任何的表示,反而当众斥责他,此时更是和这个伤了他的凶手走的如此之近,实在是过分之极

    “真是个骚娘们”李鹏程心中愤愤咒骂道,这货也是个不长脑子的家伙,怎么就不想一想,是什么让莫柏芬转变的如此之快。

    他盯着二人,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几个小时的演唱会总是会过的很快,粉丝们却根本没有嗨够,无论唐妮兰朵儿的手指指向哪里,哪里都会响起一片冲天的声浪。

    站在舞台之上,望着下方的人群,兰朵儿的眼中波光流转,此时此刻,她就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女神。

    “在这里,我想要特别的感谢一位朋友,他今天也来到了现场?!碧颇堇级涠鋈凰档?。

    随着她的出声,现场的音乐戛然而止。

    后台的海瑟薇一愣,这句话似乎不在事先安排好的串词之内啊兰朵儿想要干什么难道说,她想要借此机会感谢苏锐

    听了这句话,全场的粉丝们都安静下来,看看谁会成为被兰朵儿当着几万人的面感谢的宠儿

    就连莫柏芬也有些愣住了,她主办了那么多场演唱会,自然知道,每个明星都会严格按照事先的台本和串词来进行,她也实在想不出,这一次唐妮兰朵儿想要感谢的人是谁。

    唯有苏锐,面带微笑的,对着舞台之上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我要感谢的人就坐在我们中间,为了支持我,他这些年付出了很多的努力,即便隔着万里重洋,我也一直看在眼中,今天,我要由衷的对你说一句,谢谢你?!?br />
    哗

    听到唐妮兰朵儿如此深情的感谢话语,现场的气氛再一次被掀到了

    “天啊,是谁那么幸福,居然能够被兰朵儿感谢”

    “如果是我就好了,我宁愿少活二十年”

    “得了吧你,你就算少活两百年两千年,兰朵儿也不会多看你一眼的”

    “现在,大家肯定都非常想知道他是谁,那么我就揭晓谜底吧他就是宁海粉丝团的团长,曹天平先生”

    唐妮兰朵儿伸出一只手,指向了舞台前面的第一排中央

    吼

    现场并没有多少人嫉妒,虽然他们并不知道曹天平是谁,但仍旧用最响亮的声音,抒发着自己的强烈祝福与情感

    “喔喔”曹天平也在和众人一起喊着,这货一边兴奋着一边说道:“这名字听起来好熟悉啊,曹天平曹天平,不知谁这么幸运卧槽曹天平”

    说着说着,曹天平一声惊叫,脸上的表情瞬间变成了便秘状

    他用胖胖的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难以置信的说道:“难道是我宁海粉丝团的团长可不就是我吗还是有重名的家伙”

    “不是你还能是谁简直智商为零了?!?br />
    苏锐没好气的拍了曹天平的后脑勺一下:“组长,还不抓紧站起来感谢一下观众”

    曹胖子本来血压就高,这一下几乎要幸福的晕倒了,他仍旧是有些不确信,结结巴巴的对苏锐说道:“真的是我”

    “就是你?!彼杖窭挪芴炱降母觳?,直接把对方给拽起来,在其耳边大声吼道:“我说过我能让你上台和唐妮兰朵儿一个拥抱,你不相信吗”

    “我信了我信了”能够被唐妮兰朵儿点名,曹天平此时此刻已经很幸福了,他激动的都快热泪盈眶了,抱着苏锐,狠狠的亲了一口

    “哎呦我去”

    苏锐一把将其推开,连忙擦拭脸上的口水,每次被这个胖子亲,苏锐都觉得自己悲痛欲绝了。

    “曹天平先生,请你上来?!?br />
    唐妮兰朵儿再次对曹天平伸出了手。

    莫柏芬诧异的看了身旁的两个男人一眼,她真的搞不明白,能够让唐妮兰朵儿不惜违反演唱会安排来公开感谢一个人,这个人得是什么样的身份

    区区一个宁海的粉丝团团长这又算的了什么要知道,兰朵儿在全世界各地都有粉丝后援团一个小小的曹天平真的不起眼

    唐妮兰朵儿公然做出这种举动来,将会带来难以想象的连锁反应莫柏芬甚至可以保证,这件事情绝对会登上第二天的头版头条

    曹天平从默默无闻,将要一炮而红

    而当莫柏芬的目光锁定在苏锐的身上时,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难道说,是这个年轻男人的缘故,才导致唐妮兰朵儿说出这样的话来

    似乎觉得莫柏芬在盯着自己,苏锐转过脸来,说道:“不要这样看着我,我会以为你爱上我了”

    由于现场太过嘈杂,苏锐这声几乎是喊出来的,李鹏程清楚的听到了,这也让他显得更加阴沉。

    莫柏芬错愕之后,便笑了起来。

    真是个有趣的年轻人,自己在娱乐圈打拼了那么久,人人尊称一声芬姐,谁敢说出这样轻佻的话来

    十秒钟后,莫柏芬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

    此时,曹天平还处于激动之中,而现场的观众一直在喊着“上去,上去,上去”

    “让你上去,你听到没有”苏锐揪了揪曹天平的耳朵。

    “嘿嘿,我该怎么上去该先迈左手还是迈右脚”曹天平傻乐不动。

    “左手你妹啊”苏锐实在是不想看他继续这样了,一脚踹在曹天平的屁股上,后者肉球一般的身体便瞬间跨越了好几米的距离,砰的一声落在了舞台上

    看这架势,如果舞台是木制的,估计直接就能被砸开

    曹天平的惊艳亮相让现场观众的精神更加高涨,他狼狈不堪的站起身来,面对着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偶像,简直两只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曹先生,谢谢你一直以来的支持?!?br />
    说着,唐妮兰朵儿伸出双手,似乎想要给曹天平一个友善的拥抱。

    可是,当后者看到女神向自己敞开胸怀的时候,顿时激动的不能自已,本来就难以治愈的高血压在这一瞬间疯狂蹿升

    在万众瞩目之下,曹天平眼前一黑,顿时失去了意识,整个人直挺挺的朝后面倒去

    唐妮兰朵儿的双臂定格在空中,愕然无比。

    如果可以的话,苏锐真的很装作不认识曹天平,这兄弟实在是太丢人了,简直就是无法直视。

    苏锐很纳闷,他是这辈子没见过女人还是怎么的,居然能当着几万人的面晕倒

    内心之中做着激烈的斗争,苏锐终于还是没有勇气到台上把曹天平拖下来,倒是有两个安保人员立刻跑上来,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怂到了极点的死胖子给抬到了舞台后面。

    “你很厉害?!蹦胤铱戳丝次孀帕车乃杖?,忽然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很厉害”苏锐大有深意的说道。

    很显然,他是在对莫柏芬进行某种暗示,当然,似乎把这种“暗示”称之为“调戏”更加妥当一些。

    “能够让唐妮兰朵儿在这种场合来公开满足一个粉丝团团长的虚荣心,我这个主办方的老板都做不到,你却做到了?!彼坪醺久挥邪阉杖竦牡飨诽?,微微一笑,同样大有深意的回答道。

    “那是因为你胸大无脑?!彼杖竦难凵袢绲?,似乎都要把莫柏芬身前的衣物割裂开来

    后者浑不在意,盯着苏锐的脸,无所谓的一笑,说道:“其实有些人不是你能够调戏的,不然你一定会付出代价?!?br />
    “是吗”苏锐摇了摇头:“有些时候,我真的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我调戏不了的女人,你千万不要激发起我的挑战?!?br />
    “我喜欢有自信的男人?!蹦胤一胺嬉蛔?。

    “可惜我从来不缺桃花运,更不缺你这种熟的都要落下来的桃花了?!彼杖衤杂锌瘫〉乃档?。

    莫柏芬脸色微微一变

    这个男人说话也太尖酸了些

    不过,好歹也是在娱乐圈之中打混多年的女强人,她变了的脸色迅速收起,似有意似无意的看了后方的李鹏程一眼,然后轻轻的靠在了苏锐的肩头

    “我说过,我喜欢自信的男人,你怎么就是不相信我呢”

    一只手揽住苏锐的腰,莫柏芬吐气如兰。

    ps:最近很忙,我自己的状态和心情都很糟糕,简直是糟糕透顶,生活总是有太多的不如意,但是要告诫自己,未来会更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