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336;

    “真是个白痴?!?br />
    苏锐撇了撇嘴,反手把一沓包裹在纸中的红色华夏币也扔进了垃圾桶里。

    如果环卫工人发现了这沓华夏币,那么苏锐倒是希望他们能够据为己有,至少也可以改善一下生活质量。至于为什么要用纸巾包着他只是为了让这些钱不那么显眼而已。

    劫富济贫,对于苏锐来说,根本就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名叫花铃的漂亮女人气冲冲的走了过来,满脸怒意

    “死胖子,是不是你干的是不是你偷了我男人的钱包”

    曹天平满脸愕然:“你乱喷什么呢我被你踩了一脚,压根蹲在地上就没站起来我偷哪门子的钱包”

    “你就是最大的嫌疑人怀恨在心,蓄意报复我不管,你今天必须跟我去警察那里说个清楚”

    这花铃的骨子里根本就是个泼妇,耍起泼来根本停不下来,被这样的极品女人踩了一脚,也是曹天平上辈子缺德了。

    苏锐站在一旁,摇了摇头。

    他的右手伸进口袋中,食指和中指之间夹住了两枚硬币。

    看起来似乎只是不经意的一甩手,那两枚硬币便像是飞镖一样脱手而出,在空中旋转着划过两道银色的光芒,准儿又准的钻进了花铃的鞋底

    啪嗒啪嗒

    清脆的断裂声响起

    十厘米长的细高跟被齐根削断会是个什么结果

    突然失去了支撑,花铃的身体完全丢掉了重心,歪倒向了一边

    砰

    一声闷响,这之前一秒还张扬跋扈的女人,便毫无形象可言的后仰摔倒在地

    随着她这一摔,裙子的下摆也被撩到了腰上,露出她穿着情趣丁字裤的下半身

    春光几乎全部泄露,周围人的眼睛都直了

    这女人也太开放了吧,居然穿着这么暴露

    众人分明看到,花铃虽然名义上说穿的是丁字裤,但这所有布料加起来还没有个巴掌大的丁字裤根本就是摆设,完全都是透明的薄纱做成几乎起不到任何阻挡视线的作用

    估摸着她和这李鹏程正准备看完演唱会之后直接去开房,为了省事,她都直接把情趣内衣穿在吊带裙里面了

    “好浪啊?!辈恢锌艘痪?br />
    “普拉达的鞋子就这质量假的吧”

    “看什么看”花铃面红耳赤的怒道,然后匆匆忙忙的站起身来整理好裙子,甚至顾不得去捡起地上折断的鞋跟,穿着已经变成了平底鞋的普拉达,挤开人群便跌跌撞撞朝着会场钻去

    事实上,她的两个鞋跟同时断裂,实在是太过蹊跷,不过如今情况实在太囧,她来不及去仔细寻找其中的关窍了

    曹天平在后面已经是笑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虽说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但他愣是没想到,对方的报应竟然来的那么迅速

    大快人心

    想着之前花铃摔倒之后的狼狈样子,曹天平的笑声根本停不下来

    等曹天平和苏锐到了座位上之后,竟然惊奇的发现,花铃和李鹏程就坐在自己的身后

    能够买到内场前区第二排的演唱会门票,足以说明李鹏程和花铃的身份财力皆是比较了得的

    当然,当这一对男女看到曹天平这死胖子居然坐在了第一排,心中更加不爽了

    “我说死胖子,你这票是从哪偷来的”花铃在后面盛气凌人的说道:“你知道第一排的门票要多少钱么你能买得起吗你是不是坐错位置了”

    说的好听一点是狗眼看人低说的难听一点就是没有教养和脑残都没什么两样。

    事实上,这个叫花铃的女人虽然平日里心高气傲了一些,但也不至于那么脑残。只是现在的她心中存有很多的戾气,因此言语和行动都不那么的理智了。

    她认为,如果不是这死胖子在捣乱,自己的一双昂贵高跟鞋怎么会断掉自己又怎么可能会狼狈不堪的摔倒在地甚至那隐秘的内衣都被暴露在众人的眼前

    曹天平听到这些话,简直差点没气死,自己好歹也是必康市场部的业务组长,就算没有苏锐的帮忙,也不至于买不起一张演唱会内场前区的门票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李鹏程继续说道:“还有,鞋子的事情暂且不论,你有没有偷我的钱包今天无论如何,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才行”

    这哥们到现在还在气头上,平白无故的丢了那么多钱,任谁都不会好受曹天平是主要的嫌疑人,自然都迁怒到了他的头上

    “我说你们两个有完没完”曹大组长不乐意了,自己的脚面肿的老高,连凉鞋都快穿不进去了,这两个始作俑者却还在这里乱喷,要不要脸

    “我给你们交代你们有什么资格要我给你们交代”

    花铃继续双手抱胸,她好像已经忘记了刚才所承受的嘲笑:“这事情当然没完当然要你给我们交代你如果不按照原价赔偿我们的损失,我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个时候,苏锐转过脸来,目光在花铃和李鹏程之间来回打量着,然后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我朋友被你们踩了一脚,你们不仅不给他医药费,反过来还要让他赔偿你们的损失费,这是什么道理”

    事实上,苏锐已经非常无语了,为什么他无论走到哪里都会遇到这种极品的事儿逼

    “我已经赔给他一百块的医药费了别不知足”李鹏程怒视苏锐。

    “一百块,你打发乞丐呢”苏锐不怒反笑,不知为何,那笑容让华凌和李鹏程同时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心悸。

    “一百块,至少能买两百个创可贴”花铃愤愤不平的说道,在她看来,根本就不该给曹天平钱的,谁叫这家伙的脚长的那么肥那么占地儿

    “二十万,赔偿我兄弟的医药费,不然你们谁也别想从这体育场离开?!?br />
    苏锐这是敲诈上瘾了,刚刚从李辰那儿敲诈五千万美金不成,转脸就要问这李鹏程要二十万

    就连曹天平听到这个数字都是一惊这也太彪悍了些吧,自己这脚伤花二十块买点活血化瘀的膏药贴贴就算了,而苏锐居然张口就是二十万足足差了一万倍他居然真的敢开口

    “太不要脸了?!辈芴炱讲挥傻玫凸懒艘痪?。

    若是比较起不要脸的程度来,后面两人根本不是苏锐的对手。

    听到这话,花铃和李鹏程皆是有点愕然,这个年轻男人脑子秀逗了吗他见过二十万是多少钱吗

    “你在开玩笑”李鹏程死死盯着苏锐的眼睛。

    “我从来不和傻逼开玩笑?!彼杖裾庖痪浠安畹忝话讯苑礁核?。

    “你”李鹏程涨红了脸,却发现自己根本找不到词来还击。

    “说不出来就给钱,我说过的话绝对要算数?!彼杖窭淅渌档?。

    “二十万,这位帅哥还真是敢开口啊?!?br />
    这个时候,一个看起来风姿绰约的中年女人走了过来,坐在了苏锐的旁边。

    这女人应该不到四十岁,但是保养的极为得体,皮肤细致白皙,长相也是不赖,身材熟的要滴出水来,顾盼之间,总会流露出一丝女强人的感觉。

    看到这个女人过来,李鹏程和花铃皆是有些激动起来,连忙说道:“芬姐好?!?br />
    这个被称为芬姐的女人瞟了一眼一对男女,声音清冷:“你们两个又给我惹事了”

    “不是我们惹事,是他们”李鹏程指着苏锐,想要先把脏水给泼了。

    “我还不了解你们两个我莫柏芬好不容易才把唐妮兰朵儿请来开演唱会,你们要是影响了现场气氛,我该怎么处置你们不懂事”

    苏锐在一旁听的神情一凛,原来这个女人就是李辰口中的莫柏芬博瑞公司的女老板

    他早就听说过这个名字,但是却一直无缘得见。

    传说此人在首都很有背景,关系通天,虽然不是什么有名的世家中人,但是博瑞公司中有好几个董事全部都是世家出身这间娱乐公司也和几大世家紧紧的绑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如果没有这些关系,莫柏芬如果能够单枪匹马的把博瑞娱乐带到如今的高度

    “这位帅哥,我这两位弟弟妹妹平日里张扬跋扈惯了,没太有什么礼貌,还请你们多多担待?!蹦胤叶宰潘杖竦ψ潘档?。

    听到这话,李鹏程和花铃都露出惊讶的表情

    这两个人是什么身份,居然能够让博瑞老板莫柏芬为之道歉

    事实上,莫柏芬向人道歉,已经是非常少见的事情了。这个女强人自从创立博瑞娱乐以来,一直以雷霆手段著称,无论是阴谋阳谋,她总是能够玩的十分顺溜,她的强势是出了名的,有错也不会认,此刻竟然会道歉

    虽然她的话语很淡,脸上虽然带着笑意,眼中却没多少诚意,但是无法否认的是,她真的为了李鹏程和花铃道歉了,甚至没有问原因

    苏锐看出来了,莫柏芬确实没有多少诚意,不过能让这种娱乐圈的大佬级人物向自己道歉,苏锐也算是颇有面子了。

    这是在给自己台阶下啊。

    如果苏锐就坡下驴,顺水推舟,那么双方也就可以把酒言欢,立即和好,刚才的不愉快权当没有发生过。

    可惜的是,苏锐偏偏不是这样的人。

    他的字典里永远有三个字不妥协。

    “莫小姐,我认为,我们每个人都是成年人,都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br />
    听到这话,莫柏芬面色一滞。

    苏锐瞥了一眼花铃和李鹏程,说道:“第一,我要的是他们二人的道歉,而不是莫小姐你代为道歉;第二,我刚才说过,赔偿我兄弟二十万的医药费,一分都不能少,这些话依然有效?!?br />
    :感谢dslq、xiao玉米、天怒我愿、炽天使1972、笑看红尘8612、鬼灬儛、zsxleee兄弟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