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336;

    苏锐的举动让秦悦然感觉到心中一惊,可是,她还没怎么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上的衣物就已经被撕了个精光

    这可是在电梯里苏锐想要干什么

    秦悦然的心中又惊又喜又意外,她虽然有些时候足够勇敢,但是却还没开放到那种程度。

    “苏锐,你干嘛你放我下来”

    秦悦然想要挣扎,可是她被苏锐这样抱着,没有任何的借力点,根本就使不上力气

    几秒钟后,电梯便开始急速的颤动了起来

    天知道他们这种行为有多危险,这时候的电梯还处于顶楼,如果绳索被拉扯断掉了,那么两个人可就要呈自由落体了

    半个小时之后,秦悦然已经浑身瘫软。

    她的旗袍已经被撕扯的不成样子,绝对是无法再穿了。

    苏锐同样穿着粗气,在对方浑圆肥美的地方拍了一下,说道:“现在相信我的话了吗”

    秦悦然同样浑身是汗,长发都被打湿,粘在脸上,她挑衅的看了看苏锐,道:“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我没有必要相信你?!?br />
    “不相信我,那就看我的行动好了”

    苏锐一声低吼,正要做出挺身的动作,秦悦然连忙制止:“要死,不行,绝对不行了,我受不了了?!?br />
    “你还会受不了”苏锐有些怀疑,要知道当时秦悦然可是被自己“鞭挞”了整整一天,现在才半个小时,居然就喊着受不了了

    “好了,我相信你的话了,行了吧”秦悦然穿着高跟鞋站在地上事实上,她现在浑身上下也只有一双高跟鞋了。

    细长的高跟配合上那笔直无双的长腿,简直就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风景了

    苏锐看的实在兴起,再一次逼近。

    秦悦然抱胸后退。

    “真的不行了,我被你搞怕了,大白天的不太好,咱们不如换个时间吧?!鼻卦萌蝗疵挥幸馐兜?,此时她两只手分别挡住关键部位,似露非露,但是却显得更加诱人

    听了这话,苏锐觉得空前解气,简直想要放声大笑了

    你也有今天

    当初拿着两瓶药水来搞我的时候,你就没想过你也会有求饶的时候

    有仇必报是苏锐的性格,得理不饶人更是他的座右铭。

    于是,在秦家四小姐惊恐万状的表情之中,苏锐又一次扑了上去

    希望这电梯的质量够结实吧,否则今天君澜凯宾可是要出命案了。

    又过了大半个小时,苏锐终于完成了任务,此时他也觉得自己有些累了。

    “我怎么出去”

    秦悦然看着满地撕烂的衣物,半靠在苏锐的怀中说道。被征服了那么久,此时的她根本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

    “这有什么,门口不就是你的私人天台吗别人又看不到?!?br />
    苏锐说罢,拉起秦悦然的手指,按在了指纹识别锁上面。

    电梯门打开,耀眼的阳光顿时冲了进来。

    干那事归干那事,但要秦悦然如今赤身.裸.体的面对苏锐,她还是会很不好意思。

    “别想那么多了,没人看得到?!?br />
    苏锐说罢,一只手捡起电梯中散落的衣物,一只手把秦悦然横抱而起,直接就冲上了天台

    紧接着这天台上的沙发也开始颤动了起来

    “你不是要办事的吗”

    秦悦然枕着苏锐的手臂,她现在真的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消耗卡路里了

    “办事之前,不得顺路把你给解决了吗”苏锐笑呵呵的,看来最近的锻炼有些跟不上,这才多久的工夫,竟然感觉到膝盖有些酸软。

    “欢迎下次继续来解决我?!?br />
    秦悦然闭上了眼睛,缩在偌大沙发的一角,有气无力的说道:“你去办你的事情吧,低调点,别在酒店里搞出人命了?!?br />
    “好,我先去办事?!?br />
    苏锐伸出手,捏住秦悦然的下巴,道:“我还是那句话,你是我的女人,现在是,以后也是,永远都是”

    “得了吧你,我不需要你任何许诺?!鼻卦萌挥朴频奶玖艘豢谄骸爸劣谝院蟮氖虑?,谁能知道呢”

    “总之你不能找别的男人?!?br />
    苏锐恶狠狠的丢下一句话,然后便穿好衣服走出天台。

    没穿衣服的秦悦然就这样风情万种的躺在蓝天之下的沙发上,实在是风情万种到了极点。

    豪华包房的露台上。

    李辰气喘吁吁的躺在躺椅上,说道:“我动不了了,腿都要抽筋了,你自己上来动吧?!?br />
    看到此景,田西西的眼中不着痕迹的闪过一丝鄙夷的神色来,然后微微一笑,主动坐在了李辰的身体上面。

    在做这种事情之前,李辰还事先吃了药,可这也没让他能坚持多久,如今已经是第三次了。

    田西西虽然看似美丽性感,但也是极强的那种,一旦被挑弄起来,不吃个饱饱的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两个人一边做着一边聊着天。

    “辰哥,估计现在的唐妮兰朵儿已经像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了吧”

    “坐立不安是肯定的,如果换做是你的演唱会场地被霸占,你也别想安静的下来?!崩畛揭槐叽糯制槐咚档?,长期沉迷在酒与色之中,几乎掏空了他的身体,如今在这种事情上根本不是经验丰富的田西西的对手

    “还是辰哥威武,西西真是要爱死你了”

    “我真的很想看一看,博瑞公司的那个老女人如何变脸的,就凭她,还想主办唐妮兰朵儿的演唱会,简直是白日做梦”李辰估摸着没少被“博瑞公司的那个老女人”欺负,一提起此人,他的眼中甚至已经开始闪烁着仇恨的光芒。

    “辰哥,莫柏芬根本不是你的对手,何必为了这种老女人而生气”

    “不,你说错了,确切的讲,我不是她的对手,这些年来,我可是被她给压惨了?!崩畛嚼湫ψ潘档?,目光颇为不善。

    “辰哥,总有一天,你会把莫柏芬征服的?!碧镂魑魉档溃骸澳歉雠艘恢焙芸瘫?,这几年来博瑞公司的明星流失严重,和她的刚愎自用独裁统治脱不开干系?!?br />
    “我对她可没什么兴趣,相比较而言,我对你的兴趣更大一些?!?br />
    两个人聊的热火朝天,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道冷冷的声音响起:“相比较而言,我对你俩的兴趣都比较大?!?br />
    听到这略带戏谑的声音,李辰浑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某个部位也瞬间吓软了

    这里怎么会有别人

    田西西的警觉性极高,连忙从李辰的身上跳起来,扯过一条浴巾围住身体

    她是大明星,如果被人发现在这天台上和经纪公司的老板做出这种事情,恐怕会被网友们给骂死的田西西虽然靠着“激战门”的视频出了一次名,但绝对不想再来一次而且现在国家的风声比较紧,说不定某个部门就会因此而对她下达封杀令

    “别挡了,我该看的都看了,该录下来的也都录下来了?!?br />
    苏锐晃了晃手里的手机,从房间之中迈步走出,他站在露台的门前,几乎相当于封死了田西西和李辰的去路

    “你是谁”

    “你怎么进来的”

    李辰和田西西几乎同时问道

    “对于这种问题,我想我并没有必要回答你们?!?br />
    苏锐看着这一男一女,眼中露出玩味的神色来,拉过一张凳子坐下,大大咧咧的翘起二郎腿,看起来十分放松。

    他坐在那儿,自顾自的把玩着手机,脸上露出微笑来。

    “没想到这大米手机的质量还挺不错的,录像录的那么清晰?!?br />
    说着,苏锐把手机的扬声器开到最大音量,然后里面便传出了李辰和田西西的淫声浪语

    他甚至还把手机的屏幕调转过来,对着两人,确实如他所说,录像的质量非常高,完全可以清晰地辨认出田西西的五官

    “你到底是谁”李辰也扯过一条浴巾搭在腿上,目光之中已经流露出无限的阴沉

    自从决定背着老头子的意愿从商以来,他李辰还从来不曾遇到过这种事情一贯都是他来威胁别人,哪有别人威胁他的

    “我都说了,我不会回答这样的无趣问题?!彼杖袷种械氖悠狄谰擅挥型V?,看来他刚才真的录了好长一段时间。

    “开个价吧,你要多少钱,才能把这视频还给我”李辰冷冷的说道,他已经把苏锐当成是那种利用偷拍视频来进行敲诈的狗仔队了。

    可是他却没有意识到,那些真正的狗仔队,谁会拿着千把块钱的大米手机来偷拍这种不专业的设备也太对不起狗仔队的名声了

    “要钱这个好说?!彼杖裆斐鑫甯鍪种竿?。

    “五十万”李辰笑了一下,说实话,这个数字对于他来说真的不会造成任何的压力。

    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

    这个世界上,有百分之九十的事情是可以用钱解决的。

    而剩下的那百分之十,则是需要用更多的钱来解决的。

    有个富豪老爹,李辰不缺钱,因此现在也并没有把苏锐当回事。

    “五十万你是看不起你自己,还是看不起田西西小姐”

    苏锐嘲讽的一笑。

    听到对方居然念出了自己的名字,田西西的脸色一变。此时的她也意识到,对方彻底认出了自己心中的那一点点侥幸心理顿时消失无踪

    “那你想要多少”

    李辰看起来有些气急败坏

    “五千万?!彼杖竦乃档溃骸拔迩蛎澜?,现场立刻交付?!?br />
    ps:感谢zsxleee、紅龜仔、儿帅哥、青云阁围棋等兄弟的捧场支持

    话说我就知道昨天晚上的什么按墙上强吻的方法是没用的,我今天中午再次证明了这种方法的没用,男同胞们以我为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