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苏锐之前有乘坐过这部电梯,这和普通的电梯还不太一样,只要输入秦悦然的指纹,那么就能够直达顶楼天台。

    当然,如果秦悦然不想让这电梯门打开,那么只要不再度输入指纹就行了。

    而现在,电梯已然停留在顶楼天台,苏锐则是相当于被反锁在了电梯里面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电梯门被秦悦然锁上,苏锐忽然有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种感觉真的很让人吐血,明明自己纵横西方黑暗世界多年,,天不怕地不怕,基本上可以让敌人闻风丧胆,为啥见到这个秦家大小姐,就像是耗子见到了猫一般

    “这个你锁门做什么”苏锐讪讪笑道,面部线条很是僵硬。

    “锁门比较安全?!鼻卦萌恍σ饕鞯?。

    “我感觉一点都不安全?!彼杖袷祷笆邓?,这怂货的身上都开始往外冒出鸡皮疙瘩了。

    听到这话,秦悦然差点没气死,老娘放下身段勾引你,你却觉得自己不安全,我有那么贱吗

    自己好歹也是首都秦家的四小姐,追求者也是犹如过江之鲫,如今倒贴给苏锐,后者却总是躲来躲去

    哪怕是脸皮再厚的人,每次经过这种拒绝和躲避,心中都会不好受的吧

    当然,并不能因此说秦悦然是“脸皮厚”,这三个字放在一个姑娘家的身上实在是太重了,她那是“勇敢”,敢于为自己的情感付出。

    在苏锐身边的红颜之中,秦悦然毫无疑问可以称得上是最勇敢的那一个,她的手段比任何人都激进,步子迈的也比任何人都大,而事实上,这些手段所取得的成果也让她在众女的竞争之中处于遥遥领先的位置。

    “你就那么怕我吗”

    想着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经历,甚至连女人最珍贵的东西都“奉献”给了苏锐,不仅没有换回对方的爱怜,反而让人家见到自己就害怕,这让秦悦然越想越难过,越想越委屈。

    苏锐本来还在寻思着这女人会不会再一次给自己灌药然后强行那啥了,心中正担心的时候,忽然发现秦悦然的眼睛已经变得通红,晶莹的泪水在眼眶之后总打着转儿,随时都有可能滚落而下

    苏锐错愕无比:“你怎么哭了”

    男人总是很难去揣测出女生的真正想法,苏锐看着秦悦然梨花带雨的模样,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起来

    “我很贱,是不是”秦悦然仰起头,满脸都是泪痕。

    “呃”

    “我很不要脸,是不是”

    “呃”

    “我很讨人厌,是不是”

    “这个”

    秦悦然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苏锐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当然知道这些答案都是否定的,可是此时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看到秦悦然哭泣的样子,他也觉得心中很是有些堵得慌。

    “我主动向你表白,我处心积虑接近你,我向林傲雪挑战,我甚至还给你喝春药,在你不情愿的情况下,强行和你睡觉?!?br />
    秦悦然的话让苏锐无言以对。

    “可是,我这样做,你不仅不喜欢我,反而更加的想要远离我。我做错了是不是我真的想知道,我错了吗我只不过是喜欢你而已啊”

    秦悦然的话让苏锐的心脏狠狠地颤了一颤。

    他伸出手,轻轻的抚在秦悦然的脸颊上,想要擦去那些泪痕。

    “我知道,和我相比,你更喜欢林傲雪,但是我不想放弃,我是在主动追求那应该属于我的幸福,不是吗”

    “我不奢求你的心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只是希望我能够在你心里那宽阔的空间之中拥有一片小小的位置,难道不可以吗”

    秦悦然的眼前不断的闪现出苏锐第一次来到私人天台的情景,那个时候的他弹了一首我们没有明天,深深的触动了秦家四小姐的心弦,或许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秦悦然才对苏锐慢慢倾心的吧。

    而到了订婚宴的时候,苏锐带着十二架直升机强闯秦家大院,高调至极的完成了抢婚,如此的轰轰烈烈,只要是个女人,心中都会有个童话般的幻想人生,而苏锐则是无比完美的完成了秦悦然的幻想

    他一次又一次的这么做,她怎么可能不动心

    看着秦悦然的满脸泪痕,听着她的句句肺腑之言,苏锐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击中了一般,疼的难以呼吸。

    “苏锐,如果你说你确实不喜欢我,我的所作所为只能让你感觉到讨厌,那么我就立刻在你身边消失,从此以后也不再出现在你的面前?!?br />
    秦悦然的目光之中带着倔强,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满是泪花。

    她是个正常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主动付出,天使也会累。

    更何况,她已经把珍藏多年的最珍贵的东西交给了苏锐,这个东西一个人只有一次,既然给了一个人,也就代表着对他的认定。

    她认定他了,可是他还躲着她。

    这样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苏锐的喉咙上下滚动了几下,说道:“悦然,我不是不喜欢你,更不是讨厌你,我只是觉得我的感情生活有点乱,自己都理不清楚,所以才”

    “是我逼你逼的太紧了吗”

    秦悦然满脸泪光的苦笑了一下,手背轻轻抹去泪痕,说道:“如果是我逼你逼的太紧了,那么我愿意给你时间和空间,如果你需要一年才能理清,那我就等你一年,如果你需要五年才能理清,那我就等你五年,如果说你一辈子都理不清,我也随便找个人嫁了好了?!?br />
    说罢,秦悦然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然后从侧面绕过,手指眼看着就要点在了电梯的指纹锁上。

    只要按下去,这两扇电梯门就会打开,秦悦然再也不会继续纠缠着苏锐。

    不知怎么的,听到秦悦然这一番表白,尤其是最后那句“我也随便找个人嫁了好了”的时候,苏锐的眼眸之中顿时浮现出浓重的血红之色。

    “你不能嫁给别人”

    苏锐一声低吼,一把拽住了秦悦然的手腕

    只要他的动作再晚上一秒,那么后者的手指就会打开指纹锁

    “你又不要我,又不让我嫁人,世界上还有你这么霸道的人么”看着苏锐死死盯着自己的模样,秦悦然不禁有点意外。

    事实上,她从来不曾想过,一直在对自己有所逃避的苏锐,此时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我就是不准你嫁人,你嫁给谁,我就杀了谁”

    苏锐的话语之中充满着浓浓的霸气,低吼着说道:“秦悦然,从那天你给我下药的时候,你就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事实上,这句话对于苏小受而言,应该用软绵绵的语气这样讲从那天中了你的春药开始,我就是你的男人了。

    当然,虽然意思都是一样,但是此时用这种更实际的语气说出来,未免有点煞风景。

    听着苏锐的话语,秦悦然抹了把眼泪,心中涌出淡淡的甜意来。

    这个混蛋,终于肯正视自己的感情了吗

    “你愿意对我负责任你不再讨厌我了吗”秦悦然问道。

    “我本来就不讨厌你”

    据坊间情圣们的经典招式,在女人要和你吵架的时候,无论对方多么激动多么愤怒,你什么都不要讲,只需要把对方死死的按在墙上,嘴巴重重的贴上去,给对方来一个缠绵悱恻的深吻女人会因此屈服于男人的霸气之下,被吻的全身发软,自然也就没什么力气来找你的麻烦了雨过天晴

    苏锐不知道是从哪里看到的这个招式,被秦悦然的语言接二连三的刺激,他也不想再回答任何问题。

    看着这个对自己勇敢付出不惜一切不计后果的漂亮女人,苏锐心中的情感终于开始喷发了出来,他一只手揽住秦悦然的纤腰,一只手捧着她的脸,深深的吻了上去

    秦悦然刚开始还挣扎了几下,可是在苏锐蛮不讲理的猛烈进攻之下,她的心也渐渐化开

    她本来就是主动的姑娘,此时见到苏锐来势凶猛,自然也不甘示弱,热烈的回应着他

    两个人来了一个缠绵的深吻足足持续了五分钟之久

    这五分钟看起来如此的漫长,却又如此的短暂,两个人的感情几乎都要彻底的爆发开来。

    苏锐两只手捧着秦悦然的脸,恶狠狠的喘了几口气,然后再度吻了上去

    不过,他的嘴唇并没有接触到对方的嘴唇,而是被一只纤手给拦住了。

    望着眼前的男人,秦悦然的眼波如水,几乎都要沉醉了。

    “苏锐,我早就爱上你了?!彼嵘档?,泪水再一次决堤。

    苏锐拼命点头,嘴巴试图把秦悦然的手给弄开。

    “虽然你现在这样,但是并不能保证你日后会对我依然如此?!鼻卦萌痪」芤丫挪蛔×?,但还是努力保持着清醒:“我不需要你的承诺,我只要你知道,如果你哪天厌倦我了,我会默默离开,不会继续让你感觉到讨厌?!?br />
    好聚好散

    苏锐已然看到了秦悦然的决心,但这个时候,他必须表现的比这个女人更加坚定

    一声低吼,苏锐把秦悦然的双腿盘在了自己的腰上,一把扯开了对方的旗袍

    ps:我就是想知道,当初是哪个混蛋说和女人吵架的时候,只要把她按在墙上狂吻一通就能解决问题的你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特么的我当年也想对我媳妇做出这种霸气的举动,结果脸都肿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