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尼玛也太重口味了吧

    一个满身是汗的死胖子,就这样跳到自己的身上,双腿夹着自己的腰,保持着如此暧昧的姿势

    就在他亲自己的时候,苏锐觉得脸上已经被对方的口水和汗水布满,在配合上对方那肥腻的厚嘴唇,一股难言的恶心之感从内心中泛了出来

    此时此刻,他的心中不禁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苏锐终于体会到了当初陈雷刚喝下曹天平那满满一大杯痰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这特么的绝逼让人想死啊

    苏锐心中苦涩无比,为什么刚刚扑上来的不是唐妮兰朵儿哪怕是海瑟薇也没什么问题的啊

    一声悲吼,苏锐抱着曹天平愈加肥胖的身子,往远处狠狠一扔

    众人只见到一个肉球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然后重重的拍在了地上

    整个场间都回荡着曹天平的惨叫,却没有一人上去扶他,皆是捂着嘴笑。燃文书库

    “继续彩排吧,有我在这里,没有人敢打你们的主意?!?br />
    “好?!碧颇堇级涠钌畹目戳怂杖褚谎?,然后才和团队一起回到舞台之上。

    随着音乐的响起,苏锐和苏炽烟两人也回到了看台之上,看着身边的男人,苏炽烟的眉头微微皱着:“明明是你一个人可以搞定的事情,为什么非要把我从床上拉起来如果这里没事的话,我可要回去补觉了?!?br />
    “不可能没事的,正主很快就要来了?!彼杖裆焓掷棺×怂粘阊?。

    “正主是谁”

    “我也不知道,但是你一定能够比我更合适摆平他们?!彼杖窭淅涞男α诵?。

    “我们貌似还没熟到那个份上?!?br />
    “一来二去的也就熟悉了?!?br />
    果然不出苏锐所料,在距离最后一次彩排结束只有半个小时的时候,又是一大群人闯了进来。

    这些人少说得有上百个,看起来气势汹汹,有不少人的身上都还带着纹身,很明显都是混社会的家伙。

    见到这些人进来,舞台上的音乐自然而然的就暂停了,此时就算是傻子也能意识到,这是有人在故意针对丹妮尔夏普了

    一个面色阴鸷的男人慢慢的走到舞台之上,冷冷的看了唐妮兰朵儿一眼,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想必这位就是兰朵儿小姐吧很抱歉,你们明天的演唱会开不成了”

    “你是谁你有什么权利这样说话”海瑟薇也和兰朵儿并肩站在一起。

    “这位小姐的身材很劲爆啊,真就是我喜欢的类型?!?br />
    阴鸷男人答非所问,目光在海瑟薇和兰朵儿的胸前肆无忌惮的扫了几眼,然后站在话筒前,对整个场间喊道:

    “全都给我滚开十分钟之内,这里要清场现在就滚”

    他说话间带着浓浓的霸气,不过方言的味道很足,显然不是宁海本地人。

    “全部滚”

    那百来个猛男齐齐脱掉上衣,露出身上的肌肉和纹身,一股彪悍的意味流露出来

    这些人一亮嗓子,显得异常凶猛

    那些歌迷们什么时候见过这等阵势,一时间全都没了主意

    很显然这是蓄意闹事曹天平也远远的看向了苏锐的方向他知道,或许现在也只有苏锐才能够解决问题了

    “树大招风,真不知道兰朵儿在华夏得罪谁了,竟然使出这样的下三滥手段?!?br />
    苏锐微微摇了摇头,站起身来。

    苏炽烟也紧跟着站起来,说道:“这次是你来,还是我来”

    “还是我来吧,这点小喽啰还不需要你出手?!?br />
    来一只苍蝇,或者来一群苍蝇,这对于苏锐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要最后的正主不出现,他就提不起任何的精神来。

    “你们这样是违反规定的?!?br />
    海瑟薇站出来,她的身后跟着几名身强力壮的保镖,看起来一点也不比这阴鸷男子逊色。来到华夏之后,已经接二连三的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让这位大牌经纪人也是头疼无比,心中非常不快。

    她甚至已经在考虑放弃华夏市场的问题了。

    如果苏锐知道海瑟薇的想法,一定会把那些暗地里搞风搞雨的家伙彻底的搞死搞残搞怀孕,呃,最后一项貌似有点难度。

    “违反规定”阴鸷男子就像是听到了多么好笑的笑话一样,狂笑了两声,说道:“在这里,我就是规定无论你是多么大牌的经纪人,无论你是多么有名的巨星,都别想在我手底下讨的了好”

    “我说不让你开演唱会,你就不能开,这里是我的地盘”

    阴鸷男子说罢,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匕首,横在了海瑟薇身前

    见到对方亮了武器,海瑟薇的脸色顿时变了而几名保镖已经将唐妮兰朵儿团团围在中间

    如果真的发生了危险的打斗事件,那么这些保镖宁愿拼着自己受伤,也要?;ぬ颇堇级涠踩晃揄?br />
    “你们如果不退,我就用匕首把你的脸给划花了?!币躔耗凶拥谋砬榇诺谋涮?,阴冷笑着:“啧啧,想象一下,你这张脸到时候会变成怎样的模样,真是让人感觉到开心舒畅呢?!?br />
    对方的气场实在是太过骇人,海瑟薇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

    剩下几名身强力壮的保镖想要冲上来,可是却被海瑟薇给拦住了:“你们别轻举妄动他们人数太多?;だ级涠簟?br />
    “?;ぶ灰忝且黄鹄肟馓逵?,在明天之前保证不进来,我就可以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不会遭到任何的危险?!?br />
    这一下可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他们的目的就是让唐妮兰朵儿开不成演唱会

    阴鸷男人说罢,笑着吼了一嗓子:“兄弟们,让他们看看咱们的威势”

    听到他这样讲,在场的那一百几十号赤着上身的男人齐齐从腰间拔出匕首短刀来,明晃晃的一片,甚是骇人

    曹天平涨红了脸:“和谐社会之下怎么还能出现这种事情我们一步不退,誓要守护唐妮兰朵儿”

    本来有些惊慌失措的粉丝们已经准备在威胁之下退场了,可是经曹天平这么一喊,流失掉的勇气重新又回到了他们的身上

    “我们一步不退,誓要守护唐妮兰朵儿”众人一起大喊着,群情激动无比来到这里看彩排的都是铁杆歌迷,守护偶像之心自然坚定无比

    “你这个胖子找死呢”

    阴鸷男子见到场上局势有变,跳下舞台,一步一步朝着曹天平走去

    在他看来,既然做出这种不开眼的事情,就一定要付出代价

    这群粉丝的胆子能有多大阴鸷男人就不信,如果废掉一个人,他们还能这样抱团抵抗

    在来宁海之前,他可是收了一大笔雇主的订金,只不过是要搞垮一场演唱会而已,对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难事

    看着阴鸷男眼中露出的狞笑,曹天平脸上的肥肉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

    以他那如老鼠一般的胆量,能够在今天做到这种地步,已经是殊为不易了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总之我们一步不退”曹天平继续大吼

    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眼看着明晃晃的匕首距离自己的脸只剩下短短的几米了,但是曹大组长真的一步都没有后退

    “这个世界上,总是有很多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你在这里坏我的好事,我如果还能放过你,以后怎么在道上混别人也枉称我为津山二哥了”

    原来此人来自与宁海相距不远的津山市怪不得说着浓重的外地口音

    二哥狞笑着,他毫不怀疑,只要再过十几秒钟,他手中的刀子就能捅进对面胖子的肚子里

    混了这么些年,他捅过的人不计其数,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既然收了雇主那么一大笔订金,总要做出一点成绩来给他看一看,不然日后怎么长期合作

    看着越来越近的危险,曹天平的手心之中已经满是汗水,但是却仍旧没有后退。

    “不要”

    这个时候,站在舞台上的唐妮兰朵儿忽然高声喊道

    她这么一喊,几乎让崩断了那些保镖的神经

    海瑟薇也转过脸来,道:“兰朵儿,你不要说话,这里太危险”

    唐妮兰朵儿却没有管那么多,而是面向着那位“二哥”,道:“既然这样,我们退出”

    她知道,如果取消这场声势浩大的演唱会,那么自己在华夏的声望将会跌到谷底,甚至日后都有可能继续遭受华夏粉丝们的抵制,几乎相当于彻底放弃这片广袤的蓝海。

    可是,和粉丝们的生命安全相比,兰朵儿更愿意选择后者没有什么比人的生命更加重要

    既然这里不欢迎自己,那么大不了以后不来便是,让无辜粉丝为自己承受这一切,绝对不可行

    “不行,兰朵儿,我们一定要保证你顺利完成这一场演唱会我们不能妥协”

    身为宁海粉丝团的团长,曹天平自然知道这场演唱会的意义是什么,他又怎么甘心让自己的偶像因此放弃

    “这不是妥协,和你们的生命相比,演唱会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br />
    兰朵儿已经下定了决心,她的一番话让曹天平等一众粉丝热泪盈眶

    “不,我却认为,曹大团长的话非常有道理?!?br />
    这个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在场间响了起来:“面对这种家伙,我们确实一步不能退,退让就代表着妥协,妥协绝对不会换来和平,只会让对方更加的变本加厉”

    “谁在大言不惭”

    二哥心中怒意升起,握紧了手中的匕首,刚刚想要转脸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却发现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顶在了自己的脑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