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这件事情苏锐一个人就能搞定,可是,既然有苏炽烟在旁边,他也懒得去出这个头。燃文书库.v.om

    当然,这是他自己说服自己的理由,至于他的真实目的是什么,鬼才知道。

    苏炽烟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她起床之后,连简单的梳洗都没有,但是看起来依旧具有别样的风情。

    美女就是美女,在某些方面总是有着天然的优势。

    “我也认为这是你一个人就能摆平的事情,我来不来无关紧要?!彼粘阊痰档?,话语之中的意思很明显。

    在她看来,苏锐有着和他年龄完全不相称的老谋深算,或许这一点和爷爷非常相似。他绝对是那种走一步看三步的主儿,这次找上自己,绝对不会仅仅是懒得出手那么简单。

    “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神通广大,小市民一个,哪里比得上你苏家的第三代大小姐?!彼杖衿擦似沧?,或许是由于性格原因,他和苏炽烟之间竟然有种自来熟的感觉。

    “我是苏家的三代大小姐,而你却是苏家的二代大公子?!?br />
    当然,这句话苏炽烟并没有敢说出来,否则天知道苏锐这个疯子会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

    要是苏锐的身份真的亮出来,那么无论是白秦川还是欧阳星海,见到他都得喊一声“锐叔好”

    事实上,苏炽烟非常惊叹于苏锐的自身吸引力,他虽然拥有着顶级的身份,但是却只有寥寥几人知道,仅仅依靠着坚强的毅力和无限的能力,硬生生的把自己从一个草根平民变成了任何首都世家公子都不敢轻视的对象

    甚至在他怒而杀掉几大世家败类之后,国安部外交部军部等顶级大佬竟然纷纷出面,力保苏锐这份面子简直堪称天大

    而在演唱会举办场地的门外,已经聚集了大量的粉丝,他们都是来看兰朵儿彩排的,却没想到,自己的偶像竟然连体育场的大门都进不去

    “我说过,这场线路检修是突发状况,不知道要持续几天,你们也别在这里围着了,都散了吧”保安队长挥了挥手,一脸的不耐烦,那动作就像是在赶苍蝇一般

    “我们要看兰朵儿,你们这群保安快让开”

    “你们有什么资格不让我们进这里是公益性场所,你们这是违法的”

    “我不管,今天我们一定要讨个说法来”

    现场的粉丝们很激动,就连曹天平也在其中,他这位宁海粉丝团的团长也没想到,唐妮兰朵儿初次来到华夏进行商演,竟然会遭遇这种事情

    这样的情况让他们这些作为粉丝的都感觉到汗颜

    看着那几个保安趾高气昂得意洋洋的模样,曹天平都恨不得冲上前去把他们的可恶嘴脸给撕个稀巴烂。

    “抗议,我们抗议这种行为是没有任何道理的我们坚决反对”曹天平走到哪里都不忘带着他的那个小喇叭,带着粉丝团一阵阵高呼。

    “抗议个屁,你信不信老子现在让你屁股开花死胖子”保安队队长走到曹天平的面前,用手中的橡皮棍指着对方的鼻子,道:“死胖子,你以为你很猖狂,是不是”

    “我猖狂你全家啊”

    被这样指着鼻子,泥人也有三分火器,更何况曹天平早就因为唐妮兰朵儿的事情积攒了一肚子的憋屈

    此时,他唯唯诺诺的性子再也消失不见,攥着肥肥的大拳头,一记老拳就砸在了保安队长的脸上

    砰

    一声闷响,保安队长的鼻子上顿时绽放出了耀眼的鲜血

    “你居然敢打我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是不是”

    保安队长一愣,抹了一手血之后,一脸怒意,便挥舞着手中的橡胶棍子,往曹天平的头上招呼而来

    可是,还没等到他的棍子击中目标,就已经有无数拳头往他的身上雨点般的落下

    在英勇无畏的团长曹天平带领下,粉丝团的成员们终于出离愤怒了,他们要团结起来,守护偶像的合法权益他们要为唐妮兰朵儿在华夏演唱会的顺利进行保驾护航

    人群围上来又散开,留下保安队长满脸是血的躺在地上

    “兰朵儿,我们进去吧”

    曹天平举着喇叭在前面打冲锋,面对那么多人的冲击,剩下的寥寥几个保安根本不敢阻拦,体育场的大门被人直接踹开,粉丝团们一拥而上,瞬间占领通道

    海瑟薇见到此地出现了打人事件,不禁有些为难:“这样真的可以吗”

    兰朵儿从车厢中信步而下,微微一笑:“先开始彩排吧?!?br />
    有她这么说,海瑟薇也没法反对,只能让保镖围着兰朵儿四周,?;ぷ潘陌踩?。

    “谢谢大家为我做的一切?!?br />
    兰朵儿一边走着,一边对粉丝们挥手致意。

    而她的话无疑又引起了粉丝的集体轰动自己的所作所为终于得到了偶像的承认,这让曹天平等人心中激动无比。

    “我们该怎么办”

    剩下的几个保安面面相觑,看着满脸是血鼻青脸肿的保安队长,一时间竟然没有任何办法。

    “给领导打电话,愣着干什么要是上面怪罪下来,咱们几个就得丢掉饭碗”

    “先把大门关上,凡是进去的人,一个都不准离开”

    看来这几个保安里也不乏狠角色。

    当苏锐和苏炽烟的车子来到体育场门前的时候,大门仍旧紧闭。

    但是从里面传出了热烈的音乐声音,震耳欲聋。

    “看起来问题已经被解决了”

    苏锐和苏炽烟对视了一眼,二人共同迈步上前。不过,在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他们却被人拦了下来。

    “我们有规定,任何人不得进入”一个保安正色说道。

    “规定在哪里有文件吗”苏炽烟冷声反问。

    “口头规定”保安理直气壮

    “那里面的人是怎么进去的”苏锐挑了挑眉毛。

    “他们打伤了我们的保安队队长,警察和领导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大门已经锁上,他们一个人都跑不了”

    “那我们现在想要进去,怎么办”

    苏锐闻言,眼睛微微眯了一眯,盯着面前的保安。

    “不准谁也不能进”保安拿着橡胶棍子,虚虚的挥了挥:“你要想进去,就问问我手里的警棍”

    对方只有一男一女,自己这边还有好几个保安,拦住他们不成问题

    “就这玩意儿也是警棍你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啊?!?br />
    苏锐呵呵一笑,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那保安手中的棍子就已经换了控制权

    而此时那保安都愣住了,他完全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手里的棍子就出现在了苏锐手中

    “现在你可以让开了”

    苏锐的右手一伸,橡胶棍的棍头重重的顶在了保安的胸口

    “让不让”

    这一下,保安被棍子顶的差点窒息,连连后退了几步

    “兄弟们,他敢先动手打人,一起上”这货捂着胸口,开始召集人手了。

    而其余五六个保安就围在旁边,他们看起来也是凶悍之徒,平时估计没少在社会上惹事,打起架来是轻车熟路,再加上刚刚被兰朵儿的粉丝们憋了一肚子气,这个时候都准备拿苏锐和苏炽烟出奇了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打你了”

    苏锐跨出一步,站在苏炽烟的身前,手中的橡胶棍子脱手飞出,在空中剧烈的旋转着,然后重重的砸在了刚才那名保安的两条腿中间

    噗

    这一声闷响,让保安的两条腿瞬间紧紧夹在了一起捂着裤裆,惨叫倒地

    与此同时,苏锐一只手格挡住旁边打过来的胳膊,顺脚一撩,正好撩中了旁边人的裆部

    又一个

    只是最简单的出拳出脚而已,就让这些人彻底失去了战斗力

    苏锐拍了拍手,对苏炽烟说道:“我们走吧?!?br />
    说罢,他便从这些人的身上迈步离开,对方捂着裤裆蜷缩在地,完全无力阻拦。

    苏炽烟的眸间露出无奈的神色来这个家伙明明凭借他自己的能力就能搞定一切,此时非要把她拉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即便是彩排,现场也很热闹,这上百人的铁杆粉丝呆在偌大的体育场里,显得如此的微不足道,但是,越是这样,他们的热情也越高涨。

    兰朵儿很认真,她站在台上,穿着一身半透视裙装,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显得实在是美不胜收,诱惑无限。

    而现在,她正演唱的歌名叫做让我感谢你,这也是她在歌坛上的成名作,自己作词作曲,当然,兰朵儿这些年间也只写过这一首歌而已。

    每当唱起这首歌,她整个人都会进入一种无比空灵的状态,这和她那诱惑性感的外表极为的不相符合,但是却又给人一种无法言喻的协调之感。

    而台下的曹天平带领着一众粉丝,几乎都要泪流满面了。

    作为铁杆粉丝,他们最爱兰朵儿的这一首成名曲,因为他们都认为这一首歌是兰朵儿唱给她的歌迷的,而且歌词之中饱含着励志意味。

    让我感谢你,给了我美好的赐予。

    让我感谢你,给了我轻柔舒缓的言语。

    让我感谢你,给了我空空一场的欢喜。

    “我感觉兰朵儿这首歌是在唱给某个男人,你觉得呢”

    体育场的一个看台角落里,苏炽烟和苏锐并肩坐在一起,前者捅了捅后者的胳膊,道。

    “也许是吧?!彼杖竦挠沂执炅舜晗掳?,看起来有些不太自然。

    “不是也许,是肯定?!彼粘阊痰溃骸拔沂桥?,最了解女人的感受?!?br />
    “女人都是八卦而无趣的?!彼杖衿擦似沧?。

    “有本事你别找女人?!彼粘阊掏财沧旌托∈逭庋纷?,让她感觉到有些怪怪的。

    而此时,台上的唐妮兰朵儿已经唱到了**部分,台下的歌迷也开始齐声合唱,虽然只是彩排,但也如此的有气氛。

    可是,众人正陶醉在那种难言的氛围中时。现场的音乐忽的戛然而止,所有舞台灯光也都立刻暗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