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就是演唱会了,唐妮兰朵儿要进行最后的彩排。燃文书库

    可是,如今一行人却被几个保安堵在大门外面,无法进入演唱会的场地之中。

    “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海瑟薇愤怒的问道,她已经隐隐的觉察出一丝不妙来。

    “体育场里面要进行线路检修,我们已经得到通知,任何人不得进入?!北0残ξ乃档?,被那么多美女环绕,他的感觉非常好好像是有一种掌管别人生死的权力感。

    “线路检修为什么平时不检修,偏偏挑这个时候”海瑟薇激动之下,高耸的山峰起起伏伏,对面的保安露出了色眯眯的目光。

    “上面领导下的命令,我这个底层保安只能执行,至于为什么会检修线路,要检修多久,我也不知道?!?br />
    “你们知不知道明天这里要举办演唱会”

    “知道啊,那又怎样,你们这些演唱会明星又不给我发工资,谁给我发工资,我就听谁的?!?br />
    保安笑眯眯的说道:“今天哥几个在这里守着,只要上面领导不发话,谁都不准进”

    海瑟薇的目光微凝,她已经意识到,华夏那群公子哥的报复已经来了

    唐妮兰朵儿坐在车子里,一直透过车窗观察着外面的情况,漂亮的眉头轻轻皱起。

    海瑟薇思考了一阵,走进车厢,道:“有些麻烦,我们明显受到了刁难?!?br />
    “具体一点,是谁在刁难我们”

    “可能有很多人,譬如昨天晚上齐家的少爷,云家的少爷,还有主办方演艺公司的那些高层?!毕胱耪庑┤俗蛱毂凰杖癖┐虻牟易?,海瑟薇不禁摇了摇头,露出担忧的神色。

    明天就是演唱会了,如果到那个时候,这群保安仍旧守着体育场不给观众进入,那么到时候整个事件可就要大条了

    演唱会已经造势了大半年,如果这个时候通知取消,那么对于唐妮兰朵儿在华夏的声望将会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甚至从此在华夏市场一蹶不振都有可能

    “我现在联系主办方?!焙I笨即虻缁?。

    随着一个又一个电话打出去,她的脸色也开始渐渐的阴沉了下来。

    “没有人管事,具体负责的人已经在昨天晚上的包厢中被苏锐”海瑟薇欲言又止,显然,主办方的报复来了

    宁愿损失大几百万,拼着演唱会不开,也要在这件事情上找回场子

    “我没想到,这群华夏人的报复心那么强?!焙I表馕⑽⒂行┏林?,她一贯是个?;馐斗浅G苛业娜?,每每遇到这种事情,都会很不轻松。

    “要不,给他打个电话吧?!碧颇堇级涠淘チ艘幌?,她们一行人在华夏举目无亲,如今被主办方坑了一把,也只有联系苏锐了。

    以那个男人的神奇,似乎没有什么不能解决的事情

    “好?!?br />
    海瑟薇也只想到了这个办法,开始拨打苏锐的号码。

    不过,在知道即将见到拯救了自己和弟弟的大恩人之时,她的沉重心情似乎又放松了那么一点儿。

    苏锐并没有起床,而是躺着做一些肢体柔韧性训练,听到了海瑟薇在电话中所说的事情之后,他的声音顿时显得有些阴霾。

    没想到,还是有那么多人不知死活

    云空蓝被打成惨烈的重伤,齐占吉更是被食人鱼撕咬的触目惊心,这些家伙还不消停这样的手段都没震慑住他们

    难道非得让自己出手,杀几个人才能立威

    “你们就在体育场门口等着,这件事情交给我?!?br />
    苏锐说罢,关上手机,简单的洗了把脸,便发动车子离开了林家别墅

    一边开着车,苏锐一边拨了苏炽烟的电话。

    他让这个女人来处理后续的事情,可是结果却成了这个样子,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苏炽烟没有精心的解决这件事情,要么是她根本在背后摆了苏锐一道。

    对于第二个原因,苏锐个人认为可能性并不太大,还是苏炽烟的疏忽占了绝大多数成分,既然这样,那就让她继续解决好了。

    可是,电话铃声一直响,但就是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苏锐连打了好几个,结果都是如此

    苏炽烟同样也没起床,她昨天替苏锐被黑锅,为了搞定齐占吉云空蓝等人,她一直忙到太阳升起才上床睡觉,至于手机,早就已经调成了静音,放在床头充电呢

    苏炽烟睡的正香,忽然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房间门被打开了。

    她住的是一栋复式公寓,整个房子也只有她一个人有钥匙,如今来了外人,自然说明有危险。

    可是,苏炽烟实在是太困太困了,她虽然有那么一点点意识,可是在强烈的困意之下,那丝警惕感很快就烟消云散,

    秀发披散在枕头上,红唇微微张着,整个人睡的晕晕乎乎,平时秀媚诱惑风情万种的大美人在累极睡着之时,竟也会流露出那么一丝可爱的憨态。

    苏锐走上来,看到苏炽烟睡的正香,不禁轻叹一口气,摇了摇头。

    他并没有傻了吧唧的去掀开苏炽烟的被子,给对方一个大大的惊喜。在苏锐看来,那些用这种方法叫人起床的纯粹就是为了占便宜,万一人家在被子下面没穿衣服怎么办

    苏锐之所以叹气,是因为他早就听闻,虽然苏炽烟看起来颇具风情,但骨子里是个极为自律的女人,对自己要求极高,即便是休息日,也不会多睡一会儿懒觉。

    如今已经快到中午,她还没有起床,足以说明昨天晚上有多忙有多累。

    不过,即便这样,苏锐还是要硬着头皮把她叫起来,唐妮兰朵儿演唱会的突发状况也只有她出面处理最合适。

    “喂,醒醒?!彼杖衽牧伺乃粘阊痰牧?。

    “别弄我?!?br />
    后者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把雪白的肩膀露给苏锐。

    可是在接下来的几秒钟,苏炽烟忽然打了个冷颤

    这可是自己的家里,床边怎么会有别人说话

    几乎一个激灵就吓的清醒了,她睁开眼睛,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苏锐你怎么会在这里”

    苏炽烟连忙用被子掩住自己的胸口。

    “有什么好挡的,我不仅看过,还抓过?!?br />
    苏锐似乎想装出一副目不斜视正人君子的样子,殊不知他的话彻底暴露了这货的色狼嘴脸。

    听到他这样说,苏炽烟不禁想到了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在衣帽间所发生的情形,雪白的俏脸之上顿时飞上了两朵红云。

    不过,苏炽烟转念一想,苏锐还是自己的小叔呢,脸上的红晕腾的一下全部烟消云散了

    苏锐可不知道苏炽烟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他说道:“这次还要你来帮我的忙,所以我才找上门来的?!?br />
    “不管你有什么急事,这里是我的私人空间,麻烦下次进来先敲个门行不行”苏炽烟不满的说道,任谁这样闯进自己的闺房,对方都不会太舒服。

    话说回来,两个人还算不得真正意义上的朋友,苏锐这样破门而入,确实有些太过了。

    “我都快把门敲破了?!彼杖衩缓闷乃档溃骸疤颇堇级涠潜哂殖鲎纯隽?,几个保安声称演唱会场地进行线路检修,任何人不住入内,我估摸着又是齐占吉云空蓝等人搞的鬼?!?br />
    “他们不可能搞鬼?!?br />
    听到那位国际巨星又有了新麻烦,苏炽烟无奈的说道:“无论是齐占吉,还是云空蓝,现在都呆在医院里人事不省,他们绝对不可能搞鬼?!?br />
    “那就是主办方咽不下这口气,想要刁难唐妮兰朵儿?!?br />
    “这也不可能,昨天晚上在场的几名博瑞演艺公司的高管全部被我控制起来了,他们怎么可能做出报复的事情”

    “你怎么就能一定确定,消息不会走漏出去”

    “我完全可以确定,这一点不需要有任何的怀疑?!彼粘阊痰幕坝镏型缸徘苛业淖孕?。

    “那就不管原因如何,快点解决这件事情?!?br />
    “我为什么要解决”苏炽烟说道:“我又不是唐妮兰朵儿的保姆?!?br />
    “因为你已经骑虎难下了?!彼杖衩凶叛劬λ档溃骸跋衷谄胝技丫荒憧刂破鹄戳?,如果他老妈也就是你姑妈知道自己的儿子被你伤成了这个样子,还不得找你拼命”

    “他是你弄伤的,和我没有关系?!卑押诠幼蛱焱砩媳车较衷?,苏炽烟也累了,她本来是可以置身事外的,结果却被苏锐这个无赖赖上了。

    “可是没有人相信你会这么讲,到时候你们苏家说不定会因此出现什么内部摩擦,我到时候可就隔岸观火了?!彼杖窈懿灰车乃档?。

    “我们苏家”苏炽烟听了苏锐的话,表情略微有些怪异,不禁想起了一句广告词你的益达不,是你的益达。

    我们苏家不,是你的苏家。

    “你怎么了”看着苏炽烟的表情,苏锐略微有点奇怪。

    “没什么,我们现在出发吧?!?br />
    看着苏锐的样子,苏炽烟的心中轻轻叹息。

    谈起苏家,还有谁能比你更有发言权

    他和养父苏无限实在是太像太像了,甚至两个人的性格都差不多,天不怕地不怕,就算天塌下来也敢第一个冲上去顶着。

    “既然爷爷已经亲自揭开了这个谜底,那么距离你认祖归宗的日期也就不远了吧。他老人家一辈子老谋深算,不知道这一次你的回归又会在这个国家引起怎样的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