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苏锐出去吃夜宵,对于丹妮尔夏普而言,确实是可以寻觅到脱身的机会。燃文书库

    毕竟二人的身手都差不多,自己的伤势也近乎完全恢复,如果全力相搏之下,这耍了一晚上贱的阿波罗还真的不一定能够留下自己

    唯一让丹妮尔夏普担心的就是服下的药,如果再来一次全身麻痒发作的话,那可绝对不是自己能够忍受的了的她的想法是脱身之后,立刻回到西方,遍访名医来解除自己身上的毒,毕竟距离下一次发作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这时间也足够了。

    虽然这种方法有点铤而走险,但是丹妮尔夏普根本没有选择,让她继续困在这病房里,真的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更何况,她并不想被苏锐当成筹码

    丹妮尔夏普清楚明白的知道,自己的身份极为敏感,如果被阿波罗一直捏在手里,那么完全可以用来制衡许多人

    这个家伙,肯定是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才给自己吃下那种药

    “你出去,我要换衣服?!钡つ荻钠沼檬肿Я俗砩系脑〗?,说道。

    她并没有意识到,在几分钟以前,浴巾之下掀起的一角已经让苏锐一睹隐秘风光了。

    “好吧?!笨醋潘拿捞?,苏锐不禁咽了咽口水,嘴角掠过一丝莫名的笑容来:“希望你会喜欢我给你买的衣服?!?br />
    等到丹妮尔夏普换好衣服走出来,苏锐不禁感觉到眼前一亮。

    尽管他已经认为丹妮尔夏普是个极品美女了,但没想到这个时候的她穿着这身衣服也可以这么美。

    一件简单的低胸吊带衫,胸前带着碎碎的流苏,饱满的弧度和沟壑恰到好处的被表现出来,细细的带子几乎把整个香肩都暴露了出来,洁白如玉,皮肤细腻到了极点。

    上衣并不算长,只是堪堪垂到肚脐而已,露出一段同样雪白的小腹,这样的衣服穿在丹妮尔夏普的身上,给人带来无限的遐想,只要是正常的男人看到,就会想着把这件吊带衫往上掀开,一睹里面的精彩风景。

    如果说上半身的吊带衫是清纯简单但却具有浓浓诱惑的话,那么苏锐为丹妮尔大美女挑选的下半身搭配,则是让人有些哭笑不得了

    这是一件牛仔铅笔裙

    见过铅笔裙的人都知道,这是一种能够把女性弧线完美体现出来的衣服,无论是臀部还是大腿,都能够被恰到好处的呈现出来,越是身材好的人也越会选择这种衣服,至于身材不好的,穿这种衣服只能是自取其辱。

    丹妮尔夏普的身材很好,穿着这种裙子也显得很美,但关键是,铅笔裙的造型从臀部到膝盖全部都是绷得紧紧的,再加上牛仔布特有的坚韧,让人只能迈着小步走路

    难道说,要让丹妮尔夏普同志迈着小碎步从苏锐的眼前逃离开吗想想都要醉了

    苏锐再一次把他的“大宝贱”发挥到了极点。

    再往对方的脚上看,则是一双十厘米的细高跟,乍一穿上那么高的鞋子,连保持平衡都有点困难,再配合上直筒铅笔裙,丹妮尔夏普同学还拿什么逃跑

    很显然,后者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脸色有点不太好看,显得冷冰冰的。

    “喂,这身衣服很合身?!彼杖衩换罢一暗乃档?。

    “我穿什么衣服都很合身?!钡つ荻钠兆咦抛咦?,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这高跟鞋的鞋跟实在是太细太长了简直跟踩高跷差不多饶是丹妮尔夏普神功盖世,也无法驾驭的了

    苏锐眼疾手快,在对方即将崴脚的时候,一把搀扶住了她

    这一下,苏锐只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两座柔软且充满了惊人弹性的山峰狠狠的挤压了一下

    两者之间只是隔着薄薄的吊带衫而已那种触感真的是无法言喻

    丹妮尔夏普的脸狠狠的红了一下,站稳脚跟之后,直接把苏锐推到一边:“色狼,滚开”

    “好心没好报不是,要不是我,你刚才就直接摔倒了?!彼杖衩缓闷乃档?,女人都是不讲理的,尤其是漂亮女人。

    丹妮尔夏普也不再说话,气冲冲的坐上了副驾。

    苏锐发动了车子,瞥了她一眼,说道:“请把安全带戴上?!?br />
    后者一声不吭,把安全带从胸前穿过,勒的紧紧的,两座山峰几乎都要被挤压的跳出来,让苏锐又饱了一把眼福。

    等到他们的车子开出了几百米,一个幽灵一般的黑影才在草丛之中出现,看着汽车消失的方向,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先生,请问你去哪里”出租车师傅说道。

    后者带着一个棒球帽,帽檐压的很低,浑身都笼罩在黑衣之中,完全看不清长相和身材。

    在这样的夏夜,穿一身这样的衣服出来,让人感觉到非常的诡异。

    “跟上前面那辆车?!?br />
    黑衣人张口,说的是非常生疏僵硬的华夏语,那嗓音听起来极为的沙哑,让人感觉到非常的诡异,甚至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前面哪有车”

    司机有点发愣,这茫茫夜路看起来寂静无人的,连个车灯的影子都瞧不见哪里有车

    他越看这乘客越是觉得不对劲,不会是拉了个精神病人上来吧

    “往前面开,我告诉你方向?!?br />
    说罢,这黑衣人掏出厚厚一沓华夏币,放在中控台上

    看着那一沓钱,少说也得好几千,出租车司机咽了咽口水,一踩油门,整个车子便像离弦的箭一样飞射出去

    而在这辆出租车启动之后,一个人影从远处的树杈上面探出头来,他身材瘦小,拿着一个夜视望远镜。

    看了看出租车的车牌号,此人对着耳机说道:“大人,一辆出租车跟上去了,一身黑衣,看不清样子,估计相隔在五百米左右?!?br />
    通讯器那端响起了苏锐的戏谑声:“还真是够谨慎的,不过,五百米的距离,他确定他能够跟得上来”

    “大人,要不要我们先动手直接把这辆车拦下来”

    “不用,这个家伙交给我,你们在后面小心跟着,说不定还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家伙会继续跳出来,千万不要打草惊蛇?!?br />
    苏锐说罢,便关上了通讯器。

    “你刚才在打电话”丹妮尔夏普挑了挑眉毛,似乎从苏锐的对话之中意识到了什么,说道:“你之所以把我带出来,就是想要看看我这个诱饵够不够有吸引力,是吗”

    引蛇出洞

    苏锐就是想看一看有多少人在盯着自己,有多少人在意丹妮尔夏普的死活

    苏锐瞥了一眼丹妮尔夏普那高耸的胸前,笑道:“就算你不是诱饵,在某些方面也具有足够的吸引力?!?br />
    “为什么不正面回答我的话”

    “我没有必要优待俘虏?!彼杖衿沉艘谎燮墓牡拿琅?,哈哈一笑:“放心吧,你这软剑我是今天才刚刚戴在身上的,我可没有拿着它上厕所的好习惯?!?br />
    听了这话,丹妮尔夏普似乎觉得呼吸都轻快了许多。

    “没有看过宁海的夜景吧今天我来带你欣赏一下我们这国际大都市的风光?!?br />
    说罢,苏锐一踩油门,车子便飞射而出

    他开的可是林傲雪的宝马,加速能力比几百米后的出租车要强上许多

    看着窗外的光影逐渐变成光线,丹妮尔夏普也意识到了身后有人跟踪,她微微一笑,也不说话,摆出一副围观的态势来,只要自己能逃走,其他又算的了什么

    苏锐这一下把车技展现到了极致,在宁海的高架桥上左冲右突,见到岔口就拐弯,几乎已经完完全全的偏离了之前的路线。

    宁海的外围高架桥本来就被称之为亚洲区域最复杂的道路,有人曾笑称,如果外队来攻打宁海,走到这高架桥上,绝对会迷路半年都下不来。

    苏锐左冲右突,迅速的突破高架桥的“封锁”,从宁海的城南转移到了城北

    十分钟之后,那个出租车司机在高架桥上漫无目的的瞎转,无奈的说道:“大哥,您这钱我不要了行不,我真的看不到那辆车的影子啊?!?br />
    那个带着棒球帽的黑衣人沉吟了一下,直接拉开车门,纵身跳了出去

    现在可是时速八十就这样跳车,可是非死即残

    出租车司机简直都要崩溃了,他连忙停下车,可是放眼望去,茫茫夜色之中,哪里还有那个黑衣人的影子

    “我去,不会是做梦了吧?!彼净嗔巳嘌劬?,随后拿过中控台上那厚厚一沓华夏币,这才感觉到略微安心了一点。

    苏锐载着丹妮尔夏普穿过夜色,来到了城北一家看起来颇为热闹的夜市烧烤摊前。

    “老板,来一斤羊肉,十串鱿鱼,二十串鸡翅,还要最凉最凉的扎啤?!?br />
    丹妮尔夏普手抚裙子坐下来,她环顾四周,似乎很不习惯这样的用餐环境。

    周围有很多光着膀子的爷们,一边碰着杯子一边吆五喝六的,桌子上铺着一次性餐布,地上有点油腻,空气中烟熏火燎。

    对于高贵的丹妮尔夏普而言,这种环境怎么能忍

    再说了,那些烤串看起来焦糊发黑,能吃的下去吗这玩意不致癌

    “开车不能喝酒?!钡つ荻醋偶复笃吭?,眉头微皱。

    “一会儿你开回去?!彼杖翊蟠筮诌值乃档?,仰头就灌下了一大口。

    “好?!钡つ荻钠蘸敛挥淘サ牡阃反鹩?,其实她也只是试探一下苏锐而已,对于她而言,苏锐是喝的越多越好,最好是烂醉如泥不省人事

    可是,她却始终忽略了苏锐嘴角泛起的那一丝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