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显然,苏锐看的非常明白,这个丹妮尔夏普一定是觉得房间里没有别人,因此在进入卫生间之前,就已经脱掉了身上被汗水湿透了的病号服。追小说哪里快去眼快

    那么,问题来了。

    她进去的时候没有穿衣服,出来的时候又会怎样呢

    苏锐的眼睛里已经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

    他不禁想起来当年在狙击枪瞄准镜中的惊艳一瞥,那极致的身材,真是让人充满了向往之情啊。

    事实上这也是苏锐比较贱,偷看人家美女洗澡,偷偷摸摸看完,一声不响的离开不就没事了吗非得用子弹把人家的衣服都打个稀巴烂,这不是闲着蛋疼给自己拉仇恨吗

    他用手指比划出手枪的模样,然后对着这湿漉漉的病号服,啪啪啪啪的连开好多枪有些时候回忆起往事来,真的是挺美好的。

    事实上,从进门到现在,苏锐的脚步都非常轻,再加上卫生间里淋浴声的掩盖,就连丹妮尔夏普都没有觉察到他的到来。

    就在这个时候,卫生间的门忽然打开了。

    苏锐屏住呼吸,似笑非笑的看着门口。

    只见丹妮尔夏普围着浴巾走出来,这让苏锐比较失望。

    看来这个女人还不是那么的开放,否则早就被自己看光光了

    苏锐心中很不爽,真是,洗白白之后还穿什么衣服房间里又没有别人,这样做难道不觉得费事吗

    浴巾很短,也顶多遮住要害部位不走光而已,丹妮尔夏普经过多年的锻炼,身材保持的极好,浑身上下都好像充满了弹性,这种弹性非常的惊人,是一般的女人绝对不可能拥有的

    胸前的高耸非常傲人,虽然没有某种内衣的支撑,但一点下垂的迹象都没有,浴巾只能堪堪遮住一半,露出雪白的山坡和看不见底的沟壑。

    浴巾的下摆也只是到了大腿的底部而已,露出两条雪白而健美的长腿,浴巾实在是太短太短了,似乎只要再来一阵微风,苏锐就能再次窥见上次用瞄准镜没看清楚的神秘地带。

    “啧啧啧,真是好身材?!?br />
    苏锐哈哈一笑,情不自禁的感慨了出来。

    丹妮尔夏普正在低着头翻找着内衣,冷不丁的听到房间里居然有男人的声音,吓得她浑身一个激灵,整个人迅速飘开了好几米

    与此同时,她的手已经习惯性的摸向了腰间,想要抽出那一把陪伴她多年的紫色软剑

    不过,就在她用顶级身法飘退几步的时候,苏锐的眼睛一撇,似乎看到浴巾掀起了一个角

    就这么一下,他浑身差点躁动了

    在腰间摸了个空,身上还只有一条浴巾,根本不能进行大幅度的运动,丹妮尔夏普生生的压下杀了苏锐的心思,说道:“色狼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我的地盘,我想在哪里就在哪里,你管得着吗”苏锐没好气的瞥了她一眼,继续说道:“还有,别说我是色狼,我要真是色狼,现在早就和你打一场了,相信咱们两个要是打起来,你身上的浴巾肯定坚持不了多久吧”

    丹妮尔夏普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她浴巾里面可是真空的,一动手肯定被苏锐占便宜,她怒气冲冲的看着对方,道:“我杀了你”

    “来吧来吧来吧?!彼杖窈芗乃档溃骸罢庵钟镅陨系耐舱娴拿挥腥魏蔚男Ч?,我巴不得你现在立刻杀了我,就怕你不来”

    丹妮尔夏普顿时彻底无语如果自己真的冲上去,那才是中了他的圈套呢

    “你刚才在腰间摸来摸去的,是不是在找你的那把小?!彼杖窠鼋銎窘枭且话愕哪抗饩透胰玫つ荻钠詹桓仪峋偻?,这种感觉还真的是太爽了

    “小?!碧耪飧雒?,丹妮尔夏普差点要吐血:“你把我的紫色软剑藏到哪里去了”

    “我对你的那把小??珊昧?,时时刻刻的把它带在身上?!?br />
    这个时候,苏锐站起身来,掀开了自己的t恤衫,露出了腰间的皮带。

    不,确切的说,那根本不是皮带,而是丹妮尔夏普的紫色软剑

    看到此景,后者差点要崩溃了

    那可是她从不离身的武器,就算是称之为最好的朋友也不为过时时刻刻都将这把紫色软剑带在腰间只要少了这把剑,就会感觉到自己心里空落落的

    可是,这把曾经绕在自己腰间的剑,如今却缠在苏锐的腰上

    苏锐注意到了丹妮尔夏普又惊又怒的表情,但还是很贱很贱的说道:“如果不是为了?;つ阏獍呀?,我才不会拿它冒充皮带,又硬又硌人,一个不小心还会被划伤,最关键的是,每次上厕所的时候都巨麻烦,要是蹲下来个大号,这玩意妥妥能把肚皮割破”

    蹲下来个大号

    听到苏锐的话,有着轻微洁癖的丹妮尔夏普简直气的七窍生烟了如果手边有一捆手雷,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和苏锐同归于尽

    那把剑几乎是自己的贴身之物啊苏锐却如此公然的带着它出入男厕所还说什么当皮带不好使那是皮带吗

    想着那种污秽不堪的场面,想着自己的??赡苷慈旧狭四侵制?,丹妮尔夏普就觉得自己随时可能会崩溃掉

    现在,她空前的想要把面前的这个男人大卸八块

    “其实你也不用担心的,我又不会把你的紫色软剑给独吞了,只是暂时的代你保管而已?!彼杖裥γ忻械乃档?。

    “你把它还给我,我不需要你代为保管”丹妮尔夏普快歇斯底里了

    “那可不行,你以为这是你说拿走就拿走的吗”苏锐笑眯眯的说道:“这是我的战利品,我可都还没欣赏够呢?!?br />
    完了,自己这算是彻底遇上无赖了

    此时此刻,这既是丹妮尔夏普心中唯一的想法,她几乎都要开始哀嚎了。

    谁能想到,一向以光辉伟岸堂堂正正而著称的太阳神阿波罗,竟然会是这副嘴脸此时,丹妮尔夏普已经下定了决心,如果自己能够回到西方黑暗世界,一定要把这里发生的一切事情告诉所有人

    狗血的是,苏锐却笑眯眯的说道:“美丽的丹妮尔夏普,看着你的样子,我的脑海里忽然跳出来一句很有名的诗?!?br />
    后者怒视着他,牙齿咬得咯咯直响

    而此时,苏锐已经开始深情的朗诵了起来

    “我的爱人,是你,让我的内心里充满了悲伤;我的爱人,是你,让我的脚步充满了彷徨;我的爱人,是你,让我的前路充满了迷惘”

    面对着这个又贫嘴又很贱的家伙,丹妮尔夏普真的彻底无言了,她已经完完全全的放弃了抗争听着这不知道是哪个混蛋诗人写的诗,夏普就差捂着胸口吐出来了

    不过,现实却是和诗里写的一样,自己还真的是又悲伤又彷徨又迷惘都是被这个混蛋给整的

    她必须要告诉所有人,太阳神阿波罗最厉害的技能绝对不是他的枪法,也不是他的身手,更不是他的智谋

    他最厉害的武器,就是他这张能把活人说死能把死人说活的破嘴真是贱到了全无敌

    丹妮尔夏普很疑惑,她在想,一个人究竟有多不要脸,才能做到如此的没有底线也没有节操

    “别傻站在那里了,累不累啊?!彼杖衽牧伺拇脖?,一脸“疼惜”的说道:“坐下歇会儿,真不懂得爱惜自己?!?br />
    丹妮尔夏普想死,真的。

    你以为我想站着啊如果不是你在那里,从头到尾都是吐沫星子乱飞,一张嘴简直比机关枪还猛,自己怎么会站着到现在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如果是想要来和我聊天,我没兴趣?!钡つ荻钠绽淅渌档?,惹不起,我躲得起还不行吗

    “我想邀请你去吃夜宵?!彼杖裥ψ潘档?,一脸“真诚”。

    “吃夜宵我不去?!钡つ荻钠湛吹暮芡赋?,苏锐这绝对又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了。

    “你在这间屋子里都呆了有个把月了,难道就不想看一看外面的世界整天吃着医院的饭菜有意思吗让我带你尝一尝华夏的烧烤,保准你吃一次就忘不掉”苏锐笑眯眯的说道,突然这么热情,实在是有些不对劲。

    “你让开,我要睡觉,不想吃夜宵?!钡つ岫钠找谰伤档?。

    “你怕了”苏锐开始用激将法。

    “我有什么好怕的”

    “那你为什么不敢跟我去吃夜宵”

    “去就去,我倒真的很想看一看,你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而事实的真相是,一提到烧烤,丹尼尔夏普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胃部抽搐了一下

    “那不就结了浪费我那么多吐沫?!?br />
    “可是我没有衣服穿?!钡つ岫钠账档溃骸安『欧故怯辛郊??!?br />
    “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彼杖瘛昂芴摹钡闹噶酥甘直叩囊话路?,说道:“穿上试试看,我可是专门拜托医院的小护士给你买的,而且都洗过了,不用担心不卫生?!?br />
    “那好吧?!?br />
    丹尼尔夏普忽然意识到,这次和苏锐出行,对于她而言,将会是逃脱的绝好机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