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336;

    “冥王来华夏”

    丹妮尔夏普嘲讽的说道:“你很担心他来吗”

    “不来总要比来好?!彼杖衿擦似沧?,说道:“如果他愿意在冥王殿里呆上一百年当缩头乌龟,我就更高兴了?!?br />
    “他到现在还不出现,我很生气?!钡つ荻钠盏淖旖俏⑽⑶唐?,似乎对苏锐的反应很满意。

    至少,这个家伙还是有着他忌惮的人啊。

    “冥王不会做出那么不理智的事情,他应该想的到,如果和我全面开战,会引起怎样的结果?!彼杖裎⑽⑿Φ?,坐在了丹妮尔夏普的床边,他的鼻间已然飘进了对方身上的淡淡幽香,此时两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好朋友一般。

    “他必须来救我?!钡つ荻钠盏捻馕⒛?,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别想着离开,你难道不记得你吃下去的那一粒药丸了吗”苏锐笑眯眯的说道,那笑容之中真是满满的不怀好意。

    被这样的目光盯着,联想起自己被迫吞下那黑乎乎的药丸,丹妮尔夏普的胃里止不住的泛起恶心之感

    “我必须提醒你,就算冥王哈帝斯亲自来到华夏把你救走,你也没有那种解药,只要期限一到,你就会全身溃烂,身上脸上都不断的流出脓水,到那时候,你这漂亮的脸蛋可就不复存在了,啧啧?!?br />
    女人都是爱美的,丹妮尔夏普自然也不例外,听着苏锐的话,她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先毁容,再断肠,你想象一下这种感觉,会不会很美妙”苏锐冷笑着说道。

    “所有人都传说太阳神阿波罗是个铁骨铮铮的男人,从来不屑于用这种见不得人的宵小手段,可是他们都错了,你是如此的卑鄙,对一个女人都可以这样做”丹妮尔夏普怒道。

    “我对一个女人这样怎么了你这话就把男女的地位放在不平等的位置了?!彼杖窈敛豢推乃档溃骸霸谀闵蔽业氖焙?,我怎么没看到你说男女不平等呢”

    “真是禽兽”

    “这一点你说错了?!彼杖裼志勒溃骸岸愿赌切┮蔽业娜?,我不会当个禽兽,我会用禽兽不如的手段来对待他?!痹谒嫡饣暗氖焙?,苏锐的眼睛之中依旧带着笑意,可是坐在对面的丹妮尔夏普却清晰的感觉到了,苏锐绝对不是在说笑

    “所以,喂毒药什么的简直是太小儿科的手段,我不会放过任何对我有威胁的人,哪怕她的屁股很漂亮,哪怕她的漂亮屁股上面有一颗小小的痣?!彼杖袼档秸饫?,眼神又飘向了丹妮尔夏普的浑圆臀部看起来如此的有弹性,它的主人一定经常联系负重深蹲。

    “你”听到苏锐旧事重提,丹妮尔夏普又气个半死,她也知道,若是论起斗嘴,自己根本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沉默了几分钟,她像是想起来什么,说道:“距离你承诺的药效期限似乎已经到了,可是我现在完全没有任何的不适感觉?!钡つ荻钠罩笔幼潘杖竦难劬?,似乎想要从中寻找出一丝答案来:“你的那种药是假的吧故意骗我,让我不敢擅自离开”

    “故意骗你我有那个必要吗”苏锐哈哈一笑:“你难道就没有仔细的感受一下,你现在的身体有什么异样吗”

    “我的身体非常好,完全没有任何不适?!钡つ荻钠兆孕诺男Φ溃骸八?,我完全可以确信,你给我的药是假的?!?br />
    苏锐摇了摇头:“这个世界上最不可靠的就是女人的直觉,真不知道你这种自信是从哪里冒出来的?!?br />
    “仔细的感受一下吧,你的身上难道没有淡淡的麻痒”

    “淡淡的麻痒”丹妮尔夏普的表情不变:“你不会用诈我,我的身上并没有那种感觉?!?br />
    “是吗那你把注意力放在你的颈后、腋窝、腿弯,还有两条腿中间?!彼杖裥Φ木拖袷歉瞿米虐舭籼枪章粜『⒆拥娜朔纷樱骸跋衷诨姑挥胁灰谎母芯趼稹?br />
    事实上,苏锐一这样说的时候,丹妮尔夏普就已经本能的把注意力往这些方面挪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暗示,她竟然真的发现苏锐所说的那些部位有麻痒的感觉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检查的深入,那些麻痒的感觉越来越严重,甚至丹妮尔夏普都已经止不住的想要用手去挠了

    其他的地方都还好,两条腿中间的隐秘部位此时真的是痒到了极点,让丹妮尔夏普越来越受不了

    如果不是苏锐在旁边的话,她早就已经不顾形象的脱衣检查了

    “该死的,不会真是药效发作了吧”

    联想到苏锐说的那种全身溃烂流脓的症状,这位冥王殿的大美女开始渐渐变了脸色

    这可是她最不想要看到的情况

    浑身的痒度已经开始逐渐升级,从几个关键部位逐渐蔓延到了全身

    看着丹妮尔夏普想挠却不敢挠的样子,苏锐咧嘴笑开了:“真的很不错,就是这种感觉现在你不会不相信我的话了吧”

    丹妮尔夏普宁愿被砍上一刀,也不想忍受这种要命的感觉,她怒气冲冲的看着苏锐,说道:“给我解药,给我解药”

    “你看,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你早一点向我细声细气的要解药,我会不给你吗”苏锐的目光之中带着戏谑之意:“我现在真的很想看到你脱光了衣服挠痒痒的?!?br />
    丹妮尔夏普的脸都要变形了:她瞪着苏锐,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警告你,阿波罗,如果我有三长两短,不仅冥王哈帝斯不会放过你,就连”

    “好了,我最不喜欢别人威胁我了?!?br />
    在丹妮尔夏普那句话还没说完的时候,苏锐忽然出言打断,他从怀里摸出一枚小药丸,黑乎乎黏糊糊的,随手一弹,道:“这是解药,吃了吧?!?br />
    这一次,不用苏锐说,丹妮尔夏普也知道乖乖张开嘴,直接吞下那个看起来颇为重口味的小药丸

    这曾经是她憎恶无比的东西,如今吃起来竟然如此美味

    “早这样不就结了你身上的症状不会再加重了,过半个小时,这种麻痒的感觉会彻底消失?!?br />
    苏锐拍了拍手,似乎根本不在意丹妮尔夏普那充满了恨意的目光,走出去之前丢下一句话:“如果冥王他老人家来了,你可一定要告诉我,当然,只要我把你困在这里,他早晚都会按捺不住的?!?br />
    说罢,他便关上了门,留下了咬牙抵抗身上痒感的丹妮尔美女。

    她现在虽然痒到了极点,但是根本就不敢抓也不敢挠,生怕把肌肤挠破了,然后溃烂流脓,到那个时候可就不好解决了

    “阿波罗,我一定要杀了你”丹妮尔自言自语

    苏锐一关上房门,立刻贴着墙壁,两只手在身上胡乱抓着,表情痛苦到了不行

    “金泰铢,你就是个混蛋,从哪里搞来的这种东西,简直快痒死我了”

    苏锐刚才真的是忍的好辛苦,身上的麻痒程度根本就不比丹妮尔夏普差多少可他还是要打肿脸充胖子,强装淡定嘲讽着对方

    也幸好丹妮尔夏普被这种麻痒折磨的不行,注意力也全都转移了,否则一定可以发现苏锐的脸色同样不对劲

    “大人,这是您要求的,我谨遵您的吩咐?!苯鹛╊钠丝肆成先侨险娴纳袂?br />
    “我让你暗算丹妮尔夏普,你干嘛把我也整成这个样子”苏锐简直想把自己的衣服撕烂拼命挠痒痒了

    “这是虎头草的种子,肉眼几乎看不见,对钠离子多的地方具有强烈的亲和力。我在空气里撒了一点点,没想到您进来的太快,造成了无差别攻击?!?br />
    “无差别攻击,我让你无差别攻击”苏锐伸出脚,在金泰铢的屁股后面连踹好几脚,这才觉得解气了那么一点点。

    怪不得这家伙要告诉自己,丹妮尔夏普的颈后、腋窝、腿弯等地方会发痒的,敢情现在是夏天,那些地方肯定会或多或少的分泌汗液,汗液里可不就有氯化钠吗这种虎头草的种子自然直奔那些地方去了

    不过,一想到此时丹妮尔夏普的两条腿中间都有可能痒痒的不行,苏锐的嘴角不禁浮现出一种恶作剧得逞般的笑容来

    “大人,您放心,这种虎头草的种子并不会存在太久,过半个小时,也就自然好了?!苯鹛╊档?。

    “还要忍受半个小时”

    苏锐长叹一句,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如果早知道有今天的话,他宁愿给丹妮尔夏普吃一粒真正的毒药

    不过,他这样也放心了,丹妮尔夏普一时半会是不会自己主动离开了,女人都是爱美的,他算是死死捏住了对方的死穴。

    在吃了解药足足半个小时之后,丹妮尔夏普才满身大汗的躺在床上,身上的那身病号服已然湿透了

    她发誓,宁愿现在就死,也不想再体会一遍刚才的那种感觉

    在心中骂了苏锐一百遍,丹妮尔夏普这才愤愤不平的起身去洗澡,对于她这种有着轻微洁癖的女人而言,一身的汗水简直是不能忍受的。

    不过,就在淋浴间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之时,苏锐却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他看了看床边湿漉漉的病号服,眼中露出了男人都懂的笑容。

    ps:感谢坐怀兄弟的连续三个万赏,感谢肥du嘟、dslq、紅龜仔、lilong651230、赵江正、我爱英镑、huaibuhuai、神剑、恶魔炽天使、笑看红尘8612、无恙天下、龙轩听雨、qw1336、书友2672567、书友2293594、炽天使1972兄弟们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