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336;

    看着苏锐仿若见了鬼一般的表情,林傲雪的脸上再次绽放出一丝柔和的弧度来,脸颊之上也爬上了一丝淡淡红晕。

    “阿阿姨,您怎么会在这儿”苏锐的嘴角抽了抽。

    “我在我女儿的房间里,有什么不对吗”魏淑玲之前一直在打着盹,此时见到苏锐来了之后,顿时有了精神。

    “没什么不对,很对,很对?!彼杖窈薏坏谜腋龅胤熳杲?,要是早知道老太太在这里,他绝对不会说出什么“美女来亲一个”这种轻佻的话。

    要知道,像他这种不太要脸的人,还是很在意自己在老人家面前的形象的。

    “这样吧,你们两个该干嘛干嘛,我这个老太婆就不在这里当电灯泡了?!?br />
    魏淑玲可是早就想让苏锐和林傲雪结婚了,她始终搞不明白,两个年轻人既然情投意合,为什么不早点结婚生子,反而要拖上那么久呢

    自己的年龄可是越来越大了,恨不得早点抱上孙子,因此今天晚上特地前来劝说女儿,却没想到自己劝着劝着竟然睡着了,被苏锐的敲门声吵醒,于是便有了之前的一幕。

    “多谢阿姨成全?!?br />
    虽然和林傲雪并没有确立最终的关系,但是能有这么一个善解人意的丈母娘,是一件多么值得开心的事情啊。

    “我成全了你,你也得成全我啊?!蔽菏缌岽笥猩钜獾目戳怂杖褚谎?。

    “阿姨,我们会早日完成您的重托的?!彼杖褛ㄚㄋ档?,他可是怕极了魏淑玲的这一招。

    “咱妈好给力?!钡鹊轿菏缌峁厣厦爬肟?,苏锐笑眯眯的对林傲雪说道。

    “你准备什么时候完成她的重托”林傲雪冷冷说道。

    “这个这个得看你什么时候愿意?!彼杖裥Φ?,不知为何,每次看到林傲雪这种表情,他都会觉得有些心虚。

    穿着睡裙的林傲雪实在是充满了居家美人的风范,丢掉了那冰山总裁的气场,浑身上下流露出柔和的美感来。

    “我不愿意,你还是去找秦悦然或者夏清,问问她们愿不愿意吧?!绷职裂┡ど砩洗?,闭上了眼睛。

    这妥妥的是视苏锐于无物啊。

    说秦悦然也就罢了,夏清又是怎么回事兄弟我虽然见了人家的父母,但也是纯洁的革命友谊好不好

    苏大官人怎么可以忍受这种气,他正准备冲到林傲雪的床上报仇的时候,后者说的一句话又让他退了回去。

    “我睡了,你还是快去看看另外一个女人吧?!绷职裂┓?,把线条柔美的背部亮给了苏锐。

    “又是哪个”

    苏锐简直觉得自己头都要大了,他真的想不到下一个从林傲雪嘴里冒出来的人名会是谁

    难道说是张紫薇

    貌似自己也有和这个女人玩过嘴巴碰嘴巴的游戏

    “她好像叫丹妮尔夏普,最近在必康医院里都要闹翻天了,你的十二神卫都要镇不住她了?!?br />
    听了林傲雪的话,苏锐一拍脑门,道:“遭了,这个女人的伤好的太快了”

    说罢,他便转身离开了林傲雪的房间

    不到一分钟,院子里便响起了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

    林傲雪似乎根本就没有睡意,她翻身坐起,纤手再次拿过床头柜上的西方黑暗世界编年史,连续翻了几页,却完全看不下去。

    林傲雪干脆站起身来,望着窗外深沉的夜色,自言自语的说道:“冥王殿的丹妮尔夏普,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有些女人是穿什么都不好看,有些女人则恰恰相反,即便穿着最普通的衣服,也难掩那惊心动魄的美丽。

    对于颜值能够在西方黑暗世界排进前三名的丹妮尔夏普而言,无疑是属于后者的。

    此时的她正穿着一身再简单不过的病号服,靠坐在床头,柔顺的长发披在肩膀上,看起来很有一种柔和的美感。

    不过这只是相对于她的侧面剪影而言,如果从正面看过去的话,就一定不会这么想了

    因为她的眼睛正虎视眈眈,流露出杀人一般的光芒,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暴起,把对面的两个男人吃掉

    “金泰铢,为什么你的伤势比我恢复的还要快”

    在丹妮尔夏普的对面,正站着一个面容冷峻的男人,毫无疑问,十二神卫之中,时时刻刻不苟言笑的顾忌也就是金泰铢了。

    “也许是因为我是男人,不会来月经?!苯鹛╊蜕推乃档?。

    听了这个答案,丹妮尔夏普那漂亮的鼻子差点被气歪了

    “你胡说什么”

    “我并没有骗你?!苯鹛╊涣橙险妫骸芭嗽诰诘氖焙?,是生命力波动最大的时候,经期会造成大量的能量体力消耗,如果不能及时补充的话,天长日久的累积下去,将会对身体造成难以逆转的伤害?!?br />
    旁边那犹如黑铁塔一般的高大男人也笑了出来,那笑声简直犹如洪钟

    “看不出来,老金你长着一张扑克脸,居然会开玩笑”人猿泰山惊奇的说道,他似乎很佩服金泰铢的幽默感。

    看来,苏锐这是派金泰铢和泰山共同看守丹妮尔夏普

    不光如此,在楼下还有几个神卫在轮流换班

    毕竟后者可是冥王哈帝斯眼前的大红人,如今虽受苏锐设计,被困华夏,但其伤势已经逐渐好转,以她的身手和身份,一个不小心就会出大乱子

    “我没有开玩笑,这是事实?!苯鹛╊抗馄骄?,似乎丹妮尔这种顶级的美女在他面前根本没有任何的诱惑力

    “那你怎么知道我现在是经期”丹妮尔夏普怒气冲冲的看着金泰铢,眼中杀人般的目光再次冒了出来,道:“你敢偷窥我找死吗”

    “他并没有偷窥你,他也没说你现在正处于经期?!?br />
    这个时候,一道带着戏谑之意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紧接着,苏锐的身影便已经出现在了房间里。

    这一下让金泰铢和人猿泰山眼前一花,因为他们都没看清苏锐是如何出现在这里的

    似乎只有丹妮尔夏普看清楚了苏锐的动作,她的神情不禁一滞:“你的实力又提升了”

    “一点小儿科,不足挂齿?!?br />
    苏锐笑道:“关于之前的问题,我来帮金泰铢解答一下,你被困在这里也有一个多月了,如果这段时间里你都没来月经的话,只能说明你月经不调。这种答案傻子也能推断出来,你却一本正经的问着,啧啧,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啊?!?br />
    “什么老话”丹妮尔夏普涨红了脸,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下意识的问道。

    “胸大无脑呗?!彼杖竦档?,语带嘲讽之意。

    丹妮尔夏普本能的看了一眼自己病号服下高耸的山峰,然后才意识到了苏锐话中的嘲笑意味,顿时气的一拍床板:“信不信我立即杀了你”

    “别这样,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整天喊打喊杀的多没有意思。如果你觉得你的速度能快过金泰铢和泰山的子弹,那么尽管猖狂,无所谓?!?br />
    苏锐的话让丹妮尔夏普再次泄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你千万不要告诉我是因为我嘲笑了你的胸部你才想杀我的?!彼杖袂崦锏乃档溃骸俺靶α骄渌愀鍪裁次伊阆丛璧氖焙蚨伎垂夤饬?,还没嫌弃自己吃亏呢,我冤不冤”

    当初丹妮尔夏普带领一群人一起追杀苏锐,又累又热的时候,在山林的泉水间洗了个澡,结果却被苏锐在瞄准镜里从头看到了尾,那香艳的场面简直不能用言语形容。

    如果那个时候苏锐扣动扳机的话,真的有极大的可能杀死丹妮尔,可是他却没有这样做。

    这绝对不是不该有的仁慈心在作祟。苏锐行事,自然有他的原因,就比如现在,他完全可以用一些更“粗暴”的方式对待眼前被他软禁的女人,可是他看起来也顶多是用言语调戏两句而已,并没有什么太过火的举动。

    听到苏锐当着另外二人的面旧事重提,丹妮尔夏普真的很想把他杀死一百遍

    看着对方气到不行的模样,苏锐摸了摸鼻子,很是有些无辜,他还觉得自己冤呢,这丹妮尔夏普哪里都好,唯独不好的就是屁股上面有颗痣他当时用狙击枪的瞄准镜看得很清楚。

    “你们两个先出去?!?br />
    苏锐扭头对金泰铢和泰山说道。

    前者点了点头,一声不吭的转身离开。而后者则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那表情只要是个男人都能明白。

    “大人,您要当心身体啊?!?br />
    “滚?!?br />
    身高两米的汉子,就这样被苏锐一脚踹到了门口。

    “你要干什么”

    看着苏锐坐在床边,丹妮尔夏普很是谨慎的问道

    她现在的伤势并未完全痊愈,实力仍旧受到不小的影响,如果苏锐真的做出什么霸王硬上弓的事情,她还真的抵挡不下来。

    “别摆出这种样子,我对你根本不感兴趣?!?br />
    苏锐撇了撇嘴:“不然你以为你能完好无损的活到现在我可是正人君子”

    正人君子个屁丹妮尔夏普狠狠的啐了一口,要是正人君子,为什么还偷看她洗澡为什么还总是三番五次的说出来

    “我们谈一谈正事吧?!?br />
    苏锐笑眯眯的盯着丹妮尔夏普,道:“冥王他老人家,准备什么时候莅临华夏指导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