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336;

    华美酒店为了增强观赏性,特地在这豪华包厢内放置了十来条美洲食人鱼,如果不张嘴的话,看起来还挺可爱,可是一旦露出那满嘴密密麻麻的尖牙,就会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被脱光了衣服的齐占吉并没有认识到这看起来和巴掌差不多大的小鱼具有多么恐怖的杀伤力,他只顾着屈辱的挣扎,却忽然感觉到手臂上传来了刺骨的疼痛

    “啊”

    他本能的一甩手,却发现鲜血瞬间从手臂上涌出来

    那条小鱼嘴里咬着一小块皮肉手臂上的伤口深可见骨

    这鱼缸虽然宽大,但是却并不算深,此时的齐占吉只能憋屈的蹲在里面,把脸贴着鱼缸顶部保持着呼吸,当他扭转头来看到那条小鱼的满嘴尖牙之时,一股来自于灵魂的战栗瞬间爆发了出来,整个身体都被无限的惊恐所笼罩

    齐占吉手抓脚蹬,满脸惊惶,想要从鱼缸之中逃生,可是顶部盖子已经被苏锐从外面锁上了,他怎么可能出的来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放我出去这是食人鱼这是食人鱼”

    齐占吉在水里面不断扑腾着,疯狂的叫喊,可是在厚厚的钢化玻璃隔绝之下,外面却根本听不到他的声音

    唐妮兰朵儿也有些目不忍视了,在过往的时间里,这种场面她也只是在恐怖电影之中看到过,可是如今一个大活人被置身于眼前的十来条食人鱼中,则是比电影更具有强大的视觉冲击

    第一口咬下去,所带出的鲜血让池水红了一大块,这血腥气息可是极大的刺激了其他的食人鱼,这些小家伙竟一拥而上,开始对齐占吉疯狂的攻击

    事实上食人鱼的胆子是很小的,它们之所以抱团攻击,也是为了加强它们心中的安全感而已这种理由虽然很扯淡,但无疑让齐占吉非常的蛋疼

    他在水中疯狂的挣扎,已经有好几条食人鱼接近了他,却又被误打误撞的给扫开

    现在的齐占吉一点衣服都没穿,浑身上下尽数暴露他连半点安全感都没有,只能一只手护住要害,一只手疯狂扑打

    而他的这种动作,更是激发了食人鱼的攻击性,一条鱼张开嘴,狠狠的咬在了齐占吉的小拇指上

    又是一股钻心的疼痛袭来,无论齐占吉怎么甩,鱼的尖利牙齿依旧深深的扎在他的手指上,根本就甩不掉

    他只能腾出另外一只手,拽住鱼身,用力一拔

    呲啦

    这一下,让齐占吉疼的差点晕过去

    他的整根小拇指被食人鱼连根拔起,硬生生的撕扯开来,整个场面让人目不忍视

    “啊”

    齐占吉疼的大吼,却连着呛了好几口水

    与此同时,又是几条鱼分别攻击在了他的前胸和后背上

    鲜血已经在水中弥漫开来

    相信用不了多久,偌大的渔缸就会被齐占吉的鲜血染红

    他没想到,只是想泡妞而已,却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

    面对如此血腥场景,苏锐目光冰冷,就连眼皮都没有眨上一下

    海瑟薇也看不下去了,她站在苏锐的侧面,轻轻说道:“他已经遭受了应有的惩罚,要不,就这么算了吧”

    即便不知道眼前男人的底细,但是海瑟薇也知道,无论是在任何一个国家,就这样生生把别人折磨死,都不会善了的,毕竟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

    “罪有应得而已?!彼杖窀菏侄?,眯着眼睛看着渔缸之中挣扎的身影,淡淡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包厢的门忽然被推开,一身短款礼服的苏炽烟已经出现在了苏锐的身后

    这是一件低胸小礼服,胸前虽然没有半露风景,但特地做成了绷带式样,显得那弧度更加惊心动魄,裙子和苏炽烟的身材非常贴合,小腹和臀部都被紧紧包裹其中,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怎么保养身体的,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用完美二字来形容她的身材真是一点都不为过

    “来的比我想象的还要快一些?!?br />
    苏锐露出微笑,很显然,苏炽烟接到电话就立即赶来,甚至都没来得及换装。

    只是,他的这丝微笑,让苏炽烟感觉到莫名的害怕

    “我的哪个表弟得罪了你”苏炽烟忐忑不安的问道。

    由于渔缸的隔音效果实在太好,她完全没有听到齐占吉的疯狂呼喊,再加上视线全在苏锐的身上,苏炽烟并不知道在距离她几米之外的地方发生了多么血腥残暴的事情

    “好像是叫齐占吉?!彼杖衤朴频乃档?,“我要纠正你话语中的错误,他并没有得罪我,而是得罪了我的两个朋友?!?br />
    苏锐伸手一指,苏炽烟顺着他的手看去,目光不禁一滞:“兰朵儿海瑟薇”

    作为华夏时尚圈的顶级造型师,苏炽烟自然是知道唐妮兰朵儿和她的经纪人海瑟薇的

    “现在你知道我所说的是什么意思了吧”

    苏锐依旧慢吞吞的说道,根本不管身后的齐占吉已经被撕下了多少皮肉

    当看到两位极品外国美女出现在身前的时候,苏炽烟就基本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齐占吉是四姑的小儿子,他的风评一直不怎么样,从小被溺爱到了极点,纨绔不堪都是出了名的,肯定是此人觊觎唐妮兰朵儿和海瑟薇的美色,妄图行不轨之事,结果不仅事情没成功,却被苏锐反制

    “咎由自取”

    在苏炽烟的心中瞬间闪过这四个字

    她曾经听闻过,齐占吉把某个女大学生搞大了肚子,后来人家哭哭啼啼的来到齐家门口苦恼,却被齐占吉找人将其暴打一顿,女学生重伤昏迷,腹中胎儿当场流产

    从良心上来讲,苏炽烟是绝对不会赞同齐占吉的所作所为。相反,作为女人,她反而会感觉到极为的厌恶

    可是,人是处于社会的大环境和家庭的小环境之中的,这些关系错综复杂,不可能让你自由的表达想法。

    由于自己身份的特殊性,苏炽烟的观点并不能代表她的立场

    即便她不喜欢齐占吉,但也依旧要帮助他

    苏炽烟是苏无限的养女,是齐占吉的表姐无论如何,这个表弟都不能出事

    否则,以四姑那溺爱儿子的性格,还不得疯狂报复苏锐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件事情确实是他不对?!彼粘阊躺钗艘豢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苏锐的淡定让她觉得越发不安。

    她是寥寥几个知晓苏锐身世的人之一,自然不想看到苏锐和齐占吉发生冲突,如果后者这一次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苏家内乱一起,那么苏锐的认祖归宗之门也就彻底关上了

    什么

    认祖归宗

    “既然做的不对,那么就需要接受惩罚,你觉得我这句话说得有没有道理”苏锐眯着眼睛,嘴角微微翘起,那冷笑让苏炽烟觉得极为不妙。

    苏炽烟并没有正面回答苏锐的问题,而是说道:“希望你能手下留情?!?br />
    “我手下留情了?!彼杖褚×艘⊥罚骸八凰??!?br />
    听到这话,苏炽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中的大石头也放了下来

    只要人活着,那么就一切都好说还好这个苏锐没有像五年前一样疯起来,否则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可是,苏锐随后又补了个刀,让苏炽烟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虽然他没死,不过现在应该也快死了?!?br />
    “他在哪里你对他做了什么”苏炽烟连忙问道,她已经开始祈祷,祈祷苏锐不要做出冲动的行为

    “就在那儿?!?br />
    苏锐侧开一步,让出了苏炽烟的视线

    于是,苏炽烟便看到了她有生以来觉得最惊恐的一幕

    齐占吉在水里不断的扑腾,每扑腾一下,都会带出一蓬血花

    那十来条类似鲳鱼的生物在疯狂的攻击他,嘴里的尖利牙齿让人脊背生寒

    齐占吉不断的拍打着池壁,可是却没有任何的效果他浑身上下不知道已经出现了多少伤口,偌大的一池水都已经因为他的鲜血而变得浑浊了

    “你快把他给弄出来,这样下去真的会死人的”

    苏炽烟努力抵抗者头晕恶心之感,跑到鱼缸旁边,却根本打不开那已经锁上了的顶盖

    “苏锐,我求求你,我求求你,千万,千万不要让他死”

    苏炽烟发现以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打开鱼缸,再度跑到苏锐的跟前,扶住对方的肩膀,满脸恳求之色

    “看来你这个表姐还是很关心表弟的?!彼杖耥馕⒍?,他似乎从苏炽烟的疯狂恳求之中觉察到了一丝不对劲。

    坊间皆传苏炽烟得到了苏无限的真传,不仅睿智博学,甚至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这一次的失态可实在是太少见了

    “苏锐,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死”苏炽烟再度说道:“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的话他真的不可以出事尤其不能在你手里出事”

    听着苏炽烟那似乎包含深意的话,看着对方焦急的眼神,苏锐的心中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此时的苏锐似乎觉得苏炽烟并不是像表面上的那样关心齐占吉,而是话里话外的替他苏锐考虑

    “回去之后,让你的姑姑管好这个纨绔子弟,别再出来祸害女人,否则,我会亲自到苏家取他的命”

    苏锐冷冷的说了一句,然后抓住椅背,手腕一震,那沉重的实木椅子便猛然飞出,重重的撞在了鱼缸表面的钢化玻璃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