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336;

    对于这样的要求,兰朵儿自然不会拒绝,于是走廊里的所有保镖都看到他们的偶像正挽着一个华夏男人的胳膊,从房间中微笑着走出来。

    那脸上的微笑,似乎带有一种满足的味道。

    貌似在国外的宴会上,男伴女伴手挽着手很正常,可里是这是在华夏,被唐妮兰朵儿这样挎着,苏锐觉得浑身上下都快僵硬到不能动了。

    那些保镖也都瞪圆了眼睛,难道说唐妮兰朵儿万里迢迢跑到宁海,就是为了见这个男人一面

    两个人在房间里呆了足足一个多小时,究竟做了什么

    只要是男人,都会往这方面联想一个多小时,足以做出许多禽兽不如的事情来了更何况此时唐妮兰朵儿的脸上还带着满足的笑意

    来到包厢门口,唐妮兰朵儿还未打开门,便听到了里面的喧嚣声。

    似乎这些人都喝多了,嗓门特别大,话语也很是有些不堪入耳。

    简单的听了两句,唐妮兰朵儿的脸上涌起一股怒气,直接拉开了包厢的门。

    这个时候,齐占吉和云空蓝正把漂亮的经纪人海瑟薇调戏的热火朝天,甚至没有注意到包厢门被打开了。

    他们的所有精力都在对面那个胸部够大屁股够肥的女人身上,双眼色光大盛,似乎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

    唐妮兰朵儿正要发作,却被苏锐拉住了,然后示意了一下,两个人在边角的位置轻轻坐下。

    由于包厢太大太豪华,服务员已经被支出去了,一群喝高的了人愣是没发现居然多出了两个围观者

    “海瑟薇小姐,能说一下你的三围吗”

    齐占吉的目光就像是剪刀,恨不得把海瑟薇的衣服全部剪碎。

    他已经喝了不少,浑身的早就依旧已经升腾了起来,如今能够和海瑟薇慢慢磨到现在,也算他定力着实不错了

    一旁的唐妮兰朵儿听到这话,目光之中露出厌恶的神色,她求助性的看向苏锐,后者却对她轻轻的摇了摇头。

    苏锐这并不是怕事,他要仔细的观察现场形势,以做出更合理的判断。

    “我可以拒绝吗”

    海瑟薇不知道被灌了多少酒,整张脸都红扑扑的,更显娇艳欲滴。

    对方的语言越来越直接,充满着明显的暗示意味,为了唐妮兰朵儿在华夏的市场拓展,她真的是忍气吞声到了极点。

    “你不可以拒绝回答,因为这是我要求你做的第二件事?!逼胝技γ忻械乃档?,他看海瑟薇的眼神就像是猎人看待猎物一般,如果不能泡上唐妮兰朵儿,貌似把这个女人推倒也能弥补一下心中的遗憾吧

    “这是第二件事吗”海瑟薇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咬了咬牙,说出了三个数字。

    西方国家行事虽然开放,但是并不代表不知羞耻

    听到这三个尺寸,齐占吉抚掌大笑:“哈哈,果然果然,海瑟薇小姐,你的尺寸和我的猜测相差不远呢”

    当海瑟薇提出怎样才能缓解唐妮兰朵儿和华夏演艺公司之间的矛盾之时,齐占吉提出了三个要求,只要这三个要求海瑟薇全部都能做到,那么齐占吉等人不仅不会在华夏市场中刁难唐妮兰朵儿,反而会全力配合推广,不要任何报酬。

    这样的条件对于海瑟薇来说几乎是难以拒绝的,如果唐妮兰朵儿能够在华夏市场里大放华彩,那么对于她这个金牌经纪人的声望也是有着极大的好处。她是既有事业心的女人,自然希望能够成为好莱坞第一经纪人,想要做到这一点,绝对离不开这些华夏人的帮助。

    显然,喝了点酒的海瑟薇立功心切,却忘了她所面对的是怎样一群如狼似虎的家伙。

    齐占吉所提出来的第一个条件,就是让海瑟薇陪每个人都喝到尽兴,没有经历过白酒锻炼的她又怎么会是这些酒桌老手的对手,还没喝完一圈,就已经晕头转向的不行了。

    而齐占吉所提出来的第二个条件,竟然是要海瑟薇报出她的三围尺寸

    对于一个并不算太开放的女人而言,这已经是非常过分的要求了

    如果不是被酒精冲昏了头脑,海瑟薇真的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此刻,听着齐占吉带着一帮色狼哈哈大笑,海瑟薇不禁感觉到浓浓的羞辱。

    她的心里不禁后悔起来,早就看透了这些人的嘴脸,却还寄希望他们能够手下留情,自己还真以为这是童话故事吗

    听着那些张狂的大笑声,坐在角落里的唐妮兰朵儿几乎都要气炸了肺。

    她现在也算是好莱坞的顶级影星了,影视歌三栖发展,每一条路都走的通通畅畅,无论到了哪里,别人对她都是恭恭敬敬,可是来到了华夏,她的经纪人竟然遭受如此刁难

    苏锐的脸庞也有些发热,目光阴沉的要死,同胞做出如此羞辱外宾的举动,这种丑恶嘴脸都让他感觉到抬不起头来

    国格在哪里人格又在哪里

    现在怪不得华夏的游客在国外的口碑那么差,都是被这些人给败坏了

    正当苏锐准备站出来的时候,海瑟薇终于主动开口了。

    她似乎是忍不了周围不怀好意的笑声,一拍桌子,说道:“齐先生,我现在很想听一听你的第三个要求是什么”

    “我的第三个要求”

    齐占吉闻言,和云空蓝对视了一眼,互相露出了不怀好意你我都懂的笑容来

    看着两个人面对面的放声大笑,海瑟薇忽然感觉到不寒而栗

    她有一种掉进了狼窝的错觉

    “我的第三个要求,就是让你今天晚上洗的白白的香香的,来到我和云少的房间,之后会发生什么,想必我不用说的太明白,你也会懂的吧”齐占吉肆无忌惮的说道

    当那个红着脸的小翻译非常为难的把这句话翻译给海瑟薇的时候,后者腾的一下站起身来

    “你们太过分了”

    自己的忍气吞声,只能换来对方更加过分的变本加厉

    海瑟薇拿起包包,终于下了离开的决心

    “这个时候想走”齐占吉脸上带着戏谑的微笑,把手中的筷子往地上一扔,道:“晚了”

    两个男人站起身来,面带坏笑的拦在了海瑟薇的身前

    “如果你今天晚上敢不从我,那么就是断了唐妮兰朵儿在华夏的发展之路”

    齐占吉笑眯眯的说道:“只不过让你陪我们睡个觉而已,这是我们彼此都能得到愉悦的事情,有那么困难吗再说了,你的身材那么好,如果说没有男人滋润过你,我可绝对不相信”

    海瑟薇的拳头攥的咯咯直响,她恨不得把齐占吉那张可恶的脸给撕烂

    “你们娱乐圈那么混乱,我都不知道睡过多少女明星,你一个小小的经纪人,在我面前装什么纯洁”

    齐占吉抽了一口雪茄,喷出了满口烟雾。

    唐妮兰朵儿求助性的看了看苏锐,后者的目光已经阴沉的可怕,他转过头,对兰朵儿说道:“前一段时间,我杀了五个和他们同一类型的人?!?br />
    说罢,苏锐已然站起身来

    他知道,如果自己和兰朵儿没有赶在这种紧要关头出现,那么今天的海瑟薇真的别想完好的走出这个包厢

    看着苏锐的背影,唐妮兰朵儿有些怔怔出神,她的思绪似乎已经飘回了五年前

    想着那个在自己绝望的关头,犹如神兵天降忽然出现在身前的男人,兰朵儿的眼睛里就闪现出迷醉的神采来

    已经喝大了的云空蓝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也点燃了一支雪茄,晃晃悠悠的走到海瑟薇的面前,眼中露出**的目光,想要伸手拍一拍那浑圆肥美的臀部。

    可是,就在他的手还未落到海瑟薇的屁股上时,斜刺里忽然伸出了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谁”

    云空蓝并没有意识到是怎么回事,还以为是齐占吉坏了他的好事

    可是,当这位云家少爷转过脸的时候,却看到了一张陌生又熟悉的脸

    没有人看清这个陌生的男人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似乎所有人都是眼前一花,这个包厢里就多出了一个大活人

    当然,这和一群人都喝高了有极大的关系,翻译小姑娘倒是模模糊糊的看到了苏锐的出现,但是后者的速度实在太快,似乎只是一眨眼,就拦在了云空蓝的面前

    云空蓝实在是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苏锐,还以为他是副总王东阳手下的工作人员,勃然大怒的说道:“你想干什么敢坏我的好事,你活腻歪了吗”

    “活腻歪的大有人在,但肯定不是我?!?br />
    苏锐冷冷的说了一句,随后那抓住了云空蓝手腕的右手开始陡然发力

    咔嚓咔嚓咔嚓

    令人牙酸的声音开始在这间包厢之中回响

    “啊”

    云空蓝发出一声惨叫

    由于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齐占吉等人都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当他们看清楚苏锐的面容之时,云空蓝的手腕已经被五指生生捏碎

    失去了手腕骨的支撑,云家少爷的右手便耷拉了下来,呈现出让人感觉到触目惊心的角度

    “啊”

    十指连心

    遭受如此疼痛,云空蓝已经开始控制不住的持续大吼

    “真是聒噪?!?br />
    苏锐皱了皱眉头,拿起云空蓝刚刚点燃的雪茄,烟头朝下,直接塞进了对方的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