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336;

    夏清看着秦悦然离开,不着痕迹的捂嘴轻笑,在她看来,现在自己的好闺蜜和苏锐还是不那么对付,明里暗里都在斗气。

    而此时,马岚和夏民对视了一眼,则是问道:“苏锐,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虽然场面上有些尴尬,但是他们相信,以苏锐刚才的表现,绝对不会把夏民的几句刁难之语记在心里的。

    听了马岚的问话,苏锐轻轻一笑,道:“阿姨,我现在真的就是必康公司市场部的一名普通业务员?!?br />
    施程则是有些气急败坏的撇了撇嘴:“一名普通的业务员,会让君澜女王秦悦然如此对待你是把你自己当傻瓜,还是把我们所有人当傻瓜”

    这话语中的意味明显有一种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

    夏民对施程这个晚辈已经失望透顶,现在看来,他不仅虚荣自大,更是没有任何的心胸,整个人气量狭窄,和光明磊落一点都不沾边

    苏锐面带微笑着看着施程,道:“我从来都说我是一名业务员,我也从来没说我认识秦悦然?!?br />
    当然,苏锐的潜台词就是某些人不认识秦悦然,却偏偏装出一副和她很熟的样子来

    施程显然听出了话外之音,一张脸顿时憋得通红

    苏锐看着施程,摇了摇头,这种人真的不配成为他的对手,和他在这里斗嘴,苏锐都觉得自己有些掉价。

    “你怎么当上腾辉集团的总裁助理,个中原因你心中有数,以后不要再拿此事出来显摆,不然我可以很轻松的让你从现在的位子上下来?!?br />
    苏锐的话语淡淡,但是他平静的话语之中却蕴含着一种能够掌控他人生命的能力。

    这忽然流露出来的上位者气息让夏民都微微一愣。

    施程闻言,脸色如同火烧一般,难看之极。

    的的确确,他能够成为腾辉制药大中华区总裁助理,并不是因为他的个人能力有多么的出众,而是因为腾辉制药在江河市拿了三千亩地建设新项目,其中和某位市领导达成了某种默契为了表示友好,腾辉集团直接把施程越级提成了总裁助理。

    就像是许多外国银行在进入华夏之后,把不少官员子女全部提拔成了高管,为的就是在某些时候资源互相利用、大开方便之门。

    夏民在政府机关里工作多年,对于这种猫腻自然是了解的不能再了解了,此时经苏锐一提,他才终于意识到,这个故人之子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有能力。

    苏锐的话语犹如利剑,直刺施程心灵,把对方的脸面扫的一干二净。

    “你这是血口喷人,我可以去告你诽谤外企高管”施程咬牙切齿的说道。

    今天晚上一而再再而三的丢面子,夏家的大门对他彻底关上,他已经完完全全的恼羞成怒了。

    “诽谤还真会为自己脸上贴金?!彼杖癯胺淼目戳怂谎郏骸澳悴凰滴乙仓?,能够有今天,你全靠你那个当市长的老爹,可是你那个老爹当年是使用什么手段上位的,恐怕你就不清楚了吧”

    听到这话,夏民浑身一震多年前的往事再次浮现在脑海中

    施程顿时满脸愤怒,一拍桌子:“你有胆子就把你刚才的话给我再说一遍”

    他这一拍桌子的动静实在太大,把所有食客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在这种高档酒店中公然这样,绝对是一种极为无礼的行为

    苏锐眯了眯眼睛,抬起头,轻描淡写的说道:“我再说一百遍你也不能把我怎么样,还有,我很不喜欢别人对我拍桌子?!?br />
    说罢,苏锐一伸脚,直接把施程连人带凳子给踹飞了出去

    天知道他这一脚究竟用了多少力量,施程在空中竟然划出了一道抛物线,飞出十几米,然后从高高的露台之上跌落而下,噗通一声跌落在了海中

    整个场面全都凝固了

    谁也没想到苏锐竟然说出手就出手,都不带给对方反应时间的

    “不会出什么事吧”

    夏清知道苏锐的风格,她有些担忧的站起身来,看到施程正在海水中扑腾着,这才放下心来。

    “兄弟,干得漂亮,对付情敌就得这么霸气才行”旁边桌子上已经有好事者对苏锐大声喝彩。

    夏民并没有去看落海的施程一眼,两只眼睛死死盯着苏锐,说道:“你刚才所说的事情,究竟有没有依据”

    他口中所指的,自然就是施华斌的上位过程了。

    施程的父亲曾经是夏民的副手,两个人合作非常愉快,但是在夏民因为事故而退居二线、后者成功取而代之后,夏民便觉得施华斌的行事方式有些改变,激进而好大喜功,脱离了脚踏实地,尽管如此,碍于多年的朋友情面,夏民并没有多说什么。

    可是,刚才苏锐的话给了他极大的震撼

    这个年轻人绝对不会无的放矢,他之所以这样说,一定是有着特殊的目的

    “爸,你怎么了”夏清看着老爸的模样,不禁感觉到有点不太对劲。

    “您不用这么看着我?!彼杖裎⑽⒁恍?,目光之中却绽放出一股清冷的意味:“我可以肯定,那次的事件不是偶然,而是有人在幕后操纵?!?br />
    “你是说”马岚一声惊呼,她现在才意识到,苏锐和老公对话题的突然转折意味着什么

    “这件事情谁是最大的受益者,谁就是最有嫌疑的人?!?br />
    “施华斌”答案已经是呼之欲出

    苏锐轻轻敲击着桌面:“夏叔叔,这要看你想不想亲手取回自己当年失去的东西了?!?br />
    当年,如果不是发生那场事故的话,夏民绝对已经进入了市级领导班子,说不定现在江河市的市长就是他,可是出了事故之后,结果就截然相反了他的前程直接被毁掉

    “已经时隔那么多年,取回不取回已经无关紧要,我也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毕拿穸ň醋潘杖?,说道:“希望你的话有理有据?!?br />
    “仅仅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而已吗”苏锐把手机邮箱打开,递给夏民:“这个没问题,希望你看完之后能做出决定来?!?br />
    夏民看着邮箱中的文件,目光越来越凝重,终于忍不住,重重的一拍桌子:“真是败类”

    “知人知面不知心,夏叔叔恐怕被他哄骗了许多年?!?br />
    马岚担忧的拽了拽老公的袖子,道:“你没事吧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年的事故,死了二十几名工人,光抚恤金就发出去近两千万,施华斌是事故处理小组的现场负责人?!毕拿竦难壑新冻龇吲纳裆骸叭绻庥始哪谌菔钦娴?,那么就说明,当年那二十几人是被人刻意牺牲掉的”

    苏锐点了点头。

    “二十几条生命,就这么没了”夏民露出痛苦的神色来,当年在事故发生之后,他自责许久,认为自己对企业的安全生产监管督查不到位,但现在看来,他就算把这块工作做得再好再细致也是没有任何的用处,总会有人想要钻这方面的空子

    这个社会,总会有太多的人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变得不择手段,甚至丧失人性

    苏锐能够看得出来,夏民是个清官,他在得知事情的真相之后,所想到的并不是立刻给自己讨回损失,反而是为那二十几条无辜生命而感慨愤怒。

    “如果这邮件上的内容是真的,我想要将他们绳之以法?!?br />
    双鬓斑白的夏民沉默良久,才语气凝重的说道。

    本来他已经可以准备安享晚年了,正处级干部的退休工资也还算可以,无风无雨安心抱外孙就好,可是,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他的晚年将不再平静。

    看着这位满脸坚毅的男人,苏锐的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佩服之意

    “夏叔叔,这件事情恐怕有难度?!?br />
    决心虽好,但是真的想要把这种事情付诸实践,还是需要相当大的能力与魄力,苏锐必须要让夏民知道这其中的风险与困难

    “第一,这封邮件上的证据是我通过非官方的渠道得来,即便我可以确认其真实性,但是华夏的官方或许并不会承认?!?br />
    “第二,施华斌现在已经是正厅级干部,你赋闲在家多年,他比你更有话语权,这一点是不争的事实,或许你还没整到他,他就已经对你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了?!?br />
    “第三,以华夏目前的国情来看,想要扳倒一名正厅级官员,得需要经过多少的环节,付出多少努力,这一点你比我更清楚?!?br />
    “第四,也是最严峻的一点,当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故,在最后的调查期间,无论是公安部门还是监察部门,全部都保持同一论调,可见这件事情涉及面之广,现在看来,单单一个施华斌,绝对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能量”

    这才是最关键的一点

    能够借助这种事件而上位,施华斌的上面绝对有人,牵一发而动全身

    单单为了搞掉夏民,绝对不至于如此大动干戈,因此这件事情的背后一定有着别的原因

    “夏叔叔,现在你还准备将这些人绳之以法吗”

    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件事情背后恐怖的利益链条,苏锐才会有此一问

    “施华斌,可能和首都白家有点关系?!毕拿癯了剂思阜种?,才沉声说道。

    :感谢小非和木木的万赏,先替小烈焰谢过两位叔叔啦。感谢书友5050878、笑看红尘8612、神剑、书友5731929、xiao玉米、?;暾?、颖丽奕、转瞬成空兄弟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