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336;

    秦悦然的话语犀利无比,扇的施程的脸颊啪啪作响

    因为她是君澜女王,她就可以如此的桀骜

    秦悦然的出现,也让这场面陷入了难言的尴尬之中

    在体会肿痛的同时,施程并没有忽略秦悦然的话,他清楚的听到了后者说这个桌子上只有一个人值得我来敬酒,那就是苏锐

    为什么凭什么他一个小小的医药业务员,有什么资格来让君澜女王敬酒

    施程的脑海之中嗡嗡作响,他很是有些想不通,今天晚上的饭局本来一切都尽在掌握,为什么忽然之间就来了个权利大反转呢

    这个可恶的女人,拆穿谎言,不仅让自己下不来台,更是让夏家二老对自己的印象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

    夏民看着霸气无边的秦悦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果然是秦家后代,如此桀骜如此骄傲,就连这性格脾气都和她的祖父一模一样

    夏民自然已经知道,施程想要借秦悦然之名来提升自己的地位,可是没想到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马岚则是意外的看了自己的老公一眼,知人知面不知心,没想到自己两口子非??春玫氖┏叹谷皇侨绱撕么笙补χ?。这种性格几乎已经称得上是缺陷了。

    女儿一定不能嫁给这样的男人。

    在这一瞬间,夏民和马岚已经同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如果施程知道了秦悦然的一席话竟然给自己造成了这样的后果,打死他也不会来君澜凯宾吃饭了

    秦悦然说完那句霸气无边的话之后,已经懒得再看失魂落魄的施程一眼,转而对苏锐露出了一丝看起来充满了尊敬的笑容,说道:“苏锐先生,您的到来让整个君澜都蓬荜生辉,我今天必须要敬您一杯,您可一定要给悦然面子啊?!?br />
    这态度看起来毕恭毕敬,和刚才对施程的态度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夏清看着这闺蜜的模样,同样感觉到十分的意外,在她的印象之中,秦悦然只要见到了苏锐,绝对会露出一副母老虎的样子,两个人不斗嘴吵架那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今天这是怎么了秦悦然为什么对苏锐如此客气乃至恭敬不知怎么的,夏清似乎嗅到了一种阴谋的味道

    她苦笑着看了一眼秦悦然,心中暗暗祈祷,希望这对欢喜冤家千万不要在父母面前闹出什么幺蛾子才好。

    可是夏清又怎么会知道,现在的苏锐和秦悦然见面可不只是会“动动嘴”那么简单了,两个人昨天还呆在独栋别墅里面战了个天昏地暗,到现在秦家四小姐走起路来两条腿还不利索呢

    看着秦悦然一脸诚恳真挚的表情给自己敬酒,苏锐没来由的打了个寒颤,他看着那杯晶莹剔透的白酒,不禁想起来昨天秦悦然给自己下药的情形到现在自己下腹处还疼痛的要命猛药伤人啊

    麻痹的,这杯酒里会不会也是烈性春药啊

    苏锐用两根手指捏起酒杯,那表情就跟便秘了多少天一样,纠结的让人蛋疼。

    这个时候,偌大的露台上,所有客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个餐桌上,君澜女王秦悦然亲自敬酒,说明这位被敬酒人的身份地位都相当的不一般

    当然,众人也纷纷猜测,这苏锐到底是来自何方,怎么会让秦家四小姐如此慎重对待

    马岚和夏民对视一眼,均露出了苦笑的神色。眼前的这个场景让他们不约而同的意识到,两人都看走了眼,而且走眼走的离谱之极

    仅仅是通过施程的一面之词,就造成了自己的偏听偏信,先入为主,认为苏锐不是什么好人,可是后者在见面之后,所表现出来的淡定气质让人不得不怀疑施程的话,而秦悦然的出现无疑是最好的佐证,倘若不是苏锐身份地位皆是比较惊人,秦家四小姐又何须如此放低姿态

    夏民摇着头,露出自嘲的笑容来,他自认为自己识人用人非常准,但是事情一旦涉及到了女儿的男朋友,便立刻变得不那么淡定了

    秦悦然微笑着看了夏清一眼,然后款款的对苏锐说道:“苏先生,感谢您的赏脸,我先干为敬?!?br />
    说着,她扬起雪白的下巴,把杯子中的白酒一饮而尽。

    举着空空的杯子,秦悦然目光灼灼的看着苏锐,她似乎也想起来之前自己被苏锐折腾的死去活来的情形,脸庞上不禁露出红润之色,看起来似有羞意。

    当然,夏清几人可不会多想,他们都认为这是秦悦然不胜酒力,脸红嘛,当然是酒精的作用。

    可是他们并没有意识到,秦悦然身为君澜女王,那酒量可是遗传了秦之章等老牌将领,一个人喝翻一桌人都不是什么难事,区区一杯低度清香型白酒,她喝下去可是就跟喝水一样

    苏锐的表情依旧艰难,他现在非?;骋烧饩评镆词潜环帕肆倚源阂?,要么是被放了烈性泻药

    要是喝了下去,会不会导致当场一泻三千里

    苏锐这绝对是得了被迫害妄想症了

    “苏先生,您这是看不起悦然吗”秦悦然微微摇了摇头,脸上似乎露出了微不可查的幽怨神色,轻叹一声。

    这一声叹息,让在场的多少人开始心碎。

    多少人求之不来的君澜女王,竟然在一个男人面前受挫

    虽然秦悦然被抢婚的事件在首都上层社会流传的非常之广,但是真正见过苏锐的却没有几人,尤其宁海更是如此。

    这男人怎么就忍心拒绝秦悦然真是太不知道珍惜了在场的男人们纷纷想到,如果是自己被这样敬酒的话,绝对先抄起一瓶来毫不犹豫的干掉

    夏民夫妇也微微一愣,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看起来秦悦然竟然像是喜欢苏锐的样子

    自家女儿喜欢的这个男人究竟何德何能,竟能让秦悦然露出这种情绪来

    夏清则是毫不介怀,抿着嘴轻轻一笑,她再了解秦悦然不过了,她一向风风火火敢爱敢恨,即便偶尔会因为婚事问题多愁善感,但也绝对不会露出这种幽怨神情她绝对是在秀演技

    马岚悄悄捅了捅夏清,在她这个当妈的看来,女儿的神经也太大条了些,这都明显遇到情敌了,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施程则是感觉到脑袋都快短路了,自己想要打苏锐的脸没打成,反而让自己的颜面尽失,刚刚还想攀附关系却对自己冷嘲热讽的君澜女王,竟会对自己的情敌青睐有加

    如果地上有洞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

    苏锐纠结来纠结去,终于还是很没骨气的说道:“我今天身体不是太好,恐怕没法喝悦然小姐的这一杯酒了?!?br />
    他的身体壮的跟一头牛似的,怎么会不太好

    不过,苏锐也并没有撒谎,他的的确确有那么一点小恙都是那千刀杀的两瓶烈性药干的好事。

    夏清并不知道内情,但是根据她以往的经验来判断,苏锐之所以这样说,一定是又和秦悦然对着干了这一对欢喜冤家真是让夏清犯愁

    而夏民的眼中则是升起一股淡淡的赞赏,看来这个苏锐确实不简单,有那么一股宠辱不惊的味道,自己的女儿和秦家的四小姐相比,在身份地位上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可是苏锐面对秦悦然的暗示,竟然无动于衷,甚至出言隐晦的推辞拒绝,这就表明这个小伙子对自家女儿是非常专一的他抵抗诱惑的能力非常强

    现在这个社会,能够拥有这种意志品质的青年人已经是非常少了

    这并不是夏民矫情,他真的非常善于以小见大

    马岚也同样这样认为,相比较而言,施程之前宁愿撒谎也想和秦悦然套近乎的举动实在是太不上档次了

    “苏先生,你真的不愿意喝这杯酒吗”秦悦然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幽怨和惆怅,如果是熟悉她的人,看到这副表情,一定是以为见了鬼了

    “很抱歉,我今天的身体真的不舒服,受不了酒精的刺激?!彼杖褚逭源?。

    秦悦然的眼神不留痕迹的从桌子上摆着的两瓶白酒上面扫过,微微笑道:“既然如此,那悦然就不强求了,希望苏先生和您的朋友能够在君澜凯宾酒店玩的愉快?!?br />
    说完这句话,秦悦然的心里早就已经骂开了:“混蛋,还敢跟老娘装蒜,昨天在老娘身体上拼命的时候怎么不见你现在这样扭扭捏捏看老娘下次不把你给切了”

    从头到尾,这位君澜女王都没表现出她和夏清认识,甚至连最普通的眼神交流都没有不知道她这是不是对夏清心怀歉疚,毕竟是夏清先喜欢上苏锐的,自己却抢先把后者给推倒了,不免有第三者插足之嫌;抑或是秦悦然想要弥补愧疚心里,撮合夏清和苏锐,撵走施程这个不开眼的情敌

    不管是哪一个原因,秦家四小姐的心里都不会太好受一边是她心爱的男人,一边是她的好闺蜜,手心手背都是肉

    :最近更新比较慢,我其实很不好意思,真的怕大家说我事儿逼,总是忙来忙去,但还是要解释一下,昨天办儿子的满月酒,今天把他从我父母家接到我家,整个儿跟搬家一样,小孩子忽然换了环境,非常没有安全感,一会儿就要哭闹一次,手忙脚乱的不行,唉,希望这段时间早点过去,新手爸妈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