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程的话显然有着某种不善的意味蕴含其中,因为最近关于医药代表的负面新闻非常多,又是贿赂医生,又是陪吃陪睡之类的,整个职业形象都低了一截。亲,眼&快,大量小说免费看。

    夏清听了施程所言,心中一紧,然后有些担心的看向了苏锐。

    苏锐微微摇了摇头,笑道:“其实也没什么,这行业并不像外界谣传的那么黑暗,我们都是赚的辛苦钱?!?br />
    “上班时间玩游戏,这确实挺辛苦的?!笔┏滩幌滩坏乃盗艘痪?。

    夏民微微皱了皱眉头,他没想到施程之前还是和和气气,怎么见到苏锐之后立刻失去了淡定看来这个未来女婿的心胸并不是那么宽广啊

    苏锐闻言,心中又想把曹胖子给掐死几百遍了,如果不是这个家伙多嘴的话,自己也根本不用那么费事了。

    “只是在工作压力大的时候偶尔玩玩而已?!彼杖竦男θ菹缘煤艿?,对于施程的进攻完全无视了。

    腾辉制药在江河市拿了三千亩土地建设新项目,这其中的黑幕恐怕比所谓的医药代表行业可要深了去了

    对比一下腾辉制药在江河市投资和施程当上大中华区总裁助理的时间,就会发现这时间段出奇的吻合

    说不定施华斌就是以自己儿子的前程做交易,帮助腾辉制药集团违规大开方便之门

    夏民在一旁看着,微微点了点头,他在政府机关担任领导职务多年,已经练就了一双识人辨人的火眼金睛,苏锐所说的寥寥几句话,就已经表现出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具有不错的气度和休养。

    这个时候,服务生基本把菜上齐了,看着满桌的珍馐海味,马岚有些担忧的说道:“施程,你那么颇费干什么这一桌子菜得不少钱吧”

    “阿姨,您和叔叔难得来一次宁海,我还怕招待不周呢?!笔┏绦Φ?,马岚的问话让他觉得很有面子。

    以他的年薪来说,一桌万把块钱的菜还真的不算什么。

    “施程真是年轻有为,你可是你爸爸的骄傲?!甭磲案锌乃档?,虽然这个苏锐给人的第一印象还算是不错,但是怎么说都和施程有那么一点差距的。

    施程正自得点头,眼中却看到了一个飘然而来的倩影。

    君澜女王秦悦然

    看到这个身影,他的呼吸开始不自觉的灼热了起来。

    作为正常男人,看到夏清和秦悦然这种风格迥异的美女,心中不可能没有想要将她们共同收入后宫的想法。

    苏锐转过脸,也同样看到了秦悦然,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神情。

    也许是由于昨天折腾的太过剧烈,如今的秦悦然走起路来似乎有那么一点不太自然,当然,这也是苏锐的观察力比较仔细,回想着之前的疯狂,苏锐不禁摇头苦笑。

    秦悦然事先知道夏清会来,因此特地走了过来,她远远的就已经露出了微笑。

    看到著名的君澜女王对自己笑,施程的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自己只不过是和她有过一面之缘而已,这个女人竟然这么清楚的记得自己

    施程对着秦悦然打了个招呼,然后和夏家二老说道:“这位是君澜酒店的总经理秦悦然,出身首都秦家,我和她是朋友?!?br />
    有些时候,男人的虚荣心真的是个很要不得的东西。

    听到这句话,夏清露出了一丝诧异的表情。

    她和秦悦然是最要好的闺蜜,后者认不认识施程,她真的比谁都清楚。

    苏锐接着说道:“看来施程哥的朋友遍天下啊,连著名的君澜女王都认识,她可是出了名的上流社会人物?!?br />
    苏锐这话让施程很是受用,后者微微一笑,看着越走越近的秦悦然,说道:“我们公司经?;嵩谡饫镎写突?,因此一来二去也就熟悉了?!?br />
    听到“首都秦家”四个字,夏民若有所思。

    秦悦然迈动着她那无双美腿走过来,迎面就见到了施程对着自己微笑,不禁有些错愕自己认得这个人吗

    出于礼貌,她也是回了一个笑容。

    这一个笑容,让施程怦然心动,他并不是色中饿鬼,但凭借他本身的定力,绝对无法抗拒秦悦然的魅力。

    当然,秦悦然不认识施程,不代表她不知道此人是谁,因为早在来之前,夏清就已经跟她详细的说明了情况。

    “想追求我们家夏清,也不照照自己长的什么德行?!?br />
    秦悦然的心中涌出不屑的情绪,这样的男人对她的吸引力几乎为负数。

    看着秦悦然迈步来到桌前,施程摆出了一个很有风度的微笑,说道:“悦然,很久不见了?!?br />
    在他看来,秦悦然有着君澜女王的称号,其情商肯定高到了让人发指的地步,就算她记不清自己是谁,但此时也绝对不会公然反驳回来,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

    可是,现实和想象总是有着极大的差距,这一次,施程失算了,而且失算的彻彻底底。

    秦悦然闻言,眉毛一挑,声音清冷:“悦然这两个字也是你叫的”

    这句话无疑犹如一道晴天霹雳,在施程的头顶上轰然炸响

    开什么玩笑,这女人的脑子秀逗了吗怎么会说出这种无知无礼的话来

    自己可是刚刚才夸下???,说自己和她是朋友她的这种行为,不是公然打自己的脸吗

    在这一瞬间,看着秦悦然美丽的脸颊,施程不禁感觉到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生疼

    他已经清楚的感觉到夏父夏母的目光一直注视着自己

    如果解释不过去的话,那么自己在夏家人的面前将会彻底的抬不起头来

    “呃,悦然,你可能是忘记了,我是腾辉制药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助理施程,咱们之前经常打交道的?!?br />
    施程努力的想要把自己吹过的牛给圆回来。

    可是,秦悦然的心思玲珑剔透,自然一下就识别出了他想要做什么,冷冷笑道:“咱们经常打交道我怎么不知道”

    听了这话,施程差点崩溃,这女人还真的是不开窍啊,她难道就不懂得什么叫就坡下驴吗互相给个台阶难道就那么难吗

    “悦然你肯定是贵人多忘事,一忙起来就记不清了,再说君澜每天要接待的客人那么多,自然不可能全都记得?!笔┏袒瓜胧宰旁不?,他已经看到了苏锐玩味的神情了

    这下真是糗大了

    为了一个女人,怎么至于把自己搞成了这副狼狈样子

    “不,君澜凯宾每天要接待的客人虽然很多,但是我从来都不会搞错,腾辉集团的高管仅仅在这里吃过一次饭,或许你就是那一次见到我的,我再强调一遍,只有一次而已,绝对不像你所说的经常打交道?!?br />
    秦悦然的话语虽然淡淡,但是却几乎把施程砸到吐血。

    她说的没错,腾辉的高官们确实只在这里吃过一次饭,而那一次,施程作为总裁助理,甚至都没有资格上主桌,只不过是在隔壁的包间和驾驶员们一起吃了一顿工作餐

    这个女人的记忆力怎么就那么好连仅有的这么一次都记得清清楚楚

    此时此刻,只要是思维智商比较正常的人,都能够听出秦悦然话语之中的意味了

    原来这个施程就是在打肿脸充胖子

    在他看来,或许腾辉制药的大中华区总裁助理是个不错的职位,拥有很高的身份,可是在秦悦然这种豪门大小姐的眼中,一个小小的总裁助理算什么就算是整个腾辉集团的老大亲自来了,又能如何

    在华夏的土地上,腾辉就是外来户,就连秦家都能将其管的死死的

    夏民握着茶杯,发出了一声微不可查的轻叹。

    正是这声轻叹,落在施程的耳中,让其浑身一震

    未来的老丈人对自己失望了

    马岚同样露出一丝无奈的神色,她本来认为这个女婿无比的优秀,为人谦虚,能力极强,可是现在看来,他的虚荣心竟也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真不知道这个年轻人的嘴里有几句是实话

    此时的施程无比后悔,为什么自己非要说出那么混账的谎言说出了一个谎言,总要用几十上百条谎言为其圆谎

    能够圆的回来固然是好事,可是如果圆不回来的话,那就会跌的很惨更何况,他遇到了一个如此咄咄逼人不留情面的秦悦然

    “悦然,有些事情,何必那么较真呢”施程挠了挠头,尴尬的笑道。

    “我告诉你两句话,请你记住?!?br />
    秦悦然直视着施程,目光冰冷:“第一,我这不叫较真,因为我做什么事情都很认真,否则也不会取得如今的成绩;第二,我再说一遍,不要叫我悦然,那不是你有资格叫的?!?br />
    秦悦然的话语之中流出出一种浓浓的霸道女总裁的意味来简直酷毙了

    “这小妞今天很给力啊怎么那么给哥哥争面子”苏锐坐在那里围观着战斗,似是有些得意洋洋,他看着施程的难堪样子,差点就给秦悦然竖大拇指了

    秦悦然在说话的时候,竟不自觉的流露出一种上位者的气息来

    她从小在秦家长大,集无数资源于一身,即便称之为天之骄女也不为过她的名字,是别人能够随随便便叫的吗

    施程满脸尴尬,羞愤欲死却还想解释:“我以为你走过来,是冲着我来的,不好意思,是我刚才自作多情了?!?br />
    “你当然是自作多情?!?br />
    秦悦然冷笑道:“这个桌子上只有一个人值得我来敬酒,那就是苏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