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336;

    “施程的父亲是江河市的市长施华斌”苏锐看着传回来的邮件,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腾辉制药在江河市圈了三千亩地,固定资产投资近百亿元,准备打造腾辉在亚洲区单体最大的制药基地”

    苏锐之前对曹天平说的没错,要说这其中没有一点猫腻,他肯定不会相信。

    看着发件人的邮箱,苏锐回复道:“那么久没打交道了,你们的效率还是那么高?!?br />
    没过一分钟,那边就已经回复了过来:“并不是我们效率高,而是本身就已经掌握了这些信息。能够为太阳神大人服务,是我们的荣幸,第一次免费,下一次就要按照标准市场价来了,如果次数多的话,可以给您打八折?!?br />
    看着这封邮件,苏锐哭笑不得。

    能够把情报网络布置成这个样子,除了那个混蛋比埃尔霍夫领导下的情报机构,还能有谁

    连一个华夏厅级市长的事情都调查的那么清楚,真不知道还有什么是这个情报网络做不到的事情

    或许在这方面,华夏国安比起他们都要逊色一些,毕竟国安没有那么强大的精力专门搞这种情报。

    在国际追捕外逃贪官方面,华夏政府甚至都要与比埃尔霍夫合作,这个家伙用三十年的时间独辟蹊径,已经建立起一张庞大到极点的情报吸金网络。

    在当年,这个疯狂的家伙变卖父亲的所有遗产埋头搞情报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理解,好好的富二代不当,非要来做这种事情,简直是脑残的不可救药。

    可是,比埃尔霍夫只是用十年的时间,便让那些嘲讽他的人乖乖闭上了嘴。短短十年,他的情报网络已经延伸到了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无数的秘密掌握在他的手中,无数的人因他而提心吊胆,夜不能寐

    有人出资想要买下他掌握的情报,有人想要通过他来抵消自己的负面影响,更是有很多国家的政府都和他合作,为了国家利益来进行某种庞大到让人震惊的交易,每天那庞大的交易量让人发指。

    三十年后的今天,比埃尔霍夫几乎已经成为了西方黑暗世界的吸金之王,他不玩毒品,不开赌场,不搞工业,但是所赚的钱竟远远超过他们。

    如果不是财神斯塔德迈尔身后有庞大家族的支撑,说不定假以时日,比埃尔霍夫的总资产真的可以超过他,到时候十二天神之中的财神位就要改名换姓了

    就像现在,即便面对十二天神之中的阿波罗,他也依旧可以光明正大的收费,在第一次合作之后,谁也不能免单

    苏锐收起思绪,开始仔细的看着邮件,一路下来,他越看越震惊。

    很显然,比埃尔霍夫的情报网络已经大到了让人发指的地步。

    腾辉集团在江河市所征的三千亩土地,有大半的土地性质还属于非工业用地,这在华夏是被严格禁止的由于面积太大,如果国土资源部的卫星拍到了这种情形,一定会给予当地领导严肃处理

    事实上这种情况在华夏颇为普遍,地方领导急功近利的政绩观总是会让他们心甘情愿的铤而走险而这一切,如果没有一把手市长施华斌的点头同意,江河市国土局无论如何也不敢做出这种严重违规的行为

    苏锐继续往下看,瞳孔微微一缩。

    因为他在施华斌的个人简历之中看到了“夏民”的名字

    “在夏民担任江河市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之时,区内企业发生严重伤亡事故,夏民引咎辞职,政治生命到此结束,当时身为副主任的施华斌继任。两人私下里关系很要好,但是通过调查,当年发生的安全事故和施华斌脱不开干系,因为他是此次事件的唯一直接受益人?!?br />
    也不知道比埃尔霍夫的手下是怎么弄到这种隐蔽的消息,当年的爆炸事故发生之后,就连华夏政府也没有查出来什么结果,他们却能如此深度挖掘出来

    “证据如下,第一,施华斌的国外账户与爆炸企业的负责人存在转账交易,第二,施华斌是事故后续处理的现场直接负责人,第三”

    看着这些内容,苏锐的眼眸之中精光已经逐渐升起。

    他相信,比埃尔霍夫不可能对每个华夏官员都了解到如此程度,对施华斌的调查或许只是基于一个巧合而已。

    但是,就是这个巧合,帮到了苏锐的大忙。

    关上了这一封邮件,苏锐的眼眸忍不住再次的凝缩了一下。

    因为他看到了丁木阳在临死之前给自己的邮件里面带有一份超大压缩附件。

    苏锐的手指连连点动,把这份附件连续转存了好几个地方,然后轻言轻语的说道:“谢谢你,这里面的东西,总有一天会用上的?!?br />
    又是君澜凯宾酒店,最近一段时间,每次提到这个酒店,苏锐就从心中泛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尤其是现在,他每每想到秦悦然给自己下药时的情形,就会有种两腿发软的感觉。

    “夏清,都到了这个时间,苏锐还没来”

    在君澜凯宾的露台餐桌上,施程看了看手上的表这表是江诗丹顿的,估摸着也得值五十几万华夏币呢。

    女人想要彰显身份,就要用奢侈品,男人如果要体现地位,就得需要一块名表。

    “可能是宁海晚高峰太堵了?!毕那宀皇钡赝趴谡磐?,说道。

    “坐地铁也会堵车吗”施程不屑的笑了笑,然后转而露出一副恭恭敬敬的神色:“叔叔阿姨,如果你们饿了的话,咱们就先吃吧?!?br />
    夏民已经先入为主的认为苏锐此人不怎么样了,淡淡说道:“连最起码的时间观念都没有,又能成什么事”

    听到父亲对苏锐如此评价,夏清在郁闷的同时,也感觉到了很不舒服,她并不傻,虽然施程对自己很好,但是他明里暗里话里话外都在针对苏锐,夏清很是有些看不惯。

    这个时候,一道清朗的笑声在夏民的身后响起:“叔叔阿姨,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些,让你们久等了?!?br />
    见到苏锐终于出现,夏清轻轻的出了一口气,如果他不来,自己才是真正的难堪呢。

    夏民和马岚都同时抬起头,打量着苏锐,想要看看这个赢得女儿芳心的小伙子究竟有什么不同。

    乌黑的短发,衬衫配牛仔裤的休闲装扮,看起来干净利落,整整齐齐,如果不掺杂任何先入为主的印象的话,那么苏锐能留给人的第一印象还是极为不错的。

    而施程的眼中却流露出明显的敌意来,自己陪着夏清的父母一起见夏清的暗恋对象,这算什么事

    上下打量了苏锐的装扮,施程露出了轻蔑的微笑。

    他敢肯定,苏锐浑身上下的衣服鞋子加起来也绝对不会超过五百块,全部都是电商网站上面的廉价打折款,和自己动辄一块手表就五十余万相比,真的是差距太大太大了。

    马岚有些为难的看了看施程,夏民则是冷冷一哼,这个古板的男人一上来就显得不那么友好。

    苏锐则是毫不介意,他早就知道这种不友好的来源在哪里,心里已经顺便把曹天平掐死个百八十次了。

    撸啊撸,撸你妹

    夏清连忙站起身来,把苏锐拉到自己身边,介绍道:“爸,妈,这就是我之前跟你们提到过的苏锐?!?br />
    苏锐笑道:“叔叔好,阿姨好,常听夏清说起你们?!?br />
    夏民依旧冷冷一哼,真是太不给面子了。

    苏锐无所谓的一笑,然后转向了施程,笑着说道:“这位应该就是夏清经常提起的施程哥了,今天终于得见?!?br />
    夏清在一旁吃惊的嘴巴张成了“o”型,她可从来不曾和苏锐提起过施程啊,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难道说自己的记忆出现偏差了”夏清迷迷糊糊的想着。

    “我是夏清的哥哥?!笔┏痰故呛懿豢推?,一伸手,道:“快坐下吧,我们可是都等了你很久了?!?br />
    施程口中的“很久”,一共也就十几分钟的样子。他们虽然出发的比苏锐早,但是以后者的车技,根本不会被甩开多远。

    苏锐微笑着坐下。

    由于施程在场,马岚很尴尬,夏民很不爽,因此这对父母倒都不怎么方便开口,反而是施程越俎代庖,开始不断的向苏锐看似“关切友好”的发问。

    “小苏,你在必康集团里做什么工作啊”施程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小苏小苏你麻痹?!彼杖裨谛牡撞幌滩坏幕亓艘痪?。

    “我在市场部?!彼杖袂咳套懦粤瞬杂愕亩裥?,回答道。

    “市场部总监真是年轻有为啊?!笔┏绦γ忻械乃档?,眼光之中流露出淡淡的嘲讽。

    “不,我还没到那个级别,只是个小小的业务员而已?!钡秸夥萆?,苏锐反倒无所谓了,他要看看这施程准备把这一出戏演到什么程度。

    “医药代表”施程接着问道,他已经看到夏民在轻轻摇头,心中快意更盛。

    “也可以这么理解?!彼杖衩嗣亲?,苦笑了一下,显得异常谦虚,有些自嘲的说道:“我这小小的医药代表,和腾辉集团的大中华区总裁助理比起来,真的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br />
    “小苏挺会说话的嘛?!笔┏桃×艘⊥?,叹了一声,说道:“不过我这职位虽然看起来风光了些,但和你们的收入可不能比,最近关于医药代表的新闻那么多,你们赚钱的速度可是让人触目惊心啊?!?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