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336;

    没想到平日里性格柔和恬静的夏清也会拥有如此坚决的态度,这让苏锐感觉到很意外。

    当然,她对自己的维护也让苏锐觉得很暖心,在这之前,苏锐并没有意识到,夏清对自己的感情居然已经坚定到了这种地步。

    回想着和这个女孩子之间发生的一切,苏锐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

    自己本来无意招惹桃花,奈何一路走来,花瓣已然落了满身。

    确实如此,就凭苏锐对那些姑娘们所做出来的事情,让人根本不可能不动心

    “夏清这件事情上,你必须要听父母的”夏民冷冷说道:“我虽然没见过那个苏锐,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他别想进我们家的门”

    隔壁的曹天平摸了摸鼻子,说道:“喂,苏锐,他老爹说的你好像是要倒插门一样?!?br />
    苏锐没好气的对他比了个中指:“思想有多远,你就滚多远,少来烦我?!?br />
    “爸,你怎么这么顽固呢都还没有接触过人家,你就能这么下结论”夏清没想到和父母一见面就闹成了这个样子,坐在那儿眼眶红红的。

    “夏清,你的脾气跟你爸一模一样,看起来和和气气,但是谁都没有你们固执,听妈妈的话,这个苏锐不适合你?!甭磲坝镏匦某さ乃档?。

    “那在你们看来,谁适合我我又适合谁”夏清的心里充满委屈,本来以为自己恋上苏锐的事情会得到父母的鼎力支持,谁能想到会是这番模样

    施程听到这句话,立刻清了清嗓子。

    事情的峰回路转让他开心无比,眼看着夏清就要落入情敌之手,结果情敌那么不争气,主动权又回到了自己的手上他如何不兴奋

    果然,马岚说道:“还能是谁,当然是施程了他从小和你一起长大,彼此知根知底,现在出国留学之后,已经是腾辉的高管了,人又优秀又疼你,你为什么非要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呢”

    施程非常满意,这丈母娘实在是太给力了,说的自己是心花怒放。

    不过饶是如此,他还是需要表明自己的态度,从而赢得夏清的好感:“阿姨,您也别这么夸我,我虽然可能比那个苏锐优秀了一点点,也对夏清一往情深,但决定权还是在夏清的手上?!?br />
    苏锐在隔壁听着这话,心中不禁升起了一种想要把这货摔个半死的冲动。

    什么叫只比自己优秀一点点呸,是比我不要脸很多点吧

    夏清听了这话,不禁有些哭笑不得:“施程哥,我一直把你当成哥哥看待,从来没想过要和你往那方面发展啊?!?br />
    “以前没想过不要紧,现在想也不晚?!毕拿窭淅渌档?,真是个古板的老头。

    夏清皱了皱眉头:“你们能不能尊重一下我的意见这又不是你们那个年代?!?br />
    马岚继续劝说道:“闺女啊,听我和你爸的,我们是你的亲生父母,又不会害你,肯定想要让你嫁得好一点?!?br />
    施程也插嘴说道:“夏清,要不你试着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

    他这话问的十分巧妙,并没有直接向夏清求爱或者表白,反而只是要求一个追求对方的机会,就算夏清拒绝,主动权也依旧掌握在施程的手上,况且,这样的要求让人根本没法当面直接拒绝。

    夏清对着施程歉意的说道:“施程哥,这太突然了,我完全没有任何的准备?!?br />
    施程连忙说道:“没关系,你不需要有准备,我做好准备就可以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比那个叫苏锐的男人强上百倍?!?br />
    马岚在一旁看的暗自点头,她真是觉得这未来女婿太好了。

    苏锐则是皱了皱眉头,不管自己对夏清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但是他看到这个叫施程的家伙一边在夏清一家人面前献媚,一边不断的贬低自己的时候,心中涌出浓浓的不爽之感。

    夏清摇了摇头:“施程哥,有些事情真的勉强不来的,我一直把你当哥哥,从来不曾有过别的想法?!?br />
    这话可算是比较直接的拒绝了,听了之后,施程的眼底闪过一丝阴霾。

    自己的条件那么好,从上学到现在,追求自己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可是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摆出低姿态来,夏清却根本不为所动

    越是这样的女人就越有挑战性,施程深深的明白这一点,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夏清,这样吧,感情的事情都需要时间来调整,所以今天就暂且不提了。叔叔阿姨好不容易才来一趟宁海,就由我来做东,咱们今晚就去宁海最贵的君澜凯宾酒店,给叔叔阿姨接风,你看怎么样”

    施程满脸都是真挚的笑容,继续说道:“而且,咱们也可以把你们公司那个叫苏锐的人叫上嘛,一起和叔叔阿姨认识一下?!?br />
    夏民冷冷哼了一声:“我没兴趣见到那个苏锐?!?br />
    在这些老一辈人的眼中,不管“撸啊?!笔悄茄奈蕹苄形?,抑或真的是一种游戏,都是不上进的表现。这种不上进的年轻人,自然不会入老一辈的法眼。

    施程则是表现出一副非常诚恳的样子:“叔叔,既然夏清那么喜欢,那么我想这个苏锐也一定是有着可取之处的,不如见一见好了,到时候叔叔阿姨心里也好有个判断,毕竟单单凭借刚才夏清同事的一面之词有些太主观了?!?br />
    听了这话,夏民皱着眉头,道:“既然如此,那就叫上吧,我倒要看看他是何方神圣,能让我的女儿痴迷到这种程度?!?br />
    夏清则是感激的看着施程,说道:“施程哥,我知道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这一次真的多谢你了?!?br />
    施程很有风度的微微一笑:“以咱们的关系,这点小事不算什么,如果说客气就太见外了。夏清,无论你最终选择的是谁,我只希望你能过的幸福安宁?!?br />
    这一番话说的深情款款,就连马岚都止不住的点头,她是有多希望女儿能够和施程走在一起,可惜这固执的闺女就是不开窍。

    夏清闻言,低下了头,道:“施程哥,对不起?!?br />
    “没关系的,夏清,我会一直站在你的身后,只要你一转身,就能看到我?!?br />
    施程深情的看着夏清,但是心中却冷笑道:“夏清,你究竟和谁结婚,决定权并不在你的手中,而是在你父母的手里我虽然让苏锐来吃饭,但这并不是帮你,我要让你看看,你选定的男人,是怎么被我踩在脚下的”

    而邻座的苏锐已经被施程的话弄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马上也快到下班时间了,叔叔阿姨,你们坐我的车先去君澜酒店,一会儿让苏锐坐地铁去就行了?!笔┏趟档?。

    这货已经先入为主的认为苏锐没有车了。

    夏清想了想,道:“那好吧,我马上给苏锐发短信?!?br />
    等到几人离开之后,曹天平冲着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苏锐眨了眨眼:“没想到连董事长助理夏清都喜欢你啊,你可把公司里好多男职员的心给彻底伤透了?!?br />
    苏锐没好气的说道:“关我屁事,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br />
    “不过,你的那个竞争对手看起来真是蔫坏啊,一心想着把你踩在脚下抬高他自己?!辈芴炱剿档溃骸耙换岫姆咕帜憧傻孟牒迷趺从Ω栋??!?br />
    “那小子确实是蔫坏,我都有点忍不了了?!彼杖衩辛嗣醒劬Γ骸跋那寰退愀苏庵秩?,也绝对不会幸福的?!?br />
    “旁观者都能看明白,这货顶多会做一些表面上的功夫,可就是这点功夫,愣是把夏清的父母哄得团团转,一点办法也没有?!?br />
    “说实话,年纪轻轻的就能当上腾辉集团的大中华区总裁助理,我怎么都觉得有点不相信。在这种关键的职位,腾辉怎么会不用心腹的美国人”苏锐皱了皱眉头。

    “所以才说你这个对手不好对付,年轻有为,能力很强?!辈芴炱剿档溃骸罢庵止丶缘闹拔?,只要做上两年不出差错,下一步妥妥的提拔成副总裁?!?br />
    苏锐的眼睛里露出嘲讽的目光:“跨国公司都是一个德行,要是说这里面没有一点猫腻,打死我都不相信?!?br />
    “可是,他们之间就算是有交易也查不出来啊?!辈皇悄歉鋈ψ永锩娴娜?,曹天平自然无法理解他们的行事方法。

    “能查出来的?!彼杖褡匝宰杂?。

    这个时候,苏锐的手机响了一声,显示的是夏清的短信。

    “苏锐,我父母想见见你,晚上我们一起在君澜凯宾吃饭,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就过来啊?!?br />
    苏锐看着短信,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这饭局他真的是不去也不行了。

    “身在福中不知福?!辈芴炱狡擦似沧欤骸拔铱茨阋换岫趺唇馐湍歉鲞0∵5奈侍??!?br />
    这个胖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当上业务一组的组长的,一点察言观色的能力都没有,他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茬,苏锐的火气登时就冒了出来。

    然后,昂贵而高档的科伦纳咖啡厅里就听到了曹胖子的惨叫。

    吧台戴着口罩的服务生深深的看了一眼苏锐,然后微笑着摇了摇头,用英语轻声说道:“好久不见,你却还是这个样子,一点没变?!?br />
    停顿了一下,这名服务生美丽的眼眸之间似乎有点黯然,继续自言自语:“不过,这样很好,有谁能够在流逝的时光之中一直保持着本心呢”

    ps:感谢孤独一人kiss、残夜孤烟、lehong666、炽天使1972、紅龜仔、书友6541654、六王兄弟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