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336;

    听到这句话,曹天平瞪圆了双眼,苏锐也是支起了耳朵

    董事长助理居然有了心仪的男人,这绝对是重磅新闻,传出去能够让必康的所有男性员工沸腾一整天

    不过,和曹天平的意外不同的是,苏锐已经隐隐的猜到了夏清将要说什么了。

    他轻轻的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抹苦笑来。

    这绝对不是因为他自信或者是自恋,而是夏清这么多天的表现都被他看在眼中,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透过夏清的眼神,苏锐很轻易就能摸清楚她在想些什么。

    “什么你有喜欢的人了”马岚立刻着急的说道:“你这丫头,怎么之前就一直没听你提起过”

    “也就是最近的事情?!毕那宓那瘟澄⒑?,就像是秋天的苹果,煞是好看。

    坐在对面的施程见到这一抹风情,简直都要呆住了

    他听了夏清的话,心中涌出一抹窃喜。

    最近的事情最近可不就是自己刚刚回国的这一段时期吗

    施程暗中调查过夏清,他自然知道,这个漂亮的妹妹不仅没有任何的男友,甚至连绯闻都没有。虽然有很多人经?;嵊酶髦指餮氖侄蜗蚱浔砻餍募?,但是夏清却无一例外的都拒绝了。

    从小就一起长大,堪称青梅竹马也不为过,施程已经开始认为,这个内敛的妹妹肯定喜欢自己好多年,否则的话,为什么在自己回国之前她没有喜欢的人,回国之后便立刻有了

    那个人是谁显然就是自己

    想到这么极品的姑娘马上就要落入自己的手中,施程几乎都要咧嘴大笑起来

    得到夏清,自己不仅可以获得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满足,而且对事业上也会有强大的助力。

    虽然腾辉制药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超大型医药巨头,但是在华夏本土的影响力还有待于进一步拓展,如果能和必康这样的本土药企达成合作的话,对于腾辉在华夏深度发展是有着极大的好处。

    连必康的董事长助理都已经是自己的枕边人了,还愁双方无法达成合作吗

    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就是大功一件,说不定能够因此成为腾辉制药大中华区副总裁

    想到了这一层,施程看向夏清的目光更加灼热了起来

    不过,饶是心中如此激动,但施程还是故作姿态的抿了一口咖啡,装出一副遗憾的样子,说道:“真不知道是谁有这么好的福气,能够得到夏清的倾心?!?br />
    夏清闻言,脸庞上的羞意更浓了一些,这情景让施程的心脏再次砰砰跳了起来

    怎么自己一问话,她就立刻这样害羞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了

    夏民一贯严肃的脸上也露出一丝微笑来,他已经赋闲在家多年,当年工作兢兢业业不要命,不到四十岁就已经是处级干部,前途无量,极有可能上升一步进入市级领导班子,可是就在这关键时刻,他的分管的开发区某家企业内出现了重大伤亡事故,导致夏民这个主要负责人不得不离开工作岗位,提前退居二线。

    这么些年来,唯一能够带给夏民安慰的就是夏清的成长了,现在的他非常想要女儿抓紧给他生个外孙,聊以安慰寂寞的晚年。

    而夏民曾经的副手,施程的父亲施华斌,已经是当地的市长了,与夏民相比,二人犹如天差地别,让人很是唏嘘。

    “夏清,跟自己爸妈还藏着掖着,有这样的好消息还不抓紧告诉我们?!毕拿窭趾呛堑乃档?,说着还看了施程一眼。

    这老两口似乎都认为夏清的心仪对象是施程了。

    “他”夏清欲言又止。

    “夏清,你快说说,让我们一起帮你把把关,别不好意思了?!笔┏淘俅蚊蛄艘豢诳Х?,他已经开始想着接下来的措辞了,究竟是该来一个热情洋溢的表白,还是该婉约腼腆一点点真是个让人纠结的问题。

    “我还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钡弊抛约杭胰说拿?,夏清不再是那个顶级白领,而回到了小家碧玉的样子。

    说完这句话,她的脸已经红了一大片。

    施程努力按捺住激动的心思,攥了攥拳头,说道:“夏清妹妹这么好,那男人如果不喜欢你,可就太有眼无珠了如果他真的这样,我第一个上去揍他”

    说完这句话,施程在心中暗暗道:“,这时候说多狠的话都行,因为我可不会揍我自己的?!?br />
    马岚笑道:“夏清,快告诉我们,他到底是谁”

    “他是我们公司的同事,叫苏锐?!毕那逡Я艘ё齑?,终于说了出来。

    听到这句话,夏民和马岚的表情线条全部僵硬,而施程的笑容也瞬间石化

    开什么玩笑居然不是自己

    很显然,夏清的答案出乎了夏父夏母的预料,他们本来还想撮合夏清和施程来着,结果女儿却整了这么一出,整个场面陷入了难言的尴尬之中

    而隔壁的邻座上,苏锐虽然早有准备,但听到了夏清情意绵绵的说出自己的名字,还是觉得心情有些复杂。

    曹天平同志已经彻底不能动弹了,他本来正喝着咖啡,如今也忘了下咽,嘴巴张着,咖啡不断流下,湿了他一身

    我去,人比人气死人曹天平的心中简直太不平衡了,林傲雪、夏清、周安可,公司的三大美女竟然全都和苏锐扯上了关系

    苏锐做了个无奈的表情,那意思很明白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是自己魅力太大了吧。

    “夏清,你不是在开玩笑吗”施程努力调整着僵硬的面庞,道:“我之前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

    “这只是我单方面的想法,所以从来没说过?!毕那迕蛄嗣蜃?,这还是她第一次讲出心中的想法。

    默念着那个名字,夏清的眼前又浮现出苏锐的样子,嘴角不禁翘起,露出一丝谁都能看明白的幸福微笑。

    施程这还是头一次觉得美女的笑容竟然如此可恶为什么她心仪的男人不是自己苏锐又是哪个王八蛋

    如果隔壁的苏锐听到施程的心声,百分之百会揪起这个家伙的领子把他给丢出去

    “保持风度,保持风度,对方八字还没有一撇,自己不要如此激动?!笔┏踢湃?,很认真的告诫着自己,努力调整着心情

    沉默了好久,马岚才对施程尴尬的笑了笑,然后道:“夏清,这个苏锐是谁”

    “是我们公司的同事?!?br />
    “年龄多大”

    “不太了解,看样子应该不超过三十岁?!?br />
    “哪里人”

    “没听他说过?!?br />
    “家庭条件怎么样”

    “不太清楚?!?br />
    “父母是做什么的”

    “从来没问过?!?br />
    “年收入多少”

    “这是人家,不方便问?!?br />
    “那身高多少体重多少”

    “反正不高不矮不胖不瘦?!?br />
    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夏清一问八不知

    夏父夏母差点没气的晕过去,女儿这是中邪了吗连对方的身份都不了解,估摸着也就只知道个名字而已

    施程则是越听越开心很显然,夏清根本就是单相思都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单身,是不是有妻女

    这样看来,自己还是有着不小的机会

    “夏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连这最基本的情况都不了解,就喜欢上人家了”

    夏民一贯是严肃而传统,见到女儿居然做出这种荒唐事情,面色不由得一沉。

    “他很好的?!毕那逑胍嫠杖癖缃饧妇?,不过她这话也确实没什么说服力,根本拿不出什么有效的论据来。

    “他好不好你说了不算?!毕拿癯烈鞯溃骸八鼓鼙饶愕氖┏谈绺寐鹆思业降资鞘裁瓷矸荻疾恢?,就偷偷芳心暗许,我看那什么苏锐要比施程差的远了,最起码你俩青梅竹马,咱们两家知根知底,施程也对你情根深种”

    施程听了这话,几乎都要跪下来给夏民磕头了,然后一边磕着头还得一边高声喊着:“岳父大人在上,请受小婿一拜”

    这未来的岳父可不是一般的给力啊观点鲜明,论据有力,不愧是当过领导的人物

    不过,夏清听了父亲的话,却有些意外,然后笑道:“爸,你乱说什么呢,什么情根深种的,施程哥一直把我当亲妹妹看待,这一点我还是明白的,你可别乱了套啊?!?br />
    夏父夏母简直无语了,自己的女儿在聪明的时候几乎无人能敌,怎么在这方面这么不开窍呢施程如果不喜欢你,会把你当成亲妹妹一样照顾吗

    看到场面有些尴尬,施程意识到现在自己必须做出姿态来,连忙打圆?。骸跋那?,谈恋爱真的是一件很谨慎的事情,甚至有可能对女人的一辈子都造成非常严重的影响,我觉得这件事情你还是要慎重一些,两个人在一起,一定要知根知底?!?br />
    夏清点了点头,现在她虽然也觉得自己对苏锐了解太少,但是她愿意相信自己心中的感觉。

    夏民点了点头,欣赏的看了施程一眼,说道:“小施说的对,这样吧,你把那个苏锐约出来,我们也可以替你把把关?!?br />
    “约出来和你们一起吃饭”听到这句话,夏清的脸上满是为难。

    苏锐还不知道自己的心意呢,就让他和自己父母一起吃饭这意思也太明显了吧

    “夏清,你已经老大不小了,再拖下去可就要三十岁了,你不着急,你爸你妈都还着急呢?!甭磲笆忠换樱骸拔颐悄训美匆淮文?,必须要给你严格把关才行,如果我不满意,你的这种感情必须打住?!?br />
    “那好吧?!笔率瞪舷那逡蚕肴盟杖窦患约旱母改?,看这种情况,如果自己拒绝的话,根本就要没完没了了。

    夏清犹豫了一下,便拿出手机,拨打了苏锐的电话。

    下一秒,苏锐那极具特色的华夏国歌手机铃声便慷慨激昂的在邻座嚣张的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