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苏锐知道了秦悦然此时心中的想法,恐怕会直接把自己淹死在这泳池里

    这个女人居然敢跟自己下药这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半瓶就可以让一头大象因发情而疯狂,苏锐喝下去的剂量可是这个的四倍如果不是他凭借着恐怖的意志力支撑着压制着,恐怕早就已经做出那种事情了

    秦悦然当真了得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我就非得抢在你林傲雪的前面下手不可

    反观此时的苏锐,正双眼通红,浑身的温度不断升高,口鼻之中所喷出的气体似乎都能把泳池中的水给蒸发一空

    英明神武所向披靡的太阳神同志,肤色已经变成了煮熟的大虾,几乎就差头顶没冒烟了

    每一次触碰秦悦然的身体,都会让苏锐有种即将爆发的冲动

    可是,他愣是凭借恐怖的意志力,无数次的将处于爆发边缘的自己拉了回来

    秦悦然眨了眨眼,试探性的问道:“苏锐,你怎么回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苏锐这个时候还不知道秦悦然对自己干出了那么狗血的事情,摇摇晃晃着身体,捂着肚子,道:“感觉身体好热,不知道不知道是什么原因。a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草莓,.xsw”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秦悦然胸前的高耸山峰,似乎已经要陷进去了一般,好似饿了好几天的大灰狼看到了美味可口的大白兔

    苏锐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是藏着一颗不定时的炸弹,随时都有可能被面前的女人引爆

    秦悦然顺着苏锐的眼光来到了自己的胸前,然后把她的演技发挥到了极致,一边用手捧了捧那柔软的地方,一边迷惑的说道:“你在看什么我这里有什么不正常吗”

    “确实有点不正?!彼杖衽Φ难柿艘豢谕履?,看着那柔软的地方被秦悦然自己弄的不断变幻着形状,他真的很想死。

    秦悦然的脸蛋也是红扑扑的,说实话,她今天的举动虽然很狗血很彪悍很让人无语,但秦家四小姐骨子里并不是那种放浪形骸的女人,与之相反,她恰恰是个保守之极的姑娘。

    从小到大,虽然由于那扯淡的“千年不遇旺夫命”而受到无数优秀男人的追捧,但是秦悦然自己却从来没有动心过,反而对那些跟着自己屁股后面献玫瑰花的家伙觉得无比厌烦。

    因此,她虽然下决心做出这种色诱苏锐的举动,内心深处还是有着很强烈的羞意,甚至有些时候会怀疑自己的底线是不是有点太低了。

    事实证明,为了所谓的爱情,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可以不要节操的。

    就像现在,秦悦然正在无比完美的展现着她的演技,苏锐直勾勾的盯着,鼻间已经快流血了看来,那能够干倒大象的药效真的很强大。

    “你怎么还在看我呀”

    秦悦然的双颊恰到好处的再度增添了一抹绯红,看起来是如此的明艳动人

    苏锐看着她的样子,已经感觉到脑子都快被火焰烧化掉了

    “你再这样看着人家,人家可不跟你再游泳了?!?br />
    秦悦然深深懂得欲擒故纵的道理,不过这个以往见到苏锐就非常彪悍的女人,此时扭扭捏捏的一口一个“人家”的,把她自己也闹的一身鸡皮疙瘩。

    不过,看到心爱的男人对自己如此着迷,秦悦然的心中还是有些甜丝丝的。

    她主动上前一步,拉着苏锐的手,说道:“你现在教我仰泳好不好”

    秦家四小姐可真的是太能耐得住性子了,都这个时候了,还要学仰泳

    苏锐还没来得及回答,秦悦然便惊呼道:“你怎么流鼻血了”

    废话,那两瓶那么强劲的药灌下去,不流鼻血才怪了

    秦悦然下药的时候自然不会想到这一点,她当时光考虑着让苏锐快点上钩,如今看到汹涌而出的鼻血,顿时意识到了自己的粗心大意

    说着,她连忙伸手去给苏锐擦鼻血。

    但是苏锐哪里还管的了那么多,他尽管死死压制,却也压制不住了,秦悦然的一举一动都是最好的催化剂,催化着药效在苏锐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发挥着作用

    苏锐一声低吼,把秦悦然粗暴的扛在了肩膀上,两步就跨出了泳池

    两个人就这样,洒落一地的水花苏锐也顾不得擦身上水渍,直接就把秦悦然扔在了那个大圆床上,然后低吼着扑了上去

    苏锐绝对不曾想到,自己作为男人竟然是如此的没有尊严,被人稀里糊涂下了药之后便夺去了贞操如果他还有贞操的话。

    这药效实在是太强大了,即便秦悦然早有心理准备,到最后还是哭着喊着要求苏锐停下。她从来不曾经历过这种事情,被苏锐如此的狂野开荒,她的痛苦似乎要远远多于快乐

    从早晨到下午,两个人虽然呆在这别墅里没有出去,但是无论是客厅还是院子里,全部都留下了他们的“足?!?。

    等到日薄西山,苏锐才渐渐的从那种状态之下退了出来,浑身早已无力,躺在院子里的草坪上,长长的喘着粗气。

    而秦悦然就趴伏在他的身上,同样没有一丝力量了,不,应该说她的力量早就在很久之前被耗尽,绝大部分的时间里都是任由苏锐摆布。

    感受着身体之上传来的压迫感,苏锐不禁苦笑不已。

    他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十分了解,如今药效过去,头脑清醒,自然能够明白秦悦然对自己做了怎样的事情。

    为了和林傲雪竞争,她居然敢对自己下药

    苏锐猜到了真相,不禁哭笑不得。

    自己今天实在是太过生猛了,所折腾出来的动静,恐怕不是秦悦然所能承受的了的。

    “给哥哥我下了那么重的药,如果留下什么后遗症,我可饶不了你?!?br />
    苏锐说罢,又好气又好笑,报复性的在秦悦然的大腿上连续拍了几巴掌。

    后者几乎脱力到处于半昏迷状态了,苏锐这几巴掌打下去,人家根本没什么反应。

    等到秦悦然悠悠醒转的时候,已经是日出三竿了。

    她这一觉至少睡了十几个小时。

    刚刚翻了个身,她便感觉到浑身酸疼,尤其是小腹深处,那种疼痛感极为的清晰,让她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

    回想起昨天的疯狂,秦悦然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几乎大半天的时间,他们两人竟然都在折腾那事儿

    现在想来,她甚至有点后怕,自己丢了第一次不要紧,如果苏锐出了什么麻烦,自己可是会抱憾终身的毕竟,以他昨天那样的凶猛劲儿,就是铁打的身子也熬不住啊

    秦悦然努力的撑起身子,这才发现自己仍旧是一丝不挂。

    想到苏锐已经把自己全部看光光了,秦悦然的脸上不禁腾起了两朵红晕。

    “这个混蛋,死到哪里去了不会是想着完事之后不认账吧”

    秦悦然往卧室旁边看了一看,并没有发现苏锐的身影。

    不过,说曹操,曹操到,秦悦然的话音尚未落下,便发现苏锐已经端着一杯牛奶从客厅走过来。

    “啊”

    秦悦然不自觉的发出了一声尖叫,连忙抓着床上的薄被子挡住光洁的上半身。

    见此情景,苏锐一脸鄙夷,冷笑着说道:“这个时候开始给我装纯洁了昨天给我下药的时候可不是这风格啊”

    秦悦然的俏脸一红,然后毫不相让的说道:“怎么着你是不是想干完了不认账我跟你讲,老娘的第一次就这么献给你了,你可不要不珍惜”

    苏锐把牛奶重重的往床头柜上一放,恼火的说道:“你以为这不是我的第一次吗”

    看着苏锐那认真的模样,秦悦然笑的前仰后合。

    “你笑什么笑”苏锐更加恼火。

    “你真的是处男”秦悦然撇了撇嘴,同样露出鄙夷的神色:“你是处男你可耻,你为国家浪费纸?!?br />
    苏锐的额头上顿时浮现出几条黑线,现在的女人都是怎么了这种行为怎么不以为荣反以为耻了

    “我骗你的?!彼杖裎弈蔚乃档?。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秦悦然真的像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一样,越笑越厉害,就连胸前的被子滑落了一半都没觉察到

    苏锐才不跟她一般见识,欣赏着眼前的风景,自言自语:“继续笑,继续掉,继续笑,继续掉?!?br />
    秦悦然这才意识到不对,她再次把被子往上面拽了拽,道:“说说吧,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苏锐继续恼火的说道:“拜托你搞搞清楚,是你上了我,不是我上了你”

    “可是结果都是一样的,有什么区别吗”秦悦然摊了摊手。

    不过这么一摊手,她身前的被子便彻底滑了下来

    尽管昨天已经看过了这些风景,可是今天重又见到,苏锐还是觉得不能自拔。

    秦悦然想要再次拉起被子,可是她的速度又怎么能够及得上苏锐,后者眼疾手快,直接一把拽起了被子,顺手就扔到了一边

    ps:感谢肖邦的十三月的万赏,感谢砍砍、非公子、神剑、tel龙少、紅龜仔、龙轩听雨、恶魔炽天使、zlhhhh、郵票1、吃吃睡睡、颖丽奕、笑看红尘8612、?;暾?、xiao玉米、肥du嘟、dslq等老兄弟的月票支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