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早就知道苏锐会来,远远的看到了他的车子,秦悦然便立即迎了上去,从她的脸上根本看不到任何的颓然和失落,仍旧是那个神采焕发的君澜女王。

    “你怎么站在这里”

    苏锐停下车,讪讪的问道,现在的他面对秦悦然总会有一种心虚的感觉。

    这儿可是君澜酒店的外面,平日秦悦然是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我在这里等你?!?br />
    秦悦然果真给出一个让苏锐惊讶无比的答案。

    “你怎么知道我会来”看着这个曾经和自己在天台上共同度过几个夜晚的姑娘,苏锐觉得很是尴尬。

    “我当然知道?!?br />
    秦悦然扬了扬手机,道:“林傲雪发短信告诉我了?!?br />
    “什么”

    苏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林傲雪为什么要发短信告诉秦悦然自己过来的消息她们两个不会是想要共同把自己给分享了吧

    联想到林傲雪之前主动让自己来找秦悦然的情形,苏锐越来越觉得二女共事一夫不是不可能,可是,这两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恶了,她们就没想过问问自己的意见吗

    苏锐心中是这么想的,嘴上也就这么说了出来。

    “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了把我当成了可以随手送人的货物是不是我也是人,我是活生生的男人,有血有肉有思想有意识,会选择也会判断,你们两个把我送来送去,是几个意思想要二女共事一夫,你们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苏锐说的吐沫四溅,义愤填膺,就跟别人踢了他的丁丁不赔钱一样。

    闻言,秦悦然表情很怪异:“你说什么什么二女共事一夫”

    苏锐冷笑:“好啊,你还装傻,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林傲雪偷偷商量好了,要两个人都跟着我,但是你们想想,这可是一夫一妻的时代,严重违反了华夏的法律我会同意吗我会同意吗我会同意吗”

    苏锐连着反问三声,看起来真是特么的气势如虹。

    秦悦然顺势就问了出来:“那你会不会同意”

    “会”苏锐很是坚定的说道,那表情看起来视死如归

    秦悦然一脸纠结复杂的看着苏锐,她真的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来了,她真的没见过那么不要脸的人。

    说完这句话后,苏锐的音量仍旧保持着之前的分贝:“不过,就算我会同意,你们也该事先征求一下我的意见吧虽然说知道这个消息确实挺惊喜的,但总得给人家一个接受的过程吧”

    苏锐还没说完,秦悦然已经踩着她那双细高跟风风火火的转身离开。

    “喂,我还没说完呢,你去哪里”苏锐连忙跟上,这女人也真是的,怎么话说到一半就走自己还想仔细问问二女共事一夫的细节呢。

    秦悦然的专属天台之上。

    苏锐一脸愕然的看着对方,道:“你说我自作多情根本没有这么一回事”

    “当然,否则你以为呢”秦悦然嗤之以鼻:“我就没见过自我感觉那么良好的家伙。我是什么人林傲雪是什么人让我们二女共同伺候你,让你尽享齐人之福你想想,这可能吗”

    苏锐摸着鼻子想了想,讪讪的说道:“好像真的不太可能?!?br />
    无论林傲雪,抑或是秦悦然,两人都是家境极为不错的大小姐,心高气傲,平常的男人根本入不了她们的法眼。苏锐刚才竟还想着两个全部都收了,这种可能性真的比火星撞地球还要低不少

    “你昨天晚上没睡好吧”

    秦悦然看着苏锐的黑眼圈,冷笑道:“不,估计是根本没睡?!?br />
    “确实没怎么睡,辗转反侧?!彼杖癜胝姘爰俚乃档?。

    他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表现实在是太怂太怂了,不过,当他意识到两个女人可以全部收下的时候,心里顿时升起一股强烈的轻松感。

    在和女人相处的方面,苏锐同时患有选择困难症和拒绝困难症,当这些女人又同是极品美女的时候,这种困难症的症状立刻被无限的放大。

    “我问你,你想好接下来怎么办了吗”

    秦悦然一把勾住苏锐的脖子,直直的看着对方,两人的鼻尖几乎已经贴在了一起。

    “天啊,怎么又是这种问题”苏锐欲哭无泪。

    “没想好?!?br />
    “既然没想好,你又来我这里做什么”秦悦然冷笑着问道。

    “是”苏锐刚想说是林傲雪让我来的,可是转念一想,如果真的这么说的话,恐怕会无限放大两女之间的矛盾。

    “是什么是”

    “是我觉得应该来看看你?!彼杖窨醋徘卦萌坏难劬?,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真的”

    “绝对是真的,我为什么要骗你”

    秦悦然闻言,一声轻叹,伸出双手搂住苏锐的脖子,胸部与对方的胸膛紧紧的贴在一起。

    “其实,无论你怎么说,我只能选择相信?!鼻卦萌蝗嵘档溃骸拔冶荒愠缘乃浪赖??!?br />
    苏锐浑身僵硬,肌肉完全紧绷,没话找话的说道:“我忽然觉得好热?!?br />
    “确实很热,今天要有三十度呢?!?br />
    秦悦然看着苏锐的满头大汗,似笑非笑:“所以我早就做好了安排,走吧,咱们去游泳?!?br />
    “游泳”苏锐看着秦悦然的极品双腿,忽然觉得自己的肌肉更加僵硬了

    “是啊,天热就要游游泳,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苏锐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口水,再次把秦悦然的极品身材从上到下扫了个遍。

    “游泳,我穿什么”苏锐咧了咧嘴,那笑的样子简直比哭还要难看。

    “你说呢游泳当然要穿泳装的了?!?br />
    秦悦然说罢,便拉着浑身僵硬到不能动弹的苏锐离开天台。

    面对如此极品美女的极品诱惑,苏锐患上的选择困难症和拒绝困难症再一次被无限放大到了极点

    拥有绝世武力的苏锐此时似乎功夫尽失,秦悦然牵着他去哪,他就得乖乖去哪。

    如果林傲雪知道,自己的“谦和礼让”、“公平竞争”被秦悦然如此的充分利用,不知道会不会悔的肠子都青了

    虽然在商场上也不缺手段,但是林傲雪的思维总会是更加的偏重于科研方面,在“不择手段对付敌人”这八字真言上面,她的理解程度远远不及鬼精鬼精的秦悦然。

    当然,这也是林傲雪和秦悦然最不同的地方,在昨天晚上,后者本身就下定要把自己交给苏锐的决心,结果最后却因为自己的心理芥蒂而最终放弃。倘若换做是秦悦然,肯定不由分说,先推倒了再谈别的

    霸王硬上弓,先收货再评价至于给好评中评还是差评,那也得等开箱验货用完再说

    身为君澜女王,秦悦然要保持形象,自然不可能亲自穿着泳装和苏锐在海边游泳,那样可是会被围观的,说不定几分钟之后就能登上网络的头条。

    要知道,整个宁海,不知道有多少人希望看到君澜女王脱下她那身极为合体极为惊艳的旗袍,然后换上一身能够最大程度彰显其身材的比基尼泳装,让所有人一睹她的无双美腿。

    不过,即便非常清楚的知道这一点,但是秦悦然却从来不曾让他们达到过这个目的。

    无论冬夏,所有人见到的君澜女王,都是一身旗袍,这种款式的衣服已经成了她的标志性搭配,甚至有一家服装公司想要出价千万请秦悦然代言,却被后者给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就像是巴厘岛许多度假景观酒店一样,作为宁海市最高档豪华的度假酒店,君澜凯宾的内部也同样有许多单门独院的小型独栋别墅,别墅之中自带泳池,当然,这种小型别墅的房价也是非常之高,普通游客顶多住个一晚两晚就已经承受不起了。

    由于当初规划设计这部分的时候,设计师们并没有考虑到宁海并型的旅游度假城市,来这个城市出差的商务人士要远远多于旅游观光客,因此,君澜酒店的独栋别墅绝大部分都是空置的,这也算是设计者的败笔之一,白白浪费了好大一片地方。在寸土寸金的宁海,空置了这一片小型别墅群,真的是太暴殄天物了。

    不过秦悦然倒不介意这些,这两年在她的经营管理之下,这片地的开发成本早就被不知道多少倍的收了回来,她也完全可以把这几十栋独栋别墅全部包装之后卖掉,但是秦家四小姐不缺钱,只要她想,那么这一小片小型海景别墅就随时可以为她创造新增的利润。

    当然,秦悦然也有自己的想法,宁海的地价已经快突破了天际,在这个时候选择卖地这种一次性进账的生意,和竭泽而渔没什么两样这么些年来,宁海的地价已经不知道翻了多少倍了

    苏锐见过林傲雪穿泳装的模样,但是却无法想象,当拥有无双美腿、身材堪比顶级超模的秦悦然穿上比基尼的时候,会是怎样的震撼效果

    恐怕那些体育画报或者维密的国际顶级超模都会被彻底比下去吧

    脚随心动,苏锐此时即便不被秦悦然牵着走,也仍旧乖乖的跟在她的后面。

    只不过,在这个时候的苏大官人却仍旧寻找着心理安慰,表面上做出一副冷笑的样子:“我倒要看看你耍什么花样游泳你当我是那么好糊弄的人吗今天如果不和你游上个几十来回,都对不起我跑这么一趟”

    如果秦悦然听到苏锐的心声,肯定会大骂他无耻下贱不要脸到极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