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敲门,可把床上的两个人吓了一跳,不过还好,听到老妈的问题之后,林傲雪也放下心来。

    “好,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问问他吃不吃早饭?!绷职裂┯Φ?。

    不过,就在她刚说完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苏锐嘿嘿笑着掐了自己的臀部一下。

    于是乎,她也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惊叫。

    魏淑玲本来已经准备离开,忽然听到女儿的叫声,连忙转过来继续敲门:“傲雪,你怎么了”

    “没事,我马上起床,这就下楼吃饭,你快走吧?!绷职裂┖暗?。

    魏淑玲的眉头轻轻的皱了皱,然后嘴角翘起,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微笑来。

    她走到楼梯转角,把身体藏在墙壁后面,然后偷偷瞄着林傲雪的房间。

    “你在干什么”

    林福章的声音忽然在魏淑玲的身后响起,把她吓了一跳。

    “嘘,别动,我在观察?!蔽菏缌嵘衩刭赓?。

    “观察什么”

    “咱们的女儿有点不正常?!?br />
    “你才不正常呢?!绷指U旅缓闷乃档?。

    “还不相信我是不是听我跟你详细讲讲?!庇谑?,魏淑玲便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对林福章绘声绘色的讲了一遍。

    “你是不是精神分裂了这有什么好不正常的呢”听完魏淑玲的话,林福章真的觉得自己老婆想的太多了,莫不是更年期提前来到了。

    “你才精神分裂?!?br />
    魏淑玲打了自己的老公一下,说道:“你想想啊,这根本不是咱们女儿的风格,她如果要拒绝我的话,肯定只是会说没事,结果她却说没事,我马上起床,这就下楼吃饭,你快走吧,你仔细推敲一下,咱们女儿是不是有点不正常她什么时候说过那么多的话”

    林福章听了老婆的分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说的也很有道理?!?br />
    魏淑玲一脸八卦:“那就快和我一起看看吧,说不定会有什么惊喜呢?!?br />
    林福章一甩手,转身就走:“你以为我跟个女人一样我没兴趣?!?br />
    魏淑玲白了自己的老公一眼,继续聚精会神的盯着林傲雪的房间门。

    这个时候,房门忽然打开,苏锐走了出来。

    林傲雪穿着睡衣紧跟着出门。

    魏淑玲隔着半条走廊就看到了两个人的黑眼圈。

    她连忙把身体缩回去,乐呵呵的说道:“年轻真好啊?!?br />
    等到苏锐出现在餐厅的时候,林福章已经快吃好了,不过当他看到这个“准女婿”的时候,还是决定把吃饭的速度放的慢一些。

    苏锐被捕的事情林福章也知道,但是他却不能够做出什么有实质意义的帮助,事后,几位部级大佬的同时出手相助彻彻底底的震撼了林福章一把,也让他对苏锐更加的另眼相待。

    要知道,秦之章、李宗翰、罗云路,这几个人联合在一起,所能够爆发出来的能量,足以用惊天动地来形容

    不过,下一秒钟林福章就忘记了自己准备说的话,因为他看到了苏锐和林傲雪脸上的黑眼圈。

    这熊猫眼实在是太明显了,他想不注意到都不行

    “你们两个昨天晚上没睡觉吗怎么眼眶那么黑”林福章直接问了出来。

    而魏淑玲则是一脸八卦的微笑,默不作声,似乎在等待着女儿和“女婿”的回答。

    苏锐和林傲雪对视了一眼,终于意识到了哪里出了问题,后者红着脸低下了头,错开眼神,说道:“昨天晚上没睡好?!?br />
    苏锐则是说道:“我可不是昨天晚上没睡好,是好几天都没能好好的睡觉了?!?br />
    林福章深以为然,以首都那几大世家的实力,既然能够把苏锐抓走,就一定不会让他好过的,至于睡觉什么的,更是根本想都别想。

    “好不容易脱身,就回来好好的休息,养足了精神,再想其他的事情?!绷指U露V鲎潘档?。

    魏淑玲很是鄙夷的看了自己的老公一眼,就他这推理能力,要是去当刑警,保管一辈子都破不了一个案子。

    还让苏锐养足精神,看他的样子,如果再和傲雪继续呆下去,估计早晚有一天所有的精神都要被耗尽了。

    “看来,不来点狠的是不行了?!?br />
    其实,魏淑玲明里暗里催过很多次,想让苏锐和林傲雪早点把婚给结了,然后自己能够早点抱上外孙子,可是这一对年轻人就一直在打马虎眼,从来没有正面回答过。

    看了自己的男人一眼,魏淑玲眉头一皱,计上心来,笑眯眯的说道:“苏锐,傲雪,我听王远说,你们两个昨天晚上一起回来的”

    “呃?!碧秸饩浠?,苏锐本能的看了林傲雪一眼,却没想到后者根本没抬头,专心对付碗里的小米粥。

    只是,林傲雪虽然不表态,但是一抹红晕却已经爬上了她那晶莹的耳垂。

    “我们昨天晚上确实是吃过了饭一起回来的?!彼杖翊鸬?,他看了笑眯眯的魏淑玲一眼,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这老太太今天来者不善啊。

    “那你昨天晚上睡在哪里的”魏淑玲继续笑眯眯的问道,谁也不知道这位八卦的老女人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

    “我睡在自己的房间啊?!彼杖竦男闹型煌灰惶?,说道。

    林傲雪终于抬起了头:“妈,你要干什么”

    不过,她的语气完全不像之前那般冰冷,甚至还有隐隐有那么一丝小女儿的风情。

    “真的睡在自己的房间”魏淑玲简直是打破砂锅问到底,脸上的笑容一成不变。

    以苏锐的智商,这一下终于意识到,自己和林傲雪一整晚都独处一室的消息八成是被老太太知道了。

    “当然,阿姨,我除了自己的房间,还能睡在哪里”

    苏锐生怕昨晚的事情泄露,否则他都不知道怎么在这庄园里呆下去,于是信誓旦旦的说道:“阿姨,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睡到五点钟才去了傲雪的房间,教她练了会瑜伽?!?br />
    “教她练瑜伽”

    魏淑玲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你居然还会练瑜伽”

    林福章在一旁摇头叹息,已经老夫老妻几十年了,他仍旧读不懂老婆的思维转变

    “当然?!彼杖褚膊恢雷约壕谷晃蟠蛭笞驳囊鹆死咸男巳?,他急着澄清昨晚的事情,因此直接放下筷子,摆了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动作

    右脚,左脚高高向后伸出,右手在空中划出弧度,不可置信的抓住了左脚脚踝

    此时苏锐的身体显得柔韧到了极致

    “这种动作得练习瑜伽好多年才能做得出来吧”魏淑玲说道:“就连我的瑜伽老师都做不出来这种高难度动作”

    “其实对我来说,这种动作很简单的?!?br />
    苏锐说的可是实话,放下脚踝,经受了那么多年的魔鬼训练,要是连这种柔韧性的动作都无法完成,那么他根本不可能从敌人的手中逃走那么多次

    看着苏锐的动作,林傲雪同样露出微微的迷醉眼光,自己认定的男人就是如此优秀,无所不能。

    晕晕乎乎的魏淑玲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的目的,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瑜伽上,满脸兴奋:“苏锐,你来教我练瑜伽好不好看你的动作,一定比宁海那些知名的瑜伽老师更加专业”

    看到自己顺利的把魏淑玲的注意力给转移了,苏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阿姨,您要练习瑜伽,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在您这样的年纪,最好还是学习一下健身操广场舞之类的,瑜伽虽然好看些,但是对于您这种骨龄的关节和肌腱都有可能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br />
    “那你就教我跳广场舞吧”一听到对身体有害,魏淑玲连忙放弃了她钟爱的瑜伽事业。

    到了此时,她已经完全想不起来,自己在十分钟之前还要审问苏锐来着

    苏锐一听,一张脸顿时垮了下来,要让自己去和大妈们一起跳广场舞,还不如把他给干脆杀了呢。

    一旁的林傲雪低着头,笑靥如花。

    今天是周末,苏锐不用送林傲雪去单位上班,但是吃过早饭之后,前者便被林大小姐赶了出来。

    “这叫什么事,这叫什么事”

    苏锐开着车穿行在大街小巷,郁闷非常。

    因为林傲雪赶他出来的理由非常简单,非常直接,非常的不可思议

    这个女人,竟然让苏锐去找秦悦然

    “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苏锐哭丧着脸:“刚刚和她睡了一夜,转眼就让自己去找另外一个女人,她究竟是几个意思”

    苏锐简直想破了头,也没猜到林傲雪的真实想法

    他宁愿去面对敌人的刀枪箭雨,也不想和世界上最复杂的生物玩心眼

    早知道感情的事情那么复杂,自己不涉足就好了

    此时的苏锐非常羡慕某些潇洒之极的男同胞们,那些家伙只玩不玩心灵还不用负责任,实在是我辈楷模,哪里像他那么苦逼

    在宁海三环四环绕了好几个纠结的圈,苏锐终于调转车头,朝着君澜凯宾酒店行去。

    有些事情再逃避也没有用,终归有着需要面对的一天。

    远远地看到了秦悦然的身影,苏锐的脚一哆嗦,差点把油门当成了刹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