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厢之中。

    苏锐和林傲雪正面对面坐着,互相盯着对方的眼睛,房间之中都弥漫着一种浓浓的暧昧气息。

    看着林傲雪那泛着潮红的脸颊,苏锐忽然想要跨过这桌子,去亲她一口。

    绝美的人儿带着羞意,谁人能够不动心

    此情此景,酒不醉人人自醉。

    林傲雪也感受到了苏锐眼中的火热意味,与以往不同的是,她不仅没有害羞的逃避躲闪,反而勇敢的迎着对方的双眼,挑衅一般的看着他,那眼神中所流露出来的意味像是在说你敢吗

    苏锐最不怕的就是激将法,他此时此刻真的有些血冲脑门,把那些错综复杂乱七八糟的关系全部抛到了脑后。

    一拍桌子,苏锐浑身雄风迸发,准备站起身来去迈出实质性的一步,林傲雪此时虽然目光不躲不闪,依旧在挑衅,可是心中却是紧张无比,极为的忐忑,砰砰直跳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包厢的门被从外面打开了

    “没想到傲雪总裁光临君澜,我实在是有失远迎?!鼻卦萌辉枚纳粼诎嶂邢炝似鹄?。

    苏锐的身体刚刚站起一半,便戛然而止瞠目结舌

    而林傲雪已经准备好迎接那即将到来的欢喜,听到那道声音,表情也骤然凝固在了脸上

    “苏锐没想到你也在这里真是巧啊”

    当秦悦然看到苏锐的那一刻,她的脸上已经写满了惊喜

    虽然,此时此刻她恨不得冲过去,把苏锐活生生掐死个十遍八遍的,但是从来没有接受过专业演员培训的她却展现出来远超专业演员一大截的水准

    不过,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已经很久不曾见过苏锐的秦悦然,此时此刻看到对方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一直提在心中的那一份担心终于彻底的放了下来,因此,这种惊喜并不全然是表演,也有很大一部分真实的成分在内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苏锐的身体还保持站起一半的状态,很僵硬很尴尬,他挠了挠头,笑道:“是啊,真的很巧怎么就那么巧呢”

    林傲雪还没有从之前的暧昧状态中走出来,怔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秦悦然装作混不知情的样子,把两瓶皇家礼炮放在桌子上,很专业的打开,给苏锐和林傲雪倒满,同时还拿过一个高脚杯,给自己添满。

    看着桌子上又多出了第三只杯子,苏锐的表情简直苦涩到了极点。

    别人都希望能够拥有三妻四妾,自己身边的女人也是个顶个的漂亮,可是,为什么此时却感觉无比苦恼

    林傲雪并不知道秦悦然的想法,虽然对她有着那么一丝轻轻的醋意,但总体上并没有多么的反感,相反,林傲雪还很欣赏这个敢于反抗家族包办婚姻的勇敢姑娘。

    秦悦然也没经过在场二人的同意,反客为主的坐了下来,美眸盯着苏锐:“苏锐,我昨天听冉龙说你被捕了,整个秦家都乱了,只是你现在怎么会在这里,已经安然脱险了吗”

    被秦悦然的眼睛盯的有些不自在,苏锐干咳了两声,说道:“这次还要多谢秦老爷子,刚刚才从首都回来,就直奔你这儿吃饭来了?!?br />
    秦悦然扫了一眼桌子上已经空了一半的餐盘,微微一笑:“是嘛,直奔我这里吃饭怎么饭都快吃完了,我还不知道你在这里呢”

    敢情这女人一直就是在装傻,什么热情洋溢的欢迎都是假的,根本就是来兴师问罪了

    苏锐满脸黑线,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他面对无数枪林弹雨依旧可以面不改色的一路闯过来,可是现在却有种想要夺路而逃的冲动

    “今天傲雪请客?!彼杖衩环ㄗ?,只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林家大小姐。

    林傲雪也终于意识到了秦悦然的来意这位君澜女王看起来是吃醋了

    看来,他们根本不是什么普通朋友,至少,苏锐愿意为了一个女人做出如此声势浩大的抢婚行动,没有人会不动心

    甚至,就连当时林傲雪得知消息了之后,心中都升起了一股嫉妒之意

    目光在苏锐和秦悦然之间来回转了几圈,林傲雪再次确认了自己的想法,她和苏锐不一样,面对秦悦然的挑战,她的心中不仅没有尴尬,反而是隐隐的生出一种战意来。

    从小到大,林傲雪虽然并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但她始终都是人群之中最优秀的那一个,无人可出其右

    在感情方面,自己又怎么可以被别的女人比下去

    林傲雪的目光微凝,嘴角竟然少见的微微翘起她笑了

    秦悦然同样面带微笑的看了一眼容貌身材与自己不相上下的林傲雪,笑意之中却带着金铁交鸣的铿锵感觉,两位极品美女的目光汇聚,已经燃烧起了噼里啪啦的电火花。

    看着两个人的视线交汇,苏锐忽然有了一种被电的浑身焦糊的感觉

    秦悦然举起杯子,说道:“傲雪,我们一起祝苏锐安全归来吧?!?br />
    林傲雪闻言,思考了一秒钟,冷着俊俏的脸,不得不同样举起了高脚杯。

    本来她已经准备好了接秦悦然的招,结果这个女人忽然把话题转移到了苏锐的身上,并且隐隐的占据了主动权。

    如果林傲雪说“我刚才已经和他庆祝过了”之类的话,未免会显得自己太过小气,可是倘若顺着秦悦然的话说,那么自己就会很明显的处于下风,被人牵着鼻子走。

    遇到对手了这是林傲雪此时心中唯一的想法

    “苏锐,傲雪,我们一起干了这杯酒吧?!鼻卦萌晃⑽⒁恍?,扬起雪白细长的脖颈,极为优雅的把这杯红酒喝进肚子里。

    苏锐为难的看了林傲雪一眼,没想到后者根本不看自己,同样喝干,一滴不剩。

    在两位女强人的面前,苏大帅哥忽然觉得自己像个小受一样,完完全全的没有发言权和存在感。只能苦涩着捧起酒杯,慢慢喝掉。

    尼玛,此时这一万多一瓶的皇家礼炮,在苏锐的嘴里,就跟馊掉的可乐没什么两样他有种回到了母系氏族社会的即视感

    “苏锐,看到你没什么事,我就放心了?!鼻卦萌豢醋潘杖?,话语虽然很淡,但是却显得深情款款。

    被这样的眼神盯着,苏锐根本没胆量接招,眼观鼻鼻观心,完全不敢和秦大小姐对视。

    都说酒壮怂人胆,他现在却是越喝越怂了,哪里还有半点国家战斗英雄的模样哪里还像那个在西方黑暗世界中叱咤风云的太阳神阿波罗

    “傲雪,今天咱们难得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来,我先干为敬?!?br />
    秦悦然说罢,再次把杯子里的酒喝光。

    被这样将军,林傲雪不想喝酒却又不能不喝,只能陪着一起喝掉,如果拒绝的话,就显得自己太没风度了。

    “苏锐,你也多喝一点?!鼻卦萌毁踩幌袷歉鋈熬频呐魅?,主动起身给苏锐倒满,那被短款旗袍包裹之下的完美身材在其眼前晃来晃去,后者却不太敢看。

    “呃,我已经喝了很多了,再喝下去可就走不动路了?!彼杖衩嗣亲?,讪讪的说道。

    “走不动路就不走了,直接在我天台的沙发上过夜好了,就像前两次一样?!鼻卦萌坏难壑谐渎伺ㄅǖ那橐?。

    这句话抛出之后,她根本没有看林傲雪一眼,就知道对方已经处于了爆发的边缘

    轰

    听到秦悦然所说的话,苏锐简直感觉到自己的脑袋里就像是有雷霆霹雳炸响,整个脑袋都嗡嗡的

    苏锐现在恨不得天空上降下一道闪电,把自己劈死算了

    他偷偷摸摸的看了林傲雪一眼,后者的眼神也似乎滞了一滞。

    不过,只是停滞了短暂的一秒钟而已,林傲雪就转向秦悦然,说道:“悦然的待客之道可真是让人感觉到有新意?!?br />
    林傲雪的言下之意非常明显,君澜酒店有那么多的房间,为什么偏偏要让苏锐睡在天台的沙发上

    对于林大小姐而言,并不需要一口气说出那么多字,也可以具有同样的杀伤力语言的力量从来都不是依靠堆积字数来体现

    “傲雪,关于这一点,我需要向你详细的解释一下?!鼻卦萌涣攘肆酱蟊?,似乎也有些微醺,她说道:“君澜凯宾酒店是秦家的产业,在我接手之后,就对天台进行了改造,将之变成了我的私人空间,只有我的指纹是钥匙,如果没有我陪着,任何人也没法进入这顶楼的天台?!?br />
    苏锐想死秦悦然的话无疑表明,那两个晚上是她与苏锐一起度过的

    女人之间的战争,还是让男人走开点比较好

    漫漫长夜,孤男寡女,,男的帅女的靓,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用脚趾头都能想到

    由于和苏锐的关系有了近乎实质性的进步,因此今晚秦悦然从始至终都能够稳稳压住林傲雪一头

    林傲雪定睛看了看秦悦然,似乎下定了某个决心,拿起皇家礼炮,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然后一口气喝的一干二净

    用纸巾擦拭了一下嘴角溢出的红酒,林傲雪站起身来,走到苏锐的面前,双手捧住了他的脸。

    在其余两人愕然无比的目光之中,林傲雪一低头,那诱人的红唇便与苏锐的嘴唇印在了一起

    咱们来比比,谁比谁更彪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