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苏锐听到君澜就这么意外

    不过还好,由于办公室里没有开灯,因此林傲雪并不能看得清苏锐的表情,只是觉得对方的语气略微有那么一点不对。

    “怎么了你”林傲雪稍带疑惑的问道,她知道苏锐一定饿坏了,也想给他接风洗尘,因此就在君澜酒店定了一个幽静的包间。

    只是,现在看来,他好像不大想去

    “呃,没什么,我是觉得君澜凯宾酒店太贵了?!?br />
    想到秦悦然,苏锐不禁觉得有些头大,讪讪的说道,眼神也有些躲闪。

    “不贵?!绷职裂┗故橇礁鲎值拇鸢?,其实,在她看来,这间酒店是有着特殊的纪念意义的,毕竟这是她和苏锐第一次共进晚餐的地方。

    当然,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林傲雪还是有着那么一点小心思存在的,作为消息灵通的商界风云人物,她不可能不知道苏锐为了抢婚秦悦然,不惜带着十二架直升机强闯首都秦家大院,轰轰烈烈的简直让人发指。

    即便秦悦然是苏锐的普通朋友,但是这一点上只要是个女人就会吃醋。感情方面,人人都是自私的,无论男女,没有谁会真正的大度到包容另外一个或几个同性分享自己的另一半。

    否则的话,古代的后宫就不会有那么多争斗了。

    两个人来到宝马跟前,林傲雪抢先一步拉开驾驶座的门,说道:“我来开吧?!?br />
    “以前不都是我开吗还是我来吧?!彼杖裼行┎镆斓乃档?。

    “疲劳驾驶不好?!绷职裂┧底?,已经坐了进去,系上了安全带。

    事实上,林傲雪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你累了就别开车了,我来好了。

    可是,同样的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就是另外一番味道了。

    不过苏锐也能理解林傲雪的良苦用心,微微一笑,干干脆脆的坐在副驾上,继续闭目养神。

    林傲雪明显是个生手,开起车来非常慢,4.0t排量的宝马760愣是被她死死压在时速五十的速度上,苏锐都替这车感觉到委屈人家完完全全是可以轻松跑到时速两百都不带有感觉的好不好

    不过小心没大差,林傲雪这一路开的虽然慢,但也是相当平稳,苏锐倒也还是死性不改,经常有事没事把眼光瞄向那两座被安全带勒的更加明显突出的山峰之上。

    林傲雪能够感受到苏锐的目光,俏脸微微的红了一分,不过她正专心开车,自然不可能采取什么防护性的举动来,这也更便宜苏锐了。

    眼看着距离君澜凯宾酒店越来越近,苏锐竟然开始感觉到有些紧张了。

    他虽然看起来很镇定,但是心中却在不断的祷告着,千万不要让自己遇到秦悦然,否则到时候真的脱不开身了。

    林傲雪把车子停在大厅门前,车钥匙扔给服务生,便和苏锐并肩朝酒店里面走去。

    在离开办公室之前,林大小姐已经换上了一身休闲夏装,碎花的波西米亚长裙配合着高跟草编凉鞋,看起来清凉而诱人。

    至于苏锐则是穿的普普通通,那衣服甚至两天没洗了,在别人看来,这根本就是完全不搭配的一对,很多男人都暗自感叹,又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这一次林傲雪并没有选择海边的露台作为晚餐地点,而是挑了一间幽静的包厢,也是为了避免外人打扰,想和苏锐一起低调的吃一顿饭。

    当看到包厢的时候,苏锐同志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样就好,悄悄来到悄悄吃完然后抓紧闪人,就不会遇到秦悦然了

    苏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心态,他也绝对不是讨厌秦悦然,更不是背着她偷吃,只是这种感觉让人太蛋疼了。

    林傲雪倒是很舍得,专门点了一瓶皇家礼炮,给苏锐倒上,然后举起杯子,欲言又止。

    事实上,她本来是想说“庆祝你凯旋归来”之类的话,可是此时举起杯子,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苏锐同样举着杯子,暗自好笑,故意说道:“傲雪,咱们喝之前得说两句话吧”

    林傲雪的表情有些纠结。

    她深深的犹豫了一下,才略有艰难的说道:“要不,你以后别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br />
    苏锐无奈的摇了摇头:“如果不这样做,我到哪里去赚钱养家啊?!?br />
    “我可以养你?!绷职裂┩芽诙?。

    话一旦出口便无法挽回,当林傲雪看到苏锐愕然的表情之时,便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但,这或许就是她心中的真实想法

    此时,林傲雪已经是俏脸通红,她忙不迭的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由于喝的实在太猛,她被呛得连连咳嗽,更显场面尴尬。

    苏锐在最初的讶异过后,也喝下了这杯酒,笑眯眯的问道:“你真的愿意养我”

    林傲雪红着脸低头夹菜,一声不吭。

    “你还别说,我真的愿意当个小白脸,被你这种大美女包养可是多少男人做梦都求不来的事情?!?br />
    林傲雪的脸色已经红的要滴出水来。

    苏锐放声大笑,笑声之中带有无尽的欣慰和快意。

    由于这个小小的插曲,两人在席间基本上是没什么交流的,苏锐偶尔问上几句,后者也只能回答个别两三个字,好在这饭菜着实比较可口,苏锐也是风卷残云,毫不客气。

    两个人喝掉了一瓶皇家礼炮,苏锐倒没什么事,林傲雪则已经是微醉了。

    人一旦醉了,就会多一分勇气。

    她撑着头,美眸望着苏锐,眼睛之中波光流转。

    自己的心扉紧闭了二十好几年,却在遇到这个男人之后的短短两个月之后,被打开的彻彻底底。

    苏锐看着林傲雪的样子,心中不禁一动:“傲雪,你喝的也不少了,咱们找个代驾回去吧?!?br />
    “不,我还没醉?!?br />
    所有说自己没醉的人都是已经醉了的。

    “苏锐,我”

    林傲雪盯着苏锐,似乎是鼓足了勇气,然而却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苏锐微笑着说道,他也本能的感觉到今天晚上的林大小姐和平时似乎有些不太一样呢。

    林傲雪这才发现,到了嘴边的话想要说出来,却又如此艰难。

    “我我还要一瓶酒?!?br />
    憋了半天,该说的没说,林傲雪却弄了这么一句让苏锐眼球惊掉一地的话来。

    “你已经喝的不少了?!?br />
    “不,我还早着呢?!?br />
    林傲雪说完,便站起身来,走到包间的门口,一把将门拉开。

    “服务生,再来两瓶皇家礼炮?!?br />
    到底是喝多了酒,林傲雪的声音很响,至少也得是平时的两倍以上,那极具个人特色的冰冷声音,清晰地传遍了走廊的每一个角落

    苏锐可是连拦都来不及

    宁海地邪,越是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

    每每在关键时刻,这句话就变得无比灵验

    秦悦然正在走廊的另外一端对大堂经理交办着一些注意事项,忽然听到了这声音,眉头挑了挑:自言自语的说道:“听这声音好像是必康的林傲雪,真是奇怪,以她的性格,应该不会这样喊的啊?!?br />
    对于“君澜女王”秦悦然而言,她可是清清楚楚的记得每一位社会名流的声音与样貌,否则的话根本无法自如的掌控整个酒店的局面。

    表面看似如鱼得水八面玲珑,风光的要死,可是谁又能想象,在这一声声简单的招呼背后,秦悦然又付出了多么艰苦卓绝的努力

    大堂经理佩服的五体投地:“秦总,您说的确实不错,那间包厢里正是必康的林大小姐?!?br />
    听到大堂经理的确认,秦悦然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神情微微一动:“林傲雪和谁一起来的”

    “和一位先生,穿着很普通?!?br />
    秦悦然的声音再次提高了一个分贝:“那个男人是不是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皮肤较白,穿着一件浅色条纹t恤”

    大堂经理真是觉得秦悦然太神了,连连点头:“秦总,您说的没错,那位先生确实是穿着一件浅色条纹t恤您是怎么知道的呢”

    “这个风流成性的混蛋”

    秦悦然闻言,银牙紧咬,看起来很是义愤填膺,那表情怎么看都像是自己的男人出轨,然后被她活生生的抓奸在床

    大堂经理立刻闭嘴不讲话了,他也隐隐的猜到了一些什么,心中顿时升起强烈的八卦想法

    至于秦悦然怎么会知道苏锐今天穿的是什么衣服,这件事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因为她和林傲雪张紫薇等人一样,从始至终都在关注着苏锐被捕事件,目光一直放在首都方向,秦冉龙更是每隔半个小时都要向其打电话汇报具体情况

    在得知苏锐顺利脱身之后,秦悦然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但是她却没想到,苏锐回到宁海居然不联系自己,反而第一时间和林傲雪出来风流快活还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这个混蛋,难道不知道自己有多担心他吗

    这个时候,一个服务生端着两瓶皇家礼炮,正好从秦悦然的身旁走过。

    “等等,这是不是送往108房间的酒”秦悦然一把拦住。

    “是的秦总?!狈裆懔说阃?。

    “交给我来吧?!?br />
    在得到服务生的确认之后,堂堂君澜女王的眼底泛起了一丝挑衅的神色,接过托盘中的酒,迈动着她那两条无双长腿,朝着苏锐所在的包间大步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