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电话之后,林傲雪抽出一张白纸,用铅笔上上面写写画画。

    仔细一看的话,她随手画出来的是一张粗略的关系网,必康和五大世家都在上面。

    而在这几大世家的周围,还有数量不少的一些公司名称,全部都是与这些世家有关联的。

    在有些公司的名字上面,林傲雪已经随手画上了叉号这代表即将被她打垮的意思。

    曾经的林家大小姐在必康内部的角色会更加的偏重科研与技术方面,主要负责研发中心的事务,甚至晚上坐在床上也在啃技术研发类的论文成果,可是,现在的她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企业的经营管理之上。

    因为三矬氨仑的事件,必康展开了新一轮融资,如今公司已经到达了前所未有的新高度,林傲雪也认为自己的能力需要进一步的提升,否则会跟不上公司的脚步。

    当然,最重要的是,由于苏锐的加入,必康已经隐隐的和几大世家对立了起来,甚至会成为他们的迁怒对象,对于这一点,林傲雪早就已经看了出来,因此,她必须全力应对,把公司发展的脚步放的更加平稳。在别人都认为必康将处于绝对劣势的时候,她偏偏要杀出一条血路来。

    写写画画之后,林傲雪盯着这错综复杂的关系图看了一看,然后轻轻皱了皱眉头,看起来有些烦恼的把白纸放到了一边,端起桌子上凉透了的那杯莫斯比花茶,喝了一大口。

    花茶还是熟悉的味道,但是林傲雪却总感觉到其中似乎缺少了一点什么。

    尽管喝了那么多,但这种消暑去火的花茶仍旧不能熄灭林家大小姐心中的火焰,她盯着茶杯,眼中流露出一丝冷意来。

    林傲雪不知道苏锐被抓起来之后过的怎么样,但是她一定要让那些胆敢陷害苏锐的人过的不怎么样

    再次抽出一张白纸,林傲雪又开始沙沙的书写着什么,一条,两条,三条,如果仔细一看,条条都是针对几大世家的报复计划

    都说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千万不要得罪她们,否则将会招致无穷无尽的报复,这话说的一点不错。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林傲雪的眉头轻轻一皱,没有答话。在这种心情不太好的时刻,她很不喜欢被别人打扰。

    摁响了桌子上的通讯器,林傲雪对着门口的秘书说道:“我现在谁都不见,所有找我的人一律推迟到明天,即便有再重要的事情也不行?!?br />
    “可是,林总”

    “没有可是?!绷职裂┐蚨狭嗣厥榈幕?,关掉了通讯器。

    苏锐站在门边,看着一脸为难的秘书,笑眯眯的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小秘书很无奈,她知道苏锐是总裁眼前的红人,如果想要进去,自己根本没法硬拦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锐推开办公室的门。

    林傲雪正端着花茶怔怔出神,忽然听到了开门的声音,眼眉之间顿时露出一片冰冷之色。

    “不管你是谁,现在都要给我一个你非进来不可的理由,否则你现在就可以到人事部办理离职手续了?!绷职裂┒⒆挪璞?,头也不抬,冷冷说道。

    苏锐看着冷冰冰的林傲雪,摸了摸鼻子,不禁有些好笑,几天不见,这小妞的脾气见涨啊。

    “你舍得把我开除吗”苏锐拉开班前椅,笑眯眯的坐下来,顺势拿过茶杯喝了一口。

    林傲雪正在怒气关头,听到这句话,顿时浑身一震,难以置信的抬起头来

    她的眼睛正好看到了一双带着笑意的双眼。

    这样的眼神在过去的那几个辗转反侧的夜晚,总是反复的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苏锐很贱很贱的伸出手去,在表情有些呆愣的林傲雪脸前晃了晃:“小妞,没事吧你,见到哥哥我回来,怎么是这副表情我又变帅了吗”

    林傲雪终于确信,眼前确实是苏锐无疑,试问普天之下还有比他更贱的男人吗

    看着眼前男人那熟悉的笑脸,林傲雪的心中涌出浓浓的狂喜,可是她很好的掩饰住了这种心情,脸上只是露出淡淡的微笑而已。

    而这种微笑,已经足够让人倾心。

    “你回来了就好?!?br />
    并没有问苏锐是如何脱身的,也没有问南宫瞬的下场究竟怎么样,林傲雪明白,只要苏锐能够回来,其他的一切都不再重要了。

    只是,她也不知道,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苏锐在自己心中的地位竟也如此重要了

    林傲雪站起身来,走到办公室的门前,轻轻的把门反锁上。苏锐一愣:“你这是要干什么”

    这姑娘是怎么了一见面就把门给反锁上,难道是要把自己给逆推了吗如果这样的话,那自己是从还是不从

    在这一瞬间,苏锐的脑海之中立刻出现了两个小人,打的是不亦乐乎。

    不过林傲雪的言辞却大大出乎了苏锐的预料,她走到后者的跟前,凝视着苏锐眼眶边黑黑的烟圈,心中不由的有些微涩,这两天来,他受了多少苦肯定都没有合过眼吧。

    林大小姐轻声道:“在沙发上好好睡一觉,离下班还有两个小时,这段时间里没有人会打扰你?!?br />
    林傲雪的话语似乎不带任何感情,语气跟命令一般,但苏锐却从中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暖意。

    看着眼前的姑娘,想着她刚才把门反锁的样子,苏锐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般,狠狠的颤抖了一下。

    林傲雪的情感表达就是这样的特殊,她并不像别的姑娘那样热烈奔放,也不会甜言蜜语,甚至在很多的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心中的想法,但是,看似冰山一般的姑娘,只要稍稍把外表的冰层融化,迎接你的就是春风般的温暖。

    “好,我现在就睡?!?br />
    苏锐说着,脱了鞋,直接歪倒在这昂贵的进口沙发上,没两秒钟的工夫,就已经酣然入睡。

    林傲雪抚了抚臀后的裙子,也轻轻的坐在沙发边上,看着苏锐熟睡的样子,虽然面无表情,但是眼波却温柔的如同一池春水。

    等到苏锐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办公室里也没有开灯,少说也得八点钟了。

    看来,连着熬了两天,也把苏锐的精力耗得差不多了。

    一阵淡淡的幽香传入鼻间,他睁开惺忪的睡眼,正好看到了黑暗之中林傲雪那亮晶晶的目光。

    后者依旧坐在他的旁边,一直注视着他。

    苏锐笑呵呵的说道:“不是说好了就睡两个小时的吗,怎么我一觉睡了那么久,你也不叫我?!?br />
    “嗯?!?br />
    林傲雪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而已,她可不会说什么“看你睡得太香了就没舍得叫你”之类的话。

    “等我等了那么久,你不饿吗”

    苏锐撑着身子坐起来,和林傲雪面对面,两个人贴的很近,甚至能够感觉到彼此的呼吸。

    “有点?!绷职裂┮谰墒且桓鲎至礁鲎值耐獗?。

    事实上,在前一段时间,林傲雪的话也比之前多了不少,可是这几天没见,她的状态又还原了。

    “那我们就抓紧去吃饭,你的身材那么好,可不能把本来就挺大的地方给饿小了?!彼杖竦难劬υ诹职裂┬厍暗幕《壬仙艘谎?,说道:“那样可就太暴殄天物了?!?br />
    要知道,当初第一次在飞机上面见到林傲雪的时候,苏锐的注意力基本上就被这山峰给完全吸引了。

    即便是在黑夜之中,林傲雪也同样能够感受到苏锐那灼热的目光。虽然在泳池里和对方亲密接触过很多次,但此时的她仍然感觉到脸颊发烧。

    对于苏锐的轻佻眼神,她再也不像之前那般抗拒,甚至会有一点点小小的欣喜。

    因为,这代表着自己身上有可以让苏锐着迷的地方。

    当然,如果林傲雪看到苏锐对别的女人露出这种表情的话,估计会恨不得把这货给掐死。

    苏锐嗅着空气中的淡淡馨香,感受着彼此间的微妙气氛,他终于意识到,自己不能再继续呆在这里了,不然两个人真的有可能干出什么事情。

    这倒不是因为苏锐不喜欢林傲雪,相反,越是和这个外冷内热的姑娘接触下来,越是能够发现她身上的闪光点,慢慢着迷,直至不能自拔。

    可是,苏锐觉得自己的感情生活有点乱,薛如云临走之前在电梯里亲过自己,秦悦然在君澜凯宾的天台上与自己狂吻了一夜,甚至认识最晚的张紫薇也先下手为强,在船舱里把自己的第n次初吻给夺走了因此,苏锐的感情生活用千丝万缕错综复杂来形容都是轻的,如果再在冲动的关头把林傲雪给怎么样了,那么自己今后该怎么办这些女性朋友还能继续当朋友吗

    “今天晚上我们去哪里吃饭”

    这种微妙的气氛被苏锐的言语打断,林傲雪似乎有点不舍,然后轻轻揉了揉太阳穴,说道:“我在君澜凯宾酒店订好了包间?!?br />
    “君澜凯宾酒店”

    听到这六个字,苏锐的表情顿时变得极为精彩。

    ps:今天加班回来的太晚了,抱歉,只有一更,明天三更,祝大家五一快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