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青鸢并没有理会院子里的吵闹,事实上,从她听到王琴的声音那一刻起,就已经知道了她如今的下场。

    还是那句话,在这个蒋家大院里面,能够和她比拼智谋的人还没有出生呢。

    之前的她总是要为了蒋家着想,忍气吞声的,如今只是稍稍借了一下势,就让王琴遭受到了被逐出家门的下场。

    想着这位刻薄嫂子在这些年间对自己做出的一切,蒋青鸢冷冷一笑,眼中没有任何的怜悯之意。

    她站在镜子前,看着红肿的脸颊,然后把毛巾沾满了凉水,敷在侧脸上。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蒋青鸢的眼睛渐渐的开始充满了水雾。

    过往的那么多年间,失去了很多很多的东西,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还能不能找得回

    而此时,白家的白秦川似乎也遭受到了同样的困扰。

    “秦川,你告诉叔叔,家明是不是白死了咱们白家是不是没法惩罚苏锐”

    “秦川,你不是号称家族的未来继承人吗,为什么现在都没办法替家明讨回公道杀人偿命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为什么还能让苏锐继续逍遥法外”

    “不管怎么说,家明都是白家的一分子,他死了,凶手却活着,这就是白家的耻辱”

    “是啊,白家的脸都被打肿了,秦川,如果你想当上家主,那就把这件事情处理好,否则我们以后可不会把票投给你”

    从回到家之后,白秦川卧室的门口就始终堵了这么多同族长辈,吵闹个不停,甚至骂骂咧咧,闹的白秦川在房间里戴上耳机都不管用。

    实在是忍无可忍了,白秦川这才打开门,双手合十的喊道:“叔叔婶婶们,我不是没努力,我真的已经尽了力,谁能想得到苏锐有那么多的大佬支持在他们那些人的面前,我完全就跟螳臂当车没什么两样?!?br />
    “叔叔婶婶们,你们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吧,这件事情我真的办不了?!卑浊卮ǹ囱佣伎煲蘖?。

    “我不管,白秦川,白家明是我的儿子,也是白家的成员,不管怎么样,你身为未来的家族继承人,都要给我一个交代”一个看起来五十岁左右的男人愤怒的喊道。

    求爷爷告奶奶那么久,不仅没有收到任何的效果,对方反而更加的变本加厉,白秦川自然很是不爽:“你让我给你交代你的好儿子在外面犯了那么多的事,把白家的脸都丢到太平洋去了,你怎么不给我一个交代”

    白家明的老爹没想到白秦川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气的浑身打哆嗦,指着后者的鼻子说道:“白秦川,你不要忘了,你还要竞争家主,如果我到时候不投你一票,你就有可能错失家主之位”

    白秦川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冷冷说道:“白家明那个坑货,根本就是死有余辜能交出这样的好儿子,你这个当爹的难辞其咎”

    一直在吵吵闹闹的白家众位远房亲戚都安静了下来,怀着惊疑不定的心情看着白秦川。

    白秦川本来就人高马大的,基本上都比这些亲戚高了半头,他冷冷的扫视了全场一眼,说道:“你们都姓白,这一点没错,可是你们怎么不想想,这么些年里,白家给了你们多少东西,你们又还给白家多少除了仗着白家的旗号在外面作威作福横行霸道,你们还能干点什么好事”

    白秦川横眉怒骂,吐沫星子都能飞出好几米。

    “白家明那个混蛋,在外面犯下的罪都够枪毙好几次了,如果不是家族出面协调,他早就死透了简直都是混账,该死”

    “还有你?!?br />
    白秦川指向了白家明的父亲,说道:“去年在澳门的赌场欠下了三百万的赌债无力偿还,是不是我让家族财务给你拨款过去的否则你都要被人当场剁掉手指我还没问你,那三百万的亏空你补上了没有”

    白家明的父亲满脸涨红,说不出话来。

    白秦川越说越气,恨不得把这小老儿胖揍一顿:“现在倒好了,三百万的钱还没还我,就在这里指着我的鼻子大呼小叫,我是谁我是白秦川是你能想指就指想骂就骂的吗”

    众人被他骂的连一点还口之力都没有

    “且不说我能不能当得上家主,但是,如果我成了家主,一定先把你这种混蛋渣滓蛀虫踢出家族,滚得越远越好,自生自灭去”

    白秦川此刻真是霸气无边,他说完之后,重重的推了一把白家明的父亲,然后从人群中挤了出去

    “一群混蛋”

    白秦川回到车上,看了一眼坐在驾驶座上一身黑衣的夜莺,没好气的说道:“看什么看,开车”

    “去哪”难得见到白家大少那么失态,也应不禁觉得有些好笑,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那个男人能把白秦川逼到如此地步了吧

    “找个高速,使劲的跑几圈,让我透透气?!卑浊卮ㄒ裁环ú咕趿?,干脆出去换个环境,不然这白家大院还真是要把他给憋死了

    “好?!币馆阂膊欢嗨?,这辆奥迪q5便呼啸的离开了大宅。

    “我明天要请个假?!币馆汉鋈凰档?。

    她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热裤,上半身则是黑色紧身背心,虽然关键部位一点没露,但常年锻炼所形成的身材还是毫无保留的展现了出来。

    也不知道是对女人不感兴趣还是怎么的,尽管夜莺的穿着透露出浓浓的制服诱惑,很引人犯罪,但白秦川愣是没多看一眼。

    “你要回翠松山吗”白秦川一下就猜到了夜莺的目的,这个女人每次请假除了回山看望师父,绝对不会干出一些别的事情来。

    “是的,我准备回去呆半个月?!币馆旱档?。

    “好,你也很久没有假期了,正好回去歇歇?!卑浊卮ㄋ斓拇鹩α?,他也知道,自己和对方并不是严格的上下级关系。

    夜莺点了点头,眼底却闪过了一抹复杂的光芒。

    苏锐并不知道,在他和黄经纬呆在卧铺车厢里打打闹闹的时候,首都的白家和蒋家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

    一路上有个伴,这行程便让人感觉到飞快,出站的时候,黄经纬几乎是挂在了苏锐的胳膊上,这个开放的小太妹根本不介意自己的两座山峰在苏锐的胳膊上被压扁。

    李瑞豪和谢振波跟在后面,看着此情此景,双眼直欲喷火。

    “我们什么时候把她给单独约出来”李瑞豪的拳头捏的咯咯响。

    “就这两天吧,你急什么急,难道还担心煮熟的鸭子飞了不成”谢振波盯着黄经纬的姣好背影,吞咽了一下口水看来他也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出了站之后,已经有一辆黑色的帕萨特等在了门口,看到黄经纬出现,司机连忙摆手:“经纬,这边”

    “李哥,我来了?!?br />
    黄经纬对着苏锐摆了摆手,说道:“欧巴,我先走了,等着我给你打电话哦?!?br />
    苏锐笑着摆了摆手,目送黄经纬离开。

    只是,当他看到那辆黑色帕萨特的车牌之时,眼中露出玩味的神色来。

    “宁海市委的车么?!彼杖褚⊥芬恍?,自言自语的调侃道:“这个年头还敢公车私用,真是顶风作案啊?!?br />
    李瑞豪和谢振波自然不认识什么公车牌照,他们见到黄经纬离开,便没有再找苏锐的麻烦,使了个眼色之后也互相告辞。

    必康集团主楼。

    林傲雪坐在办公桌前,一脸严肃,正有条不紊的发布着命令。

    几天不见,这个姑娘似乎比之前更冷了几分。

    “必康集团制药六公司立刻停止与恩科制药的合作,对,不要去管渠道方面的损失,我要把恩科制药永远的留在必康的黑名单上?!?br />
    “首都新项目的建设也立即暂停,一天之内把施工单位更换掉。为什么换因为那家施工单位姓白”

    “必康要在接下来的一年之内完善自己的渠道,从此以后度美连锁药店禁止销售必康的一切产品”

    林傲雪通过电话发布的每一条命令似乎都能给必康带来不小的利益损失,可是她根本就义无反顾,依旧声音清冷,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她所要终止合作的这些公司,无一不是有着几大世家背影

    想了想,林傲雪再次拿起了电话:“立刻动用所有可以动用的关系,给我搜集这几家公司的违规证据,不要递交到当地纪委,直接在网上公布出来,引起社会关注”

    这一次,几大世家联合给苏锐下套,彻彻底底的激怒了林傲雪

    就像上次对付宋家一样,这一次林傲雪也要用自己的方式替苏锐报仇

    虽然这些举动并不会对五大世家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是这些小伤口终有一天会变成无法愈合的大伤痕

    发布了一系列命令之后,林傲雪知道,必康的股票肯定又要跌了。

    但是,她不在乎。

    这两天来,林傲雪夜不能寐,辗转反侧,脑海之中全部都是苏锐的身影。

    他那贱贱的笑,他那无聊的闹,无一不是深深的烙印在林傲雪的心中。

    每每想到在那个午夜电影院,苏锐紧紧搂着自己,面对强敌毫不畏惧的样子,林傲雪就感觉到自己的整个人都要融化了,而在融化之后,,便是浓浓的担心和愤怒。

    她并不知道苏锐会怎么样,但是她必须要让那些想要动他的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林傲雪知道,自己似乎已经陷进去了,但是她不在意,这么多年来,她的所作所为都是依照着四个字的指印追随本心。

    事实上,如果没有张紫薇的通知,林傲雪是不会知道苏锐被捕的消息,当她看到那个穿着白裙满脸焦急的姑娘时,心中确实闪过了醋意,可是醋意之后,林傲雪便强行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开始考虑如何利用必康的资源对五大世家来施加压力

    这一点就是林傲雪与其他女人最不相同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