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了蒋家大宅,蒋青鸢正好遇到了刚刚起床的蒋毅鹤,这货睡眼惺忪,正吊着肩膀在院子里面溜达。

    “小姑,情况怎么样苏锐有没有被办了”蒋毅鹤连忙问道。

    这个家伙认为有小姑妈出手,苏锐一定活不过昨晚,因此便安心睡觉了,神经也算是够大条的。

    蒋青鸢深深地看了这年岁和自己差不多大的侄子一眼,心底涌出一抹厌恶来。

    “苏锐好好的,以后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还是不要打他的主意了?!苯囵傲攵济幌?,就说道。

    “小姑,你这是什么意思直接低头认输吗那怎么行,他可是我们蒋家的大仇人,你怎么可以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蒋毅鹤还不知道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听到蒋青鸢这样讲,还以为是她怕了苏锐

    啪

    蒋毅鹤还未说完,便发现自己的脸上已经挨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生疼

    蒋青鸢盯着这不成器的侄子,冷冷说道:“记住我的话,如果没有一击必杀的能力,你们永远都不要再想着打苏锐的主意”

    蒋青鸢的性格从来都是比较温和的,这一次动手打人,一是因为自己心中憋着的气始终未出,二是因为这侄子实在是不成器,不分青红皂白就来质问自己

    他可知晓自己昨天晚上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

    可是,蒋毅鹤却根本没意识到这层意思,更是直接无视了小姑的警告,他捂着脸,一脸怒意的吼道:“小姑,你居然敢打我脸你居然敢打我脸”

    蒋青鸢看着侄子歇斯底里的模样,心底莫名的涌出一股疲惫,淡淡的说道:“我打你是让你长个记性,现在看来,这一巴掌打与不打都没什么区别?!?br />
    不仅没有效果,反而徒遭记恨

    说完,蒋青鸢便迈步离开。

    捂着脸,眼神怨毒的盯着小姑妈的窈窕背影,蒋毅鹤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

    “我呸敢打我到现在还嫁不出去的老女人,在这里嘚瑟个屁”

    蒋毅鹤也是处于了愤怒的关头,口不择言,虽然他的声音不大,但是蒋青鸢也只不过走出了几米而已,全部清晰的听到了,一字不落

    她的脚步停顿了一下,却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继续向前走。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蒋家的人,蒋青鸢真的不想再帮这个侄子做些什么了,对他已经失望透顶。

    不光是蒋毅鹤蒋毅搏等人,蒋青鸢甚至对曾经风光无两的蒋毅刚也同样失望之极。

    虽然蒋毅刚的能力很强,早就被内定为蒋家的第三代掌舵人,可是站在女人的角度,蒋青鸢却认为,一个能够在五年前做出那种禽兽不如之事的人,几乎已经泯灭了人性,就算能力再强,但是人性缺失,又如何能够达到想要的高度

    此时蒋毅鹤竟然敢对自己说出这种话来,蒋青鸢已经暗暗的下定了决心,无论日后家主之争如何惨烈,自己都决计不会投蒋毅鹤一票

    “好你个蒋青鸢竟敢打我的儿子你给我站住”这个时候,一道尖厉的声音响了起来。

    蒋青鸢一回头,只见到一个颧骨很高的中年女人朝自己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满脸都是怒容

    想都不用想,这是自己的嫂子,蒋毅鹤的老妈王琴。

    任何一个母亲看到自己的儿子挨打都会心疼,更何况是王琴这种出了名的刻薄女人

    “蒋青鸢,你是不是以为我儿子喊你一声小姑,你就能为所欲为了”王琴尖声喊道:“你自己办不成事情,却把火气发泄到我儿子的身上真是没用的女人”

    蒋青鸢闻言,冷笑一声,并不作答。

    这世界就是如此的冰冷,当你被推出去帮这个家族应付困难打理一切的时候,你是他们的英雄,而当你同样遇到挫折一筹莫展的时候,你却要遭受责备甚至谩骂,那些骂你的人总会忘记,这本身就不是你的义务,只是你选择了主动担当而已。

    “没话说了吗”看着蒋青鸢不说话,王琴自以为占了上风,继续说道:“你敢打我儿子一巴掌,我就要打回来别以为你是白鹿的妹妹就了不起,这个蒋家大院还轮不到你横着走”

    蒋青鸢看着她,仍旧一言不发。

    王琴挺了挺胸,站在蒋青鸢的面前,看着这个平日里犹如仙女一般高高在上的漂亮小姑子,心中嫉妒之火更加旺盛,竟然伸手就往蒋青鸢的脸上狠狠拍去

    在这一刻,王琴的心中已经充满了戾气,恨不得一下子把蒋青鸢给毁容了

    气头上的她并没有想到这样做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给我住手”

    这个时候,一声暴喝在院中响起

    可是,已经晚了,王琴的手重重的落在了蒋青鸢的脸上

    响亮之极的耳光回荡在整个院子里,此时似乎连风声都安静了下来。

    蒋青鸢那吹弹可破的脸颊上迅速的浮现出来五道鲜红的血痕,触目惊心

    她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深深的看了院子深处的那两个身影一眼,然后转脸离开这里。

    在离开的时候,她再次下了决心。

    过往的那么多年,她总是为了这个家族而活,忍气吞声忍辱负重的同时却失掉了许多宝贵的东西。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她蒋青鸢要多多的为自己考虑了。在有些阶段,人总是要自私一点的。

    王琴打了蒋青鸢一巴掌,看到对方的脸颊迅速肿起,她心中的报复快感极为的强烈。

    可是,光顾着报复了,她却忘记了刚才院子深处传来的那一声怒吼。

    “王琴,你个混蛋女人,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在做什么”

    蒋白鹿咆哮起来

    他气冲冲的走到王琴的身边,指着她的鼻子,满脸涨红的吼道:“你居然敢打青鸢你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王琴轻蔑的看了自己的丈夫一眼,嘲讽的说道:“你才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这么指着鼻子跟我说话”

    “你为什么要打青鸢”蒋白鹿显然是个妻管严,被媳妇这么一指,他的气焰顿时消下去了一半。

    “蒋白鹿,你有没有脑子你妹妹打了你儿子,你向着谁”王琴又开始怒了。

    “是啊,爸,蒋青鸢刚才打了我一巴掌”蒋毅鹤也叫道:“妈妈她这是在为我出气”

    “出个屁的气蒋青鸢是你能直呼其名的吗她是你小姑”蒋白鹿一伸手,似乎也想打蒋毅鹤一巴掌这个混蛋儿子,实在是太不成器了

    “蒋白鹿,你能不能分得清反正黑白你怎么就处处维护你那个好妹妹”

    王琴怒道:“我嫁进蒋家那么多年了,处处受蒋青鸢的气,你是我丈夫,却对她比对我还好,我都要怀疑你们两个是不是有一腿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存的什么心思,你是不是看你妹妹长得漂亮,你想**”

    “你放屁”蒋白鹿顿时忍无可忍,狠狠的抽了自己的女人一耳光

    他这一下也是用了全力,直接把王琴抽的坐在了地上

    “再这样说,我撕烂你的嘴巴”蒋白鹿指着嘴角流血的媳妇,气的浑身颤抖

    王琴坐在地上,擦了擦自己嘴角的鲜血,眼神中浮现出浓浓的怨毒

    “好你个蒋白鹿,我辛辛苦苦把你儿子带到了那么大,你为了蒋青鸢那个贱人,竟然连我也敢打”

    王琴的声音极大,这一亮嗓门,顿时惊动了很多蒋家人。

    可是,她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见,自己的老公并不是单独出现在这里的

    蒋白鹿一早就陪老爷子蒋天苍散步,正好走到这边,看到了王琴动手打蒋青鸢的一幕

    看到已经有人指指点点,蒋白鹿怒道:“臭婆娘,有话回家去说,别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了,成何体统”

    “回家去说回哪个家”

    这个时候,一道充满了威严的声音在王琴的背后响起。

    王琴听到这声音,顿时像找到了靠山一样,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拽着蒋天苍的胳膊,哭哭啼啼的说道:“爸,你可要给我做主啊,蒋青鸢打我的儿子,我只是辩驳的两句,蒋白鹿他竟然敢打我,你一定得主持公道”

    可是,蒋天苍早就已经气得脸色铁青了,之前的那句“给我住手”就是他喊的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被打,蒋老爷子已经处于了暴走的边缘了

    当他听到王琴对蒋白鹿说的那些话之后,差点没气晕过去

    竟然敢说自己的儿子女儿互相**简直是不想活了

    看到蒋天苍没什么反应,王琴继续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爸,您要给我做主,如果不给我讨回一个公道,我可就不活了我”

    可是,王琴并没有等到蒋天苍的答案,后者反而是狠狠的一甩胳膊,把她甩的一个趔趄,差点跌倒

    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怒火,蒋天苍指着蒋白鹿的鼻子吼道:“混账东西,此等恶妇还不给我休了我蒋家庙小,供不下这尊菩萨”

    蒋白鹿一愣,然后身体如筛糠一样颤抖了起来

    王琴闻言,同样面如死灰

    “爸,你不能这样,我好歹也把毅鹤养了那么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我向您道歉,我”

    王琴苦苦哀求,却没有任何的效果,蒋天苍再次一甩手,留下了一句足以让整个蒋家大院震撼好几天的话

    “从今天往后,我再也不想见到这个恶妇给我滚”

    ps:因为太忙,所以最近的更新都比较晚,感谢zsxleee、笑看红尘8612、书友6337752、路人也彷徨、天马行万里、紅龜仔、qq870742643、神剑、zjjxwewe、肥du嘟、孤独一人kiss、武汉北极熊、儿帅哥、?;暾?、东哥很英俊、mr咴太狼、xuecxchong兄弟们的票票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