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节车厢的连接处,李瑞豪和谢振波正在郁闷的抽着烟。

    这样的情况已经完完全全的超出了他们的想象,黄经纬半路被人“劫走”,那一男一女在包厢里面卿卿我我,两人干脆眼不见为净,否则再呆下去,真的要吐血身亡了

    “你听听,他们都在聊些什么东西不堪入耳,有伤风化”李瑞豪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然后把半截烟头扔在地上,狠狠蹍灭。

    “何止是有伤风化,简直就是不要脸”谢振波面色阴沉的说道:“咱们两个刚才要是晚来了一会,说不定就能见到一场大戏”

    “真亏的我们把她当成女神,实际上却是个人尽可夫的绿茶婊没脸没皮的东西”

    “难道我们就这样放弃”谢振波似乎有些不甘心。

    “不放弃还能怎么样这么一个破鞋,你穿起来有意思”李瑞豪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

    “虽然是破鞋,但好歹也算是个不错的破鞋?!毙徽癫ㄋ档溃骸凹热凰丫槐鸬哪腥送婀?,那么有过第一个,也就不再介意多来几个吧”

    “你的意思是说”

    李瑞豪闻言,脑海中不禁浮现出来黄经纬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心中一股邪火蹿了起来。

    “没错,咱们两个联手,把她给上了,也不枉这段时间的追求了?!?br />
    谢振波的提议让李瑞豪有些蠢蠢欲动了起来。

    “说的确实有道理,虽然我也和几个女人发生过关系,但是像黄经纬这种极品身材的还从没有遇到过,咱们两个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回到包厢里把那个男人给打晕扔下火车,然后强上了黄经纬”李瑞豪挥了挥拳头,兴奋的说道。

    看来,说部分男人是下半身动物真的是一点都不冤枉,这李瑞豪刚才见到黄经纬和苏锐搂搂抱抱时还义愤填膺的,如今一听到可以把那美妙的身体压在身下,竟又兴奋了起来。

    说来说去,他追求黄经纬的终极目的不过是和对方睡上一觉而已,对的需求远高于精神。

    “你脑子抽了”谢振波没好气的拍了他一下,道:“扔下火车你万一把那个男人弄出个三长两短怎么办如果被乘警发现了怎么办简直是找死的行为”

    李瑞豪似乎也知道自己的提议不靠谱,挠了挠头,道:“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很简单,反正黄经纬的家也住在宁海,等过两天之后,咱们把她约出来,随便灌上几杯酒,她可不就任你我摆布了吗”

    李瑞豪闻言,表情阴狠的点了点头:“说的不错,不过光灌她几杯酒是远远不够的,我去买点药,到时候绝对把她变成发情的小母狗”

    “好,就这么定了?!毙徽癫ǹ雌鹄匆灿械阈朔埽骸捌涫嫡夥浅<虻?,只要把这女人搞得欲仙欲死,再拍上几张裸照,保管她不敢把事情宣扬出去”

    两个人细细商量着,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

    包厢之中,黄经纬依旧在和苏锐聊着天,两个人根本就把李瑞豪和谢振波当成了空气,对方就算是现在从火车上失踪,他们也不会报警的。

    “欧巴,我”

    黄经纬正要说些什么,忽然捂着肚子蹲倒在地,一脸痛苦的模样。

    她的裙子极短,本来就只能堪堪能包裹住臀部而已,这么一蹲下,立刻把大腿根部的风景暴露在了苏锐的眼前

    苏锐清楚的看到了白色的蕾丝花边以及蕾丝布料之下的轮廓

    非礼勿视

    苏锐连忙转移注意力,只看到黄经纬已经疼的满脸是汗了

    “你来大姨妈了么”苏锐明知故问,他刚刚都把人家的裙下风景一览无余了

    “是的,我痛经的厉害”黄经纬继续捂着肚子蹲在地上:“好像有刀子在肚子里绞来绞去一样?!?br />
    自从有了生理期,黄经纬每个月都会有几天遭受这种痛苦,剧烈的疼痛让她简直不想当个女人。

    “躺下吧,我给你按摩按摩?!彼杖袼档?。

    他虽然不是妇科医生,对于这种女性方面的问题更是没研究过,但是在特种部队训练那么多年,他练就了一身按摩的好手艺,人的穴位都是相同的,他认为通过自己的按摩手法,应该可以给黄经纬减轻痛苦。

    有一个秘密苏锐并没有说出来,他的按摩手法虽然源自特种部队,但对于人体穴窍的认知,还要来自数年前遇到的那位云游四海的老中医。

    “欧巴,你靠谱吗”黄经纬疼的都忍不住了,双腿都在打颤,眼看着就要倒在地上。

    “废话,我当然靠谱,给我躺床上去?!?br />
    苏锐一把把黄经纬拽起来,然后将其按在床上,顺手就把对方的鞋子脱了,抱住她的光洁小腿,直接给搬上了床。

    “大叔,你好霸道啊?!痹谡庵智榭鱿?,黄经纬还能两眼直冒小星星,这小太妹的本质还是个花痴。

    “霸道毛线?!?br />
    苏锐正准备把手放到黄经纬平坦的小腹上面,却忽然停在了半空。

    因为由于刚才的下蹲动作,使得黄经纬的迷你小短裙都被撑到了腰际,她的白色短裤就这样毫无阻碍的暴露在了苏锐的眼前。

    “大叔,你怎么不动啊?!被凭晨吹剿杖裨诜€?,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呃,没啥?!?br />
    苏锐忽然觉得自己有一种想要流鼻血的冲动,他强行把目光从那弧度饱满的地方收回,然后双手拽住了黄经纬的裙摆,把这牛仔短裙用力的往下一拉,挡住了走光的部位。

    经过这么一下,黄经纬倒也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她忍着疼痛,笑眯眯的说道:“坐怀不乱,你真是个好人啊?!?br />
    苏锐算是看出来了,根本就不能以正常人的思维来衡量这个小姑娘,如果是别人走了光,恐怕会立即脸红害羞什么的,可是这种情形在黄经纬的身上根本看不到。

    不过,当苏锐看到黄经纬即便疼出了眼泪依旧眼中带笑的模样,心中似乎被触动了一下。

    “轻轻呼吸,什么都不要想?!?br />
    苏锐说着,左手把黄经纬的t恤掀起,右手便已经触到了对方光洁的皮肤。

    不知道是为什么,黄经纬对于苏锐竟有一种无法言喻的信赖感,根本不相信对方会对自己做出什么禽兽之举。

    苏锐按摩的力道并不算轻,和细致更是不搭边,可是按着按着,黄经纬就感觉到肚子里的绞痛似乎不像之前那般严重了

    “欧巴,你真的好神奇啊?!?br />
    黄经纬的脸上满是惊喜,她很是清楚自身的毛病,这么些年她也不知道看过多少医生,除了相应的吃药缓解之外,并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而黄小姐又不想一直吃药,因此这毛病也总不见好,只能硬生生的受着,反正疼个半小时也就过去了。

    可是,经过苏锐这一番按摩,疼痛竟然在逐渐消失,这可是完完全全的超出了黄经纬的预料

    “这不算什么?!彼杖癫灰晕獾男πΓ骸跋姑ㄅ龈鏊篮淖佣??!?br />
    “你太谦虚了”

    黄经纬有足够理由认为苏锐是谦虚,毕竟那么多医生都没解决的病情,就这样被苏锐三下两下给按好了,这绝对是真正的实力

    苏锐也懒得解释,说实话,他这次真的是按照老中医所指点的穴窍知识随便按按,却没想到竟然收到了奇效。

    随着苏锐按摩的深入,黄经纬感觉到自己那本来冰凉的小腹,渐渐的充满了热量,变得暖洋洋的,让她舒服的几乎叫出声来。

    “欧巴,你再给我多按一会儿吧,真的是太舒服了?!被凭潮兆叛劬?,嘴里轻轻嗯着。

    “我这是要收费的,一次五百块钱?!?br />
    苏锐不禁想到了一个发家致富的好门路,以后可以专门给女性同胞按摩痛经,又能过足瘾又能赚到钱,这可要比打打杀杀的强多了。

    当然,如果来找自己按摩的都是广场舞大妈的类型,那可就要另说了。

    苏锐刚说完,眼前已经出现了一沓红色的钞票

    黄经纬豪气十足的说道:“不就五百块一次吗这里是一万块,我先包你二十次”

    苏锐把那一沓红色大钞放回黄经纬的包里,道:“谈什么钱,真是太俗了,第一次就当我免费赠送的好了?!?br />
    “那我暑假里每天都要找你按摩?!被凭程稍诖采?,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胸前的山峰露出了惊心动魄的弧度。

    等到李瑞豪和谢振波把那不可告人的计划商定,各自再抽一根烟,便一起回到了包厢之中。

    可是他们没想到,一进入车厢,顿时看到了让他们怒火中烧的情景

    黄经纬躺在床上,衣衫掀起一半,苏锐正给她揉着肚子

    如果说刚才的搂搂抱抱让他们气愤不已的话,那么二人现在的动作就已经触及到了他们的底线

    “你们在干什么”李瑞豪忍不住的大喊了起来,满脸愤怒

    黄经纬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大呼小叫的什么本小姐痛经,让欧巴给按摩按摩,关你屁事”

    “痛经,找男人按摩,你”

    李瑞豪还想说什么,却被谢振波拉住了,后者对他使了个颜色,其中的意思很明显别坏了大事。

    李瑞豪点了点头,现在的情形也更加坚定了他要玩弄黄经纬的决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