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小时之后。本站新域名可樂小說網k1xsw的首字母,最大的免費言情中文網站,趕緊來吧。

    一架直升机穿梭在群山上空,速度奇快,犹如夜中鬼魅。

    可是,在直升机飞到了某个位置之后,前冲的速度戛然而止,然后机头朝下,就像失去了动力,一头猛栽下去一样

    机舱中的人们齐齐发出了惊呼声

    在直升机猛冲到距离地面不过十来米的时候,机头忽然拉起,机身水平的停在了半空,然后缓缓下落

    如果旁边有人围观的话,足以被这种从极动到极静的状态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飞机还能这样开

    当直升机稳稳的落在地面上之时,之前的那个飞行员看着苏锐,一脸的难以置信

    “一杆消速传说中的一杆消速”

    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在苏锐的身上看到了顶级王牌飞行员的风采

    这种一杆消速的飞行技巧,自己可根本没敢去尝试过

    当舱门打开的时候,这位一号机飞行员竟有点微微的眩晕感这得说明苏锐之前飞的多急多猛

    “苏锐,你快去吧,首长们都在主监控室开会?!蓖踔局蚁匀灰膊惶檬?,他扶着舱壁,两腿有点发软。

    “好?!?br />
    苏锐直接跳下飞机,留下王志忠和飞行员相视苦笑。

    所谓的陆特主监控室,只不过是一个占地几百平米的大型帐篷,一面墙上密密麻麻全部都是监控屏幕,而中间则是摆着一个能坐十几人的圆桌。

    在圆桌周围,坐着一些身穿军装的老人,有几人的军装上面没有军衔,其余人则都是将星闪烁

    旁边有两个做会议记录以及端茶倒水的男人,全部都是大校军衔

    这种放到外面都是师长级别的人,在这个房间里却只是够打杂的

    这个时候,一位大校忽然说道:“报告首长,苏锐来了?!?br />
    说着,他指了指墙上最大的那一块监控屏幕。

    于是乎,众位首长们便看到了那惊艳至极的降落场面。

    “是个好小伙子,把他从部队放跑,损失可不小啊?!?br />
    “当初绝密作训处成立的时候,我就不想让他离开,结果抵不住一号的命令啊?!?br />
    “没关系,一号首长已经走了,咱们在这里想聊什么聊什么?!?br />
    “我十几年前就能看出他是个好兵苗子,谁也没想到五年前发生那样的事情,说实话,有些东西并不是我们能控制的,实在是可惜了?!?br />
    这个时候,苏锐已经来到了那巨大的墨绿色帐篷前,掀开了门帘。

    “各位首长,苏锐前来报到?!?br />
    苏锐站在门口,啪的一个立正,行了一个标准的华夏军礼。

    他虽然已经离开了五年,但是并没有把这个动作变得很生疏,而且,在苏锐看来,在座的要么是陆特的大领导,要么是军委的首长,自己即便没有穿军装,也该行个军礼,以示尊敬。

    苏锐的目光从在场的首长们身上扫过,不禁露出了一丝错愕的神色。

    他不是因为在场这些人的军衔而震惊,而是由于看到了自己的一位老领导。

    张玉干,曾经是首都军区第一集团军副总参谋长,如今已经是中将军衔,正坐在会议桌的一侧。

    “几年没见,是比以前成熟点了?!闭庞窀尚呛堑乃档?。

    当着那么多大佬的面,苏锐并没有任何的紧张之感,道:“首长还是那么的年轻?!?br />
    “睁眼说瞎话,再过两年我就要退了,如今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闭庞窀傻溃骸澳阈∽踊氐交囊灿懈霭蚜皆铝?,就没想着来看过我一次”

    听到这句话,苏锐苦笑了一下:“以我的身份,来看望首长您,如果被有心人看到了,恐怕影响会不大好?!?br />
    “哼,那些有心人可真是够有心的?!?br />
    张玉干一伸手,指了指会议桌上空余的最后一个位子,道:“坐着说话,我们几个有话要问你?!?br />
    苏锐看着那个位子,一愣一愣的,而那两个服务领导的大校则是露出了极为惊诧的神色

    军委的首长们开会,他们两个大校能混上个服务的差事,都兴奋的不得了,对于他们而言,能够近距离的接触那么多领导,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但人比人气死人,这个苏锐看起来比他们年轻很多岁,可竟然能够拥有和那么多首长平起平坐的资格

    张玉干的眉毛一挑,道:“愣着干什么,快来坐下”

    苏锐看了两个大校一眼,歉意的笑了笑,然后迈步走向椅子,脸上写满谦逊,但是却没什么紧张之意,步伐依旧稳健?!澳忝橇礁鱿瘸鋈ヒ换岫?,我们几个老头子和苏锐有私房话要说?!闭庞窀啥粤礁龃笮K档?。

    他的军衔和官阶虽然不是这里最高的,却可以大呼小喝,说明这位将军也是陆特的实权人物。

    听了张玉干的话,苏锐的眼中闪过了一道精芒。

    他已经意识到,不管是秦之章还是罗云路等人的要求,都只不过是前期的开胃菜而已,现在军委大佬们的集体出面,才是真正的大餐

    这顿大餐一定很丰盛,可是就得看自己有没有心情和能力吃的下去了

    “苏锐,第一件事?!?br />
    张玉干说道:“鉴于你在东洋的行为,给华夏带来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好处,所以,我谨代表华夏军委成员,对你提出口头表扬?!?br />
    “我在东洋的行为”苏锐一愣:“首长,你说的是我开着飞机把山本组总部大厦撞塌的事情么”

    张玉干的面色一冷,喝道:“有些话心里明白就行了,没有必要说的那么直白”

    很显然,站在他们的位置上,是不能太公然的对一些事情发表看法的,隐晦的说明一下已经很难得了,可苏锐偏偏要这么直接的讲出来,真是被他搞得一点脾气都没有。

    “我这人就比较直接,首长您也别太介意啊?!彼杖裼行┎宦獾乃档溃骸霸趺此滴艺庖菜闶敲白派O兆龀隼吹氖虑?,您老人家就给我一个口头表扬”

    苏锐知道,对于这种事情,军委能够联合做出口头表扬,已经是极为的难得了,可是依着他的性子,遇到这种事情怎么着也得把好处发挥到最大化才行因为,给一甜枣再打一棒子,从来都是这些领导的行事作风。

    等吃完这个甜枣,接下来可就要有苦差事了。

    “口头表扬还不行你小子胃口可不小”张玉干冷冷一笑:“我给你一个能当将军的活,只要完成任务,立刻越阶把你提成少将,你敢不敢干”

    完成之后,就是少将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就不是好士兵,苏锐当兵多年,自然知道所有军人对“将军”两个字都是无比的向往。

    张玉干说完这句话,还想等着看苏锐露出或激动或灼热的表情,但是,让他失望的是,苏锐根本就不接招。

    “老首长,实话实说,我不想当将军?!彼杖衩嗣亲?,笑眯眯的说道。

    “你不想当将军开什么玩笑”张玉干似乎是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绝对不会想到,苏锐这么一个曾经华夏共和国最优秀的军人,竟然会不想当将军

    “当然了,你想想啊,我五年之前,拼死拼活那么多年,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风里来雨里去,还只是混到个小小的校官,您要一越两三级,直接把我变成将军,就算不用脑子也能想出来,这种任务的难度肯定突破了天际”

    张玉干闻言,就差没吹胡子瞪眼了

    可是他又不得不承认,苏锐说的确实没错

    “我说的都是实话,老首长您也别忘心里去?!彼杖窨醋乓涣侈限伪砬榈拇罄忻?,笑呵呵的说道:“我也是惜命的,之前都不知道有多少次差点挂掉,如果还想着升将军,那岂不是等于直接牺牲了我可不想当烈士啊?!?br />
    苏锐可不傻,虽然是个男人都想当将军,虽然这种军衔象征着无限的荣耀,可是他知道,对于这些大佬而言,“将军”的头衔根本不值钱,自己虽然是个爱国的热血青年,但也绝对不想掺和到这些老家伙的博弈之中

    张玉干的脸上肌肉狠狠的抽搐了几下,一拍桌子,道:“你连什么任务都不知道,你敢如此断定你会送命”

    苏锐的额头上悄悄的冒出了几根黑线:“老首长,您也不能强买强卖啊,我现在事情缠身,强敌环伺,明枪暗箭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冒出来,根本躲都来不及,真的是分身乏术,否则您的任务我一定接了?!?br />
    张玉干冷冷一笑:“一个小时以前,我们这群老家伙还救了你的命,现在才过了多久,你就连一点感恩的心思都没有了”

    果然来了

    苏锐心中苦笑不已,这群老家伙之所以救自己,根本就是有着别样的目的亏自己之前还把他们当成救命恩人来感谢

    “老首长,报恩这种事情,都得是看当事人的主观意愿吧?!彼杖褛ㄚㄋ档溃骸澳先思艺饷匆凰?,我怎么感觉有点变味呢”

    “我就变味了,怎么着我就要看看你小子有没有一颗报恩的心”张玉干吹胡子瞪眼:“我现在就要你表个态”

    苏锐一脸苦涩:“我真的不想死?!?br />
    ps:求票

    ...

    ...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