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执法权”

    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词

    但是他们知道,既然执法程度可以由执法程度来酌情判断,就足以说明这立即执法权几乎可以相当于一把尚方宝剑,先斩后奏

    少校继续说道:“你也不要惊讶,更不要怀疑,这种立即执法权是一直存在的,尤其是相对于绝密作训处这种高级执法机关”

    蒋青鸢的脸色已经变得煞白煞白

    在几个小时以前,她还躺在泳池边的躺椅上,对着电话那端的白秦川说着什么“依法治国”,说什么只要按照法律的流程,就可以彻底的将苏锐置于死地,但是现在看来,自己那个时候所说的话根本就是异想天开

    自己那个时候的自信,看起来就是最无知的自大

    她怎么会想到,苏锐即便被驱逐出境,编制也仍旧隶属于绝密作训处,即便功过相抵,却仍旧拥有这种立即执法权

    只是驱逐出境五年,却没有开除编制与公职,这简直就是国安和绝密作训处的联合作弊

    五年之前,当五大世家的所有人都为苏锐的驱逐出境长出一口气的时候,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绝密作训处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悄悄的埋下了伏笔玩了一个谁都没有在意的花活儿

    即便蒋青鸢现在才知道他们在作弊,但是依旧于事无补,人家就是作弊的这么光明正大理由道道充分,让你根本无从反驳

    “蒋青鸢女士,请问你现在是否还有什么问题”少??醋沤囵?,声音冰冷。

    “没有任何问题?!?br />
    不管是道理道义上,还是法律流程上,对方都没有一点破绽,无懈可击

    这样还不败,更待何时

    输了就是输了,心服口服

    在对方的重重准备之下,五大世家的阴谋,简直如同小儿科一般实在是上不得台面

    想着之前南宫瞬搓动五个人来调戏张紫薇从而诱骗苏锐上钩的情形,蒋青鸢就觉得一阵汗颜

    这样的阴谋,已经不能用龌龊来形容了

    他犯下的错误,却需要自己来埋单

    “今晚的事情,抱歉了?!?br />
    蒋青鸢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来,然后朝着几人点了点头,转身就走,步伐看起来很稳很坚定。

    看着她姣好的背影,苏锐眯了眯眼睛,他已经意识到,这是一个自控能力很强的女人绝对值得自己认真对待

    她一走,那些分散四周的警察也开始纷纷收队。

    首都市局刑警队长刁一平几乎浑身颤抖,力量不断的流失,已经支撑不住身体了。

    他又怎么会想到发生这种情况,自己不仅没抱上公察部里那位大佬的大腿,甚至把秦家也彻底得罪了从此以后,圈子里都会知道他是个卖主求荣两面三刀的人

    谁还敢用他

    刁一平看着苏锐的身影,开始为自己的行为深深后悔

    在这个时候,他的心中下定了某个决心,再次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诸位前辈,今天的事情,苏锐记在心里了,日后,如果各位前辈有什么需要苏锐帮忙的地方,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绝对不是虚言?!?br />
    苏锐的目光从秦之章李宗翰和罗云路的身上扫过,语气很是认真凝重。

    男人,就该一诺千金更何况这些为了自己出手相救的老人们,舍命相陪又如何

    李宗翰呵呵一笑:“好小伙子,你也不用这样谢我们,说实话,今天的事情虽然道义很重要,但是我必须承认,不管我,还是秦叔叔,抑或是罗部长,我们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小算盘,或多或少的把你当成了可以帮助自己达成某种目的的一部分?!?br />
    李宗翰的话语实在是太直接,就差没对苏锐说“我们是在利用你”之类的话了。

    秦之章难得老脸一红,而罗云路则是干笑了两声,很显然,李宗翰的话把他们心中的小算盘点了个正着。

    事实上,大佬之间的博弈从来就不曾停止过,李宗翰并没有装出一腔热血的样子,反而如此直接的把这种目的说了出来,这种行事作风真的不愧是鹰派的代表人物。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种直接,此时的李宗翰极大的赢得了苏锐的好感

    “各位前辈,我虽然也能体会一些李部长的话,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的事情都是因我而起,各位对我的恩情,我会记在心里?!?br />
    “好小子,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甭拊坡沸γ忻械呐淖潘杖竦募绨?,一副老狐狸的样子:“话说绝密作训处的编制依旧挂在国安,你也是国安的人,以后如果国安有什么非需要你来执行的任务,我一定不会客气的”

    苏锐的微笑瞬间僵硬在了脸上

    他看着罗云路落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怎么看都有一种阴谋的味道

    难道说过了今天晚上,自己就要重新回归体制之内了么

    还有比这还狗血的剧情吗

    秦之章也是干笑两声,站出来说道:“苏锐,你小子以后可一定要给点力,过了今天晚上,恐怕全华夏的人都知道我老秦家是站在你后面的,你要是丢了人,就代表我老秦家丢了人?!?br />
    苏锐满脸黑线

    好嘛,这些老头子刚才还一个个看起来热血沸腾的样子,让人崇敬不已,转眼之间就变成了另外一番模样简直和奸商没什么两样

    秦之章看到苏锐的表情,觉得自己说话有些太直接了,再次老脸一红,咳嗽两声,掩饰了一下尴尬,接着说道:“还有,小苏啊,你和悦然的事情,什么时候能定下来”

    “我和悦然的事情”

    苏锐的表情再次写满了精彩

    “是啊,你和悦然之间的事情整个首都都知道,如果你不要她,谁敢要她”秦之章说出了大实话。

    的的确确,带着十二架直升机轰轰烈烈的来抢婚,如此霸道如此强势的抢走了第一少爷欧阳星海的未婚妻,从此以后,哪家的男人还敢打秦悦然的主意为了女人不要命了

    苏锐表情纠结,就像是便秘了很多天一样。

    他自己都不知道和秦悦然之间是个什么关系,就算是秦之章现在想要个答案,他也给不出来啊。

    苏锐艰难的对秦之章点了点头,然后转向了李宗翰:“李部长,您还有什么要求,不妨一起说出来”

    李宗翰尴尬的摇了摇头:“其实我本来还想让你把我的直升机油费给报销了,现在看他们两个那么直接,我真的有点说不出口?!?br />
    苏锐都快哭了,说不出口你还说这是说不出口的样子吗

    “李部长,您之前不是对冉龙说过,这样的做法算受贿吗”

    “他来做就算,你做就不算?!崩钭诤舱媸翘苯恿?。

    “那好吧?!?br />
    相比较秦之章和罗云路的要求,李宗翰的这点油费实在是太容易完成了

    “那好,这边事情结束了,我也不多呆了,海州的论坛还得我参加,不多说了,我现在就得回去?!?br />
    李宗翰说完,便转身登上了直升机,关门之前还冲苏锐挥了挥手:“等我去宁海的时候,你小子可得请我喝顿酒”

    “没问题?!彼杖窕恿嘶邮?,目送直升机逐渐升空。

    很快,国安一号机和秦之章的飞机也同时起飞,苏锐摆着手,脸色如同吃了苦瓜一般纠结。

    刚才,罗云路和秦之章也有样学样的,和李宗翰一样,要求苏锐把油费的钱给报销了,理由竟然是国安的经费和秦家的收入都比较紧张。

    对于这个要求,苏锐真的没法拒绝。

    三架直升机已经在空中远去,苏锐这才转过脸来,对着少校王志忠说道:“同志,大恩不言谢,今天的事情我记在心里,我还是那句话,如果日后有用得到我的地方,我一定会全力以赴?!?br />
    王志忠说道:“你不用这样,我只是奉领导之命前来,这是他们的意思?!?br />
    “好,要不你别走的太早,马上天也快亮了,咱们喝一顿晨酒,你看怎么样”苏锐现在怎么看这少校真是怎么顺眼,刚才的三连击,把蒋青鸢打的毫无还手之力,那真是叫一个漂亮

    王志忠闻言,目光有些怪异的看着苏锐,说道:“可是,首长们还在等着你开会?!?br />
    “开会”苏锐的表情瞬间变得很艰难:“你刚才说的开会,是真的”

    在半小时以前,王志忠还说军委首长们都在陆特总部开会,还要请苏锐去发表一下关于特种作战的意见建议。

    那个时候,苏锐根本就是以为对方是为了阻拦蒋青鸢的举动才故意这样说,哪成想到真的有会要开

    再次听到“开会”两个字,已经远离了体制多年的苏锐忽然有一种极为陌生的感觉

    “当然是真的,首长们还在等着你?!?br />
    王志忠看到了苏锐的窘态,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如果你有时间的话,不妨和我一起过去吧?!?br />
    “当然,不能让他们等急了?!彼杖竦牧成弦丫俅尾悸撕谙撸骸奥教刈懿磕敲丛丁?br />
    虽然苏锐随意惯了,并不在意体制内的一些级别,可是让一群帮了自己大忙的老前辈们等自己那么久,那是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的

    “直升机交给我来开吧,这样还能快一点?!?br />
    苏锐说着,不由分说的把充满了怀疑目光的驾驶员拉到了一旁。

    远处的轿车上,看着那一架挂着“陆特001”牌照的直升机冲天而起,蒋青鸢捂着嘴,已经是泪流满面

    ps:其实我真的怕大家说我破事真多,但无论如何还是要解释一下,因为生了娃,每到周末来家里探望的亲戚朋友就特别多,从早到晚就没停过,所以我一直拖到现在才接着昨天晚上的几百字搞好这一章,真汗,都不好意思冒泡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