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虽然直升机的舱门打开了,但是事实与众人料想的不太一样。

    因为,从这架直升机中走出来的并不是那位陆特的一号人物,也不是任何一位部级大佬,反而是一个年轻的少校

    看他的样子也不过二十七八岁左右

    看着这位目光锐利的年轻军人,几位大佬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看来,我们都猜错了?!鼻刂侣氏人档?。

    “而且错的有些离谱?!甭拊坡方幼潘档?。

    白秦川见状,干脆直接捂脸遁走今天晚上这里真的没他什么事了,从头到尾,都跟个笑话差不多。

    不过,白家大少已经可以庆幸了,张飞宇被踹飞好几米断骨数根,南宫瞬被拍在地面上半死不活,蒋青鸢接二连三的被打脸斥责反驳,这样看来,他白秦川还是“保存”的最完好的一个。

    蒋青鸢的眸光已然凝滞,她与军队中人的交流本来就不多,并不认识这位少校,可是,她能够判断出来,可以让罗云路秦之章等顶级大佬露出这种表情的,绝对不是普通人

    少校的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他小跑着来到几位大佬的面前,快速的向他们敬了个礼,然后同样也对苏锐敬了个礼。

    “华夏军事委员会秘书处少校秘书王志忠向各位领导报到?!蹦昵嵘傩K档?,声音平淡,目光锐利。

    虽然他只是简简单单的自报家门,但其中所蕴含的震撼力丝毫不亚于外交部和国安部大佬的亮相

    他竟然来自华夏军委

    这可是华夏军队的最高领导机构

    在执政的同时也要掌握军权,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因此,这位军委少校此次前来到底代表的是谁的意思,已经呼之欲出了

    想到了这一层关系,在场的人全都寂静无声,一股难言的压迫感已经从他们的身体表面转移到了他们的心中

    蒋青鸢的身体微颤,这一个又一个站出来的大佬,好像是对她一个接着一个的嘲讽

    可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她不想放弃,她还想继续坚持

    蒋青鸢的眉眼之中闪过一丝坚定的神色,殊不知,无谓的坚持就是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请苏锐先生和我去一下陆特总部,有个会议需要您参加一下?!蓖踔局疑傩K档?。

    “需要我参加”

    苏锐似乎有些错愕,他实在是没弄明白,军委为什么会在陆特总部开会,而且是连夜开会要知道,那可是一堆了不得的大领导他们半夜都不带睡觉的吗

    “我也很想知道,什么规格的会议需要苏锐来参加?!崩钭诤残呛堑乃档?,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真的不枉他不远千里从海州赶来了,用惊喜连连来形容真的是一点都不为过。

    “三大军区特种部队在进行联合军演,首长们都在陆特指挥部,想请苏锐过去,对这次的军演发表一点看法?!?br />
    三大军区特种部队联合军演,请苏锐发表看法

    这个时候,在场的人们才想起来,在来到绝密作训处之前,苏锐本身就是这个国家里最出色的特种兵

    仅仅凭借刚才他在那么多警察的眼皮子底下把张飞宇和南宫瞬打成重伤,这些警察就没有一人能够拦得住他

    “苏锐不能离开,他必须要接受调查?!?br />
    蒋青鸢拦在了少校和苏锐中间,说道。

    “你是警察吗”王志忠少??醋沤囵?,一脸的锐气。

    “我不是?!苯囵暗?。

    “那你有什么资格让苏锐接受调查”

    蒋青鸢的眼睛避开了少校锐利的眼神:“我虽然不是警察,但是在场的有许多警察,并且,公察部的陈部长亲自下了拘捕令,还是红头文件?!?br />
    少??戳丝唇囵?,面无表情的把手中的文件夹塞到了对方的手中,说道:“自己看看吧,指控已经取消?!?br />
    公察部的拘捕令,竟然取消了

    苏锐的眼眸微微的眯了眯,他甚至能够想得到,军委中的那一位为了这件事情,向公察部施加了多大的压力

    由此可见,大佬之间也不是多么的和睦友好,在有些方面的斗争甚至已经到了白热化。

    看着蒋青鸢打开文件夹,少校继续说道:“拘捕令取消的说明在第一页?!?br />
    蒋青鸢认真扫过,眸光渐渐变得凝重。

    她能够清楚的看出来,这看似简单的一纸文件背后包含了多少复杂的关系

    她和苏锐在争斗,那些大佬们何尝不是在利用这件事情完成某种博弈

    少校秘书看到蒋青鸢的眼光一直停留在第一页,于是继续说道:“你可以继续往后面翻看,关于蒋林浩和白家明等五人的指控在第二页到第一百七十四页,五人历年来所犯案件大小共计八十六件,其中有十三件构成死刑,二十五件可以判处无期徒刑”

    少校的话让现场的气氛更加凝重,他看了众人一眼,继续说道:“如果按照刑法的累加原则和数罪并罚来计算,这五个人加起来可以被枪毙五十二次”

    听到这句话,现场的所有人都开始倒吸一口冷气

    这得是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五个人竟然足够被枪毙五十二次的

    白秦川正在悄悄离去,听到了少校的话,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他的心中已经疯狂的咆哮了起来:“白家明,这个坑货老子算是被你坑惨了”

    一群警察都面面相觑,听到这样的证据,他们再也不好意思抬起手中的枪了

    如果他们继续坚持抓苏锐,那就是为虎作伥

    这些人心中均是腹诽,五大世家这也太不要脸了吧,这几个子弟所犯下的罪足够被枪毙那么多次,为什么却没有人找他们的麻烦为什么能够继续逍遥法外

    听了少校的陈述,秦之章的脸色骤然变冷

    他重重的一哼,道:“既然犯了那么多的罪,为什么不查也不办我真想不出这件事情的后面有多少人在纵容,在包庇我退下来这么多年,竟然不知道基层系统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

    听到这句话,在场的警察都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虽然这件事情的责任并不在他们身上,但是同为警察,他们也觉得实在太丢脸了

    很显然,秦之章说这些话并不是无的放矢,而是意有所指

    蒋青鸢抿了抿嘴唇,在这种情况之下,她又能再说些什么

    秦老爷子的话几乎已经是使劲打脸了

    “被枪毙五十二次?!崩钭诤驳淖旖乔3冻鲆凰坷湫Γ骸岸杂诩复笫兰依唇?,这已经不是管教不力御下不严的问题了,为了这种人渣说话,利用这种人渣大做文章,陷害忠良,还要不要脸了”

    对于李宗翰这种身份职位的人来说,语带粗言是和他们的身份气质完全不符的,只要流传出去,一定会引起不小的波澜,可是,李宗翰就是忍不住

    听到这句话,蒋青鸢顿时涨红了脸

    还要不要脸

    这句话简直就像是雷霆霹雳一样,在蒋青鸢的脑海里轰隆作响

    在蒋家,蒋青鸢绝对是最有智慧最有能力的人,如果不是生的女儿身,她铁定是这个家族下一任的掌舵人,对于这个家族的一切,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但是,当她的亲人变得伤残,不管因为什么原因,蒋青鸢都必须站出来,为他们讨回一个“公道”。

    即便,这会违背自己的本心。

    可是,人活在世间,有多少事情是能求得一个“顺心意”

    因为李宗翰的雷霆震怒,整个场面完完全全的安静了下来

    “对于我刚才的问题,青鸢,你能否回答一下”李宗翰咄咄逼人

    蒋青鸢该如何回答

    她难不成要说“我不要脸”

    “很抱歉,我有我的立场?!苯囵爸笔幼爬钭诤驳难劬?,道。

    “不分黑白,不辨忠奸,你本来就站在了错误的方向,谈何立场”

    李宗翰冷哼一声,摇了摇头:“本来我还以为你会是能够带领蒋家走向巅峰的人物,现在看来,我要把我之前的想法完全反过来才行”

    蒋青鸢的身体微微的颤了颤,咬紧牙关犹豫了一下,还是抬起头来,目光从所有人的身上扫过,认真的说道:“我知道,今天我想要阻止你们,几乎已经不可能,可是,无论如何,我都想再坚持一下?!?br />
    李宗翰的目光如鹰眼,盯着这个被无数首都男人觊觎的蒋家二代大小姐,说道:“好,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坚持”

    “只要你们能够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我便立刻离开,不再阻拦?!泵娑宰偶肝欢ゼ洞罄械难蛊?,此时的蒋青鸢显得如此的势单力孤。

    当然,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来了一个事实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你说吧?!甭拊坡芬部诹?。

    “很简单,华夏是个依法治国的地方,如果任何人看到他人有罪,上去就把人杀了,那么这个社会得乱成什么样子无故杀人者,凌驾于法律之上,难道不需要受到惩罚吗”

    事实上,纠结了一晚上,蒋青鸢也一直在围绕着这个中心问题。

    即便大佬接二连三的出面,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他们并不能给出强有力的论据来支撑

    蒋青鸢看的很透彻,因此她也想再搏一把

    果然,此言一出,无论是秦之章还是李宗翰,全部神情凝重

    而那名来自军委秘书处的少校,则是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文件夹,道:“关于你的这个问题,在最后一页上有解答?!?br />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愣他们实在是想不出,这名少?;嵩趺唇獯鹫飧鑫侍?br />
    现在看来,军委的准备真的是详尽到了极点

    只有苏锐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似乎是觉察到了那个答案一般。

    “最后一页,绝密作训处的职能,第二篇第七条,所有成员均拥有立即执法权,执法程度由当事人酌情判断”

    随着少校的话音落下,蒋青鸢的心脏顿时变得冰凉

    :在外面跑了一天,不知道有没有第二更,我继续去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