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之所以感觉到热血沸腾,是因为那直升机的牌照上赫然有着一排小字,这一排小字不像国安一号机那般张扬,但是却同样透露出一种难言的威严

    上面写着的是陆特001

    陆特这两个字代表着就是华夏人民解放军陆军特种部队

    而其中的001号牌照,则是和国安一样,代表着陆特的那一位也来到了现场

    今天晚上是怎么了一个苏锐而已,怎么能引起那么多大人物集体力挺

    他们的一起出现,恐怕在新闻联播上面也很难见得到

    仅仅是一个小人物,怎么可以拥有如此大的价值

    抑或是说,这已经不是五大世家和苏锐之间的私人恩怨了,而是演变成了一场大佬之间的博弈

    直升机的螺旋桨所引起的狂风已经把蒋青鸢的一头秀发吹乱,她此时感觉到自己浑身僵硬了,就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今天,大局已定

    如果想要再对苏锐进行追查,也只有等到以后了

    国安一号机舱门打开,一位身穿休闲夏装的老人从其中走出。

    他的身体微胖,目光温和,看起来很是和蔼慈善。

    可是,当这位老人出现的时候,国安的那二十几名特工齐齐站直了身体,对着这边行注目礼

    国安是个极为特殊的机构,一般情况下,不会外派人选到其中担任领导,而这位老爷子,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一直牢牢占据着国安首要领导人的位置,这在华夏的官场上简直是几乎不可能存在的特例

    他的名字,叫做罗云路

    在华夏某些官员的心中,这个名字具有一种特殊的魔力,甚至有可能让他们寝食难安

    蒋青鸢的眉头深深的拧在了一起,她实在想不通,这个几乎可以称之为全华夏最神秘的老人为什么要替苏锐强出头

    要知道,罗云路可是有很久没有出现在公众眼前了他早已过了退休年龄,但是由于国安的位子太特殊,因此一直无人有资格接手,近期外界也是风传,罗云路之所以一直不亮相,是因为他的身体已经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命不久矣。

    此时此刻,当亲眼看到这位传奇人物的时候,蒋青鸢才知道传言有多么的不可靠。

    看他满面红光精神矍铄的样子,哪里有半分得病的模样

    “你们都来了啊?!甭拊坡房戳饲丶壹父隼贤纷雍屠钭诤惨谎?,微微一笑。

    “晚上睡不着,出来看看热闹?!鼻刂滦呛堑挠狭饲叭?,虽然罗云路的年纪比自己要小上一些,但对方好歹也是华夏国内最大的“特务头子”,说他手眼通天可是一点都不虚。

    “我可不是来看热闹的,想要把我国安的人带走,我可是还没同意呢?!甭拊坡纷晨聪蛄私囵?,他的话语虽然看似温和,但所透露出来的信息量足以把人震惊到死

    国安的人

    什么意思

    难道是说,苏锐还拥有国安的身份

    “丫头,恐怕你还不知道吧,二十年前,绝密作训处的成立主要来自于我的提议,这个秘密单位看似,但编制一直挂在国安部,我说的话,你明白吗”

    绝密作训处竟然隶属国安罗云路简直语不惊人死不休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苏锐确实是在他的管辖范围以内

    而站在后方的苏锐也露出了微微错愕的神色,很显然他也不知道两个单位之间竟然是这样一层关系

    虽然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绝密作训处是个什么单位,但是他们都能够从名字上感觉到,这个单位对于华夏的重要程度绝对在六星级以上否则绝对不会被这些顶级大佬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来

    蒋青鸢捋了捋被直升机吹乱的秀发,此时四架直升机的螺旋桨都已经停止了,而第四架直升机的舱门却仍旧没有打开。

    “罗爷爷,我明白您的意思,可是五年之前,苏锐已经被一号首长下令功过相抵,驱逐出境,我想,这样一个有案底的人,应该不会再属于国安了吧?!?br />
    罗云路瞥了一眼那尚未打开的陆特一号机的舱门,笑呵呵的说道:“丫头,既然你想和我咬文嚼字,我也和你论论道理?!?br />
    说罢,罗云路一伸手,道:“拿来”

    一名手下快步跑来,递上来一个档案袋

    “你自己看看吧?!甭拊坡钒训蛋复桓囵?。

    尽管心中知道,此时已经大势已去,但是蒋青鸢还想再坚持一下,或许,那第四架来自陆军特种部队的直升机并不是来帮助苏锐的呢

    可是,虽然这样鼓励自己,但是蒋青鸢都觉得这种说法几乎没什么说服力

    蒋青鸢打开档案袋,从其中抽出了一张纸,那是苏锐的身份档案,很普通的一张a4纸,但是左上角印着六颗星这几颗星的意思就是最高级别绝密档案

    一旁的秦之章也看到了这张代表华夏绝密身份的档案,他和秦碧凯秦方华互相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在苦笑。

    多年以前,苏锐成功的感化了秦冉龙,让其从一个纨绔大少变成了知道上进的好青年,这让秦家起了招揽苏锐的心思,可是以他们通天的关系,竟然都没能查得到苏锐的身份,所得到的也只是“绝密”两个字而已,正当秦家准备继续调查的时候,却收到了警告。

    如今,秦之章不禁想起自己看到那张用毛笔签批的警告字条时的样子,他到现在还记得,只不过短短几秒钟而已,冒出来的冷汗就把后背的衬衣全都湿透了

    而如今,这张被秦家高层动用所有关系都无法调查出来真相的档案,就这般轻易的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蒋青鸢的目光定格在苏锐的证件照上,看的很认真。

    那个时候苏锐看起来还很年轻,尚未完全摆脱青涩,但是眼眉之间却流露出锋锐之意,这一点和现在相差无几。

    蒋青鸢的目光逐行扫过,当她看到苏锐曾经所获得的一枚枚勋章和一次次嘉奖的时候,眸光轻轻的动了动。

    她沉默了一下,指着“曾受奖惩”一栏,说道:“五年前,功过相抵,这些奖项应该都取消了才是?!?br />
    “功就是功,过就是过,这是两码事,不是说抵消就能抵消了的?!甭拊坡返档溃骸霸偎?,在有些人眼中,这些根本不算过错,甚至都可以称得上是干的漂亮”

    根本不算过错

    干的漂亮

    也就是说,罗云路已经是公开的表示了自己对于五年前那次事件的态度了

    为了苏锐,他竟然也不惜站到五大世家的对立面

    “我看完了,这档案能说明什么”蒋青鸢道。

    “很简单,这档案能说明苏锐从始至终都是绝密作训处的人,也就是国安的人?!甭拊坡返档?。

    “可是,他已经被”蒋青鸢还想继续坚持自己的论据,即便她知道此时已经必败无疑

    当一位顶级大佬放下身架来和你理论的时候,你还有半点胜算吗

    “虽然苏锐五年前被驱逐出境,但是并没有任何人给他办理人事档案,他的编制也一直保留着,当然,我还可以非常确定的告诉你,这些年来,国安也从来没有拖欠他的工资,五年半了,扣除五险一金部分,苏锐合计收到工资款二十七万九千一百零八块?!?br />
    苏锐瞪大了眼睛,他自己可从来不曾收到过这笔钱至于五险一金什么的,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而秦冉龙却一脸鄙夷的说道:“五年半的所有工资才这么点,在首都能买个厕所吗”

    秦冉龙的声音不小,但是在场的人却并没有被他的话所转移注意力,因为不管是蒋青鸢还是警察,抑或是秦之章李宗翰,都被罗云路的话震惊了

    通过罗云路的一些话,这些人已经迅速的判断了出来,这位华夏国内最大的“特务头子”,根本就是个老狐狸,还是个十分无赖的老狐狸

    你一个堂堂的部级干部,怎么能把事情算的那么细什么没人办手续没人改编制继续发工资之类的话,这都是真的假的为什么听起来有点别扭呢

    苏锐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别扭,他甚至没有给罗云路面子,张口就问了出来:“那我的工资是打到哪张卡上的当时我走了之后,所有的账户都被冻结了?!?br />
    不得不说,这货的注意力转移角度和速度真是够让人不能理解的。

    罗云路摇头一笑,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我在帮你的忙,你在拆我的台吗”

    这个时候,跟着罗云路的一名国安属下已经递给苏锐一个厚厚的信封,道:“工资卡和医??ㄈ慷荚诶锩?,早就已经补办好了?!?br />
    苏锐看着这信封,心中忽然腾起了一股暖意来。

    谁说这个世界上全是冷漠之人谁说那些顶级大佬的眼中只有政治没有人情

    而罗云路则是转向蒋青鸢,微微笑着说道:“丫头,咱们摆事实讲道理,我的论据能说服你吗”

    “就像您说的,功就是功,过就是过,可是苏锐五年前伤了多少人这一次又杀了几个人他为什么没有得到应有的审判”蒋青鸢仍旧不放弃,漂亮的脸蛋上带着一丝倔强

    “好,丫头,既然你能问出这种话来,那我就要问问你,既然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为什么做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的五家子弟到现在还活的好好的”

    似乎是被蒋青鸢激怒了,罗云路的声音之中带上了一层冷意,导致整个场面的温度都好像下降了好几分

    蒋青鸢微微低垂着头,贝齿咬着红唇,不知道该如何解答

    而就在此时,那牌照为“陆特001”的直升机,终于打开了舱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