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蒋”家更厉害的姓氏

    想到了那个可能性,再结合最近流传甚广的某个流言,蒋青鸢的表情已经变得有些复杂了。

    她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似乎想要从对方的表情之上找到答案,但是她失败了,苏锐的表情很淡定,一如往常,并没有任何特别的变化

    “蒋家丫头,你不答应也没问题,我不会强迫你做些什么,但是,待会儿,恐怕这里的决定权就不在你手上了?!?br />
    说着,秦之章抬起头来,从另外三个方向飞过来的直升机也越来越近了

    蒋青鸢的表情极为的复杂,她并不知道那三架直升机中坐的是什么人,但是既然秦之章这样说,那么这三架飞机的来头怎么都不会比秦家小了

    看来,今天晚上的事情已经彻彻底底的超出了自己的掌控

    第二架直升机并不是军用的,而是最普通的运输机,飞机落地之后,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

    此人看起来也有五十多岁了,个子很高,面容白皙,眼光锐利,透着一股子干练的味道。

    当看到此人的时候,蒋青鸢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快要停滞了。

    如果经??葱挛诺娜司鸵欢芄磺嵋椎娜铣隼?,此时这个出现在南宫家大院门前的西装男人,正是如今华夏的外交部副部长李宗翰

    他也是如今华夏政坛之上态度极为鲜明的鹰派代表人物

    不惹事,不怕事,这六个字在李宗翰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在他当上了副部长之后,许多外交习惯都发生了改变,华夏在对外的态度上开始变得逐渐强硬起来,尤其是在面对东洋的历史遗留问题,从来不曾妥协与退让。

    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让李宗翰在民间的呼声与支持率非常高,他也是最有可能成为下一届外交部长的热门人选。

    在这个外交作用日益重大的年代,成为了外交部长,李宗翰或许就拥有了问鼎权力巅峰的资格。

    因此,当李宗翰的身影从运输机中走出来的时候,秦冉龙已经嘿嘿笑了起来。

    而白秦川则是捂着脑门,满脸的黑线。

    如果再给这位白家大少爷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他一定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来到南宫家的大院门前自讨苦吃

    秦家的三位上将已经足够让人感觉到吃不消了,鹰派的代表人物李宗翰竟然也来了

    白秦川此时恨不得地上有个洞,然后自己抓紧钻进去,一了百了。

    此时,他的心中已经把喂了鲨鱼的白家明骂了不知道多少遍,这个被人当枪使还不自知的蠢货,不仅活着的时候不让人省心,死了还给自己找那么多麻烦

    李宗翰看到秦之章也在,笑呵呵的说道:“秦叔叔,没想到您也过来了?!?br />
    如果严格的按照辈分来讲,李宗翰是和蒋青鸢一辈的,喊一声秦叔叔并不为过。

    秦之章也笑道:“年纪大了,在家里越来越睡不安生了,只能起来走走?!?br />
    李宗翰似有意似无意的瞥了蒋青鸢一眼,然后扫视了全场,淡淡说道:“本来我的睡眠挺好的,但总是有些人不想让别人睡的安生?!?br />
    听到这句话,蒋青鸢的眉头皱了皱,被别人这样评价,让她的心里很不舒服。

    很显然,李宗翰一亮相,并没有任何给蒋青鸢面子的意思,似乎这位影响力颇为深远的蒋家二代大小姐并不被他放在眼中

    “你怎么坐直升机来的”秦之章打量了那架运输机一眼,说打趣道:“这可超出你的级别标准了?!?br />
    这两人竟然旁若无人的聊起了天,完全没把一旁的蒋青鸢白秦川等人放在眼中

    而此时,南宫瞬张飞宇等人早已经被抬上了救护车,赶往附近的医院抢救去了。

    看着谈笑风生的二人,蒋青鸢的脸色非常不好看。

    “我本来正在南海参加今年的海州国际论坛,听到这边的消息,怕来不及,就从海州政府借了架直升机赶过来,油费自负?!?br />
    说到这儿,李宗翰露出苦笑:“就这么一趟,我一年的工资没有了?!?br />
    秦之章听的很是舒心:“你就赖着不给,我就不信海州政府真好意思问你要这笔钱?!?br />
    “宗翰叔,这笔钱我帮你掏了”秦冉龙站在苏锐的身旁,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喊道。

    “你这臭小子,我要是真的收了你的钱,那就是受贿了?!?br />
    李宗翰往秦冉龙的方向看了一眼,同时看到了苏锐,闪着锋锐光芒的眼中露出激赏之色。

    苏锐之前并没有在现实之中见过李宗翰,此时,迎着对方的目光,轻轻的点了点头。

    无论对方是谁,愿意在这个时候冒着得罪五大世家的风险站出来帮助自己,都是值得自己感谢并铭记的。

    这个时候,蒋青鸢终于站到了李宗翰的面前,不卑不亢的开口说道:“李部长,关于对苏锐实施抓捕的事情,是公察部陈同增陈部长亲自下的命令,这在公察部系统里都可以查得到,即便李部长您是外交部副部长,对于这种事情也没办法干涉吧”

    蒋青鸢特地把那个“副”字咬的很重,似乎是在提醒李宗翰。

    李宗翰深深的看了蒋青鸢一眼,眼光锐利之极,似乎都能看透人心底的想法。

    他并不介意于蒋青鸢的态度,笑了笑,说道:“其实这件事情非常简单,我只是来找秦叔叔聊聊天叙叙旧,至于你们想做什么,随便做,我在这里,绝对不会有任何干涉,请便?!?br />
    听到这话,蒋青鸢的额头上都要冒出黑线来了,什么叫来找秦老爷子叙叙旧,有你这种连夜从海边省份坐直升机赶来叙旧的么什么叫我们想做什么就随便做,你好歹也是个部级干部,我们能无视你的存在吗

    秦冉龙听了,几乎都要鼓掌叫好了,他附在苏锐的耳边,喜不自胜的低声说道:“大哥,这个李部长比你还不要脸?!?br />
    听到这话,苏锐脸上的肌肉忍不住的抽了一下如果不是这里人太多的话,他绝对会把秦冉龙摁倒在地,当场掐死。

    李宗翰在这里负手而立,让所有人都没了主意。

    如果可以的话,蒋青鸢真的想要转身就走。

    可是,倘若她这么走了,留给她的会是无数的狂风骤雨和恶言中伤。

    “最近东洋很是有些不安分?!崩钭诤埠鋈换胺嬉蛔?,说道。

    蒋青鸢一愣,似乎不知道他这样说的用意。

    “我本来想要找个机会敲打敲打他们,但是却没想到,有人比我做的更出色,直接让山本组的总部大厦断成了两截?!?br />
    李宗翰说着,再次转脸看向了苏锐。

    蒋青鸢的心中掀起惊天的波澜。

    她已经通过自己的渠道得知了这个消息,但是没想到,上层竟然会是这样的反应

    很显然,苏锐的举动已经彻底的赢得了这位鹰派人物的心

    “青鸢,一个能够为国争光的人,为什么要被你们逼到这样的地步”

    这个时候,另外两架直升机也开始降落了,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场间,因此,李宗翰刚才的那句话几乎是大声喊出来的

    为国争光

    对于这样的问题,蒋青鸢无法回答事实上,今天晚上她已经遇到太多的无法解答自相矛盾的难题了。

    “回答我,为什么”李宗翰再一次大声喊道

    可是,蒋青鸢仍旧抿着嘴不说话

    “青鸢,你知不知道,岳飞是怎么死的”李宗翰终于问出了让全场的人震惊的一个问题

    就连苏锐听到这话,也蓦地抬起了头,深吸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这评价太重了,我当不起?!?br />
    蒋青鸢同样万万不会想到,这个时候李宗翰竟然会拿岳飞来类比苏锐

    岳飞在前线奋勇杀敌,而后方皇帝却听信奸佞秦桧的谗言,担心岳飞势大难控,在连连取胜的关头,连下了十二道金牌,将其召回,并伏杀于风波亭。

    此时,李宗翰的话,不仅把苏锐比喻成了岳飞,甚至毫不留情的把五大世家的某些人骂成了秦桧

    鹰派就是鹰派,敢作敢当,直言无惧,不惹事也不怕事

    “蒋青鸢为什么你们总是要做一些让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呢”李宗翰再次大声说道,此时的他似乎有些激动了

    蒋青鸢不禁感觉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生疼

    而在场的众多警察中,已经有部分人放下了枪

    亲者痛,仇者快,听着李宗翰的话,他们再也无法把枪口对准苏锐了

    他们是警察,他们的职责是维护社会的安定和谐,此时,一纸命令非要压着他们来做违背良心的事情,他们不愿意

    自己人,为什么要对付自己人,为什么非要生死相向,让外人看笑话

    蒋青鸢咬着牙,还想要继续坚持着,可是,这个时候,第三架第四架直升机同时降落了下来

    第三架直升机很显眼,因为上面用白色的喷漆清清楚楚的写着几个大字国安001

    看到这几个字,在场的二十几名国安特工都感觉到呼吸有些灼热了

    001,一号机

    因为,庞大的国安系统中,只有一个人有资格调用这架001号直升机

    即便舱门没有打开,但里面乘坐之人的身份,已经是呼之欲出了

    三架直升机,就带来了三波耀眼无比的大人物,那么这看起来最平淡无奇的第四架飞机,里面又坐着何人呢

    这是一架很普通的军用直升机,可是,当众人看清这架直升机下方不起眼的牌照之时,整个场面的气氛都要被点燃了

    ps:感谢戰小毅、董津、儿帅哥、wu126、肥du嘟、颖丽奕、紅龜仔、心恋红尘、wvq1111、huaibuhuai兄弟的月票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