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蜂拥而来的警察,苏锐看着蒋青鸢,冷冷笑道:“原来你早有埋伏,不得不说,这一手还算比较精彩?!?br />
    这么多的警察,数都数不清,苏锐根本不可能反抗。

    张飞宇和南宫瞬等人都露出了大仇得报的笑容,只要过了今夜,苏锐就将被永远的投放到监狱中,再也出不来。

    “去接受你的审判吧,五年前你离开华夏,就不应该再回来?!苯囵暗乃档?。

    不知道为什么,眼看苏锐就要束手就擒,她的心中竟然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似乎,她好像觉得自己是做了件错事一样。

    有时候,感情和道理,到底选择站在哪一边,真的很让人头疼。

    刁一平也长出了一口气,看到这么多警察出现,不用多想,也知道是部里的那位大佬出手了,看这样子,苏锐今晚插翅也难飞了。

    “大哥,我们冲出去,就不信这些人能拦得住”秦冉龙见状,有些着急了。

    “那是拒捕?!苯囵暗档溃骸八撬媸笨梢钥?,苏锐,你武功再高,也不可能一人面对那么多支枪的”

    苏锐摇头笑道:“为了抓我,不惜如此的兴师动众,这让我很有自豪感?!?br />
    “厚颜无耻,此时再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张飞宇嘲讽的说道:“起航被你毁了,就算你死一万次,也不可能补偿我们张家的损失”

    苏锐轻蔑的看了一眼叔叔辈的张飞宇,道:“那就麻烦你告诉张启航,让他好好的活着,他的性命,我会亲手去取?!?br />
    这话语很清淡,但是却透露出一股无与伦比的霸气和凌冽寒冷的杀意

    张飞宇被苏锐身上骤然腾起的那股气势吓得一颤,随后意识到双方的实力对比,顿时觉得自己很丢脸对方都被那么多警察围住了,自己还怕个毛线

    “我很欣赏你的勇气,但是,你没机会了?!闭欧捎畛胺淼乃档溃骸澳憧梢员ǔ?,但是要等下辈子?!?br />
    苏锐摇了摇头,眼中绽放出危险的光芒:“这一点,你说错了。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君子有仇的话,我一般当场就报了”

    这确实是苏锐的风格,山本组在华夏国境内围杀远威帮,苏锐转眼就开着飞机把山本组的总部大楼给拦腰撞断了

    说罢,他的身形瞬间突破了两名警察的封锁,飞起一脚,重重的踹在了张飞宇的胸口

    后者比苏锐要大上三十岁,身体素质自然和年轻人不能比,虽然苏锐并没有全力一击,但也仍旧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谁都没有想到苏锐竟然在这种情况之下还敢动手,一时间全都愣住了

    张飞宇只感觉到一股狂猛的巨力重重的击打在了自己的胸口,整个人完完全全的失去了重心,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远远的飞出了十几米

    张飞宇的胸骨被苏锐踹断了好几根,正好砸在了一辆豪华轿车的前方,前挡玻璃顿时碎成了蜘蛛网,引擎盖也被撞瘪了下去

    趴在引擎盖上,张飞宇头破血流,已经是不省人事了

    蒋青鸢顿时高喊:“快去把张大哥送医院”

    一堆人连忙向张飞宇跑过去,如果张家二爷在这里出了什么差池,那么所有人都要吃不了兜着走苏锐的胆量可不是任何人都能拥有的。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蒋青鸢对着苏锐喊道:“这会让你罪加一等的”

    南宫瞬也大喊道:“如果飞宇叔有什么事,一定要把这个暴徒乱枪打死你们这些警察愣着干什么要你们来是吃干饭的吗还不快把他制服”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苏锐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屑,他的身形再次动了

    这一次,他宛若一阵风,唰的从几名警察的身边闪过,好似瞬移一般,直接出现在了南宫瞬的眼前

    “快来”

    刚才还嚣张大喊的南宫二少爷,此时好似见了鬼一样,惊恐万状,连连后退

    他根本就没有看出来,苏锐是如何从几名警察的重重包围之中脱身而出来到自己跟前的

    可是,南宫瞬根本没法后退了,因为他的手已经被苏锐牢牢的抓住了

    拽住了南宫瞬的一只手,苏锐一震手腕,将其往自己的方向一拉一拽,然后右脚抬起,重重的侧踢在了南宫瞬的肋部

    咔嚓咔嚓

    苏锐这一脚不知道把南宫瞬多少根肋骨给踢断了

    南宫瞬一声惨嚎,完完全全的失去了重心,踉跄着朝地面栽去

    可是他的一只手还被苏锐拽着,根本倒不下去

    他既然倒不下去,那么苏锐就帮他一把好了

    松开他的手,苏锐的右脚自下而上,在空中划了一个大大的圆弧

    于是,在场的所有人便见到了一个堪称教科书级的下劈动作南宫瞬的脊背被苏锐狠狠的劈中,整个身体瞬间绷直,然后平平的拍在了地面之上

    这一下砸的实在太重了,甚至小广场的地砖都碎了好几块

    南宫瞬连翻身都做不到,整个人像死狗一样趴在那里,一滩鲜血从他的面部下面缓缓向四周渗出

    寂静无比的寂静那些尖锐的警笛也都停了下来,现场落针可闻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不,我有仇的话,当场就报了

    现场的所有人耳边都在回响着苏锐的话

    即便有上百个警察虎视眈眈,可是却没有一人因为苏锐的举动而开枪

    那宛若狂风的速度,那暴烈完美的下劈,彻彻底底的震撼着所有人的神经

    “苏锐,你疯了吗这样可是会死人的”蒋青鸢第一个反应过来,对着苏锐大喊道

    “你不是就想要我死吗现在又担心个什么劲”

    在苏锐看来,本来就已经把南宫家族和张家得罪的彻彻底底,此时再从他们身上收点利息,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苏锐没有再看南宫瞬一眼,转过脸来,冷冷看着蒋青鸢,说道:“蒋青鸢,不要再有下次,否则的话,他们两个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张飞宇,南宫瞬,这两个在首都跺跺脚都可以震翻一片的人,被苏锐当着那么多警察的面拳打脚踢,却完全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什么叫强势,什么叫嚣张什么叫仗剑独行,来去自由

    蒋青鸢贝齿咬着嘴唇,盯着苏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警察们也终于反应过来,一大群人一拥而上,把苏锐团团的围在中间

    虽然这些警察对之前南宫瞬所叫嚣的“让你们来是吃干饭”的话语很气愤,但也不能忘了自己的任务。

    可是,尽管这样围着,却没有一名警察上前对苏锐实施抓捕行动,实在是因为后者之前的强势表现震撼了所有人的心神

    “蒋青鸢,你要明白,我如果想走,没人能拦得住?!?br />
    被那么多枪口指着,苏锐没有任何的慌乱,冷声说道:“蒋青鸢,我一直觉得你并不该是那种是非不分黑白不明的女人,我想,我还是看错你了?!?br />
    “我们注定是敌人,就算你打伤了张飞宇和南宫瞬又能怎样你不可能顺利脱身的?!苯囵昂孟袷チ送盏墓?,犹豫了很久,才艰难的说道。

    在距离南宫家族的小广场五百米的地方,是一片别墅群。

    而此时,这些别墅的楼顶上,分别站着三三两两的人影。

    一个妖娆身影举着夜视镜,看着苏锐的方向,说道:“只要稍稍制造一场混乱,就能轻松的救出大人?!?br />
    霍尔曼端着狙击枪,同样透过瞄准镜观察着,道:“白金,大人已经说过,不许我们擅自行动,这是华夏,不是西方黑暗世界,我们擅自行动的话,会给大人带来更多的麻烦?!?br />
    “我们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大人被抓”

    维多利亚今天并没有戴她那标志性的白金面具,而是简单的戴了一件黑色的眼眶面具,即便饶是如此,她那妖娆性感的面庞仍旧让人心动不已。

    看着指着苏锐的那些枪口,一股愤怒的意味从维多利亚的身上爆发出来:“他是太阳神,怎么能受这样的屈辱敢这样拿枪指着大人,我真怕自己一时忍不住杀光他们?!?br />
    这语气虽然很平常没什么两样,但此时维多利亚却给了人一种邪气凛然之感

    “绝对不行,我们可以再观察观察,如果大人实在没办法脱身,我们再采取这种极端做法?!被舳⒆盼嗬?,说道:“白金,我知道,你这是关心则乱,但是不要因为这些事情来影响你的判断?!?br />
    “你以为只有我关心则乱”维多利亚的眼眉之间闪过了一抹复杂的神色,然后冷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人猿泰山早就潜进了那个院子,在几个主宅的下面都安上了,只要一按??仄?,那片院子就能飞上天”

    “还有,金泰铢早就换上警察的衣服潜在人群中了吧,如果稍有不对,这个家伙绝对会比我更先出手,大杀四方”

    “再看看其他几个人,哪个能保持着淡定”

    维多利亚的话已经把霍尔曼的嘴牢牢堵住了:“且不说别人,说说你吧,今天晚上你端着狙击枪已经来回寻找了好几个狙击位,恐怕那些主要人物的头部都不知道被你瞄准了多少遍了,你怎么好意思说我关心则乱你这伪装淡定也装的太不像了吧”

    身材高大的霍尔曼难得的脸红了一下,他摸了摸鼻子,压低声音,道:“要不,咱们动手”

    :昨天加班太晚,晚上回家写着写着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结果醒来已经十一点半了,我还不到三十啊,怎么能肾亏成这个样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