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廷湖畔的别墅中。

    按照以往的惯例,在这个时间,苏无限早就已经睡觉了,可是现在的他却站在书桌前,捏着那根细细的精巧毛笔,正在偌大的宣纸上写着什么。

    苏炽烟穿着家居服坐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养父不断的挥毫泼墨,眼睛中露出复杂的神色。

    因为苏无限已经写了一晚上的毛笔字,所写的内容不过是在不断的重复四个字锐意无限

    本来苏无限写的这四个字还能够保持精致的小楷,渐渐的就变成了行书,而一个小时以后,这偌大的宣纸上已经是遍布狂草。

    字体的变化,也折射出苏无限内心的情绪变化。

    “您的心乱了?!彼粘阊趟档?。

    从小到大,苏炽烟从来不曾见到过自己的养父表现出这种模样来,他给人的感觉始终都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天塌下来仍旧可以谈笑风生,可是这一次,苏无限彻夜一言不发,只是在纸上挥挥洒洒,已经足够说明他的不正常了。

    “炽烟,你错了?!?br />
    苏无限头也不抬,笔走龙蛇,单单从书法的水平上来看,无论是行书楷书还是草书,他全部都可跻身于华夏国内顶尖大家之列。

    “这点事情,还不值得我乱?!彼瘴尴薜淖旖锹冻鲆凰康淖猿靶θ荩骸安坏貌凰?,在向老爷子印证了我心中的想法之后,我确实很震惊,但也仅仅是震惊而已?!?br />
    “我当时乱了?!彼粘阊倘缡荡鸬?。

    “是啊,任谁也无法想到,老爷子自律了一辈子,在那么大年纪的时候,竟然弄出了一个私生子?!?br />
    私生子

    苏无限的表情之上已经明显带有了一丝嘲讽之意,他说道:“在你看到苏锐的时候,觉得他和我很像,而当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也有同样的感觉?!?br />
    苏炽烟露出微笑:“现在首都都在疯传,苏锐是您的私生子?!?br />
    苏无限换了一张宣纸,继续边写边说:“可是,他们就算是想破了脑袋也别想猜到苏锐的真实身份,如果不是有老爷子送给我的那一幅字做提醒,我也猜不到?!?br />
    苏炽烟的眼睛定格在宣纸上,轻声念道:“锐意无限?!?br />
    “是啊,锐意无限?!?br />
    “苏锐,苏意,苏无限”

    说到这儿,苏无限忽然加重了语气,他手中的毛笔在宣纸上重重的顿了一下,一个很不和谐的墨痕出现了。

    “爷爷一生很看重自己的名声,这能够算是他人生之中的污点吗”苏炽烟有些担忧的问道。

    她十分担心,如果苏锐是苏老太爷的私生子的消息被曝光的话,那么会给那位经历无数风霜的老人带去怎样的风言风语。

    想到这儿,苏炽烟自己都觉得有点狗血的成分了,明明苏锐比自己还要略微年轻一点,自己却得喊他一声“小叔”。

    苏家的产业如此庞大,忽然跳出一个小儿子,恐怕得有很多人夜不能寐了吧

    “炽烟,你又错了?!?br />
    苏无限皱着眉头看了看那个因为情绪变化而点上去的墨痕,忽然没有了继续写的兴致,把毛笔随便一扔,端起一旁早已凉透了的浓茶,一口气喝干。

    他干脆坐在苏炽烟的对面,说道:“老爷子一声清清白白,从来不会利用自己的名声为家族谋一点私利,哪怕他曾经有资格站在这个国家的最顶端,却依旧没有为我们这些儿女带来什么特别的照顾?!?br />
    “他的名声很好,但绝对不是刻意做出来的,相反,他最不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名声?!?br />
    苏无限说出了和苏炽烟截然相反的观点。

    “行军打仗,治国治家,老爷子从来没有在意过别人的评论,否则的话,他又怎么可能如此的大刀阔斧的改革若是换做别人,面对重重的困难,定然畏首畏尾,踟蹰不前”

    “可是,如果这样的消息传出去,对爷爷的名声是巨大的伤害?!彼粘阊逃淘チ艘幌?,说道:“我们要不要把这消息封锁住反正现在只有我们和二叔知道,要不就让这消息烂在肚子里好了?!?br />
    谁也不会想到,那个在五年前以一个草根的身份几乎掀翻了五大世家的强势男人,竟然也拥有一个豪门子弟的身份,而且是最顶级的二代大少

    “苏锐已经亮相,首都里充满了流言蜚语,这样的消息也不可能封锁的住?!彼瘴尴拮猿暗男α诵Γ骸拔易懿荒馨牙弦拥姆缌髡苍谧约旱耐飞习伞?br />
    苏炽烟默然的点了点头:“奶奶去世的早,爷爷也是人,有这样的举动,我也能理解?!?br />
    “我也理解,自从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我从来没有怪过他?!彼瘴尴拮?,望着外面的夜空:“母亲去世的太早,几乎都没有给我留下什么记忆,也就几个姐姐对她还有点印象,如果不是老爷子又当爹又当妈,我们几个也不可能长那么大?!?br />
    苏炽烟道:“我很好奇苏锐的母亲是谁,爷爷的眼光那么高,他又能看上谁”

    “我之前也很好奇?!彼瘴尴匏档秸舛?,嘴角已经挂上了一丝笑意,苏炽烟已经清楚的看到了,他的这丝笑意之中竟然蕴含着一线欣慰之意。

    “是芮红云,我一直喊她芮姨?!彼瘴尴匏档?。

    “芮红云”苏炽烟捂住她那极为性感的嘴唇,似乎是有些吃惊:“我听过这个名字,她曾经是爷爷的专职护士”

    “不是曾经是,而是一直都是?!彼瘴尴藁匾涞溃骸袄弦釉诖蛘痰氖焙蛄粝铝艘簧砩?,每年都得犯上几次严重的毛病,芮姨从她十几岁的时候就被组织派来照顾老爷子,一直到她四十几岁,将近了三十年的时间?!?br />
    “三十年?!蹦钸蹲耪飧鍪?,苏炽烟喃喃说道:“那么长的时间,几乎是半辈子了,谁都会产生感情的?!?br />
    只要是一个正常男人,被一个女人尽心尽力无怨无悔的照顾了三十年,心中都会生出一种别样的情感来。

    当然,无论是在之前的那个年代,还是在现在这个社会,芮红云这样的举动都会被有心人当成是故意讨好苏老太爷以求得上位的行为,可是苏无限并不会这样想,他认识芮红云几十年,很相信自己的眼睛和判断。

    从这一点来说,苏无限真的是个好人。

    “朝夕相处,芮姨还是怀了孕,老爷子没法给芮姨名分,便秘密的把她送到宁海生产,不过由于那个时候她已经是高龄产妇了,产后大出血,没有抢救过来?!彼档秸舛?,苏无限的眼中已经有了一抹惆怅,很显然,芮红云留给他的印象很不错。

    “而且,当时老爷子正在国外出访,连芮姨的最后一面也没见到,等到他回来的时候,人都已经秘密的火化掉了?!?br />
    “故事原来是这样的?!彼粘阊痰纳舸狭艘凰堪?。

    “苏和芮,苏锐?!彼瘴尴弈钸蹲牛骸翱峙吕弦悠鹫飧雒?,也是为了纪念他和芮姨之间的事情吧,不过,老来得子,却只能放在孤儿院里养大,连见一面都不行,恐怕老爷子的心里也不好受?!?br />
    “应该是这样的?!彼粘阊棠档?,人世间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即便是在别人眼中已经站上了金字塔的顶端,却仍旧有太多太多的限制。

    苏无限话锋一转:给老太爷定了性:“他是个好的领导人,却不是个好父亲?!?br />
    苏炽烟闻言,浑身一颤。

    “不过,苏锐也算没有让老爷子失望,从小和孤儿没什么两样,到后来竟然也能做到这样的地步?!?br />
    说到这儿,苏无限笑了起来,笑容之中带有一丝揶揄的味道:“不过,我很期待看到老爷子在知道苏锐太阳神的身份之后会露出怎样的表情来。他一辈子根正苗红,严厉打击黑势力,结果自己的小儿子却只用了五年的时间就成了西方黑暗世界的十二天神之一,这是讽刺吗”

    “爷爷他应该早就知道了?!彼粘阊倘粲兴嫉乃档溃骸八挡欢ㄋ嵛杖穸械浇景??!?br />
    苏无限闻言,笑容收敛了起来:“老太爷要是为苏锐而骄傲了,那么估计整个苏家可就没几个人会感觉到开心了?!?br />
    苏无限的话意味深长,让苏炽烟听了,心中也带上了一丝沉重。

    “那苏锐现在正遭遇困境,您准备出手相助吗”

    苏炽烟的消息非常灵通,自然知道苏锐现在已经来到了南宫家族的大院之外。

    整个首都想要动他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仇敌几乎可以称得上是遍地都是,这一次苏锐身中圈套,如果苏无限不出手的话,想必苏锐很难顺利脱身

    “他要是连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也没资格当我的弟弟?!彼瘴尴匏档溃骸爸挥腥褚馐遣还坏?,还得有脑子才行?!?br />
    在所有看来,这次几乎是个必死之局,可是落在苏无限的眼中,却只是这点事情

    苏炽烟却笑了起来,笑容之中难得的带上了一丝和她性感气质完全不相符合的狡黠。

    “您很在意他,否则的话,为什么大半夜的不睡,反而在这里练字”

    “不,我在意的是不是苏锐能否安然脱身,而是这次的事情过后,首都会掀起怎样的风波来?!?br />
    看来,在苏无限的眼中,苏锐已经是铁定能够从这件事情之中脱身而出了

    “可是,我认为这次的事情,还是需要您的露面?!彼粘阊痰难垌新冻黾岫ㄖ骸澳羌复笫兰?,也需要您来好好敲打敲打了?!?br />
    苏无限低下头,摩挲着翡翠扳指,轻笑道:“还不到时候?!?br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