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

    这是苏锐手机的提示音。

    他看了看,邮箱之中收到了一封邮件。

    邮件之中有一个附件,但是却没有任何文字。

    看着发件人一栏,苏锐的眼眸微微眯了眯,却没有再多说什么。

    淡淡的把那些附件的名称扫了一眼,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望着窗外的夜空,眉头微微的皱了皱。

    无论丁木阳最后做出怎样的选择,苏锐的心情都不会太好。

    白秦川正呆在办公室里坐立不安,虽然蒋青鸢的话给了他很大的启发,但是在这种时刻,他又怎么可以无动于衷

    那些族叔的电话已经一个接着一个的打来,要求自己给白家明讨回一个公道,对于这一点,白秦川只能先答应下来,至于其他的再另想办法。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苏锐从国安出来了,一路往南宫家的方向行去?!?br />
    “南宫家”白秦川闻言,眼眸微微的眯了眯:“为什么是南宫家南宫瞬不可能有这样的智商敢把白家拖下水,他不想活了”

    “虽然我一开始也不认为他有这样的智商和能力,可是现在一想,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正因为他很笨,所以才会想着把白家一起拖下水,而忽略掉这样做可能带来的后果。再说,苏锐既然去了南宫家族,自然不会是空穴来风,一定有他的理由?!?br />
    “我知道了,我现在也过去看看?!卑浊卮ü叶狭说缁?,然后快步的跑向楼下

    自从夜莺和苏锐联手干掉了南宫家族的麦太山之后,白秦川为了向苏锐表示自己的诚意,擅自撤销了与南宫家族在能源领域的合作,对刚刚上台的南宫瞬形成了巨大的打击。

    自从那次之后,两个家族之间的关系已经降至冰点,除了能源方面之外,在很多领域的合作也都陷入了停滞状态。

    如果从这个角度上来看的话,南宫瞬还真有把白家一起拖下水的理由

    迷雾团团,白秦川必须亲自解开白家明的生死不重要,但是白家的声誉却很重要

    在白秦川看来,苏锐的地位远比其他的所谓首都大少要重要的多这关乎日后白家的道路选择

    十几公里的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车速很慢,因为需要留给苏锐思考和分析局面的时间,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即便对方已经在那里布好了天罗地网,自己也是要闯上一闯。

    倘若继续拖延下去,就会让对方掌握更大的主动权,等过了今夜,说不定会有对他更不利的消息被曝出来

    如今的苏锐,唯有强势,唯有铁血,才能彻底粉碎敌人的阴谋

    继续的退让只会换来对方持续的猖狂

    当国安的车队缓缓来到了南宫家族的庄园之时,发现远处那偌大的庭院已经是灯火通明。

    此时是凌晨四点钟,会出现这种场面,本身就是极为的不正常

    “锐哥,我们怎么办”向锋转过脸来,似乎是在征询苏锐的意见。

    “直接开到大门口吧?!彼杖竦难垌⑽⒚辛嗣?,流露出危险的光芒来。

    远远的,他已经看到了影影绰绰的人,还有红蓝光芒闪烁的警灯

    驶近了一些才发现,至少有十几辆警车在南宫家族大院前的小广场上一字排开,每辆警车旁边都有四名荷枪实弹的警察在虎视眈眈

    南宫瞬身着一身白色西装,站在台阶之上,在黑夜之中显得异常显眼。

    自从他暂代家主之位以后,虽然在很多事情的处理上都显得有些焦头烂额,但身上竟也隐隐的有了一种上位者的气息。

    “各位长辈,各位家人,今天是我暂代家主之位的第四十天?!?br />
    南宫瞬环视了一圈大院中的人影,声音之中带着一丝掩饰不住的自傲:“这四十天来,你们之中的很多人都觉得我不能胜任家主的位置,给我施加了很大的压力,让我夜不能寐,食不甘味,每天都想着如何才能让你们刮目相看,也给整个家族一个交代?!?br />
    事实上,南宫瞬这话说的还算是比较客气的,在他暂代家主之位以后,那些叔叔伯伯们岂止是在给他施加压力简直是一步一个坑,不断的制造麻烦

    尤其是在爷爷南宫舟重伤昏迷一事上,这些所谓的家人从来不曾停止过对自己的怀疑和攻讦,更有甚者甚至专门把警察请来调查此事,家丑外扬也在所不惜。

    如果那次南宫瞬不是用钱把整个事情给压下来的话,那么现在他就已经成了阶下囚

    而今天,他要一次性的解决掉所有的怀疑和猜忌,一劳永逸

    他要用铁打的事实,堵住悠悠众口

    “南宫瞬,大半夜的把我们都叫起来,你准备怎么给我们交代爷爷躺在医院里还没有醒过来,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他昏迷的都没有查出来,你就急急忙忙的登上了家主之位,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这样很好,我们都擦亮眼睛仔细看看,你究竟能给我们什么交代?!?br />
    “如果今天晚上你的交代不能让我们满意的话,你最好能把暂代家主的位置让出来,有能者居之”

    现场议论纷纷,很显然,南宫瞬在家族内部非常的不得人心。

    尽管众人心中非常反对,但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南宫舟早在五年之前就发布了命令,如果日后南宫尧的身体无法恢复,那么便由南宫瞬暂代家主之位。

    “亏你们说老爷子还躺在医院没有醒过来,你们知不知道我是爷爷亲自同意的未来家主老爷子都还没死呢,你们就开始争抢了是你们不孝顺,还是我不孝顺”

    南宫瞬的一番话说得众人哑口无言。

    而在人群的后面,一个身材瘦削脸色苍白的男人坐在轮椅上面,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眼底流露出浓浓的嘲讽神色。

    五年之前,他的肺部几乎遭到了苏锐毁灭性的破坏,经过了几年的辛苦治疗,不知道砸了多少钱下去,他终于能够堪堪的摆脱呼吸机的帮助,自行呼吸了。

    病床上的五年时光,也让他的身体抵抗力下降到了最低点,骨瘦如柴,全身虚弱到根本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

    他就是南宫尧。

    这位曾经的南宫家大少爷,被苏锐变成了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心中自然充满了阴厉与愤怒。

    他本该拥有的一切,都被那个男人无情的拿走了,所有的荣誉、风光、甚至健康,全部成为过眼云烟,他如何能不恨

    而在这五年来,那个曾经是自己跟屁虫的弟弟,却几乎没来看望过几次,所有人见到自己,再也不像之前那般恭敬,甚至转过身还会流露出鄙夷的表情,对于这些,他南宫尧都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即便是在今晚,他知晓弟弟即将伏击苏锐,替他正名的同时也顺便替自己报了仇,可是他仍旧坐在最阴暗的角落,一点激动的心情也没有,只是面带嘲讽笑容看着那个亲爱的弟弟的表演。

    没有和苏锐对战过的人,永远不会知道这个家伙有多么的可怕。对于这一点,南宫尧深有体会。

    而此时,南宫瞬已经接到了苏锐即将到来的消息,他看着众多亲戚,朗声说道:“五年前,如果没有苏锐,南宫家族不会衰落的如此迅速,而今天,我要扳倒苏锐,让你们见证,南宫家族将从我的手中崛起”

    此时的南宫瞬意气风发,不可一世。

    他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派麦太山带领的那五十手下,是怎么被苏锐团灭掉的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干掉苏锐”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那是南宫瞬的堂弟。

    看了自己的堂弟一眼,南宫瞬的嘴角掠过不屑的冷笑:“我让他来,他就得来,我让他在这里束手就擒,他就绝对不敢有任何的反抗”

    南宫瞬虽然智商和计谋并不算超一流,比起白秦川等人有点差距,但是从小在豪门世家中长大,耳濡目染的久了,一些手段自然也能使得出来。

    他本来就没指望络腮胡子等手下能从苏锐的嘴里套出什么话来,如果能折磨对方固然好,就算折磨不成,自己还是有着很多后手。

    看来,自己对丁木阳的判断非常准确,这个家伙依旧对苏锐有着断不掉的情感,得亏自己有事先准备,否则还不得被这个国安重案处的处长给坑死。

    不过还好,不管怎么样,今天晚上都是对过去的告别,也是自己人生的崭新开始。

    苏锐乘坐的车子已经到达了那一排警车跟前,那为首的警官看着长长一排挂着国安字样的车队,本想喝止停车的他也张口结舌,眼眸之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他们都是首都市局刑警大队的警察,今天晚上接到了上面“大领导”的命令,说是要在这里守株待兔抓捕犯罪嫌疑人,由于这位“大领导”的面子实在是太厉害,因此整个市局都不得不慎重起来

    只是,他们没想到的是,这次对上的竟然会是国安

    :感谢去把、笑看红尘8612、神剑、wu126、龙轩听雨、紅龜仔、叶知秋f兄弟的月票支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