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苏锐的话,丁木阳面色复杂,他面色涨红,有些说不出话来。

    “不好意思说了那就由我来替你说好了?!?br />
    苏锐看着丁木阳,目光之中露出嘲讽的神色来:“当时正是国安重案处领导人选调整的关键时候,你很忙,脱不开身?!?br />
    “当时,我在国外,虽然人回不来,但也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而你呢”

    苏锐死死盯着这位曾经的战友,道:“或许你那段时间很忙,可是这都过去一年多了,你是不是已经把这件事情完完全全的抛诸脑后了”

    丁木阳哑口无言,浑身湿透。

    “所以,千万不要再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你已经不是当初的丁木阳了,为了自己的前程,出卖兄弟背信弃义也不是什么太了不得的事情?!?br />
    “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受谁的指使来出卖我”苏锐冷冷说道,在这一刻,他眼中的冷芒已经凝聚到让人心惊胆寒的地步

    “我并没有出卖你,我只是”丁木阳欲言又止,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反驳十分的无力

    “你只是把国安的审讯室借给一群冒牌的警察来使用让他们对我肆意进行刑讯逼供甚至在这里杀了我你是不是以为,我已经是处于必死的局面”

    苏锐说着,踹了一脚办公桌,沉重的实木桌子重重的撞在了丁木阳的胸口,再次把其撞倒在地

    “告诉我,是什么原因,驱使你能够置曾经战友的性命于不顾”苏锐依旧坐在凳子上,但是眼睛里已经开始燃烧出愤怒的火焰。

    曾经都是可以在战场上把后背托付给对方的人,而现在却是可以转身之后就往背后开枪,苏锐如何能不心寒

    丁木阳捂着胸口不讲话,他本来就理亏,再加上在拳脚上根本不是苏锐的对手,就算是还手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苏锐站起身来,把丁木阳的身体从办公桌下面拽出来,然后重重的摔在沙发上

    “说”

    丁木阳的身体撞在沙发上,而后摔落地板,趴着咳嗽了几声,才抬起了涨红的脸。

    “我有一些违纪的证据被别人掌握了,如果这些材料交给纪委,至少十年刑期?!倍∧狙艏枘训乃档?。

    “所以,你准备用我的性命来交换这十年的刑期”

    苏锐低吼着,就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

    如果在背后害他的人不是丁木阳,哪怕随便换成一个路人甲,苏锐都不会如此的愤怒

    丁木阳已经彻彻底底的变了,他不再是那个可以性命相托的战友,而是一个不择手段向上爬的阴险投机者

    “我知道,这次都是我的错,我已经后悔了,可是我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br />
    丁木阳努力撑起身子,靠坐着沙发,目光低垂:“做出这种事情,我不奢求你的原谅,我也不奢望你还能把我继续当成朋友,如果杀了我你能解气的话,那你就动手好了?!?br />
    尽管苏锐从很早以前就意识到了丁木阳的变化,可是他一直不愿意直面这个事实,甚至很多时候都在选择逃避。

    可是,当如今苏锐不得不直面这个问题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一切竟是如此艰难。

    “杀了你”苏锐的眼中露出冷笑:“如果杀了你能让时光重来一遍的话,我倒愿意试试?!?br />
    苏锐的言下之意很明白,不管是不是杀了丁木阳,都再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两个人再也回不到过去,恩断义绝

    “告诉我,是谁掌握了你的违纪证据”苏锐沉默良久,才开口问道。

    丁木阳自嘲的一笑:“时至今日,我再隐瞒下去也没有任何的意义,是南宫瞬,他从一开始就找上我,想要借我之手除掉你?!?br />
    “南宫瞬”

    苏锐的眼眸微微眯着,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说道:“他之所以想要控制你来除掉我,就是为了能够在南宫老爷子面前多表现表现,从而为自己的顺利上位增添砝码??墒?,以他的智商,也顶多做到这一步了,如果说这次的圈套是他预先设下来的,我一百个不相信”

    苏锐知道,南宫瞬曾经派人来围杀自己,后来被自己与夜莺联手大杀四方,就连一代高手麦太山都把性命留下了。

    现在,南宫老爷子几乎成了植物人,已经住进医院很久,南宫瞬几乎控制了整个家族,此时的他万万没有必要再和自己拼死拼活,这样只会让他被消耗的更快。

    当然,从一开始,苏锐就没打算放过这个家伙。

    “我也不相信他的智商,可这确实是他的想法?!倍∧狙舻谋砬楹芫澜幔骸爸辽偈峭ü淖炖锤嫠呶业??!?br />
    “你说谎了吗”苏锐盯着曾经战友的眼睛,面无表情,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丁木阳的眼神缩了一下,似乎是被苏锐的目光和问话给刺痛了,他有些悲哀的抬起头:“我已经没有必要说谎了?!?br />
    “那好吧,那我就去找南宫瞬问个明白?!?br />
    苏锐看着精气神尽数丧失的丁木阳,默然说道:“十年前,你在战场上救过我的命,从今天开始,你我互不相欠,恩断义绝?!?br />
    说罢,他就要迈步走出这间办公室。

    听到“恩断义绝”四个字的时候,丁木阳浑身一颤,眼神之中全是痛苦之色

    他为了一己私利,终于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残害兄弟,他还有何脸面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

    “苏锐,不要去,千万不要去如果我是南宫瞬,我一定布下天罗地网在等着你”丁木阳连忙大吼道:“如果你继续呆在国安的总部大楼,一定可以保证你的安全,绝对没有人敢动你”

    苏锐转过脸来,眼中露出嘲讽的神色:“在国安的总部大楼里就能保证我的安全吗”

    “我可以保证”丁木阳低吼。

    “可是,今天那些人差点在这幢大楼里杀了我,这就是你的保证”苏锐深深地看了丁木阳一眼:“在我眼里,南宫瞬连个渣滓都算不上,哪怕他布下天罗地网,又能怎么样”

    苏锐并不会听这位曾经战友的劝告,他在迈出这扇门之前,说了最后一句话:“希望这是我们这辈子最后一次见面?!?br />
    苏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国安,大踏步的走在夜色之中,谁也不知道现在的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他的想法虽然没人知道,但是方向却很明确,那就是首都郊外的南宫家族

    苏锐正走着,一辆车子缓缓跟了上来。

    车窗放下,露出了向锋的脸。

    “锐哥,上车,我送你一程?!?br />
    看着向锋那真挚的脸,刚刚从丁木阳那里带走无限伤感情绪的苏锐忽然从心中腾起一种感动来。

    即便有人背叛,但这个世界从来不会缺少真挚的情感。

    “这样会连累你?!?br />
    苏锐知道,如果他上了向锋的车,那么有心人一定会说三道四,他在首都的敌人实在是太多太多,极有可能会因此而影响到向锋的升迁之路。

    即便他知道向锋的选择,但是自己并不能接受他的好意。

    “锐哥,你这样说就太外气了?!?br />
    向锋依旧开着车,缓缓的跟在苏锐的身边:“咱们都是绝密作训处的人,为了这个国家拼死拼活不要命,可总是有些人喜欢在背后搞风搞雨,必须要让他们承受代价才行。锐哥,我既然来了,就知道会有怎么样的结果,可是我不在乎这些?!?br />
    苏锐闻言,脚步停下。

    向锋见此,也旋即踩了刹车。

    苏锐拉开车门,坐在了后排。

    可是,在他上车的时候,陆续看到后视镜里又出现了十几辆车

    每一辆车子都挂着国安的牌照

    向锋见此,兴奋的挥了挥拳头

    这些车子这样驶出来,并没有任何人的批准,也没有经过众人的商讨,这全部都是自发的行为,自发的去支持苏锐或者,他们是在支持道义。

    无论这个社会在表面上显得多么冷漠,但是热心肠的人都占了绝大多数。

    尽管这个国度看起来某些时候是有些让人失望,可是正义终究有一天会重新拥有辉煌。

    对于这一点,我们都要有自己的信仰。

    苏锐或许只是和这些国安的特工们有过一面之缘,甚至连他们的名字也不知道,但是这些心怀热血的男人们却愿意在这样的关头,用最简单的行动来表示自己的态度,站出来助他一臂之力。

    看着跟在后面的车队,苏锐的心中说不感动都是假的。

    其实,他并不孤单。

    明明只是私人的行动,却因为这些车辆而几乎变成了国安的官方行为

    夜里的路上很少有行人,但凡是见到这一路车队的夜行者全部都会感慨和猜测,猜测国安一定是有什么了不得的大行动,否则的话这么多车子怎么会如此大规模在夜间集体行动

    “锐哥,弟兄们还是很给力的?!毕蚍嫠档溃骸捌涫?,国安的每一间办公室里都有监控,平时一般不打开,刚才兄弟们回去之后,有些不放心,因此便把丁处长的办公室监控打开了?!?br />
    说到这儿,向锋的声音中带上了一层冷意。

    “我们都没想到,丁处长他竟然”

    很显然,丁木阳背信弃义出卖战友的行为让向锋和其他的特工都为之不耻。

    “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吧,我与他已经是陌生人了?!彼杖竦难垌⒚?,眼前似乎浮现出无尽的战火硝烟。

    而此时,丁木阳站在玻璃窗前,看着尾随苏锐而行的国安车队,目光之中满是灰败。

    他打开手机邮箱,把储存在草稿箱中的一份超大附件转发到了苏锐的信箱之中。

    附件所占的内存很大,以国安的总部网络速度,也仍旧花了半个多小时才发完。

    发完之后,丁木阳便注销了邮箱账号,然后拆开手机,把存储硬盘生生掰碎,扔到了窗外。

    在这个信息技术已经发达到令人发指的时代,所有在电脑手机上删除乃至粉碎过的数据都可以通过技术进行恢复,只有一种方法可以让这些数据不被挖出来,那就是对这些存储过数据的硬盘进行物理破坏。

    “这是我在你出国之后搜集来的一些东西,希望可以帮到你?!?br />
    丁木阳说罢,有些留恋的看了窗外的星空一眼。

    ps:这两章写的很费时间,我想写的更有感觉一点,结果从昨晚到现在,写了删删了写,头都大了。

    另外,关于梦xing时分童鞋的评论,我也思考了很久。对于一本书而言,情感戏份和情节戏份都会有侧重,有时候写情感戏份会被认为是拖情节,有时候写战斗戏份又会被感觉到疲乏,所以这个度真的很难把握,众口难调吧,我只能尽力把我想要写的情节写的更好看,哪怕多花一点时间。

    我也看过我的美女大小姐,那还是我上大二的时候,当时看的也是如痴如醉,后来才知道作者是李兴禹,说实话,那本书属于纯都市纯爱流了,现在看来和狂兵的风格完全不一样,每本书的侧重都会有些不同,我只能努力尽量掌控好情节,并非辩驳,只是探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