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时之后,络腮胡子已经像死狗一样趴在了地上,而苏锐却站起身来,浑身没有任何疲惫之感,双眼之中精芒闪动

    “非常好,这一手玩的真漂亮,连我都没有想到?!?br />
    苏锐说着,毫不犹豫的在那精巧之极的锁上来回拧了几圈,打开了审讯室的大门。

    和他所预料的一样,外面的人已经等了太久

    苏锐一出来,立刻有十几支枪对准了他的脑袋

    很显然,这次审讯过程中,里面的三个同伴和他们失去了联系,这让外面的人感觉到十分的不妙

    可是,他们就算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去制止,因为国安的审讯室实在是“独具匠心”,只要里面轻飘飘的锁上门,外面就打不开了

    一个家伙冲进审讯室,看到了倒在地上的三个人,惊慌的喊道:“三个人全部重伤,都还有呼吸”

    被这么多枪指着头,苏锐浑然不惧,冷笑三声,道“如果你们有胆子开枪的话,那就尽管试试好了?!?br />
    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一个人敢开枪,苏锐身上透出一种难言的气势来。

    嘲讽的一笑,苏锐推开挡住自己的一个家伙,然后转身离开。

    只是,他离开的方向,并不是国安的大门,而是走向了这幢大楼的深处

    那些持枪者面面相觑,他们忽然发现,自己的存在就是个笑话。

    看着苏锐的背影,这些人茫然不知所措,尽管他们手中的子弹随时可以打穿苏锐的身体,但是却没有人能够扣动扳机

    “这样下去,我们回去怎么交差”

    “不管了,直接开枪打死,就说是双方发生了冲突不然我们真的没法交代怕个毛线,我就不相信,我们这么多条枪,难道还打不死他”

    这个时候,一个家伙狠声说道,他手中的枪口对着苏锐的后背,扳机已然压下去了一半

    只要再给他一秒钟的时间,子弹就能够射进苏锐的身体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苏锐忽然转过身来。

    他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枪。

    似乎他只是抬了一下手而已,之前叫嚣着要开枪的家伙就已经发出来一声惨叫

    由于是在封闭的楼道之中,因此枪声显得震耳欲聋

    所有人的耳朵都被震得嗡嗡直响,他们非常惊恐的看到,那个同伴的右手已经被子弹打穿,鲜血汩汩流淌

    苏锐收起枪,两只手又变得空空,他微嘲的说道:“我只是让你们试试,你们还真的敢试?!?br />
    这些家伙欲哭无泪

    苏锐简直就是在把他们当猴耍

    自己这些人之所以能够如此顺利的吧苏锐给带回来,绝对不是对方惧怕自己,人家根本就是想来就来,想走的话,谁也拦不住

    苏锐的目光从这些人的身上扫过,没有再多做停留,而是继续走向国安大楼的深处。

    与此同时,整栋大楼警报声大作

    这里毕竟是国安,枪声的分贝已经超出了大楼的警戒标准

    “枪声在二楼响起,快下去拦住”

    即便是深夜了,但是国安的夜勤人员依旧不少,一群特工纷纷取下枪套,从办公室里狂冲出来

    自从这幢大楼落成之后,警报声还是头一次因枪声而响起

    没有人会认为,有恐怖分子可以进攻到国安的总部来,因此他们的反应机制简直堪称虚设

    即便他们是这个国家最顶级的特工,拥有丰富的经验,但是现在看来,他们的反应根本不合格

    这些特工对外作战的水平相当不错,可是在这幢拥有上千房间的大楼之中,他们完完全全变成了一盘散沙

    苏锐并没有管那些从楼梯上一路冲下来的特工,走到电梯口,按下了开门键。

    等到电梯门关上的时候,楼梯口正好有特工冲了出来。

    他们警惕的贴着墙壁一路慢慢向前,等来到电梯口的时候,却发现电梯已经到了十一层

    “嫌疑人在十一楼,分头堵住所有楼梯口,其余人快上去”

    可是,电梯只是在十一楼停了一下,然后继续向上

    发布命令的人刚刚想改变作战方案,却发现电梯又很让人感觉到折磨的在十二层停住了

    紧接着,十三层、十四层继续???br />
    在十五楼,苏锐的身影已经出现,电梯门关上,留下一片红色的楼层按键。

    一直到顶楼二十一层,电梯每层都停

    “监控室的人呢快查一下每个楼层的监控看看嫌疑人在哪里”

    “查监控需要时间大楼的监控室只有一个人就算查到也晚了”

    “分散人手,堵住每个楼层,仔细搜索”

    苏锐只不过是用了最简单的小手段,却已经快把这些顶级特工折磨疯了。

    如果他们事先有防备的话,绝对不会表现的如此不堪。

    因为,在某些人的刻意安排之下,并没有特工知道,今天晚上他们的大楼审讯室里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

    而这个特殊的客人,此时已经施施然的走过十五层长长的走廊,已经站在了国安重案处处长的办公室门前。

    看着门上的处长名字,苏锐的嘴角划出冷冽的意味。

    手指轻轻的拨弄了一下门锁,只听到锁芯里面传来啪嗒一声轻响这在国安内部属于最高保密级别之一的办公室就这样被打开了。

    苏锐走进了办公室,打开灯,关上门。

    办公室收拾的很整洁,苏锐看了看桌子上的照片,眼中先是闪过一丝复杂,随后冷芒越来越盛。

    随手一甩,那嵌在玻璃镜框中的照片便被扔到了墙壁上,然后落下,变成了碎片。

    有一些东西,总是要摔碎的。

    有一些故人,总是要告别的。

    苏锐坐在那颇为豪华的办公椅上,双脚交叉翘在桌子上,闭上眼睛,似乎是在沉思。

    而此时,监控室还没得到想要的答案,那些没头没脑的国安特工,依旧疯了一样的在每个楼层乱窜。

    这里的机密实在是太多太多,如果一些信息被窃走而暴露于公众眼中,将会引起轩然大波

    因此,侵入国安的那个家伙必须要找到

    至于络腮胡子那一行人,已经被特工们全部控制在了审讯室中

    这也就说明,他们并不是国安的人而是已经被当成了嫌疑人

    终于,在二十分钟之后,监控室终于查到了苏锐的行踪。

    当他们小心翼翼的打开十五层的那间办公室时,却发现苏锐好端端的坐在处长的位子上。

    “不许动”

    “抱头蹲下”

    能够悄无声息的进入处长办公室,并且甩开他们那么多顶级特工,苏锐的身手让他们不得不忌惮

    苏锐并没有把这么多威胁放在眼中,他抬起头来,笑了笑,轻声说道:“诸位,好久不见?!?br />
    在场的有十几名特工,在这一刻,至少有十个人已经认出了苏锐

    能够混成王牌特工,这些人在国安也至少呆了五年以上

    在他们的特工生涯之中,见识过各种各样的黑暗和阴谋,但是只有一件事情最让他们震撼。

    那就是在五年前,一个年轻的男人,拎着一把从步枪上拆下来的军刺,一个人硬生生的打穿了半个首都,让五大世家血流成河。

    而在那起案子之后,苏锐便被控制在国安这幢大楼中,和这些特工“相处”了很久。

    虽然说是“相处”,但实际上则是审讯。

    那件事情的孰对孰错其实已经非常清晰明了,蒋毅刚等人的做法让人极为的不齿,几乎所有的特工都是一边倒的站在苏锐的一边,并且对其佩服的五体投地。

    而那个时候,罗飞良还不是重案四组的组长。

    那个时候,还没有太阳神殿的辉煌。

    这些特工都认为,五大世家是生生作死,活该倒霉落到这样的下场,而苏锐被逼得驱逐出境五年,则是有些太过了。

    有些时候,代表正义的一方,并不能把自己的权利顺利的伸张。

    “你怎么会在这里”

    当认出苏锐的时候,已经有特工收起了枪

    一个在国安内部被传为战神的男人,一个为了正义不顾自身安危而出手的男人,他又怎么会来盗窃国安的机密

    “锐哥”

    这个时候,站在门口的一名特工已经高声喊了出来声音之中透着无比的亲切

    听到这亲切的声音,众多特工也都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当他们看向声音的发出者之时,脸上的疑惑更重了

    那名亲切喊着苏锐为“锐哥”的男人名叫向锋,正是如今被誉为特工圈子里最有前途的人,年纪轻轻就已经接手了第七重案组,日后的前途不可估量

    今天晚上的事情,到底是哪跟哪啊

    “你是”苏锐的目光有一瞬间的迟滞。

    “我是向锋曾经我也是绝密作训处的人”

    向锋似乎有些激动,因为凡是能够入选绝密作训处的人,都是顶尖的特种兵,他们为了这个国家,秘密的完成许多不为人知的任务,却从来不曾扬名。

    而这个神秘单位里的所有人,几乎都把一个人当成了偶像,那就是苏锐

    听到向锋这话,其余的特工也愣住了

    绝密作训处,这个神神秘秘的单位似乎只是存在于传说之中,即便这些掌握着许多秘密的特工也不知道它在什么地方

    在这一刻,这些人都了然了,为什么向锋可以提拔的那么迅速,原来是从那个单位里出来的人

    而此时,所有的特工都放下了枪。

    “锐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向锋问道。

    “我想见见丁木阳?!彼杖竦男θ葜写爬湟猓骸叭绻忝撬奖愕幕?,帮我给他打个电话?!?br />
    ...